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走越冷,越走越痛苦,越走越清醒,就這樣,葉晨一行人,包括跟在葉晨等人後面的其他書院的那些人,都像是一群苦行僧一般,苦苦前行。

不過,就在葉晨已經快要麻木的時候,狀況終於又出現了。不過這一次,出現狀況的不是外界的其他東西事務,而是葉晨自己體內。

消失已久的系統又雙叒叕出現了,對於這個佛系的系統,葉晨不知道它什麼時候會出現,又什麼時候會消失,有時候時間一長,葉晨甚至都快忘了自己還擁有著一個系統。

你說吧,在其他主角哪裡,系統都是時時刻刻的陪伴著主角,和主角好得不行,一同成長。而自己這個系統則不一樣,和自己平時的時候相處,甚至恨不得打起來,對此,葉晨也很是無語,但也慢慢的開始習慣了。

……

「叮,檢測到弱水的存在。」

「叮,檢測到宿主身體狀況為負面,瀕臨奔潰。」

「叮,現開啟自主防護機制。」

「叮,自主防護機制開啟成功,開始吸收弱水。」

葉晨的靈魂又一次看到系統接管了自己的身體,然後利用自己的身體開始吸收這片水域之中所蘊含的弱水,將其吸收至不知哪個地方。

「系統,那個,我想問一下,話說你說的這個弱水,跟我前世認知中的那個弱水是一樣的嗎?」

忙著操控葉晨身體吸收弱水的系統回答道:「可以說是,也可以說不是,不過兩者之間大體的功能和闡述差不多。」

「就比如說有一點,弱水是天底下最弱的水,沒有任何一絲的浮力,別說是一根羽毛,就是一粒塵埃或是一根比頭髮還細無數倍的飄絮在弱水之上都會沉下去。」

「不過按道理來說,這凡界裡面是不應該會有弱水出現的。因為就算是在上界,弱水都是不可多得的東西,都是在一些極致危險的秘境,禁地之中才會存在。」

「所以讓我好奇的是,為何這凡界裡面居然也還會有弱水存在,看來這凡界中,還是有了不得的存在。」葉晨只是問了一句話,系統就一連串的說了一大堆。

葉晨也是有些茫然,又一次發問道:「那你吸收這個弱水幹什麼,既然都是最弱的水了,又有什麼作用?」

然而,系統看葉晨的表情,就像是看個白痴一樣,有點不想理會葉晨,但畢竟葉晨又是自己的宿主,所以最後只得無奈的嘆了口氣。

…… 看著白痴的葉晨,系統耐心解釋道:「弱水可是個好東西,不說凡界,就算是在上界,也是少之又少,可遇不可求東西,乃是煉丹和煉器的絕品材料。」

「所以我們遇到了,那自然就不容錯過,我把它吸收,儲存起來,以後等你需要的時候,再把它拿出來……」

……

就這樣,慢慢的,隨著系統的吸收,這片深淵汪洋中的弱水慢慢的減少,直至最後消失不見。

史上最後一隻龍 而在水底中行走的眾人的感觸最深,原本痛苦得不行,感覺自己就快要堅持不住的時候,突然身邊的水中傳來的寒冷和壓力快速的減少。

雖然還是沒有消失,但是比起前面來說,讓人輕鬆了很多。

對此,眾人也沒有所謂的懷疑,還道是可能自己等人接近了第五層的入口,所以寒冷和壓力的減少都是正常的現象。

……

系統吸收弱水的速度很快,面對這一片好似無邊無涯的深淵汪洋,僅僅只用了兩分鐘左右的時間,就把這汪洋裡面的所有弱水吸收得乾乾淨淨的。

等到做完這些之後,系統便又把身體的控制權交還給葉晨。

重新取回身體控制權的葉晨身邊周圍的變化感覺更加清晰,果然,相比起之前來說,現在雖然眾人還是在水底行走,且受到了如同山一般的壓力,但是總體來說,還是讓人好過了很多。

