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於戒癡這傢伙則將手中的兵刃插入地面隨後盤膝打坐口中開始念着《地藏經》看樣子丫是打算感化眼前的八歧大蛇了

可還沒等我們這幾個人阻止八歧大蛇的進犯呢剛剛逃回去的那些小妖精居然一個個的開始拼命的同我們一起抵抗着眼前的八歧大蛇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兒啊

再仔細觀瞧發現原來那超大號的長蟲在前進的途中八隻腦袋不停的將眼前的妖精們吃到它們的肚子裏去這尼瑪絕對的敵我不分啊挺好挺好你丫別客氣反正損失的不是我們這邊的力量就連幻化成爲我們三個模樣的妖精在稍稍抵抗了幾秒後也都被八歧大蛇給吞了下去

也是直到此刻我纔看清楚這幾個妖精的原貌原來丫們都是獼猴模仿能力極強的獼猴這讓我那本就相當活躍的大腦內瞬間閃出了幾個字:真假美猴王

玩笑歸玩笑但我深知眼前這傢伙不容易對付於是收攝心神開始火力全開的朝對方攻擊過去只不過收效甚微

就在八歧大蛇的某個蛇頭離我們不足一米的時候我們所在的棚頂居然“嘭”的一聲破出了好大的一個窟窿隨後從窟窿處露出兩個鈴鐺大小紅色的光芒緊接着一股腥風就傳了進來這尼瑪究竟又出什麼事兒了

待續 接下來我就聽到“轟隆”般如打雷一樣的聲音不斷地從頭頂上傳到地面

在看八歧大蛇此刻全神貫注的昂起丫的八隻腦袋並聲嘶力竭的衝上空吼叫着這尼瑪敢情是情歌對唱啊

隨後一截青色的圓柱形物體從上面掉落了下來先是死死的壓在了八歧大蛇的腦袋上面緊接着那東西開始繞着八歧大蛇轉了幾個圈最後猛的一收力將八歧大蛇牢牢的鎖死在身體裏面

“龍蛟蟒”八妹一口氣說出三個字來每一個都特麼夠讓我喝一壺滴

不過當我看到剛落下來那東東的全貌之後我特麼也被對方的樣子嚇了一跳就見那傢伙的身體絕對比八歧大蛇還要龐大直徑至少超過了十米以上而且丫的腦袋頂上露出一個小小的小尖尖兒而在盤起來的身體下方還有兩個爪子每個腳的上面有兩根鋒利的爪子這尼瑪是什麼物種啊

就在我犯迷糊的時候就看到一箇中年的道士快步的朝我們三人的方向走來邊走邊說道:“你們幾個也太魯莽啦”

因爲暫時沒有危險所以我扭過頭去看着對方可這一看不要緊我從丫的身後看到了假幣這個臭不要臉的傢伙此刻這傢伙扶着一個披頭散髮的女人朝我們姍姍走來

“李昊你什麼時候過來的”八妹看到來者之後先是一驚隨後開心的朝對方詢問道

“阿彌陀佛李道友此番前來當真是幫了我們很大的忙啊”戒癡和尚看到這道士後立刻起身行禮並恭敬的說道

“吃貨你給老子死一邊去回頭拿十二盒高級的齋點換你的小命”這老道貌似一點面子都不給戒癡留上來就喊丫吃貨而且伸手就要好處絕對跟小太爺有一拼之力

“六盒行不行”戒癡這傢伙居然還有心思跟對方討價還價這倆奇葩我都不知道怎麼插嘴了

這邊的幾個人正貧着呢假幣攙着那披頭散髮的女人已經來到了我們的面前隨後這傢伙極其不厚道的將攙着的女人推到了我的懷中“接着怪沉的”

這尼瑪給我恨的啊你大爺的就沒見過你這麼懶的了扶個人你至於嘛

我剛想損假幣幾句就聽懷中的女人聲嘶力竭的朝我喊道:“你們一定要替大偉、楊政和我報仇啊”

說話的不是別人正是我苦苦尋找多日的熊雅麗此刻這小妮子渾身的血污露出無助的眼神看着我讓人感到心碎

還沒等我安慰她呢這小妮子繼續咆哮道:“替我殺了他們殺了他們殺了他們”最後一句幾乎震破了我的耳膜聽得出來這丫頭一定是沒少吃對方的苦頭更有可能的是對方侵犯了她的身體當然這只是我的猜測不過事後證明我猜的沒錯

