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外幾人也都反應不慢,見狀槍口微調,開始掃射周圍舞動的藤蔓。

ps:求收藏 老殭屍並未第一時間對眾人發起攻擊,也許是睡的時間太久,剛醒有點兒迷糊,也許是根本沒把眼前這幾隻小蒼蠅放在眼中,張青峰和龐大海成功靠近樹體。

但兩人剛要把手中的黑驢蹄子往樹縫中塞去,張青峰心頭卻驀然閃過一道警覺,隨即猛的一拽龐大海。

兩人去勢一頓,同時裂開的樹體猛然閉合,就像一張大嘴突然閉合般!

張青峰餘光甚至看到,在閉合的一瞬間,樹壁兩側甚至突刺出無數獠牙般的木刺,要不是自己及時拉住龐大海,兩人此時已經被嚼吧嚼吧咽了,這頓時讓他驚出一身冷汗!

樹身閉合併未咬到人,隨即再次張開,兩人耳邊傳來趙軍的怒叫:「閃開!」

雖說這次沒喊「閉眼」,但張青峰吃一虧長一智,趕忙閉眼撲地,順勢往外一骨碌,果然,兩顆圓筒狀的物體劃過一道拋物線,直接飛進樹縫,但這次卻不是震撼彈,而是燃燒彈!

火燒對植物正好對口,趙軍扔出的燃燒彈雖然不大,但也夠勁,明顯是添加了鋁熱劑的,張青峰和龐大海距離好幾米,還是趴在地上,都感到一陣灼熱烤的后脖頸子生疼,頭髮都扭曲打彎兒了。

巨樹更是發出一聲類似野獸般的嘶叫,裂口迅速合攏,但隨著趙軍又是兩枚燃燒彈扔出,合攏的樹榦也被點燃,迅速被燒出兩個大洞。

情城警戒:你的老婆已調包 ,起身觀看,甚至能透過燒透的樹榦看到裡面那老粽子扭曲的面孔!

在被燒的同時,巨樹猛然凝出數十條粗大的藤蔓,向樹身纏去,試圖將火壓滅,同時樹榦內不斷滲出黑紫色的樹汁,空氣中瀰漫著一股令人作嘔的腥臭味兒!

燃燒彈燒的猛,但滅的也快,趙軍也知道這點兒火不可能弄死這個龐然大物,現在只能寄希望於這貨確實是個老粽子,同時黑驢蹄子也確實有用。

趁著火沒滅,趙軍頂著高溫猛地向樹榦燒出的焦洞撲去,同時拽出個黑驢蹄子,從來不及閉合的焦洞里直接丟進老殭屍的嘴裡。

但就在黑驢蹄子塞進老殭屍嘴裡的一瞬間,對方突然大嘴一張,裡面射出數條墨綠色的藤蔓,其中一條居然捲住黑驢蹄子直接吞下,另外幾條則是猛地向趙軍襲去!

趙軍身手不凡,卻架不住距離太近、藤蔓太多,勉強躲過了幾條,右手還是被藤蔓直接刺穿,但他反應極快,左手抽刀將藤蔓斬斷,踉蹌著退回,然後大喝一聲:「走!」

事實證明,黑驢蹄子對這貨無效,人家主動把黑驢蹄子吃了都沒啥作用,也許是因為這貨不是殭屍,也許是沒塞對地方,反正張青峰等人也來不及具體思考了,所有能用的手段都用了,效果卻是蜉蝣撼大樹,這樹怪老粽子太bt,找不到弱點根本沒法抗衡,如今之計唯有先開溜再另想他轍了。

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保命要緊,眾人也不廢話,張青峰拖著趙軍直接從盜洞躍下,龐大海和安琳則都去拽吳晴蔚,此刻女博士已經嚇傻了。

第一個躍下盜洞的是劉鋼,小日本就是奸茅,仗著有傷一直縮在最後,跑路時也是第一個,但有句俗話說的確實有理:怕死的總是第一個死!

