這位在殺手領域有着極高威望、可以說是站在該領域金字塔頂端的男人,無疑是驕傲的、如君王一樣有着自己不可侵犯的一面的。所以,他可以容忍其他任何事情發生,但是,他絕不能容忍一個殺手同行,就在他的眼皮底下,殺死了他曾經想要殺死卻無法殺死而如今卻不能去死的人。這是一種挑釁。在他看來,這就是一種挑釁。他不是真的在乎那個女人的生死,但是,在他面前,出了這種事情,他難得的覺得不可原諒。?

“很好。”他緩緩的開口,聲音聽起來十分的低沉、動聽,帶着磁性,如同他俊美的外表一般,有着足以吸引衆多女人趨之若鶩的資本,但此時,來自低沉嗓音的自嘲般的宣言,卻是帶着一股森森的殺意。“我一定要將你找出來。”然後,殺了你。?

Reborn慢慢的踱着步,他所走的每一步,都似乎十分的悠閒,都是以着極緩的速度邁出去,整個人彷彿是閒庭漫步,但是,若是有誰在這時候對他發動攻擊,就會發現,他的警惕性,在此時是極高的。?

帽檐微微壓低,掩飾了這個男人此時的眼神,這個穿着黑西裝的男人,整個人都煥發出一種內斂的光芒,顯得極爲的自信,似乎對於將對方抓住這項任務,有着極大的信心。彷彿剛纔那個急匆匆跳出來的人,根本就不是他一般。?

周圍很安靜,以着Reborn的耳力,自是能將附近的一切聲音,包括小蟲鳴叫都聽的清清楚楚,但是,他卻沒有聽到任何與那個殺手有關的異樣聲響。越是這樣,他就越是小心。他知道,對方並沒有走遠。Reborn這個男人是個很自信,同時也很相信自己能力的男人,所以,他從不會去懷疑自己的判斷結果。?

這條後巷的光線雖然昏暗,但作爲一個殺手,Reborn的視力卻是非常之好的,因此,這樣的昏暗光線根本不會對他造成什麼影響。相反,黑暗世界的人,在做任務的時候,往往更喜歡這樣的氛圍。而從牆壁那邊的酒吧裏面隱隱傳來的喧譁聲、音樂聲,與這個地方,彷彿是隔着一道鴻溝的兩個世界。裏面是普通人醉生夢死的地方,而這裏,卻是隨時可能殺人或是被殺的?

Reborn手提着槍,站在小巷中央,彷彿是在觀察着什麼。?

就在這時候,天空之中的那輪月亮,突然被一片烏雲遮住了。?

周圍驟然暗下來的一瞬間,Reborn的嘴角微微勾起,血腥笑容在脣角綻放的同時,修長的身體更是極爲靈活的消失在原地,同時,轉過方向,幾乎連瞄準都不用,直接向着剛纔跳出來的那扇窗戶上面,連開了三槍。?

因爲Reborn現在所用的,是一把改裝過的無聲手槍,所以,這三槍打出去,聲音非常的輕微,若非是離的近了,幾乎聽不到任何聲音。而且,這把手槍的威力,也和普通殺手所用的手槍不同,這把槍射出的子彈,有着更強大的威力,哪怕是一名超能力者,有着超過普通人的防禦力,只要不是絕對防禦,都能被這把槍射出的子彈傷害到。?

所以,給我去死吧,低級生物!Reborn冷冷的在心裏說着。對於這種級別比自己低,且挑釁了自己尊嚴的傢伙,他從來不會手下留情!?

但事情並沒有他所想的那麼輕易的就結束,對方顯然也是個棘手的傢伙。?

幾乎就在Reborn轉身向着窗戶上面開槍的同時,本來還空無一物的那扇半開窗戶的石臺上面,一道黑影鬼魅的跳落下來,雖然Reborn的三槍,似乎讓他的動作稍稍一頓,但很快,這道黑影就再次沒入黑暗之中。彷彿剛纔的那一道殘影,只是幻覺一般。?

“哼。”Reborn意味不明地輕哼一聲。?

好吧,他收回剛纔的話,這個傢伙還是有兩下子的。?

但是,即便對方的身法的確很快,甚至能夠躲過他的射擊,但是,只會躲在暗處人,果然還是低級生物吧??