因為暫時又還沒有找到第五層的入口,且也不像之前那麼痛苦難受,所以不由得葉晨又開始發揮自己的想象起來,趁著系統又一次出現,所以便問出了自己的疑問。

「誒,對了,系統,我有點好奇,你說這玄黃塔從外界看來,也不過就是正常的塔大小左右,可為什麼我們一進到這裡面,空間卻大了這麼多?」

「就比如這一層,很明顯比外面的塔的範圍,大了無數倍。」

……

過了好一會,系統都還是沒有回答葉晨的問題。

染婚撩愛,權少霸寵契約小妻 「系統?系統在嗎?系統說話啊系統!」

系統再一次用看白痴的眼神看了葉晨一眼,然後嘆氣道:「你能不能有點常識,裡外的空間不同,那不就是很明顯,這玄黃塔應該是個屬於靈器甚至是仙器一類的東西,內部的空間環境被大能用空間規則改造過,所以雖然外面看起來小,但是裡面卻是這麼大……」

……

緊接著,系統又耐下心慢慢的回答了葉晨一些白痴的問題。

就這樣,時間大概又過去了半個時辰左右,葉晨等人突然發現自己前方所看到的景象和之前比起來,有了那麼一些不一樣。

比起後面深藍到灰黑色的,葉晨前方的顏色雖然和後面的差不多,但相對於來說,要亮了許多。

看到這一幕,葉晨等人十分的振奮,看來如果所料不錯的話,前面不遠處肯定就是出口了,就算不是出口,那至少也能暫時離開這一片像是海底的地方。

而且經過了這麼久的時間,葉晨等人無論是憋氣還是體力,甚至是精神靈魂方面,都已經達到了極限,如果還不趕緊出去這片區域的話,那麼葉晨等人就將會被玄黃塔判定不能繼續,然後踢了出去。

所以看到前面出現的變化,葉晨等人下意識的便加快了自己的步伐。

……

隨著葉晨等人離那裡越來越近,哪裡的顏色也越來越亮,就彷彿是從海底深處到海面上一樣的變化一般。

而前方明亮的所在處,看似很遠,但卻又沒多遠,葉晨等人僅僅是行走了十分鐘左右的時間,就已經來到了邊緣之處,只差一步,便可直接離開這片區域。

四人,相視一眼,最後都點點頭,不論前方是什麼,現在能且只能走出去,因為再不出去,四人也將近堅持不住了。

所以心裡一橫,四人便同時向前跨了一步。

一步跨出,明亮的光芒讓四人一時間有些不適應,下意識的眯上了眼睛。

等到稍稍適應了一點之後,便睜開眼睛,觀察起這裡的環境起來。

結果卻發現這裡和入口時近乎一一模一樣,唯一的不同之處就是在同一個位置大門的地方,一個寫著三,一個寫著五。

看來自己等人的選擇並沒有錯,前面的那個大門,正是通往第五層的入口。

看到入口的四人終於放下心來,然後便放棄了繼續屏住呼吸,開始大口大口的喘氣起來。

然而因為長時間沒有進行呼吸的活動,所以這剛一開口呼吸,得到了空氣滋養,葉晨四人頓時感覺自己的肺好似都快炸了一樣,十分的疼痛。

過了好一會,肺中的疼痛才慢慢的消失不見,恢復可以呼吸時的舒爽。

……

看了看時間,發現從進入第四開始到現在,時間已經過去了差不多三個時辰左右。而眾人所能呆在第四層的時間,僅僅只剩下了一個時辰。

葉晨拿出了回復丹,分別給三人各一顆,然後便提議把丹藥吃了,趁著還有一個時辰的時間,趕緊打坐調息自己的身體,讓自己的狀態趕緊恢復。

畢竟這第三第四層都已經那麼變態了,誰知道第五層又會出現什麼?

要是不趁此機會抓緊時間恢復的話,那麼到了第五層的時候,又怎麼能夠好好的應對。

林穎三人接過葉晨拿過來的丹藥,想也不想便直接吃了下去,有沒有問規則允不允許中途吃丹藥的話。

因為在進入玄黃塔之前的時候,禮部尚書王玄中講述關於玄黃塔試煉的時候,就已經說的很明白了,其中的規則,並沒有有關於能否吃丹藥的地方。

既然沒有說,那就證明可以,所以趁著體內丹藥化開的藥力,四人趕緊將自己的身體恢復。

在葉晨四人打坐調息身體的過程中,跟在葉晨等人後面的其他書院的人也都陸陸續續的走出了那片海底似的區域,一開始的反應表示和葉晨等人一樣,十分的痛苦。有一些反應大的,甚至也忍不住發出了慘叫,等到過了好一會之後,才慢慢的恢復過來。