八妹看出來了我的尷尬於是快步來到我的身前將熊雅麗摟到自己的懷中不停的小聲安慰着對方留下我一個人大眼瞪小眼的看着眼前發生的一切

“幾日不見李道友道術精進都能指揮得了蛟龍來戰鬥啦”戒癡和尚趕緊轉移話題恭維着那個道士說道

“十二盒一盒都不能少”那個道士貌似挺聰明的根本不理戒癡的吹捧一口價說死不帶變動的

“你個死牛鼻子趁火打劫啊信不信我一禪杖拍死你”戒癡和尚發現對方是王八咬上手打死不鬆口以後開口大罵道

可這個叫李昊的道士居然跟沒事人一樣扭頭繼續衝八妹說道:“至於你嘛一滴純陰血就當報酬啦”

“滾”你看八妹說得多麼言簡意賅這人就得這樣不能總繞彎子嘛

我這邊看熱鬧看得正嗨皮呢就發現李昊轉身衝我說道:“至於你嘛必須讓我做隊長聽到了嗎”

好嘛這傢伙看來是準備大殺四方啊咱三個人丫是一個都沒落下全部得給丫點好處不可

就在我準備說好的時候八妹用空閒着的那隻手伸了過來直接堵住了我的嘴並朝李昊再次問道:“你不是去山東找鳳凰去了嘛怎麼忽然來遼陽了”

“飛走了”李昊特傷心的回答道“那這隻蛟龍是怎麼回事兒我的記憶裏你沒養過這種生物啊”八妹看了眼跟八歧大蛇戰鬥着的蛟龍然後轉頭朝李昊問道

“誰告訴你那蛟龍是我養的不過是八歧大蛇侵犯了它的領地恰好我路過一起過來的罷了”李昊倒也算是誠實直接說清了他跟蛟龍的關係不過我也由此得知了眼前這種生物叫蛟龍

在此解釋一下龍、蛟龍以及蛟這三者之間的關係:龍大家都知道兩個角並長有四肢顏色分爲黃、青、紅、白、黑五種其中金色的爲尊餘下的爲輔而且只有生出五個爪兒的金色的龍纔是龍中的帝王佛教裏面龍王分別是:東海敖廣、西海敖閏、南海敖欽、北海敖順稱爲四海龍王道教中東海龍王名爲敖廣南海龍王名爲敖明西海龍王名爲敖順北海龍王名爲敖吉也稱四海龍王不管哪個教派吧這四個龍王都是龍中的皇帝

再來說一說蛟龍:獨角兩個爪的稱之爲蛟龍也就是沒進化到龍這階段的一種生物至於蛟嘛比蛟龍更低一級獨角沒爪也就是剛剛從蛇或者其他龍種起步的階段這樣說相信讀者就能夠理解了

“既然不是你養的你憑什麼問我們要好處”八妹是得理不饒人聽到李昊話裏的漏洞後開口便質問對方

“別吵吵啦這蛟龍的領地在哪兒爲什麼會出現在這裏呢”我不想參和這羣人那些無意義的爭吵於是趕緊轉移話題問道

“此蛟龍原本爲遼陽白塔內的靈獸後期修煉到蛟以後發現此處已經不能提供給它更好的靈氣修行了於是便離開遼陽去外地潛心修煉可畢竟它是從遼陽這個地界兒出去的當發現故鄉有難的時候它便起身趕回遼陽途中正好遇到了貧道因此結伴歸來否則我怎麼好意思問你們要好處呢”這李昊振振有詞的將前因後果說給我們衆人知曉只不過丫的說辭有些過於牽強總體來說這傢伙比較貪婪啊 “被吵吵啦快看八歧大蛇的腦袋又被我們的蛟龍給咬下來一隻”假幣這傢伙要是不說話我還真當丫不存在了呢不過聽丫這麼一喊我們這些人的注意力全部被吸引到了正在戰鬥的兩隻怪獸身上

就見蛟龍利用體型上的優勢先是將八歧大蛇擠壓住隨後完全不顧對方的攻擊一口就將八歧大蛇的某個腦袋咬掉然後朝着另一個腦袋咬去完全佔據了場上的主動權

“看什麼看這八歧大蛇是假冒的如果遇到真的八歧大蛇你們這三個笨笨的傢伙早就沒命了還會有時間站在這裏看熱鬧嗎”李昊是一點兒面子都不給我們三個人留一開口就將我們罵得是體無完膚不過丫這脾氣挺好什麼話都當面說清也免去了很多不必要的麻煩