他剛躍下第六層,落地之時肯定得下蹲緩衝一下,還沒等他起身,周圍四道黑影疾撲而至,將他按倒,四張殭屍般的面孔瞪著漆黑的眼珠,猛地將鋒利的爪子刺入他的身體!

劉鋼嘔出一口鮮血,絕望的看著已經變成屍鬼的四名前「驅魔人」,只來得及罵出半句:「八嘎……」脖子便被一雙利爪直接拗斷!

第二個躍下來的是張青峰扶著趙軍,看到劉鋼的慘象大驚,但好在這貨第一個吸引了火力,讓他們有時間作出應對。

趙軍也許還對毀壞隊友的屍體於心不忍,張青峰卻是毫無心理負擔,還沒落地,就已經將五六衝的扳機扣到了底,槍彈劃過一個圓弧,特製鍍銀子彈對殭屍樹怪沒啥作用,對屍鬼還是蠻好用的,首當其衝的一個直接被爆頭,其餘幾個也是骨斷筋折,倒地不起。

兩人落地之後二話不說,對著下一層的盜洞猛衝,後面三人緊隨而至,身後的盜洞口瞬間被蔓延出來的藤蔓堵死,無數藤蔓就像章魚觸鬚般緊追不捨。

第五層沒出什麼意外,但躍進第四層,也就是羅剎僧眾那一層時,中間的柱子卻是猛然裂開,黑眼枯槁的老殭屍再次出現,它此時似乎已經被激怒,面容扭曲,如同巨蟒般猛地彈出,同時隨他而至的還有無數靈蛇般的藤蔓!

張青峰怒罵:「卧槽,這老粽子真特么不講究!咱們一層一層往下蹦,丫居然直接坐電梯!老趙,燃燒彈!」邊罵開槍掃射。

趙軍苦笑一聲:「沒了,用光了!」他右臂被廢,上不了弩,而且他那弩弓對付沙猴子或屍鬼之類的比槍好用,對付植物化的老殭屍卻也強不到哪兒去,現在唯一的手段便是左手不斷揮動短刀,將張青峰沒射到的藤蔓斬斷。

他倆跑在前面,而且攻擊方式一遠一近,雖然狼狽卻也暫時無憂,稍稍落後的龐大海和安琳就沒那麼輕鬆了。

龐大海背著吳晴蔚,五連發打光了就根本沒工夫裝子彈,好在安琳仗義,把自己用的那把smg9衝鋒槍換給了他,而安琳則是用劉鋼的霰彈槍,打光了子彈便開始用龐大海的五連發。

不過兩人配合不太好,還有個累贅,攻擊方式也太過單一,到四層跑了沒幾步便險象環生,最後吳晴蔚更是發出一聲慘叫,被藤蔓捲住猛地提起!

龐大海大驚失色,拉住她腳踝往下猛拽,同時舉槍疾射,但惶急之下子彈想要打中細細的藤蔓卻是無比困難,而且他只顧一邊,其餘方向頓時失守,下一刻,他也被數條藤蔓捲住雙腿和左臂,如同沙包一樣被吊起!

眼看龐大海和吳晴蔚全部被藤蔓纏住,安琳眼中閃過一道複雜的神色,但下一個動作卻不是救人,而是掏出繩槍,對準十餘米開外的盜洞洞口一槍射出,同時身體靈巧的做出幾個規避動作,避開襲來的藤蔓同時射繩槍電機猛轉,直接將她拉進盜洞,如燕子般靈巧的翻身落下了第三層。

而此時張青峰也已經發現了龐大海遇險,一聲怒喝轉身便想去救他,趙軍急聲道:「救不了,快走!」

張青峰怒目圓睜,根本沒聽他的,邊開槍邊向龐大海那邊衝去。

龐大海四肢已經完全被藤蔓纏住,瞪著血紅的眼珠對著張青峰怒吼:「瘋子,走啊!你他媽的別回來,走……」話音未落,便已被藤蔓拉入巨樹體內,樹榦開裂,如獠牙巨嘴般將他肥胖的身軀一吞而沒!