看到在地上打坐的葉晨四人,眾人也都明白這是為什麼,所以也做出了和葉晨四人同樣的選擇,拿出丹藥,吃了下去,然後盤膝坐下,趕緊恢復自身。

…… 就在葉晨等人還在繼續調息身體,抓緊恢復自身狀態的時候,陸陸續續的,繼續有人一個接一個的出現。

讓葉晨等人有些奇怪的事,剛開始進入這海底區域的時候,自己明明自己當時並沒有這麼多人跟在自己身後啊,且就算另一些人是跟在跟在自己身後的那些人的身後,但實際上應該也沒那麼多人啊。

所以經過了簡單的思考,葉晨四人變得出了結論。

那就是,其實無論那人選擇的方向是哪裡,只要能堅持住,那麼其最後的目的地,卻都是在這裡。

想必淘汰的規則,只是看那人中途能不能撐住,能的話,那麼就將到達這個目的地。不能的話,那麼則都會被淘汰。

不過想想也是,要是因為選擇的方向不對,就導致人淘汰的話,那麼到時候能通過這一層的人數必定很少,甚至可能只有一個兩個,有甚至是可能一個都沒有。畢竟這樣,運氣就是一個很大的影響因素。

隨著時間的過去,來到這裡的人越來越多,但相比起之前剛來到第四層時的人數來說還是少了很多。而葉晨等人調息好身體,恢復自己的狀態了之後,便又一次起身,準備向第五層進發。

看著這每一次都類似是出頭鳥的葉晨四人小隊又一次要率先出發到第五層,在地上打坐調息的人眼神十分的複雜,似乎跟葉晨四人比起來,往日里的自己這個書院中的所謂的天才,一時間顯得有得那麼些自行慚穢。

……

沒有去管其他人怎麼想,也沒有說是要等等張維浩等人之類的話,因為葉晨四人調息好了之後。所剩的時間也不多了,不容耽擱。

所以四人又一次,義無反顧的向著第五層邁開腿。

來到第五層的入口處,葉晨四人停下了自己的腳步,靜靜地在哪裡站著,想要和之前一樣,感應一下從第五層外露出來的氣息,以此來大概猜測一下第五層與什麼相關。

可是與之前的四層時有些不一樣,前面的三層四層,都會在入口處外流一些熱氣或是冷死,葉晨四人也是根據這樣來猜測到第三層和第四層與什麼相關,心裡也有了一些準備。

而葉晨四人在這第五層入口這裡,卻是什麼都沒有感覺到,一點也沒有,就好似第五層什麼東西都沒有一般。

對於此景,葉晨四人還想掙扎一下,可是努力了將近一炷香的時間之後,卻始終都沒有什麼發現,最後無奈只得放棄,乖乖老老實實的向第五層進發。

輕而易舉的又一次突破了薄膜,葉晨四人已然來到了第五層之中。

一進入到這第五層,葉晨四人又雙叒叕的一次被震撼到了,和之前的前四層不同,第五層沒有火啊,水啊,風啊,等等,等等之類的東西。反倒是寂靜無比,空曠無邊。

出現在葉晨四人眼前的,乃是一眼望不到邊的綿延無邊的平原和丘陵。

當然,光是憑此,外界類似於此的環境,甚至比這更甚的還有無數,怎麼也說不上讓葉晨四人震撼地步。

而真正讓葉晨四人震撼的不是這裡的地形,而是這片綿延無邊的平原和丘陵上面插著的東西——劍

無數柄各式各樣的靈劍插在這地面之上,形成了一片綿延無邊的劍林,很明顯,如果所料不錯的話,這裡應該就是傳說中的劍的墳墓,劍冢。

看著前面的這片劍林,葉晨等人沒有貿然前進。 會穿越的道觀 因為已經來到了第五層,就意味著自己等人在這裡呆的時間有五個時辰,所以葉晨四人決定先觀察一番,等到確認好情況之後再進入其中。