記得當初老三認識了一個北大的才女這妹子給老三發了條信息大概意思是: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縱我不往子寧不嗣音青青子佩悠悠我思縱我不往子寧不來挑兮達兮在城闕兮一日不見如三月兮

好吧打那兒以後我對繞來繞去的那些個北大的才子才女們就徹底喪失興趣了

就在我看的聚精會神的時候從外面傳來的警車的聲音戒癡和尚一臉糾結的朝李昊問道:“我怎麼聽到有警車的聲音呢”

“結界被蛟龍給破壞掉了現在蛟龍跟假冒的八歧大蛇打架外面看得是一清二楚啊”李昊如實的回答道

“我次奧你特麼不早說跑啊”八妹將懷中的熊雅麗往肩膀上一扛騰出一隻手來拉住我撒丫子就開始往外跑啊

“靠就知道幫你們沒好果子吃”假幣嘟囔了一句後跑得比八妹還快居然衝在了最前面

“阿彌陀佛祝你早日成龍”戒癡先是衝着白塔的那隻蛟龍拜了三拜隨後將丫那武器往肩膀上一扛跟八戒一樣的顛兒顛兒的跟在我們身後

“跑個屁啊就沒見過你們這樣滴”李昊朝我們幾個吼了一句後自己個兒不慌不忙的踱着方步往外走去臨走的時候還不忘了跟那蛟龍揮手道別當真是瀟灑到了極點

事後這癟犢子是這樣跟我說的:“你們這一跑警察絕對認爲你們有嫌疑啊反倒是我這種慢慢溜達的人不會成爲警察懷疑的對象”

乍一聽的確是有那麼點歪理但仔細分析以後李昊這臭道士的理論就不靠譜了因爲任何普通人看到兩個怪獸在交戰不嚇得四散奔逃的才特麼有嫌疑這就跟電影《黑衣人》裏威爾史密斯在應聘的時候一槍命中那七歲女孩子腦門是一樣滴

這事兒最後死沒死人我就不說了畢竟沒有官方的統計都是空穴來風而已我也不想被禁播但至少在此事過後由於造成的影響巨大遼陽市的站前廣場被徹底的重建咯

迎賓旅社所在的地方被埋上了若干塊上好的泰山石推平以後改建爲長途客車的停車場;一出火車站的正對面用一塊兒超大號的泰山石敢當鎮住;原來的新華書店由於擋住了風水的走向也被拆除掉了那是整棟大樓拆除滴你說這工程量得有多大

然後在新華書店的位置放置了導氣用的若干塊兒石頭上面用玻璃罩上(哪天我有時間把我說的這些拍成照片發在羣內大家可以看看尤其是懂風水的人士一眼就可以知道我說的意思了);

原來白塔的圍牆被拆除了並在圍牆的外圍挖的池塘裏面放養了好多的錦鯉外面用木質的材料建設而成的圍欄想來應該是給蛟龍作餌料的;悄悄話:那錦鯉的質量太次扔個塑料袋都能啃兩口估計蛟龍是不會拿這種吃貨當糧食的

原來廣場轉盤中央的石雕被一個金字塔形的流水池給取代了而且那個水池貌似是一年四季長流水目的應該是招財的;不少夜班的出租車司機晚上沒事兒的時候就去那裏免費用水洗車結果就是被人逮到以後罰款二百去交警隊學習六個小時當然這是曹哥告訴我的我問他被人家抓到過沒這貨一臉無奈的回答道:“就我開那破車還值得一洗啊”好吧丫開那破車的確四下漏風早該換得過了

更奇葩的是在流水池的正中央位置的上面放置了一個綠色的激光燈每天晚上一到時間這破燈就開始亂閃不過按照風水學來說安這激光燈最主要的目的就是起到照亮四方的目的讓全世界人民都能夠被吸引到遼陽這座古城來不過正理應該是用長明燭的估計是怕費蠟才換的激光燈奇葩啊奇葩

不僅一些標誌性的建築物被拆除、改建了連原本在馬路兩側生長得好好的樹木也都跟着遭了秧

這次的事情以後原本寬闊的馬路被一分爲二在馬路的中央位置架設了一排樹木構成的隔離帶;而隔離帶和兩側的樹木也都改爲那種高大的樹種具體是什麼樹我給忘了讀者見諒哈畢竟我對植物學沒什麼忒大的研究主要目的就是起到生意盎然之效果可惜做得太明顯了我這號風水的半吊子都看得明明白白的敗筆啊敗筆

