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俊輝對那雙手打顫的門衛說道:“知道我是誰了吧,你應該知道不按照我說的去做的下場了吧?”

那門衛嚇得簡直就要尿褲子了,姚方的名字他也聽得呼呼的,這麼囂張的人物他哪裏敢說不認識,既然是一隻跟着姚方的人,囂張一點也不爲過。

見門衛沒敢說話,喬俊輝也不想多浪費時間,道:“記住我說的話,今天穿着它執勤一天,不要耍花招,不然,哼哼。。。”

說完喬俊輝跟沒事的一樣走掉了。

等了將近一上午,喬俊輝終於回到了住所裏,見到喬俊輝穿着門衛的衣服回來了,所有的人都很吃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喬俊輝竟然穿着門衛的衣服。

吳葛洲第一個把持不住好奇心,上前抓住喬俊輝,問道:“你怎麼穿着門衛的衣服,該不會你昨天晚上跟門衛開房去了吧?”

吳葛洲依靠口就讓衆人鬨然大笑,喬俊輝一把甩開口臭的吳葛洲,道:“你纔跟門衛開房呢,我只不過借一下他的衣服穿穿而已,覺得挺不錯的,腰部咱倆換換,讓你感覺感覺門衛的感覺。”

喬俊輝拉住吳葛洲就撕扯他的衣服,吳葛洲當然不願意跟喬俊輝換什麼門衛的衣服,見到吳葛洲不換,喬俊輝穿着門衛的衣服實在是不舒服,在客廳裏就開始脫了起來,卻被方堯喝止了。

“你這是幹嘛,要脫進屋脫去,沒看見這裏有女人嗎?”

這時喬俊輝才注意到方堯身邊一直坐着沒有出聲的沈慧芬,有些不好意的衝進了臥室,衆人見到喬俊輝慌張的神情又是一陣鬨笑,不知道爲什麼喬俊輝見到沈慧芬會如此害臊慌張。


沈慧芬很是不合羣,坐在方堯旁邊一句話也不敢說,更是不敢擡頭看着衆人。

方堯也能理解沈慧芬的處境,畢竟這麼多男人在這裏,就她一個女人,而且還一個都不熟悉,甚至連認識都算不上。

喬俊輝從臥室裏走出來,換了一身衣服,氣色好多了,只是不敢坐在方堯和沈慧芬的身邊,選擇了距離方堯和沈慧芬最遠的地方坐了下來。

見到喬俊輝如此的尷尬,方堯笑道:“昨天怎麼樣?”

喬俊輝裝作一臉的迷茫,道:“什麼怎麼樣?你說什麼呢,我一點都聽不懂。”

方堯‘哦’了一聲,道:“你聽不懂啊,好吧,那看來只有讓我來說給你聽了。”

這樣以來,喬俊輝可急了,趕緊跑到方堯身邊走下,在方堯耳邊小聲的說道:“你可不要亂說!”

方堯故意裝作糊塗,提高聲音道:“我亂說什麼了。我怎麼不知道,我說的都是真的,可沒有胡亂瞎說,你說是不是?”

方堯最後一句話很明顯是對沈慧芬說的,沈慧芬聽到方堯看着自己問道,臉色羞得通紅通紅的,沈慧芬對昨天的事情也都清楚,喬俊輝跟廖穎在會議室裏鬧得天翻地覆的,除了那事還能幹出什麼名堂來。

方堯意識到沈慧芬的尷尬,急忙轉移對象,回到了喬俊輝的身上,“會議室裏的桌椅不會無緣無故自己碰碰的翻倒吧,你們在裏面都做了些什麼事情,能鬧出這麼大的動靜?”

