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隊長!”那警察應一聲。

“段兄弟,剛纔你說你是接到朋友提供的消息才趕到這裏的?他是怎麼會知道蠍子等人的藏身地點的?”張峯看着林凡的眼睛問道。 林凡不是很想讓人知道自己和青龍幫的人有所聯繫,於是找了一個藉口說道:“實不相瞞,我的那個朋友有些特殊的能力,所以才能找出蠍子三人的藏身地點。”

“哦……真的只是這樣?那不知你朋友是?”張峯懷疑的問道。

“張隊長,這個我恐怕不方便告訴你!”林凡看着對方說道,臉上一陣淡定。

張峯眉頭微皺,總覺得林凡這話中疑點甚多,實在是林凡出現這這裏的時間太巧合了。

還有,什麼朋友能有這樣的手段?

他們警方也是費了好大力氣才找出蠍子等人的藏身地點的,可惜是來遲了一步!

林詩雅卻是黛眉一凝,不滿的看着張峯道:“張隊,你這是什麼意思,你是在懷疑段飛嗎?”


“詩雅,我沒有這個意思。”張峯苦笑道,他可不敢惹這個姑奶奶。

“既然沒有,那你問這些做什麼?”林詩雅很是不滿的說道。

然後看着林凡歉意道:“段飛,你不用管他!他這是職業病,總是喜歡懷疑那,懷疑這的。”

林詩雅雖然是幫着林凡再說話,說到底,其實是不想兩人產生誤會。

“張隊長也是盡職盡責,我自然不會放在心上!”林凡笑着說道。


警察將屍體統統帶走之後,林凡給警察錄了一份簡單的筆錄就回了家。


回來之後,林凡就給黑虎打了一個電話,簡單的說了一下今晚的事,畢竟若不是他讓黑虎執意要找到蠍子三人,也不會害得人家的三個兄弟白白死掉。

“不好意虎哥,讓你的三個兄弟白白失去了生命,這件事我會負責的!”林凡歉意的說道。

黑虎沒想到今晚居然發生了這麼大的事情,雖然死了三個兄弟讓他有些難過,但是他自然是不會怪罪林凡的。

“段兄弟不用放在心上,畢竟出來混總歸是有這麼一天。”黑虎不僅沒有怪罪林凡,反而勸慰起對方起來。

“誰的命也不比別人賤,我會找出幕後黑手,爲他們報仇的。”林凡說道。

黑虎心中感激,越發的絕對段兄弟爲人仗義,沒有交錯!

“對了,虎哥,到時候要是有警察找你問話,你一定要說什麼都不知道!”林凡提醒一句說道。

畢竟警方很容易就會查到那三人的身份,到時候一定會找黑虎問話,詢問他的小弟爲什麼會出現在那個地方,爲了以防萬一,林凡必須事先提醒一下,以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煩。

打完電話之後,林凡不禁陷入了沉思,很顯然三人被滅口,一定是這幕後的販毒組織乾的。

原本,他只是想找出蠍子三人爲白飛飛報仇之後就算了,但是經過了今晚的事之後,林凡卻是改變了注意。

他本不喜歡插手和自己無關的事情,但是如今連累黑虎的三個兄弟給殺害,他就不能不管了。

畢竟那三人是因爲他的緣故才死掉,若是不找出真兇,他心裏也會不安。

所以,這幕後的黑手他必須要揪出來。

次日白天。

“外面盯着的警察撤了沒有?”一間夜場的辦公室裏,坐在舒適的老闆椅上的閔輝擡頭看着江峯問道。

“還沒有輝哥!”江峯低垂着頭站在一邊說道。

此刻他那隻被林凡廢掉的手臂已經換成了一條機械臂,不僅沒有影響他的生活,還讓他的實力更進了一步。

江峯可是閔輝手下第一打手,他自然是不可能讓江峯就這麼廢了,那對於他來說是大大的損失,因此他纔會不惜大價錢從M國那邊弄了一條機械臂給江峯裝上。

可不要小瞧了這條機械臂,這可是M國最新科研的成果,按下手臂的按鈕,手掌就可以變化成槍口和鋒利的刀刃。

“媽的,究竟是誰栽贓我?要是被我揪出來,一定將他千刀萬剮。”閔輝直接將手中的酒杯扔到地上摔碎,惡狠狠的說道。

受到此次事件的影響,他的生意差了很多,這讓他怎麼不生氣。

而且現在二十四小時被警察監視者,讓他做任何事都束手束腳。

江峯站在一旁不敢說話,始終是小心翼翼的低垂着頭。

“光子那邊現在怎麼樣?”

閔輝知道,想要知道是誰想要栽贓他,只能是從他的表弟和蠍子三人身上下手,只不過現在他的表弟被關押在拘留室,而蠍子三人至今也是下落不明,不知道藏在什麼地方。

想要從這兩撥人身上得知背後的黑手都無意是非常艱難的。

江峯猶豫了一下,不知道該不該說。

看到江峯猶豫的表情,閔輝眉頭一皺道:“有什麼事儘管說,不要磨磨唧唧的!”