居然讓這樣的傢伙挑釁了自己,他果然還是很不爽吶。?

所以……“去死吧!”隨着通過直覺找到對方所在位置,他又是一輪攻擊。?

……?

對方身手很好。這是Reborn現在不得不去承認的一個事實。?

很顯然,這個正在和他玩着貓捉老鼠遊戲並樂此不疲的傢伙,是受過專業訓練的。但是,這種優秀的身手,與對方顯然尚算年少的外形一比起來,就顯得有些詭異了。什麼時候殺手領域出了這麼一個厲害的角色? 王妃大人要休夫 而且還是個年輕人??

倒不是說這種年紀的孩子不會成爲高手,可作爲可以輕易周旋於黑手黨、殺手等領域的男人來說,有這樣一個後起之秀出現,他不該還一無所知纔對。他向來習慣將一切信息都掌握在自己的手中,任何超出他控制的變數出現,都不是他喜歡的事情。?

“哼,少女……”是少年纔對吧。Reborn算是一個見多識廣的人,自然不會因爲對方年紀幼小而有所輕視,但和他正在玩着殺手遊戲的人,顯然是他見過的最強的一個少女……不,如果他的感覺沒錯的話,正在與他玩着貓捉老鼠遊戲的,應該是個少年纔對。?

雖然對方的年紀看起來不過十三四歲的模樣,扮起女孩子,從外形上也完全看不出來,臉部那裏如果他猜的不錯,應該也經過特殊方法易容過了吧,整體看上去,那是一個丟到人羣裏完全不會被注意到的普通模樣的少女。?

可Reborn是誰?他可是個有着豐富經驗的一流殺手啊,對於人體構造,和男女之間在動作時身體的細微差別,他可是向來有着極高辨別力和權威的,自然在這場“遊戲”裏很快就猜到了對方的真實身份!?

鑑於對方擁有着某種特殊的能力,類似於之前那個女人的絕對防禦,他打出去的子彈雖然也曾射中了對方的身體,但是很顯然,並沒有如他所料的造成太大傷害。?

這種經過特殊加工的子彈,居然只是傷到了對方的皮肉,造成了輕傷,讓他情何以堪??

果然這種傢伙還是人道毀滅吧!?

絕對不承認自己是被後輩挑釁了所以惱羞成怒的Reborn,在追擊的過程中,越發的死咬着不放了。?

……?

劉雨真心的覺得,自己今天出門一定是沒看黃曆,是吧,是吧,一定是吧??

否則怎麼緊趕慢趕的,還是出了問題??

這個追上來的傢伙到底是誰??

她可是爲了將那個一直藏在最嚴密的黑手黨黑市裏、輕易不會出來露面的穿越女送走,在這個好不容易查出來的酒吧裏足足工作了兩個月啊! 添福寶之牛奶之緣 這才取得了酒吧負責人的信任,得以在這位穿越女突然出現的時候發難……可誰能告訴她,這個一直追在她後面的男人是誰?=口=別告訴她,這又是什麼該死的劇情人物!?

她就說,那個穿越女怎麼會捨得屈尊離開保衛森嚴堪稱髮指的地方,跑到這種地方來!?

果然又是來泡劇情人物來了沒錯吧阿喂!所以,那位特意選了四國混血來突顯自己優秀外表並且還拿了一個絕對防禦能力的大姐,你真的夠了喂!雖然你選的這個能力的確可以讓這個世界的任何一個人都無法對你構成傷害,但是,太依賴這樣輕易得來的能力,真的會讓你吃大虧的啊!居然還跑到鬧市區假扮成什麼神祕老闆娘泡男,泡的還是後面這種戰鬥力連她也覺得有些吃不消的怪大叔,該怎麼說你纔好!這樣的男人你真的覺得自己可以讓其拜倒在裙子下麼?更更重要的是,你這樣死後還給別人添麻煩的行爲,實在是太讓她想回去痛扁一頓了!?

面無表情的在心裏狂吐着槽,事實上,劉雨還是不得不在努力想着辦法,欲將後面那個顯然傲嬌了的傢伙甩掉!?