喬俊輝甩開方堯搭在自己肩膀的胳膊,道:“我們做什麼事情管你屁事,問那麼多幹嘛。”

“照你這麼說,你真做了?”吳葛洲突然插句話問道,問得喬俊輝不好意思起來。

“你倒是快說嘛,這裏有沒有外人。”馬全才也跟着催促起來。

沈慧芬感到在這裏很是不好意思,她從來沒有當着這麼多人的面聽着這麼羞澀的話,起身離開客廳,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客廳裏少了沈慧芬這個女人在,氣氛活躍了很多,說話也不再那麼顧及了,吳葛洲挑明瞭說道:“你昨天晚上跟廖穎是不是神去了?坦白從寬,抗拒從嚴!”

吳葛洲說起來相當的正經,雙眼緊盯着喬俊輝。

喬俊輝知道今天不說出實情,恐怕自己的日子比穿着破爛睡衣執勤的門衛還要難受,只有坦白了,再說這事也沒有什麼好害羞的,遲早人人都會面臨的。

“這個還用你說,我們就是神遊去了,怎麼樣,你嫉妒?”

“你真的擺平她了?該不會就在會議室吧?”方堯吃驚道。

明知道昨天晚上以喬俊輝瘋狂的狀態定然要擺平廖穎的,但是方堯還是有些吃驚,喬俊輝竟然跟廖穎在會議室裏那個,說起來真的讓人難以相信。

喬俊輝沒有一點的尷尬,道:“不錯,我們就是在會議室辦的事,怎麼樣?刺激吧,你們沒有經歷過吧!”

這樣的事情大夥還是頭一遭聽說有人竟然在會議室辦事,真的是服了喬俊輝和廖穎了,這裏除了方堯知道事情的緣由外,其他人都不知道是喬俊輝強行擺平的廖穎。

吳葛洲問道:“感覺怎麼樣?”

喬俊輝推開吳葛洲,道:“什麼感覺怎麼樣,以後你自己去感覺吧,懶得理你。”

“她也不是個容易妥協的主,你怎麼解決的,該不會是霸王硬上弓吧?” 星際征航

宋慶宇這一問倒是很合吳葛洲的問口,這廖穎也不是一般的主,鷹聯社的絕對頭目,想要擺平她還真的不容易。

ωωω✿ Tтká n✿ ¢ ○ “就是,你真的是霸王來着?”

喬俊輝簡直要被他們問瘋了,這羣變態男,什麼樣的問題都敢問出口,一個個都是他媽的色狼。

“我就是霸王,怎麼樣?不服氣!”

喬俊輝如此說,讓吳葛洲等人也不好再說什麼,接着話題一轉,又問道:“對了,你怎麼穿着門衛的衣服回來了,你的衣服呢?”

喬俊輝笑道:“我的衣服被她穿着呢,沒辦法只有借門衛的衣服穿一下了,不過這個門衛實在是太囂張了,所以我就讓他穿上睡衣執勤去了。”

“穿睡衣執勤!你有沒有搞錯!”吳葛洲大叫道。

喬俊輝道:“當然不會讓他穿着自己的睡衣執勤了,我讓他穿上我穿的睡衣去執勤,現在可能還站在校門口望着太陽呢。”

“望太陽幹嘛?”宋慶宇問道。

“還能幹嗎,我讓他穿着睡衣執勤一天,不然對他不客氣,他哪敢違背,只有望着天希望今天趕快過去。”

吳葛洲叫道:“我的媽,你這樣做也太過分了吧,人家得罪你了嗎?”

提到那門衛喬俊輝就來氣,自己本來可以好好的出來學校,活到住所的,可是這個不知死活的門衛竟然攔住自己,讓自己在門口丟人了一段時間,這樣做也不算過分,再說這門衛平時定然是欺善怕惡的主,也算是給那些受他欺負的同學出口惡氣。

“以看他那模樣就知道他是個欺善怕惡的主,學校的有些同學肯定沒少被他們欺負,這樣懲罰他一下也算是幫被他欺負過的同學出口惡氣而已,也不算太過分。”

喬俊輝義正言辭的說着,而且他又接着說道:“你以爲這樣很過分嗎,如果我說出來你們會更覺得我過分了。”

