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

又是一聲巨響。

吡屍鬼和李長生,身軀同時向後飛退。

巨大的能量,不斷衝擊而來,似是能夠破開重重高山一般,恐怖的氣息,瀰漫在九州之上,令萬物顫慄。

“看這情景,裏頭已經陷入白熱化階段,只怕是片刻之間,勝負便可分曉……”

“生死界”之外,真仙的神識,不斷波動。

衆人心中一緊,都密切關注着“生死界”裏頭的情況。

雖然一切都被阻隔住了,但是真仙憑着結界的震動,依然可以感受到,裏頭那兇猛的力量,像是一頭猛虎一般,不斷撞擊着整個結界。

“哼……待會兒,若是從‘生死界’之中出來的,不是我們保家仙的子弟,那我們應該聯手出擊,將其擊殺……”

“如此能人,不能讓他存在於人世之間,若不是友,必是敵……”

幾道神識不斷顫動,似是在溝通。

幾名真仙,心中似是都已經拿定了主意。

畢竟,能借五嶽之力的人,只怕實力不在他們任何一人之下,趁着大戰之後他氣息未定,就該早下殺手,要不然……放任出去,也不知道會引起什麼樣的後患。

更何況,真仙級別的高手,若非保家仙的人,只怕,是天道派下來的人。

“去死,你這個卑微的人類,今日我要拉你陪葬……”

身受重傷的吡屍鬼,咆哮連連,越發變得恐怖無比,一聲聲狂吼傳出,整個人周身爆發出絢爛至極的光芒,滾滾的魔焰似燃燒着他的身軀一般,巨大的能量,不斷衝擊而出,“轟隆”一聲,只見他一拳擊打而出,面前虛空碎裂而開,混沌之力奔涌而來。

“死!”

李長生咬牙大喝一聲,面色堅定,絲毫無所畏懼。

兩人鮮血揮灑在天地之間,已經激戰到最後關頭,此時此刻,若不能成功擊殺吡屍鬼,那麼等到吡屍鬼緩過一口氣來,必定更加難對付。

要知道,吡屍鬼這樣的惡鬼,受地獄業火萬年淬鍊,意志力遠超常人的想象。

шωш ★ttκǎ n ★c○

兩人身形一閃而來,瞬間顫抖在一起。

“轟”

李長生探手一抓,虛空之中,像是有漫天星辰,彙集到了他的手掌心之中,化作無盡的力量,直朝面前的吡屍鬼轟擊而去。

巨大的能量,狂涌不斷,似是蒼穹破開一個口子,不斷有碧光掉落一般,一時之間,耀眼的光輝,絢爛天際之上。

吡屍鬼整個人髮絲凌亂,臉上面容早已經扭曲,不斷咆哮着,凝起萬千戾氣。

森森的鬼氣,騰騰而出,與飄蕩的魔焰不斷交織,化作蒼龍,仰天長嘯而起。

絢光之中,驚雷炸響,天空都在顫慄,清晰的看見,一道死亡的光芒,撕裂整片蒼穹,一閃而落,似是能夠擊穿人的靈魂,瘋狂無比。

“殺!”

李長生一掌擊來,“嘩啦”一聲,蠻橫的力量,橫掃在了李長生的身軀之上。

“砰”的一下,只看見吡屍鬼的身軀,驟然被截斷,化作兩半。

不過,瞬息之間,被割斷開的身軀,再次癒合,鮮血淋漓,猶如從血海之中爬出的惡魔一般,猙獰着面孔。

宏大的威勢,陣陣爆裂而開。

就在剛纔那一刻,他靈魂似是都要破散開,險些灰飛煙滅,李長生的威勢實在恐怖無比,已經超出了他的想象,作爲地獄三大惡鬼之一,他已經足足有萬年歲月,未曾如此與人交戰。

一朵朵金蓮,似是在花海之中怒放,李長生腳踏金光祥雲衝鋒而來,氣勢萬千。

“生死界”外頭的空氣,開始出現龜裂,一道道裂紋化開。

衆人見狀,倒吸了一口涼氣,只覺得頭皮發麻,不敢想象。

縱然有“生死界”作爲阻隔,但這樣恐怖的力量,依然像是要震盪出來一般,一時之間,衆多真仙心頭一顫,急忙將神識縮回一段距離,生怕被波及。

一旦神識受損,雖然不會對真仙自身造成巨大的傷害,但是多多少少也會有一定的影響。

“轟”