由此可見市委市政府對此次事件的重視別說當官的不迷信無神論那是沒遇到怪事兒中國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都特麼信點什麼餘下那百分之十不是不信而是吃飯都費勁呢沒工夫有信仰啊你要讓丫吃飽穿暖以後除了淫.欲以外這些人一樣信

而且是官兒當的越大買賣做的越大越是相信中國五千年的傳承不論是佛教、道教還是天主教又或者出馬仙兒保家仙兒一類的反正都有人信這才導致我們這個行業的從業人員良莠不齊甚至連掃大街撿破爛的只要膽子夠大都敢站出來叫囂自己如何如何了問題滿街貼告示就有不識字的上當者不計其數當真是可笑至極 我記得那天是週三,具體日期記不得了,唯一記得的是,那是我過得最爲疲憊的一天。

我們一行人不敢回到王麗麗居住的地方,生怕給對方帶來麻煩,我只能在去戒癡和尚那個院落的途中,悄悄的給王麗麗打了通電話,告訴她我很安全,讓她不要牽掛我的安危。同時,王麗麗也讓我暫時別去她那邊了,說來了不少的警車,應該是去對門閔教授家了,最終我們倆人約定好早晨在我婚慶店內相聚。

等來到戒癡等人據點的時候,已經是後半夜兩點多了。我們這羣人又困又乏,卻絲毫沒有想要休息的意思。

我依稀的記得當時大家都聚集在一進門的正房內,也就是有佛像的那個房間。聽着熊雅麗的敘述,我跟八妹、假幣以及剛剛來到遼陽的李昊都抽菸,搞得一屋子煙氣繚繞的,估計一開門,不知情的人絕對能撥打火警電話。

通過熊雅麗的敘述我知曉了,那天我跟王麗麗被楊政傳送走了以後,熊雅麗就落入到美國人的手中,當美國人發現熊雅麗並不知曉龍『穴』的具體所在後,這羣人又高價的將熊雅麗出售給了俄羅斯人;同樣,那羣俄羅斯的靈異人士也不傻,買到手中以後,發現熊雅麗沒什麼利用價值,又將她賣到了亞洲某個國家的特工手中。

熊雅麗在美國以及俄羅斯這兩個國家特工的面前,沒遭多大的罪,反倒是進入亞洲人的手裏後,就開始遭受非人的虐待了。具體過程我不想詳細描述,至少我聽完了以後,就暗自發誓要將那些曾經虐待過熊雅麗的傢伙,全部在國內滅掉,至少我當時是那樣想的。

後來,日本的妖僧華蓮介入了,事情就變得更加複雜起來,亞洲地區的這些個敵對勢力利用熊雅麗與日本的妖僧聯手,準備引我們這些國內靈異人士進圈套,也就是站前迎賓旅社的那個局兒,幸虧李昊跟白塔的蛟龍及時出現,才阻止了對方的陰謀,並在蛟龍破壞掉結界的同時,發現了熊雅麗被關押的地點。以上就是熊雅麗失蹤階段發生的事情。

熊雅麗在敘述的時候沒有哭,可能淚水早就哭幹了,只是語氣冰冷的闡述着當初發生的種種,我則坐在一旁沉默不語的一根接着一根的抽菸。當對方說完以後,滿屋子靜悄悄的,沒有人說話。沉默了好久之後,戒癡和尚一拍桌子站了起來,衝我吼道:“賈樹,你到底幫不幫我們?”

我掐滅手中的香菸,看着令我心痛不已的熊雅麗,然後穩了穩情緒後朝屋內衆人說道:“我答應你們,跟大家一起攜手禦敵!”

我話音剛落,李昊立刻從椅子上跳了起來嚷嚷道:“咱可說好了,你只是過來幫忙的,不是作我們的頭,能讓我心悅誠服的人,就只有殷子文一個人而已。”

“都什麼時候了,你怎麼還有心思爭來爭去的?”八妹狠狠的瞪了李昊這個死牛鼻子一眼,然後繼續說道:“千魔斬和不遜兩個人出去追蹤魔界信徒去哪兒了,到現在連個消息也沒有;這邊熊雅麗的屈辱等着我們去給她洗刷,楊政還有大偉的仇還等着我們去報,你認爲現在是爭隊長的最佳時機嗎?”