“什麼事,說說看嘛。”吳葛洲捅了捅喬俊輝的肩膀,好奇的問道。

喬俊輝把自己如何穿着廖穎的破爛睡衣一直講到在學校門口被幾個臭門衛攔住,然後又說到怎樣讓門衛穿上無法遮擋的睡衣讓他在學校執勤一天不準脫下來。

衆人聽到喬俊輝今天所做的事情,都笑得捧腹,喘不上氣來,着喬俊輝也太能惡搞了吧,讓別人穿睡衣之情也就罷了,竟然讓別人穿着女人的破爛到了蓋不住東西的睡衣執勤一天,這門衛惹上了喬俊輝真是倒了十八輩子的黴了。

數天之後,方堯沒有讓衆人辦任何的事情,這些天他想要看看廖穎又什麼舉動。

段玉瑩的歸來讓廖穎的反應如何,是不是還會像從前一樣,一如既往的在段玉瑩的身邊衝瘋賣傻。

經過上一次的事情之後,沈慧芬就一直躲在方堯的住所,沒有去過學校,廖穎想要尋找沈慧芬報復也沒有機會。

對方堯的所作所爲,廖穎只有恨的直咬牙,卻一點辦法也沒有。

喬俊輝自從那次和廖穎共赴巫山之後就一直念念不忘廖穎輕聲**的聲音。

每一次想到自己跟廖穎展開的那場絕對強攻的巫山雲雨,喬俊輝就不由得臉色紅潤,氣色老好。

道上的事情過去了這麼多天,方堯認爲杜學武和姚桂清也該回來了,所以他撥通了他們的電話,讓他們儘快的趕回來。

內奸的事情,方堯還是沒有着落,這個內奸的身份雖說也好容易查出來,可是方堯不想這麼快就找出內奸,內奸的身份也是關鍵的所在,查出了內奸卻查不出內奸的身份豈不是白忙一場了嗎。

雖說可以嚴刑逼供,可是這個內奸不同尋常,畢竟跟他在一起也有一段時間了,讓誰下手也不忍心。

常文靜等人從校社被突然失去了蹤跡,這件事卻是很奇怪,甚至連一直找他合作的段玉瑩也神祕的消失了一段時間,這其中究竟是怎麼回事,讓方堯百思不得其解。

終於段玉瑩回來的消息從學校傳到了方堯的耳中,不過他卻不能立刻行動,跟段玉瑩之間還有着需要合作的事情,現在常文靜神祕失去了蹤跡,那麼這件事跟段玉瑩的消失有着什麼樣的關係,他還不能確定,是不是段玉瑩也是隱藏在校社的另一洪興社成員也未嘗可知。

經過了這麼長時間,馬君武從來沒有露過面,甚至連學校內的眼線也沒有報告一點關於馬君武的事情。

沈慧芬在方堯這裏住得還算可以,不過經過一段時間的相處,方堯想要看到的效果還真的出現了。

沈慧芬對嚴文德的態度明顯要好過其他人,這也是方堯安排沈慧芬住在嚴文德隔壁的原因,起初嚴文德還有些不適應,看着衆人對他投來似笑非笑的目光時,嚴文德就會刻意的避開沈慧芬,不過時間長了他也不在乎這些了,每天起牀的第一件事就是跟沈慧芬打招呼,互相問好。

作爲一個冷酷無情的殺手,嚴文德竟然會如此對待一個女人,讓吳葛洲他們不得不刮目相看,這裏除了方堯能得到嚴文德的笑容之外,其他人他根本就不在乎的樣子,更不用說是對他們嬉皮笑臉了。

也許作爲殺手最重要的一條就是要做到冷酷無情,可在方堯看來嚴文德每天板着一張臉,好像這裏的人都欠他錢似的,覺得很不舒服,他想要看到的是住在這裏的人都可以完全放開心情,這樣纔可以算得上真正的朋友,兄弟。

有了沈慧芬以後,嚴文德的態度就明顯的改觀了,除了對方堯之外,對其他人也開始有點笑容了,特別是對吳葛洲這個惡搞專家更是一臉的笑意,不過在吳葛洲看來嚴文德的笑絕對不是出於欣喜的笑,而是對自己的一種警告,讓自己燒開玩笑,否則殺無赦的意思。

也該是是行動的時候了,這時方堯現在的心情,平靜了許久的**將要進行新一輪的混亂,讓所有幫派都爲之顫抖的混亂!