張青峰目呲欲裂,發出一聲絕望的怒吼,手中槍子彈打空,他順手將空槍朝樹榦砸去,然後絲毫不顧藤蔓已經卷上他的身體,掏打火機點燃扔進背包,奮力向樹榦扔去,同時拔出玉質的降魔杵拚命揮舞!

背包里有固體燃料,迅速燒成一個火球,可惜固體酒精比燃燒彈差遠了,連樹榦的表皮都沒燒透。

張青峰瘋魔一般沖回去救人,趙軍猶豫了一下,一咬牙,還是決定回頭幫他,可惜此時的張青峰已經失去理智,兩人之前的配合蕩然無存,外加巨樹藤蔓越來越多,他根本沒能靠近張青峰,就已經被藤蔓捲起。

但讓人意外的是,植物老粽子捲住張青峰后卻沒立刻下嘴,而是將上半身如同巨蟒般探到張青峰面前,黑漆漆的眼珠一動不動的盯著他。

張青峰被藤蔓纏的嚴嚴實實,降魔杵也丟了,拚命扭曲身體卻動彈不得,但樹怪卻出奇的沒敢傷他,他毫不畏懼的跟樹怪老粽子對視,也不管對方聽懂同不懂,破口大罵道:「艹你m的老禿驢,有種弄死老子,不然老子非弄死你!你媽逼的!」

然後一連串的國罵出口,虎逼的架勢唬的一旁已經陷入絕望的趙軍都一愣一愣的。

幾秒鐘后,巨樹樹榦突然鼓起一個大包,然後裂開,一團藤蔓卷著安琳探出,安琳身上全是紫黑色的汁液,但卻似乎沒受什麼傷,只不過眼中也是一片木然和絕望。

很顯然她也沒逃出去,逃到二層又被抓回來了。

龐大海被吞,導致張青峰情緒陷入暴走,根本沒空搭理安琳關鍵時刻自己先逃的不仗義之舉,依舊盯著老粽子破口大罵拉仇恨,唾沫星子幾乎都濺它臉上了,而這老粽子居然有些畏懼的向後縮了縮。

只不過他沒心思搭理安琳,不代表趙軍不說,他斜眼看了下安琳:「安老師,逃得挺快啊,有用么?一樣是死,最後還落個臨陣脫逃的名聲。」

不得不說,張青峰面臨絕境的作死表現確實異於常人,破口大罵的虎逼架勢導致安琳也從木然和絕望中緩過來了,看了眼趙軍,語氣空洞的道:「反正都是死,有區別么?」

趙軍也是看開了,諷刺道:「咋沒區別,你看人家瘋子,死也像個爺們,雖說他身手不咋地,最起碼這虎逼的架勢連我都挺佩服的。你呢?臨陣脫逃,跟娘們似的。」

安琳說:「我本來就是娘們,你不服?」

趙軍頓時被噎住。

這時候,異狀再起,張青峰罵的起勁,還嫌不過癮,張嘴一口唾沫朝老殭屍臉上吐去,龐大海被吞的時候張青峰咬牙切齒,牙齦都被自己咯出血了,所以這口是名副其實的帶血的唾沫。

而樹怪殭屍雖然牛的變態,反應卻不快,直接被他一口吐在腦門上。

張青峰本意只是發泄憤怒,卻不想一口下去,老殭屍腦門居然如同被王水噴中一般,被迅速腐蝕出了一個大洞,而且大洞還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擴大!

樹怪殭屍也是發出一聲震耳欲聾的悲鳴,如同發瘋的巨蟒般猛地撞向四周的塔壁!

而且捲住三人的藤蔓也迅速鬆開,調頭往老殭屍頭上捲去!