自從回到主神系統卻意外落到這個世界之後,劉雨感覺自己的人生就已經是一個廚房了,裏面擺滿了杯具和餐具!?

先是通過主神系統查詢到,自己之前所在的獵人世界因爲主要劇情人物同時消失了兩個,連同那位任務者又意外的出了手,導致獵人世界自動閉合進行法則修復,想要重新回到獵人世界,要等着閉合徹底結束,這卻不知要過去多久了。好在目前所在的世界,與獵人世界的時間流速不同,根據在主神系統那裏查到的資料,她的這具身體的成長速度,是按照獵人世界的時間流速進行的。而她和大哥伊爾迷來到這個世界已經有了七年之久了,這具身體卻基本沒有什麼變化。這也就是說,她在這個世界所呆的七年,獵人世界並沒有過去多久!?

但這也不代表獵人世界的變化不大,要知道,她可是在侑子那裏詭異的一下從十歲長到了十三四歲的模樣……若非如此,現在的她只怕還是一副幼稚正太樣呢!現在至少已經跨入少年隊伍了,這樣看來,結果倒也還不算太糟糕。沒有飛一樣的繼續快速成長,這個世界的時間流速已經算是對得起她了。?

但是,有喜的同時,自然也會有悲。於是,第二個杯具熱乎乎出爐了!那就是,因爲身體生長十分緩慢,兩個世界的構造又有所不同,所以,在獵人世界覺醒的念,雖然沒有在這個世界被直接封鎖掉,但是,無論她如何鍛鍊,都無法讓其在這個世界增長分毫,很顯然,這個世界因爲和獵人世界設定的不同,根本不存在着念力這樣能力,雖然依舊可以讓她使用從其他世界帶過來的能力,可卻不能提供讓她提高唸的環境。?

在這七年的時間裏,劉雨只能是不斷的訓練着自己的身手,努力將揍敵客家對的訓練盡力的做到完美。?

雖然這個世界並不存在念這種能力,更沒有魔獸之類的存在,可這個世界和獵人世界一樣,在普通人的世界之外,還隱藏着不少超出常人想像的高手。這些人,或是通過科技改造出來的人造高手,或是因爲基因變異而成就的異能者,或是擁有着神奇力量的隱修術士,甚至,還有着可以單憑着武術,而與高科技武器抵抗的神奇存在!果然,任何一個主神系統下的世界,都不可能是正常的吧??

如果不是需要繼續賺取積分,順便在這個坑爹的世界好好活下去,不會因爲穿越者的存在搞的世界亂七八糟隨時會崩潰掉,她又何必重操舊業??

至於伊爾迷如今的情況……?

=口=……劉雨嘴角抽了下,心中的吐槽不禁停頓下來,然後,詭異的跳過這個話題……話說,今天果然是出門不利吧!後面那位,你真的夠了喂!咱們都追追停停多久了?不要以爲她真的不會拿劇情人物開刀喂!?

聽着後面的細微聲音,劉雨縱然一直保持着面癱臉,此時也隱隱有着龜裂的徵兆。任誰被人追的繞着城市來上大半圈,也會有想撫額的衝動!後面這位到底有多堅持啊,這樣不服輸的傲嬌性格,真的好麼大叔?大家都是做這行的,相煎何太急啊!?

……?

Reborn當然聽不到她的心聲,此時他正緊緊追趕在後面,一心要將這個挑釁了他這個站在世界頂端的一流殺手尊嚴的小個子斃於槍下呢!?

但是,對方出奇的能逃跑啊!?

對方隱藏身形的方法,讓Reborn有些好奇。當然了,也僅僅只是好奇而已。對於擁有類似詭異身法的高手,Reborn也並非沒有遇到過。Reborn就曾經在當年執行任務的時候,殺死過兩名日本本土的忍者高手,所以,這種藏匿身形的詭異方法,對他來說,也只是有些麻煩而已,憑着獨特的直感力,他仍然可以判斷出對方所在何處的,雖然眼前這個人的藏匿本事,比他見過的忍者術要高明許多。?

“哼,去死吧!”在黑暗中又拉鋸了好一會,終於二人又一次交起手來。?

Reborn擅長的可不止是槍術,槍只不過是他最喜歡用的武器而已。?