鷹聯社在最近也是低調了很多,自從廖穎出事以後,鷹聯社就開始轉變囂張的氣焰,可能是因爲廖穎的原因,廖穎明知道方堯知道了自己的身份背景,定然不會輕易放過的。

可是從段玉瑩回來到現在已經有些日子了,而方堯卻沒有絲毫想要讓自己曝光的意思,真不知道方堯的葫蘆裏到底賣的什麼藥。 廖穎對喬俊輝也是一直念念不忘,不過她所謂的念念不忘跟喬俊輝的有所差別,那天喬俊輝對她施行如此囂張的舉動,讓她心裏一直有個陰影,她要抓住喬俊輝徹底揮去心中的陰影。

終於方堯決定了行動的具體過程和時間,不過他的做法也讓人知情的人覺得納悶,特別是吳葛洲,方堯竟然告知所有人行動的時間和過程,這無疑是要告訴內奸自己的一切舉動嗎?

宣佈了此事之後,方堯沒有在客廳停留,他讓所有都各自休息,還一再重複晚上的行動特別的重要,不能有一絲的馬虎和僥倖心理。

現在吳葛洲跟方堯同睡一間臥室,有什麼不理解的地方也好直接問清楚,所以他在客廳內一直隱忍着不問方堯,等到方堯他們進了臥室之後,吳葛洲忍不問道:“你不是說我們之中有內奸嗎,幹嘛還說出來具體的行動和時間?”

不光是吳葛洲有這種迷惑,就連一向不問世事的嚴文德也覺得納悶,方堯這時發了哪門子的瘋,竟然把這麼重要的事情透露給內奸得知,難道他就不怕內奸提前把事情散播出去。

雖然有所疑問,可是嚴文德還是不願意找方堯說,畢竟內奸就在這些人當中,如果這樣貿然前去找方堯商量,定然引起內奸的懷疑,到時候恐怕連方堯的真正目的也要難以實施了。

現在有了沈慧芬在自己隔壁房間,嚴文德每天都異想天開的幻想着自己跟沈慧芬雙宿雙飛,快樂遨遊全世界。

而沈慧芬雖然對嚴文德有着不同一般的感覺,可是他對方堯的崇拜心理一直在作祟,一旦自己的對嚴文德的思想踊躍了,她就會用方堯來壓制自己,不讓自己亂想,再說一個女人家如果表現太過的話,也不好看。