“我對當隊長沒興趣,你們繼續,我去休息了。”假幣這傢伙等八妹說完以後,冷冷的丟了這麼一句,就起身離開了正房,我特麼忒討厭這傢伙了。

“那不行啊,遇到事情的時候,總得有人站出來指揮大家吧,今兒反正也不用睡了,就在這裏將這個隊長的人選定下來,而且這也是殷前輩的意思。”李昊這傢伙看樣子是非得較真兒到底了。

欲情故縱 我看了看坐在角落裏發呆的熊雅麗,然後衝八妹遞了個眼神,八妹知趣的來到熊雅麗的身邊,將她帶離了正房,留下戒癡、李昊和我在那裏,繼續研究隊長人選的事宜。

“阿彌陀佛,出家之人六根清淨,小僧就不參與你們之間的競爭了。”戒癡這傢伙可真會明哲保身,等八妹扶着熊雅麗離開之後,這貨一開口將自己撇了個乾淨,並將這燙手的山芋丟給我跟李昊,貌似有種坐山觀虎鬥的感覺。

我是當真不想跟這李昊在這個地方瞎耽誤工夫,於是提了個折中的方案,“李道長,你看今天晚上人也不全,而且熊雅麗剛剛被救出來,身體,情緒都不是很穩定,當隊長的事情咱們過幾天等人全了再討論如何?”

“不行!今兒就得定下來,否則誰也別想睡覺。”李昊這傢伙看來是認死理了,高低不同意我的方案。

“你愛睡不睡,反正我得找個地方眯一會兒了。”說完我邁步往門外就走。

“別走,你給我說清楚咯!”李昊這傢伙真討厭,說就說唄,居然還伸手準備去攔住我的去路,可丫剛一出手就被戒癡和尚給攔了下來。

“阿彌陀佛,今天我們大家都太累了,等休息好了再議也不遲。”戒癡和尚至少從晚上到現在一直跟在我的身邊,深知我的疲憊不堪,於是纔出手擋下了李昊的去路。可是,事後這臭不要臉的死和尚訛了我兩頓飯,權當是他幫我攔下李昊的報酬了,當然這是後話,此刻暫時不提。

我拖着疲憊不堪的身軀回到市內,天已經濛濛發亮了,就在我朝雙手吐着哈氣,想着一會兒是先吃口早點呢,還是先回婚慶店內睡上一覺的時候,猛然間想到今天就是我給白雪拿符籙的截止日期啦。

雖然當時天氣寒冷,可還是給我急得一腦門子大汗啊。我快速的打了臺出租車回到店內,隨後掐指算了算,剛好這個時辰能夠開壇請神,於是翻開邋遢道人留給我的那本祕術符書籍,開始逐一的查找能夠幫到白雪的符籙。

功夫不負有心人,在查找了十幾分鍾以後,我終於找到了白雪所求的那種讓對方見到白雪,馬上就能被吸引住的符籙。隨後,請神開壇。

也不知道能過了多久,當我放下手中的『毛』筆,燒壽金送神離去之後,我的手機再次響了起來。

我將衛生間內的排風扇打開,然後接通了電話,果不其然是白雪打過來的,對方詢問我什麼時間過去取靈符?我告訴對方馬上就可以過來,對方很開心,然後掛斷了電話,我將捲簾門拉開,迎着初升的朝陽,等着白雪的到來。

待續 因爲等着白雪的到來.我給自己沏了壺茶.靜靜的坐在沙發上面.腦海裏回憶着跟賭王曾經產生過的交集.我正發呆呢.透過店內的玻璃窗.看到王麗麗駕駛着自己的那臺寶馬車飛速的來到我的店門口.停靠好了以後.這小妮子快速的來到屋內.

“老公.你沒事兒吧.”還沒等我說話.這丫頭就來到我的身前.用她的雙手從上到下的查看着我的身體.生怕哪個零件給搞壞咯.

我笑着一把將對方攬到懷中.“妞兒.你這麼看可不行.關鍵的部件兒都在衣服裏面呢.”

“討厭啦.”王麗麗將我摟着她小蠻腰的雙手推開.隨後坐在我的大腿上仔細的打量着我.看得我直發毛才轉開了目光.欣慰的說道:“嗯.至少表面上看來.我老公還能湊合用.”