看似修長並不魁梧的身體裏,蘊含着強大的力量,劉雨毫不懷疑眼前這個人的身體素質很強悍,即便沒辦法和獵人世界的一流高手比,但若是那些高手不能使出念能力的話,光靠體術,眼前這個人絲毫不比任何一個她所熟知的人遜色!?

出手快、狠、準,又有着超級敏銳的洞察力,哪怕她使出揍敵客家族特有的曲肢,也頂多是偶爾給對方製造點輕傷罷了。對方的冷靜,在她遇到的人裏,也是少有的,哪怕是她再三挑釁,也不能讓對方暴怒,反倒如盯着獵物的狼一般,死死的咬着不肯撒嘴……她果然是流年不利,被這麼個人盯上!?

轉眼間,Reborn又一次發動攻擊,這一次,他是朝着身前的一處空地,連射了幾槍。?

又一道殘影閃過,果然,他又一次找到對方準確位置了麼。?

Reborn微微勾起嘴脣,難得的愉悅起來。?

這世上還有什麼能難倒他的?沒有。他可是站在世界頂端的男人吶。?

……?

可就在這時候,他的身後,一種十分危險的感覺,讓Reborn的頭皮頓時一麻!?

對方居然還有其他幫手!?

念頭升起的一瞬間,Reborn幾乎是條件反射的回手就是一槍。?

結果,卻不見有任何人出現在那裏,反倒是一隻黑貓以着無比詭異的身法從他身後跳開,然後更以着貓類不該有的敏銳速度,快速的沒入黑暗之中。所用的方法,居然該死的和那個被他追趕的少年極爲相似! 腹黑總裁,你被捕了 或者可以說,他們所用的是同一種隱蔽方法!?

而當Reborn再去尋找那個少年的時候,只是和那隻黑貓糾纏的這麼一會,少年已經消失不見了。?

向來敏銳的直覺告訴他,這一次,對方是真的逃掉了。?

先是在他的眼皮底下殺了人,隨後,又在他的眼皮底下再一次逃走,Reborn面無表情的站在原地,好一會,才沉默着向回走去,終於還是放棄了這次追擊。?

但是,他身上的黑暗氣息,卻已經幾乎可以凝聚成實體了。?

果然,對於這個挑釁了自己尊嚴的傢伙還是心懷怨念吧??

而且,黑手黨最著名的黑市聯絡員之一,那個女人就死在他的面前,若是不想給自己惹什麼不必要的麻煩,回去之後,他還要替那個殺手處理這個爛攤子,給人擦屁股的感覺,真的讓Reborn嘔極了。?

“最好別再讓我遇見你。”習慣性的壓了壓帽檐,擋住了他眼底的冷意。?

……?

“這麼說,那個人居然從你手上逃掉了?呵呵,還真是愚蠢啊!”?

幾天之後,當之前酒吧裏的幾個人,再一次於某個地方因爲某種原因重新聚到一起的時候,談起前兩天發生的事情,幾個人裏,和Reborn最不對付的那一位幻術師,終於忍不住嘲笑起了對方。?

瑪蒙和Reborn這兩個人,就好像是天生犯衝似的,只要他們一湊到一起,就總免不了破壞氣氛。?

用可樂尼洛的話說,就是這兩個人都是自尊心極強的人物,雖然在場的每一個人也都有着很強的自尊心,但和那兩個傢伙比起來,卻還是遜色不少,那兩個傢伙的自尊心已經強到了幾乎令人髮指的地步,因此,一個兩個的,都發展成了中二,只不過,目前來看中二性質都是隱性的,一個是以着貪財的外表做着掩護,一個以着冷靜的頭腦壓着中二病毒……?

這不,瑪蒙一開口,在場其他人的目光就自然而然的投向了坐在那邊表情淡漠的Reborn。?

又要開始了麼??

他們在心裏同時說道。?

果然,就見Reborn壓了壓帽檐,淡淡的反擊了回去:“蠢貨,對方可是個真正的超能力者啊,自然不會像你一樣,次次都敗在我的手上。”?

該說果然不愧是Reborn麼?夠狠啊。直接將對方最得意的地方狠狠的砸在腳下……?

之後,又是一番戰鬥。?