“是,收到最新消息,光哥昨天中午在拘留室自殺了。”

光哥就是閔輝的表弟張偉光,張偉光雖然不是青龍幫的,但是因爲是閔輝的表弟,所以江峯每次見到張偉光也不得不稱一聲光哥。

“什麼……”閔輝臉色一變。

雖然,因爲自己的表弟的緣故,閔輝身陷麻煩,但是對方畢竟是他的表弟,陡然聽到自己表弟死亡的消息,閔輝還是有點震驚和難過的。

“不止光哥死了,就連他的三個兄弟蠍子他們也在昨晚被人給槍殺了。”江峯又說道。

“可惡!”閔輝一拳錘砸在辦公桌上,發出碰的一陣聲響。

江峯嚇得心裏一跳,依舊老實的低垂着頭。


“人被關在拘留室裏還能給自殺,警察都是幹什麼吃的?”閔輝罵道。

當然,他並不是心疼他這個表弟,而是表弟和蠍子三人一死,他便再也無法得知是誰讓蠍子等人在他場子裏賣毒的。

“聽說是有人在飯菜裏放了一枚刀片,不知道爲什麼,光哥就吞食刀片自殺了。”

江峯將自己所知道的儘量都說了出來。

警方雖然沒有宣佈張偉光的具體死因,但是青龍幫能在東海這麼多年,顯然是有着自己的探聽渠道,因此江峯獲取這些消息並沒有什麼奇怪的。

吞食刀片?

閔輝想一下就感覺不寒而慄,他自己都沒有這麼大的勇氣敢這麼做,沒想到他那個有點膽小的表弟居然對自己這麼狠!

“徐女士,你知不知道張偉光有沒有什麼仇家,或者有什麼把柄在別人手上之類的?”

警察局裏,林詩雅看着眼前這名二十多歲的年輕女人問道,她就是張偉光的老婆徐敏芳。

“我不知道,阿光從來不讓我插手這些事情!”徐敏芳一邊哭泣,一邊搖頭說道。

突然得知自己的老公暴斃,徐敏芳還有點回不過神來。

“那他最近有沒有和什麼人來往頻繁?”林詩雅又問道。

“女人算不算?”徐敏芳突然說道。

林詩雅聞言一怔,隨即就是眼睛一亮立刻道:“當然算!她是誰?”

“其實我也不知道那個女人是誰?但是我知道,有這個女人的存在!”徐敏芳斬釘截鐵的說道。 徐敏芳的一番話讓林詩雅頓時有些費解,什麼叫做不知道這個女人是誰,又知道有這個女人的存在?

“徐女士,能不能麻煩你說清楚一點?”


徐敏芳露出一個歉意的笑容,然後組織了一下語言道:“其實,我是懷疑阿光在外面有了女人,不過我並不知道這個女人是誰,而他也只有和這個女人一直來往最頻繁!”

“一直?徐女士的意思是兩人在一起的時間已經不短了?”

徐敏芳點了點頭。

“爲什麼徐女士你如此肯定?”林詩雅問道。

“因爲每次他回來,身上都會有一股女人的香水味道,而且我敢肯定那是出自同一個女人身上的。”徐敏芳十分篤定的說道。

“知道這個女人住在什麼地方嗎?”林詩雅問道,覺得這個女人很可能就是案子的新關鍵。

徐敏芳搖了搖頭自嘲道:“我要是知道,也就不會讓私家偵探去跟蹤我老公了?”

林詩雅管不了別人的感情問題,更何況張偉光現在都已經死了,但是隻要有一絲線索,林詩雅都不願意放棄。

“你說的私家偵探他在哪裏?”

咚咚咚,市中心一個小區裏,一棟樓層的房屋門外,一家叫做東方偵探社的房門被人給敲響。

原本昏昏越睡的黃天福一個激靈清醒過來,趕緊是去開門,心中不禁暗想,暗道是有生意上門了?

最近一段時間,他連房租都快交不起了。

這讓黃天福不得不覺得,自己是不是應該轉行了!

黃天福畢業於東海戲劇學院攝影系,畢業後的他並沒有從事影視行業,而是幹起了私家偵探。用他的話來說,影視行業水太深,不好混!

說是私家偵探,其實只不過是偷怕,幫客人捉姦而已!

咔嚓一聲,黃天福打開房門,只見門口站着三個警察,其中一個女警十分漂亮,比她見過的好多明星都長得好看。

黃天福就是咯噔一下,心想是不是自己偷拍別人的事,讓受害者報警了?

“你就是黃天福?”林詩雅問道。

“是的,警察同志!”黃天福站在門口一臉的老實。

“進去說話!”見這人就是自己要找的人,林詩雅就帶着兩個警察走了進去。

黃天福自然是不敢阻攔,趕緊把門關上,走到林詩雅面前搓着手忐忑問道:“幾位警官,不知道你們來我這裏有什麼吩咐?”

雖然眼中這個女警十分漂亮,但是黃天福心裏卻是生不出任何褻瀆之意。

做他們這一行的,其實不是很希望和警察打交道,甚至還有些懼怕,畢竟他們這種私自偷拍別人的行爲,正要認真算起來,算是侵犯別人的隱私權。

“你認不認識徐敏芳?”林詩雅開門見山問道。

“徐敏芳?”黃天福認真想了一下,瞬間就有了一絲印象。

“知道!怎麼呢警察同志?”黃天福小心翼翼的看着林詩雅問道。

“她是不是有委託你幫她跟蹤自己的老公?”

“這個……”黃天福臉上露出一絲尷尬之色,不知道如何回答。

“別這個那個的,問你話你就給我老實說,這個問題十分重要,你要是有所隱瞞,可是要負法律責任的!”林詩雅臉色一板就是厲聲道。

“我……我……我……”被林詩雅這麼一嚇,黃天福臉色都變了,說話都不利索起來。

“虎哥,有警察來了。”

黑火酒吧,張峯領着兩個警察直接闖了了黑虎的辦公室。

黑虎對小蝦擺了擺手,示意他不要緊張,然後看着爲首的張峯問道:“不知道幾位來有何貴幹?”

“黑虎,青龍幫成員,黑火酒吧負責人!”張峯看着黑虎一字一句說道。

黑虎表情沒有變化,輕笑道:“諸位來這裏,不只是爲了把我的老底報一遍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