大地開始顫動,裂開了巨大的紋路。

恐怖的威壓,似是一座龐大的山脈,從天際之上,緩緩落下一般。 “諸天諸地,諸水諸山。玉真所部,溟泠大神。仙王遊宴,大帥仗旛。天丁前袪,金虎後奔。玃天猛獸,羅備四門。所呼立至,所召立前。赤書煥落,風火無間。攝籙應命,金馬驛傳。”

尊貴庶女 李長生唸誦咒語,聲音響徹天地。

無盡聲威,似是隨着咒語而動,驚駭人世。

這聲音,不像是從李長生口中念出一般,反倒是像天地共振,所發出來的聲音。

煌煌之威,破山河日月而起,震盪無盡蒼穹歲月,於虛空之中破亂世而出,滅江海而下。

巨浪沸騰而起,似是從八荒四面,包裹而來,要將李長生和吡屍鬼重重圍住一般。

“該死!”

吡屍鬼臉色一沉,雙掌朝兩側打出,恢弘的力量,一震而起,想要衝破李長生的神力。

然而,巨大的力量,恐怖到極致,難以抵抗。

他身處在戰局之中,自然能夠清晰的感受到,這股力量,究竟有多可怕。

完全超乎了所有人的想象。

一時之間,似是山嶽傾倒,樹木凋零,虹光一掃而過,蒼穹之上,猶如有九龍飛舞,狂風呼嘯而來,飛沙走石,大地一片聲威,璀璨的光束,像是要刺瞎人的雙眼,那陣陣無匹的能量,拔樹移根,鬼神震駭。

強大的力量,似是百萬雄兵振臂高呼,手舉長矛衝擊而來,威不可擋。

“啊……不可能……這不可能……你殺不了我……”

吡屍鬼咆哮連連,身軀不斷被強大的神芒所洞穿,血肉橫飛而出。

他整個人,如見厲鬼一般,面目猙獰可怕到極致,不停後退。

“殺!”

李長生怒喝一聲,一閃而來,揚手打出一個巨大的手掌印。

“天師大手印”瞬發而出,這一刻,天地爲之色變,巨大的能量,彙集而來,金光盪漾,如同漣漪一般,比原先強大了數十倍不止。

一條巨大的黃金山脈衝向瀚海深處,刺目的金光劃破汪洋。捲起滔天駭浪,眨眼間即將消失不見。

“轟隆隆”

整個手掌印,一落而下,瞬間鎮壓住吡屍鬼。

“不……不……啊……”

吡屍鬼瞪大了眼睛,擡頭一望,發出了撕心裂肺的慘叫聲。

只看見他的身軀,陣陣開裂,不斷破碎。

狂風呼嘯而來,似是將他的肉體分割一般。

這一刻,吡屍鬼感覺到自己的靈魂,彷彿有一種撕裂的疼痛,不斷碎裂而來。

“不……”

他怒吼着,聲音卻是越來越小。

“噗”

鮮血噴涌而出,四濺而飛,落在了“生死界”之上。

整個“生死界”震顫不已,似是搖搖欲墜。

“什麼……分出勝負了?”

“好快……”

“生死界”外頭,真仙神識一陣顫動,衆人心中一驚,倒吸了一口涼氣。

似是這份威勢,足以讓在場所有的人,完全僵化一般。

“轟”

巨響傳出,天空之上,那無堅不摧的“生死界”,在這一刻,徹底開裂。

衆人先是一怔,隨即譁然。

“出來了……”

“到底是什麼人?”

真仙們震驚無比,似是這一刻,都完全屏息凝氣。

“嗖”的一道神光,直衝天際而起,只看見一個渾身鮮血淋漓的男子,面色冰冷,手握銀白色短劍,威嚴萬分,氣勢洶洶。

“是他……”

後卿和將臣的神識,首先一驚,似是嚇了一跳。

李長生,是李長生!