戰鬥結束後,表示毫無壓力的衆人再一次談論起剛纔的話題。?

“你是說,對方是個超能力者?”瑪蒙這一次倒是難得的沒有立刻翻臉,只是輕哼了一聲。“這樣看來,事情倒是越來越有趣了。”?

“你說的沒錯,事情的確是越來越有趣了。”彷彿剛纔兩人的對峙和戰鬥只是一場幻覺似的,Reborn十分嚴肅的接口道:“我想,我們該重新做一次決定了。”?

“你是說,拒絕委託?”其他人這時候都看了過來。?

之前的事情還可以說與他們關係不大,現在要說的事情,卻是與他們有着不小關係了。?

Reborn冷哼道:“我可是自由殺手啊,自然是有權利拒絕任何不想接的委託。至於你們……參加與否可於我無關吶,我纔不會去管,但是,這次委託……”?

他緩緩勾脣:“……我現在表示,拒絕接受。”?

“我也是。”瑪蒙雖然和Reborn向來不對盤,但在這件事上,卻意外的和Reborn有着相同的意見。“我也拒絕參與。”?

其他幾人互相對視了一眼,這時候都下定了決心。?

……?

“大哥,出事了。”正在一座別墅內看着書的少年這時候突然身體一僵,隨後,對着蹲在肩膀上的黑貓苦笑道。?

“恩?”那隻黑貓有着極爲光滑的皮毛,在光線照射下,顯得美麗非常。此時,它的一對大大的貓眼忍不住眨了眨,低下頭,一道男聲輕輕的揚起來。“怎麼了?”這樣一隻貓,竟然能夠口吐人言!若是被其他人看到,只怕要大叫妖怪了。可事實上,這隻黑貓的身體裏,裝着的,可是一個人類的靈魂。屬於伊爾迷的靈魂。?

劉雨站起身,走到落地窗前,面無表情的望着外面的景象,說道:“大哥,你看外面……”她的聲音雖然努力保持着鎮定,卻還是隱隱的露出一絲顫抖來。?

黑貓大大的貓眼盯着外面,看了一會,緩緩的開口道:“恩,我已經看到了。這個世界,似乎出了問題。”?

“大哥,不止是出問題啊。這個世界,它崩潰了……” [綜漫]糜稽的穿越任務 世界崩潰了

他們眼前的世界,就彷彿是一瞬間崩塌了一樣。從窗口向外望出去,就見本來存在着的樹木、花草、房屋,都開始慢慢的瓦解、消失……

那些在街上行走着的路人,很多都是還沒來得及露出驚駭的表情,就已經如同雪人一般,在陽光的照射下消失不見。這種詭異的景象,讓很多人驚慌的大叫起來。可隨後發生的事情,讓更多幸存下來的人類感到害怕,地面慢慢的塌陷、河流漸漸的枯萎、山峯一米一米的消失,甚至,連天上的太陽,也慢慢的分裂成無數個,似乎出現了重影般模糊不清……

明明一切都曾經那麼的真實,爲什麼在這一瞬間,許多曾經已經被認定存在的事物,會消失不見?這不符合科學啊!吶喊着的人類,在自己消失前,都在想着這個問題,但是,隨着他們的一個個消失,隨着整個世界變的寂靜下來,問題的答案顯然已經不那麼重要了。

……

“大哥,看來我們是遇到麻煩了。”劉雨無奈的看着他們所住的這棟房子同樣一點點的消失掉,只留下了她和被她抱在懷裏的黑貓懸浮在半空中。本來,她所站的地方是三樓的落地窗前,如今整棟建築都消失不見了,周圍的景象也一點點的被純白色所替代,只有她,抱着一隻黑貓,懸浮在空白的世界裏,難得的露出了無奈的苦笑。

伊爾迷有些好奇的看着周圍的變化,對於他來說,這樣的經歷倒是滿特別的,至少他在原來的世界就從沒遇到過這麼多奇怪的事情,所以,難得的,他睜着滿是好奇的貓眼,看着這個詭異到不成的世界。在這個世界生活的這段時間裏,他過的還是很輕鬆的。不過,如果能恢復原來的樣子就更好了。 聽風在呢喃,我向你告白 努力從糜稽的懷裏鑽出來,平板無波的聲音隨即響起來:“糜稽,你抱的太緊了。”