……

經過了一番慎重仔細的觀察,葉晨等人發現這裡的劍好似有一些詭異,但卻又說不上來詭異之處在哪裡。

當然,四人也不可能花太多的時間在這裡,儘管可以說是一無所獲,但四人也不後悔花時間在這裡觀察,畢竟面對陌生的環境,小心一點總是沒錯的。

所以,一無所獲的葉晨四人便緊挨在一起,小心翼翼的走進了這片劍林。

一邊走,葉晨等人發現,這些插入地中的劍竟然全都是沒有開鋒的,而且彷彿因為時間的流逝,劍身上竟然已經變得銹跡斑斑,好似脆弱的輕輕一碰,就會輕易的破碎似的。

葉晨一行人一直走,一直走,走了將近兩個多時辰的時間之後,一直都還是沒有發生任何情況。

但是葉晨四人也沒有因此就放鬆了警惕,因為往往越是這個時候,就越要打起十二分精神,因為現在四人深入劍林之中,只要一個不小心,可能就會直接萬劫不復。

……

雖然剛開始的時候,看著這片劍林綿延無邊,一眼都望不到盡頭,但是走了將近兩個時辰的時間,葉晨等人竟然慢慢的穿過了劍林,來到了這片劍林的另一邊的邊緣。

第六層的入口,同樣也出現在葉晨等人的眼前,也就在葉晨四人前方的兩公里左右,對於葉晨四人的速度來說,僅僅只需要兩三分鐘的時間就可以趕到。

而越接近劍林邊緣,越接近第六層的入口,葉晨就感覺自己心裡出現了一種不安的感覺。

葉晨將自己這種不安的感覺給林穎三人說了一下,同時也詢問三人是否也有自己這種感覺。

可是林穎三人卻說和剛開始進來的時候一樣,並沒有什麼其他的奇怪感覺。

不過雖然自己沒有不安的感覺,但既然葉晨有了不安的感覺,所以為了小心起見,林穎三人還是提高了自己的警惕,小心翼翼的往前行,同時不停地四處觀察起周圍的情況起來,以防有什麼突發的狀況。

可是,等到葉晨一行四人僅僅只差一步的就可以走出劍林的時候,那個讓葉晨心裡不安的感覺的源頭都還是一直沒有出現。

葉晨也是有些奇怪為什麼會這樣,但是沒有事,總比發生什麼事要來的好,畢竟在這種環境下,誰也不知道發生的事情,以現在自己等人的這種情況,是否能處理的好。

進入第六層的入口觸手可及,葉晨四人也鬆了一口氣,所幸沒有出現什麼事,可以說,暫時是萬事大吉。

…… 只要一跨出劍林,按照之前的慣例來說,基本上就可以暫時確保安全,葉晨一行人也可以稍稍的休息一會。雖然比起之前的關卡來說,這裡異常的平靜了一些,但總歸都快要過去了。

然而生活就如同墨菲定律所說的那樣,只要事情有變壞的可能,那麼無論這個可能有多小,它總會發生。

所以正當葉晨等人鬆了一口氣,準備最後一步跨出劍林的時候,意外的情況發生了。

林穎三人率先一步跨出了劍林,平穩的站在了劍林之外。而葉晨只是稍稍晚了那麼半秒鐘,葉晨身後就好似從天邊飛來的一道黑色光芒,唰的一下,直接插進了葉晨的後背,正中心臟的位置。

「噗」的一聲,黑色的光直接穿透了葉晨的身體,而且不光如此,還因為黑色光芒帶來的的巨大慣性,更是直接將葉晨從劍林之中帶起,然後跟著光芒所前行的方向飛了出去,最後直接被插在牆上。

遭受這巨大的衝擊,心臟受損的葉晨忍不住噴出了一口血霧,然後就直接暈了過去。

而林穎三人則是目瞪口呆的看著眼前的這一幕,一時間,三人還有點懵剛剛到底是發生了什麼,為什麼會突然出現這樣的變化。

可隨即三人便很快反應過來,急忙的朝著葉晨飛去的方向跑去。

……

等到三人趕到之後,那黑色的光芒也已經散去。只見一柄漆黑無比,銹跡斑斑的長劍直插在葉晨背後心臟的位置,將葉晨掛在牆上,而葉晨卻是已經昏迷了過去。

劉羽見狀,心裡一急,下意識的就想要上前將葉晨從牆上弄下來。

可是還沒等劉羽有什麼動作,就被林穎和李嫣然給攔住了。

劉羽有些奇怪林穎二人為何要攔住自己,正想發問的時候,林穎同時也開口說話了。

「葉晨身上有狀況,我們先暫時別打擾他。」

「什麼個意思?」劉羽皺眉頭問道。

「你仔細看一下,那柄黑色的劍正在葉晨的身上發生變化,雖然不知道是為什麼,但是我有一種直覺,這樣對葉晨並沒有什麼損害。」

一旁的李嫣然也是點點頭,表示同意林穎的說法。

劉羽雖然心中甚是奇怪,且又有些擔心葉晨的情況,但不說目前林穎和李嫣然二人修為比自己高。就算是見識,知識也比自己多。再加上二人對葉晨又是那種關係,所以二人也不會害了葉晨,所以劉羽還是退了回來,緊緊的看著葉晨。