“什麼叫湊合用啊.”這丫頭的話讓我非常的不爽.小太爺可是號稱金槍不倒王滴.如果這對王麗麗來說只是湊合用的話.那這小妮子也太索求無度了吧.

“不跟你貧啦.快說說昨天晚上你跟八妹他們出去都做什麼啦.我那幫姐妹今天早上給我打了無數的電話.每個都說站前迎賓旅社出事兒了.出大事兒了.我一尋思就是你們這羣人乾的.”看我笑嘻嘻的盯着她不言語.王麗麗生氣的掐了掐我的嘴巴子.裝作很生氣的樣子說道:“你倒是說話啊.你打算急死老孃啊.”

我輕輕吻了吻王麗麗的額頭.然後將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情經過篩選講訴給對方知曉.聽到驚險部分的時候.嚇得這小妮子直拍胸脯.並不停的唸叨:“嚇死我了.”之類的話語.當我講到將熊亞麗解救出來以後.這小妮子當即站起身來.拉着我就要去看望對方.

我都不知道這丫頭的脾氣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急.於是站起來從她身後抱住她.“妞兒.也不差這一時半會兒的.”我話還沒說完.就發現白雪推門走了進來.

看到我跟王麗麗這種曖昧的舉動之後.白雪顯得有些不自在.紅着臉衝我們倆說道:“那個.我不知道嫂子也在.要不我等一會兒再來吧.”

我靠.我當時真是擔心王麗麗不給對方留面子.以爲我跟白雪之間有什麼不正當的男女關係.正打算解釋給王麗麗聽呢.卻發現王麗麗一把推開我.然後笑着對白雪說道:“哎呀.這也不知道妹妹要過來啊.趕緊請坐.賈樹.快點給人家倒茶啊.”

我次奧.這尼瑪也忒不正常了.王麗麗這是打算鬧哪般啊.不過.倒茶之類的事情我還是會做滴.將白雪讓到座位上以後.我親自沏了一杯香茗.放到了對方的手中.

就在我忙碌的時候.王麗麗開始吧啦吧啦的獨自說道:“白雪妹妹.你也別怪我頭幾次對你鼻子不是鼻子.臉不是臉的.那會兒我也不知道你跟賈樹是什麼關係.而這個男人對我來說太重要了.所以我纔會做出那些舉動來給你看.

今兒你一句嫂子.讓我知道你絕對沒有覬覦我老公的想法.同樣都是女人.咱都清楚能找到一個自己所愛.而又愛自己的男人是有多困難.因此不論姐姐以前做了哪些讓你不開心的事情.妹妹你都別往心裏去.姐姐在這兒給你陪個不是.”

哎我去.直到聽完王麗麗的這番話.我才知道自己在對方的心目中佔據着如此重要的位置.我開心.我驕傲.我爲脫單作出瞭如此重大的貢獻啊.

讓我意想不到的是.王麗麗的這番話居然讓白雪產生了共鳴.就見這丫頭眼中含着淚光說道:“姐姐.一個女人這輩子能遇到一個真心對自己好.而且還有緣能走在一起的男人不容易.姐姐千萬珍惜啊.別的我不瞭解.單單就賈樹的人品來說.絕對是個顧家而又有擔當的好男人.姐姐的好日子在後面呢.”

“妹妹別急啊.就憑妹妹這個善解人意的勁兒.找個懂得心疼你的男人.那不就是早晚的事兒嘛…”這倆妹子開始互相吹捧起來.

我感覺這尼瑪要是讓這倆人聊起來.我這一上午就什麼都不用幹了.於是.我乾咳了幾聲.將這倆妹子的注意力吸引過來以後.我來到神壇前面.將剛剛求好的黑紙祕術符小心翼翼的取了下來.並來到白雪的身前.“白雪.這道祕術符你先收好.然後我告訴你具體的使用方法.”

白雪接過我遞給她的祕術符以後.非常謹慎的從自己挎着的包包內取出一個小匣子.然後將這道祕術符穩妥的放入到匣子內.最後小心的將匣子放入包內.看得出來.這道祕術符對白雪非常的重要.甚至超過了她的生命.

等白雪收好祕術符以後.我衝王麗麗遞了個眼神.這小妮子非常知趣的找了個藉口去二樓呆着了.然後我詳細的將這祕術符使用的辦法告知給白雪知曉.

白雪聽得非常的認真.等我講述完畢之後.白雪衝我微微一笑.然後開口說道:“賈樹.認識你真好.不過這可能是我們見的最後一面了.衷心的祝福你跟王麗麗能夠永結同心.白頭到老.”