“啊,抱歉,大哥,沒注意你的感受。”下意識的放鬆手臂的力氣,劉雨帶着歉意說道。

“糜稽,沒關係的,你只是太緊張了。”用着帶着粉肉的貓爪輕輕拍了拍劉雨的手腕,貓版伊爾迷用着兄長的口吻,認真的安撫着自己的弟弟:“不用怕,不管遇到什麼情況,我都會陪着你。”

“我突然發現……”劉雨突然將懷裏的黑貓舉的高一些,讓對方黑亮的貓眼與自己的眼睛平視。“大哥你變成這副樣子之後,不僅體型小了許多,人也感性了,是我的錯覺麼?”

隨後,面無表情的在貓鼻子上親了一口,帶着笑意說道:“果然,只要大哥在我身邊,遇到什麼情況,我都不會害怕了。”

“……”=口=咦?他這是被調戲了吧,是吧是吧?默默的扭頭,不去看時不時崩壞掉的糜稽,伊爾迷有些鬱卒的想着,似乎他變成這副模樣後,大哥的威嚴就絲毫不剩了……不過……看看再沒有掛着茫然表情的糜稽,伊爾迷隱隱覺得,其實這樣的相處倒也不錯。沒有每天必須要去完成的任務,沒有揍敵客家族時刻要擔在身上的責任,雖然這副弱小的身體給他帶來了不少麻煩,讓他費了不少時間去適應,但是,這樣類似於度假般的生活,還是來之不易吧?至少,他和糜稽之間的牽拌越來越深了。

劉雨沒有注意到懷裏黑貓的異樣,眼見着周圍的景象都已經大部分消失掉了,在確定這個世界的崩潰,不會影響到其他世界的她和她懷裏這只不受任何法則影響的黑貓軀體時,劉雨和主神系統聯繫上了。她想知道到底是什麼原因造成了現在這種情況,如果這個世界完全崩潰掉了,等到世界重新塑造成功,還需要多長時間……

結果讓她很不滿意。

“因爲他們?”看着手裏突然多出來的一份資料,劉雨嘴角抽了下。

“是那個追擊你的人。”懷裏突然傳來伊爾迷的聲音。

低下頭,發現貓版伊爾迷正認真的端詳着拿在劉雨手中的這份資料,上面有着幾個人的影像及簡單介紹。

其中,一個穿着黑色西裝頭戴黑貓的男人影像,讓伊爾迷的眼神冷了下來。

“直到世界崩潰了,纔將資料傳給我,真不知道主神系統到底是怎麼想的。”劉雨嘆了口氣,面無表情的說道。

真是不怕神一般的對手,就怕豬一般的隊友,這算什麼?

“主神系統不是隻是一段類似於程序的法則麼?既然如此,它自然沒有自己獨立的思想。 仍然是你 讓所謂的任務者鑽空子,也不是什麼稀奇的事情。”伊爾迷淡淡的接口道。他現在整個心神都放在了那份資料上。不止一個人麼?伊爾迷默默盤算着滅掉這幾個傢伙的可能性有多大。

“是啊,所以纔會需要到我……”想到之前在獵人世界發生過的事情,劉雨不由得抿緊了脣。她很不喜歡這種受束縛的感覺,如果可以的話,她真的很想擺脫這種束縛。(請記

住我)

如果有可能的話……

不過,沒有時間容得她多想,空寂的白色空間裏,已經再一次出現了變化。 [綜漫]糜稽的穿越任務 大貓的番外

shUkeju?cOm看小說就去……書@客~居&

我記得那是一個風和日麗的天氣。shuKeju?Com看小說就去……書%客)居*

這個世界,和我曾經生活過的那個世界,有着很相似的氣息,可是,在來到這個世界的第一刻,我就知道,這裏,不是那個生活了很久的地方。

街上還是和記憶中那些街道一樣熱鬧,眼前來來往往的人羣晃得人眼花,我被一個人輕輕的抱着。那是一個有着揍敵客家族特有氣息的人。

當然,我自己也是出身於揍敵客。

打從出生下來被賦予的揍敵客家族的重任,讓我從外而內,從軀殼到靈魂,都銘刻着屬於黑暗的氣息。所以,我總是靜靜的,接受着家族的訓練,漸漸的沾染上血污。我還記得第一次看到他(或者該稱呼她?)的時候,那個小傢伙弱小的幾乎輕輕一碰,就會壞掉一樣。但是,他卻用着那麼透徹黑亮的眼睛一直盯着我看,乾淨得滲到人心底裏去。於是,慢慢的開始注意他,慢慢的放任他的任性和依賴,到底自己是怎麼想的呢?是否那個時候的自己,就已經有了想要留住這個弟弟的想法?