沈慧芬一直認爲方堯救自己並不是別的原因,而是方堯對自己有了好感,作爲自己的算得上是救命恩人的方堯,她哪裏敢拒絕呢,就算是再不喜歡也只有屈尊下貴。

然而一切都是她想得太過於偏激了,方堯救他根本就不帶有任何的企圖,如果真的說有什麼企圖的話,那也就是方堯想要給嚴文德找個伴,那麼恰好遇到了沈慧芬。

就這樣順水推舟給嚴文德做個現成的媒何樂而不爲呢。

超級大航海

對吳葛洲的問題,方堯一般都是有問必答,可是這一次他只是看着吳葛洲笑了笑,其他的什麼話也沒有說。

吳葛洲不理解方堯這是爲什麼,不過聰明的吳葛洲也不是什麼都要問方堯才能得知,見到方堯只是隨口一笑,他就知道方堯如此做肯定早就有了對策,否則也絕對不會這麼輕鬆。

睡覺對他們來說也算是一種享受,兩個人擠在一張寬大的席夢思牀上也還有許多的餘地,根本就不顯得擁擠。

兩個大男人睡在一起當然不會像是男女睡在一起那樣親密無間,方堯和吳葛洲兩人各自躺在一邊,把空隙全部留在中間,而且兩人也是背對着和對方,等待着今天晚上的到來。


吵鬧的鬧鐘把他們從睡夢中驚醒,方堯第一時間爬起來,別人都沒有像方堯一樣表現的如此緊張和迅速,因爲在別人的眼中鬧鐘只不過就是鬧鐘,可是隻有方堯明白鬧鐘現在想起意味着什麼。

由於跟方堯睡在一起,見到方堯如此緊張興奮,也感到好奇,不就是鬧鐘響了嗎,也不至於興奮到這個地步吧?

吳葛洲跟着方堯來到了客廳,順着方堯的視線望去,吳葛洲發現並不是所有人都在睡覺,客廳裏少了一個人的蹤跡。

李振寧的被窩還有底餘熱,可見剛起來並沒有多久,因爲昨天晚上睡覺時間有點短,而且似乎昨天的飯菜也有點不對味,方堯就懷疑起來,今天早上起來的時候見到衆人還睡得跟死豬似的,就李振寧一個人躺在牀上來回的翻滾着。

聽到方堯走來的聲音,李振寧還裝作剛剛醒來的樣子,方堯一眼就看出了內奸就是李振寧,不過卻不能斷定他的身份是什麼,所以他就將計就計,索性把今天晚上的行動告訴給他,讓他自己露出馬腳來。

果不其然, 從超神學院開始征服萬界 ,而且在吃飯的時候,李振寧謊稱自己在做飯的時候已經吃飽了,就沒有跟大夥一起吃飯,李振寧這樣明顯的舉動怎能逃出方堯的一雙眼睛,他知道李振寧肯定是在飯菜裏做了手腳,不過卻裝作不知道,在衆人準備一起吃飯的時候,方堯藉口肚子不舒服讓吳葛洲端着菜去了臥室去吃,其實他根本就沒有吃端進去的飯菜,而是一直放在那裏,吳葛洲在外面自然也吃了有問題的飯菜,可能是因爲吳葛洲的胃口小的原因,他在方堯起來的時候被驚醒了,而其他人因爲吃得太多都一直昏睡着。

方堯在臥室裏根本就沒有睡着,他早就把客廳的鬧鐘定上了,位的就是防止萬一自己睡着了好吧自己吵醒。


可是還未等方堯睡着,李振寧就開始行動了,他最先進入的房間就是方堯的臥室,他悄悄打開方堯的臥室門,發現吳葛洲和方堯都睡熟了,又來到嚴文德和沈慧芬的房間看了看,也沒有什麼問題,客廳的一幫人更加沒問題,就匆忙的離開這裏。

在李振寧離開後不久,方堯定的鬧鐘就響了,客廳的鬧鐘響起來竟然沒有驚醒客廳中睡的衆人,方堯就匆忙的起身,這一激動不打緊把吳葛洲也吵醒了。

吳葛洲摸了摸李振寧的被窩,還有點熱氣,就知道李振寧剛走沒有多久,“他去哪裏了?”

方堯看着還沒有從睡夢中清醒過來的吳葛洲,笑道:“還能去哪裏,當然是上套了,現在我可以告訴你內奸就是李振寧。” 聽到內奸是李振寧,吳葛洲的睡意一下子清醒了很多,李振寧一直都表現的很懦弱,而且極少參與什麼重大的事情,再學校裏一直受到趙春和趙清等一幫人的欺辱,看起來應該不會是內奸。

“你怎麼知道他就是內奸,我看他不像是內奸的料!”吳葛洲雙手揉着眼睛,想要讓自己徹底從睡夢中清醒過來。

方堯見到吳葛洲的舉動,道:“你不用揉了,李振寧在飯菜裏下了安眠藥,回去睡覺去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