不是.這怎麼就成了見最後一面了呢.這話說得我是相當的糾結了.但又不好深問什麼.畢竟跟人家就是普通的朋友關係.

看我一臉糾結的樣子.白雪衝我笑了笑.然後起身站好.“叫姐姐下來吧.”看樣子白雪還打算跟王麗麗道個別.反正這倆妹子的事情.我是不想過多的干涉.省的回頭來王麗麗再說我多管閒事.於是我將王麗麗喊了下來.這倆大美妞兒站在店門口.彼此拉着手開始嘮起來咯.

這倆妹子足足能在我的店門口嘮了半個來鐘頭.倆人才依依惜別.整的跟好久不見的朋友.剛剛見面了似得.

看着白雪的車離開以後.王麗麗扭頭回到屋內.衝着我第一句就是:“可把這小騷娘們打發走了.少個競爭對手的感覺真好.”

唉我去.敢情您跟對方侃了這麼半天都是虛情假意啊.這尼瑪裝得也忒像那麼回事兒啦.你老要是不去奧斯卡拿個小金人回來.都對不起您這演技了.

我苦笑着沒有回答王麗麗.可哪兒曾想到.我跟白雪這一別.還真就是陰陽兩隔了… 這個消息是秋天的時候,我跟陳道人、大六壬的老徐,咱們三個人聚在一起吃飯的時候,聽陳道人說的。

具體是因爲什麼吃飯我記不太清楚了,好像是劉經理後開的那家風水店得罪某個省廳實權派的人物,導致人家一怒之下將丫的風水店給滅了,並揚言自己在位一天,劉總的風水店就別想再開起來。

這個事情以後再說,先來說一說白雪的事情。我記得那天曹哥不在,就咱三個人坐一起吃的飯,應該是在回族營的燒麥店裏,沒錯,是在那裏吃的。

菜過三巡,酒過五味之後,邋遢道人喝得醉眼朦朧的低聲朝我跟老徐說道:“聽沒聽說?聽沒聽說?”

“你丫把舌頭捋直咯再說話。”我一看這死牛鼻子就是喝大了,估計等會兒結完賬,這臭不要臉的還得找個桑拿去嫖.娼。

絕版萌妻太搶手 “聽說什麼啦啊,你說話也不說清楚。”老徐特無奈的反問道。

“黑龍江那邊某市(讀者見諒,不能寫,要是讀者是那個城市的,一定知道)的政協領導給人乾死啦。”陳道人打了個酒嗝後,特神祕的跟我們倆說道。

“死人不是常用的事兒嘛,值得你大驚小怪的啊!”老徐不滿的白了陳道人一眼,隨後將手中的飲料一飲而盡。

“你看你這人,不陪我喝酒我都沒挑你理呢,還不讓我把話說完。”陳道人相當不滿的說道,隨後扭頭看着我繼續說道:“來,賈老弟,咱倆幹一個。”

我特無奈的陪這傢伙幹了一杯,只不過我喝的是啤酒,丫喝的是白酒而已。套用陳老道的話來說,外國傳進來的啤酒,喝起來不過癮,還得是咱中國人釀造的白酒喝起來有勁兒。其實,我要是告訴丫在啤酒里加點味精,能起到壯陽的效果,這傢伙絕對能把白酒戒了,哈哈,小太爺就不告訴他!

喝完以後,這傢伙放着桌子上的餐巾紙不用,用丫那髒兮兮的大手抹了抹嘴,然後醉醺醺的說道:“那政協領導是娶小老婆的時候,在洞房裏被新娘給咬死的,嘿嘿!”說完以後,這貨一臉的淫.笑啊。

“咬下面咬死的啊?”老徐一聽這話,也來了勁頭,然後倆人開始跟相面似的對着嘿嘿發笑。你說說,見天的跟這樣的人混在一起,我還能保持着出淤泥而不染,我特麼容易嘛我!

看我沒有發笑,陳老道乾咳了一聲,繼續說道:“賈老弟應該是聽說了,否則也得跟老徐一樣的想法啊?”