兩人彷彿嘴脣顫抖,目瞪口呆,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

短短几日,李長生實力突飛猛進,一躍千里,完全超出了大家的想象。

“道門中人……”

真仙之中,有人發出一聲驚呼。

那隱藏在裏頭的柳風華,剛開始微微一怔,隨後反應過來,大喝:“殺了他……他是李……長……生……李耳的親弟弟……”

他萬萬沒想到,這前兩日才被他打得像孫子一樣逃竄的人,三日不見,就猶如脫胎換骨一般。

這樣可怕的實力,換做是誰,都要爲之驚駭。

未等別的真仙出手,柳風華先搶先動手了。

他的神識一陣波動,巨大的能量,震顫整片天地,煌煌之威,似是化作無數虹光,悽絕漫天。

一道巨大的虛影,在天際之上,幻化而出,上面似是帶着某些詭異的圖案。高空之上,烏雲密佈,一瞬之間,滂沱大雨傾盆而落,“轟隆”一聲巨響,粗壯百丈的閃電,劃破整片天空,大地之上,似是高山不斷崩塌,地表不斷凹陷,

柳風華自身實力強悍,雖然依仗神識出手,但是那股力量,依然不可小看。

“滾!”

李長生目光一凝,感受到柳風華的殺機,怒喝一聲,驟然出手。

只見他雙手掐訣,剎那之間,打出一大片金黃色的法印,陣陣聲威不斷刺破虛空,席捲起一股金黃色的海洋,滔滔不絕。

恐怖的威勢,震盪而起。

“轟隆隆”

“轟隆隆”

“轟隆隆”

神威驚震四方,驟然柳風華實力強悍,但是一時之間,所幻化出來的所有威勢,依舊被李長生給阻擋住。

其餘幾名真仙,此時此刻,這才突然反應過來。

“他是李耳之弟?”

神識一陣波動,似是驚震不已。

宏大的聲威,剎那之間綻放而出,化作連綿不斷的神芒,震動山河。

淒冷的寒光,像是破開重重黑暗一般,將整片蒼穹,完全照亮。

“莫怕,我來幫你……”

童童的神識波動,“呼啦”一聲席捲而起,一個巨大的神像,在高空之中幻化而出,沉沉的威壓,似是比山嶽還要厚重數百倍,一股巨大能量,橫掃而去,似是有千鈞之力。

“轟……”

幾名真仙吃了一驚,瞬間反應過來。

“張天師,原來你來這裏,就是想要阻止我們出手?”

“可惡……你們道門中人,都該死……”

真仙們發出了厭惡的聲音,不斷震顫着。

四方天地,陣陣裂開,似是幻化出一個個巨大的漩渦,恐怖到了極致。

“殺……”

巨吼的聲音,彷彿響起,驚駭天地。

衆生只覺得,靈魂都在顫慄不安,所有的人,驚恐地瞪大了自己的雙眼,見證這可怕的一幕,猶如世界末日一般。 真仙之力,雖然強大,但是,幾名真仙,憑藉着一縷神識,想要擊殺李長生,只怕沒那麼輕鬆,更何況,有張天師護法。

一時之間,巨大的能量,不斷在天際之上滾動。

雲海之中,驚雷陣陣響起,一道道電光,似是長吟的天龍一般,撕裂星宇。

“轟隆隆”

一聲巨響傳出。

只看見幾道神識,仿若化作青光長虹,一躍而來。

天威陣陣響起,似是要震裂整片山河。

九州之上,瀰漫起滾滾的硝煙,似是都升騰起無盡的戰意。

無盡的天威,鎮壓而下,似是蓋世君王降臨一般,怒奔而來,蕩起重重煙塵,神識綻放出來的光華,化作一柄鐵戈,“砰”的一聲,刺破虛空,直朝李長生而來。

李長生面色微微一變,大喝一聲:“去!”

話音落下,手中銀白色短劍,脫手而出。

“叮”的一聲。

寒光閃出,耀眼異常,在天際之上,化作六千劍光,浩浩蕩蕩,無匹的氣勢雄厚迸發,猶如驚雷狂舞,所到之處,劈斬天地萬物。

強大劍光,似是橫掃九州浩土,激盪起無數塵囂。

漫天劍光,悽絕天地三千里,化作綿長的神力,破開虛空。

一片混沌之力,從虛空之中滾滾而出,似是被無數的劍光所包裹住,帶着破滅山河的威勢,呼嘯而來。

六千劍光,轉瞬之間,便到眼前。

這一刻,天雷地火,似是煌煌而生,恐怖到極致。

“轟”

兩股強悍的力量,在天際之上碰撞。

片刻之間,天搖地動,神光震碎虛空,四分五裂,強大的氣浪,翻涌而起,似是浪潮一般,一浪高過一浪,向着四周擴散而去。

一時之間,竟然不分勝負。

李長生心中一顫,吃了一驚。

真仙之力,果然恐怖到了極致,僅憑一縷神識,竟然能幻化出這樣強大的力量。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