……

與此同時,外界的人也看到了葉晨這裡所發生的的情況,但眾人也只是看到了葉晨被那黑色光芒刺中之後飛了出去的那一幕,而後面的場景不知為何,好似被某種力量給掩蓋了一般,在水晶球上只是漆黑一片,什麼都看不到。

看到葉晨被刺中,在場的眾人心情複雜,有擔心的,又竊喜的,也有幸災樂禍的。 總裁的午夜情人 其中青城書院的那個黃澤山黃殿主,臉上更是露出了很是痛快的表情,因為葉晨之前多次讓青城書院大失顏面的原因,看到葉晨遭殃,所以自然心裡很是痛快。

藍雪瑤看到這突發的情況,心裡也很是著急,連忙向禮部尚書詢問是否能提前將葉晨送出玄黃塔。

看到藍雪瑤一臉著急的模樣,王玄中先是安撫了一下藍雪瑤的情緒,然後道:「藍院長不用著急,我想葉晨同學應該是沒事的。」

「因為玄黃塔從我大漢帝國立國之初便一直在這裡,凡是到裡面試煉的人,只要是危機到了生命的話,那麼玄黃塔就會自動將其送出來,千年以來,都是這樣,一直不曾出現過有危及生命的情況。所以藍院長不用太過擔心,既然玄黃塔沒有將葉晨同學送出來,那麼就證明葉晨同學並無生命之危,說不定葉晨同學還會因此有一番機遇,所以還請藍院長寬心!」

同時,御書房內的皇帝看到這一幕,嘴角也是不由得微微上揚:「有點意思……」

……

此時的葉晨身上,雖然被那漆黑色的劍給刺穿了身體。但傷口卻好似和那漆黑色的劍十分的契合,所以葉晨的傷口處竟然沒有流出哪怕一絲血來。

而且不光這樣,一開始,從表面上看去,那黑色的劍插在葉晨的身上,並沒有什麼特殊的變化。

但隨著時間的過去,那黑色的劍竟然好似有了呼吸一般,劍身上的慢慢的冒出了黑色的光芒,一閃一閃的,跟人的呼吸頻率近乎一樣。

與劍的變化相反,原本看似只是暈過去了的葉晨的呼吸頻率慢慢的減弱,到後來,更是好似消失了一般。

就算是劉羽等人也能清楚的感覺到葉晨的生命體征在不停的下降,直至消失。

看到這樣的情況,劉羽心裡有些著急,不光是因為葉晨是自己的結拜兄弟,且再加上在自己臨出來時,父皇吩咐的話,所以劉羽幾度想要將葉晨從牆上弄下來,然後利用父皇給自己的特殊指令牌,帶著葉晨主動離開玄黃塔,在外界尋找治療。

但是最終這一切,都還是被林穎和李嫣然二人皺著眉頭阻止了。

雖然同樣擔心葉晨的情況,但是二人同樣都有著一種直覺,那就是現在的情況,對葉晨是有利的。所以才一而再再而三的阻止劉羽帶著葉晨離開。

不過雖然這樣,但隨著時間的過去,葉晨的生命體征也慢慢的隨著下降,所以就算是二人的直覺感覺葉晨並沒有什麼危險,但心裡也開始慢慢的擔心起來。

……

黑色的劍發出的黑色光芒越來越大,頻率也越來越快,但伴隨著的是葉晨的生命體徵逐漸降低,但現在,更是幾乎已經沒有了。

見到此種情況,就算是直覺感覺葉晨沒有任何生命危險的林穎二人也變得著急起來,同時也開始懷疑起自己的直覺起來。

到最後,二人同樣再也忍不住心中的焦慮,正想叫劉羽拿出那個特殊指令牌出來,帶葉晨出去治療的時候,情況又再一次發生了變化。

只見到原本發出漆黑光芒的黑劍突然一震,然後黑色的光芒在下一次閃爍之時,就突然變成了白色的光芒。

…… 而且不僅僅是劍身上光芒發生的改變,與此同時,原本看似並無其他異狀的漆黑色的劍劍身跟隨著白光的亮起,由漆黑色一瞬間變到通體白皙。

跟隨著白光的亮起來林穎三人感覺到這由黑變白的劍好似也發出了一股生命氣息般的波動。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