我翻了翻眼皮看了看陳老道沒有吭聲,這就叫玩深沉,讓丫摸不清楚小太爺的底牌,所以丫也不敢太過格兒。

“你特麼別磨磨唧唧跟個老孃們兒似的了,有屁快放。”老徐發現自己居然猜錯了之後,尷尬的朝陳道人詢問起事情的始末。

“那~小孩兒沒娘,可就說來話長啦。”陳道人的舌頭都開始打捲了,這丫真的是醉咯。

“你特麼再磨嘰信不信老子抽你?”老徐向來就看不慣陳道人的做派,當下裝作急眼的衝對方吼道。

“你看你看,說說就急眼,賈樹,你那話怎麼說來的?”陳道人翻着白眼回憶着,還沒等我想起來是哪句呢,這貨興奮的說道:“對,你丫翻臉跟翻書似的。就是這句!”

“你翻臉纔跟翻書似的呢!你還講不講,不講我喊服務員結賬了啊。”老徐邊說邊揮手示意服務員過來買單。

“別介啊,讓我說完啊,憋着多難受啊。”這陳老道是真高了,肚子是存不下來一點東西了,非得倒出來才能舒服。

老徐看我沒有動彈,於是只好坐直了腰板等着陳老道繼續講述。

“話說那個地方有一個靠賭博發家的爺們,好像叫孫什麼的?”這死牛鼻子非要在這些支腳末節的地方糾纏不清,“反正當地人見他都尊稱一聲四爺。”

我一聽姓孫,當即聯想到了賭王孫四,當聽到當地人尊稱四爺的時候,就更加確定了我的猜測,看樣子這事兒居然跟當初與我有過一面之緣的孫四有關係,我得聽仔細啦。於是,我問服務員要了瓶冰露,猛灌了兩口,讓頭腦清醒一些後,繼續聽陳老道的講述。

“這哥們早年間收養了一個小姑娘,應該叫白冰?白霧?”陳老道又特麼開始糾結起對方的姓名了。

“叫白雪,你繼續講。”我冷冷的提醒對方,然後我感覺這個事情的結局可能不會太好。

“對,對,對,是叫白雪,你認識她啊?還是你也聽說這事兒了?”陳道人再次打了個酒嗝詢問我道。

“賈樹,你來講得了,聽這老癟犢子說話真費勁,跟便祕似的。”估計老徐是得了我的真傳啦,損人都不帶髒字的。

“別介,讓我說完啊。”陳老道示意我不要插話,然後繼續說道:“要說這個白雪命還真挺慘的,小時候她家境那是相當的牛逼了,父母都是當地做買賣裏的人尖子,也是當時第一批下海賺到錢的商人。可天~有不測風雲。”陳道人豎起食指指着天空說道,其實,這貨就是爲了賣弄一下自己有文采,我認識丫這麼多年了,他也就會說這一句。

“這詞兒用得不錯。”我趕忙恭維的說道。

“哎,還得是賈老弟會說話,知道老哥哥我有學問,我特麼有一肚子的學問,就是倒不出來,真滴,我要是能跟老弟你一樣張口就來的話,那羣桑拿裏的小騷娘們還不得白讓我睡啊。”這老癟犢子三句話不離嫖.妓。

“你特麼痛快點行嗎?”老徐這邊聽的乾着急,卻使不上勁兒,而我也希望對方能快一些將這個事情講述完畢。

“我再鬧一口啊。”這傢伙真特麼人來瘋啊,看我倆越着急,丫越嘚瑟,算了,誰讓我想知道事情的真相呢,於是偷偷在桌子下面踩了老徐一腳,對方馬上猜到我的意思,於是老徐只好強忍着怒氣,等這臭不要臉的繼續。

“就在這小丫頭**歲的時候,她爹媽在出去進貨回來的途中,遇到車禍了,那是(重音)車毀~~人亡啊。”陳道人高聲說完,卻不料從鄰桌傳來一句“次奧尼瑪的,閉上你那烏鴉嘴,不知道老子是開出租車的啊?”

“哥們,不好意思,他喝多了,別跟他一般見識。”我趕緊站起來打了個圓場,等安撫住開出租車那哥們的情緒之後,陳道人一臉怒色的盯着對方,繼續講述當年發生的故事…

待續 “說真的.要不是給賈老弟你面子.我特麼整死那逼崽子.”陳老道幾杯貓尿下肚.就不知道自己是誰了.知道的是他喝多了.不知道的還以爲他是功夫巨星李小龍呢.

“你可拉倒吧啊.想訛人換個地方.現在是聽你講那事情.你總整那些個沒用的幹啥啊.”老徐是實在憋不住了.不由得埋汰了陳老道幾句.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