我想,他大概是聰明的吧,所以,才能在揍敵客這個家族裏,一步步的存活下來,一步步的成長起來。每當看到他雖然弱小卻盡力的讓自己活下去的時候,我發現,我投到他身上的注意力,似乎越來越多了……

只是沒想到,面臨分開的那一天竟然來的這麼快。

他說——哥哥,放手吧。

他說這話的時候,我看見他的眼淚一滴滴的流下來,甚至還有幾滴落在我的面頰上。

這不是我第一次看到他哭,可卻是感覺最複雜的一次。

如果可以的話,我真的很想替他擦去淚水,然後,告訴他,哥哥不疼,真的,哥哥一點都不疼,所以,不要哭好麼?

可是,那個時候,哪怕只是用力的去抓住他,都彷彿耗盡了我所有的力氣。Shukeju?coM看小說就去……書_客@居!

我只能是下意識的,說出自己想了很久一直悶在心裏的話。

大概,早在很久很久以前,我就已經意識到,糜稽總有一天會離開的吧,離開我,離開爸爸,離開媽媽,離開祖父,離開揍敵客,去一個我再也找不到的地方……

可是,糜稽你知道麼?當爸爸將你交給我去負責的那個時候起,哥哥就不可能再讓你離開揍敵客了。

你是揍敵客的一員,沒有任何一個人可以改變這一點。

但那個時候,當他爲我哭的時候,我居然還感到很開心。是因爲,終於感到自己被弟弟重視了麼?我不知道。但至少,因爲我的堅持,至今他還陪在我身邊,哪怕,有些事情的真相,讓人覺得哭笑不得。

救了我和糜稽的,是一個名叫侑子的女人。對方和我的關係很微妙,既是同類,有着一個共同想要去守護的人,可是,又相互之間有着微妙的敵意。在她的故意所爲下,我眼睜睜看着她調戲着糜稽,而我,卻因爲糜稽不能看到我,而感到無力。從沒這麼生氣過,可憤怒的情緒卻在糜稽走過來的時候,消失不見。

他低着頭問着我,表情小心翼翼的,就像是一隻害怕被主人拋棄的小狗,溼潤的眼睛偷偷的瞄着我。他說:大哥……你不怪我騙你麼?

糜稽,你可真是個笨蛋,我怎麼會怪你呢。你所擔心的那些,其實又有什麼關係?你是糜稽,無論你是男是女,是否有着揍敵客家的血脈,都改變不了你是糜稽·揍敵客的事實,這一點,沒有任何一個人可以改變,相信爸爸、媽媽以及祖父他們,也都是這樣認爲的。難道你真的認爲,揍敵客家族,會隨便接受一個人作爲家庭一員麼?得到了認可,便會是一輩子。

……

於是回憶結束,又回到這一天。這一天,當糜稽抱着我出現在這個世界時,我覺得可能會有什麼事情發生,就是這樣的,這是一個殺手的直覺。所以,當糜稽告訴我,暫時沒辦法回到原來的世界時,我的第一反應,居然是終於可以有一段時間不用聽到媽媽的尖叫聲了……果然,適應了這麼久,還是受不了媽媽的穿透力嗓音啊,哈哈,對不起媽媽,我不是故意吐槽你的,吐舌。

儘管糜稽告訴了我,這兩個世界的時間流速是不同的,可我還是深深的被困擾到了。七年的時間,就這樣過去了,糜稽還是那副十三四歲的模樣,而我……這副模樣真的很萌麼?歪歪頭,看着不遠處衝着我不斷髮出叫聲的雌……呃不,是女性,我快速的跑了回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