三人落地一愣,趙軍大喜道:「這貨怕唾沫,趕緊啐他!」鼓著腮幫子便開始猛吐!

ps:求收藏!~ 趙軍吐了兩下沒啥效果,扭頭看另外倆人,安琳正在擦嘴,估計也是剛吐完,應該是也沒啥效果。

然後他倆同時看向張青峰,發現張青峰正瞪著面前發愣,他面前不遠處就是樹榦,而此時樹榦上又多了兩個拳頭大的黑洞,而且還在往外蔓延,樹榦周圍則再次扭曲出數條藤蔓,瘋狂的向黑洞塞去,似乎想把洞堵住。

只不過這些藤蔓接觸黑洞的邊緣,便會被迅速腐蝕、枯萎,但藤蔓卻依舊不屈不撓,努力想要阻止洞口的擴大。

趙軍用一種奇異的眼神看著張青峰,半晌,憋出一句來:「你是凱瑞甘派來的救兵么?」隨即一拍張青峰肩膀:「趕緊的,繼續噴!噴死丫的!」

安琳則是皺著眉頭思考了一下,隨即臉上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說道:「轉世果,這東西怕的不是口水,是轉世果的汁液!」

趙軍有些迷惑:「轉世果? 如果不曾嫁給你 ?」

他不明白,張青峰卻是明白了,雖然有些不可思議,但這確實是唯一的解釋,他趕忙對著巨樹一頓猛啐,心中還抱著能將龐大海救出來的一絲希望。

只不過巨樹雖然怕他混合著血液的唾沫,但被吐沫稀釋了的血液效果太慢,越到後面越慢,到臉盆大小時基本就已經看不出來了。

而且張青峰牙口不錯,啐了幾口后,牙齦出血基本已經止住了。

張青峰一咬牙,乾脆掏出英吉沙,在自己手上割了道傷口,直接將鮮血朝樹榦灑去!

果然,沒有被稀釋過的血液效果更佳,跟鐵水甩在泡沫上似的,一滴上去便是一個深不見底的焦洞,而且擴散的速度巨快!

但張青峰還沒來得及高興,樹怪殭屍再次發出一聲悲鳴,所有藤蔓、包括老殭屍的身體都迅速縮回樹榦,與此同時樹榦上開始扭曲出一團團螺紋狀的波紋,整個樹榦都開始扭曲、收縮,直接將焦洞覆蓋!


而樹怪這一舉動似乎動靜頗大,他們所在的石塔也開始劇烈震動,頭頂碎石簌簌落下,腳下的地面都開始緩緩旋轉,甚至傾斜!

三人頓時大驚,趙軍叫道:「快跑,這老樹快要把塔卷塌了!」說罷拽著張青峰便往盜洞跑。


安琳已經臨陣脫逃了一次,此刻也不再客氣,直接用射繩槍輔助,比兩人更快的向下躥去。

三人下到第二層時,二層的塔身已經裂開一條大縫,縫隙里密密麻麻的五行蟲正拚命往裡擠,他們之前進來的窗子也扭曲了,縫隙里密密麻麻的全是五行蟲,眼看已經不可能再原路出去了。

而且二層通向一層也沒有盜洞,盜洞都是趙軍他們上次來時炸開的,按趙軍說法,他們第一次也是從二層進來的,一層根本沒去,只不過那時候城牆沒塌,而這裡的城牆內似乎含有一種奇特的物質,五行蟲十分忌憚,只要城牆不塌,它們就不敢進來。

也就是說,一開始安琳和李鐵進城后炸塌城門洞完全是多此一舉,五行蟲根本不敢越過有城牆磚籠罩的城門洞。

一拳秒殺系統 ,反而會適得其反,就跟現在似的,五行蟲一擁而入。

只不過那時候趙軍跟幾人初次見面,顧慮太多,而且看安琳和李鐵定向爆破的位置選的也不錯,所以沒多說罷了。

眼前的情景再次讓幾人陷入絕望,樹怪殭屍的威脅倒是不大了,可這座封閉的石塔卻成了他們的囚籠。

五行蟲這玩意根本碰不得,即便土屬性的五行蟲石化速度沒那麼快,三人也能豁出去剜肉割皮,但鋪天蓋地的五行蟲,真要硬沖可就不是剜肉割皮的事兒了,剝皮削骨還差不多,所以硬沖根本沒戲!

就在此時,石塔轉動停止,而三人明顯感到塔身一頓,然後腳下傳來一陣轟鳴。


三人都看到過六層的壁畫,一層下面還有兩層地宮,此刻的動靜,明顯是石塔在樹怪殭屍的作用下旋轉到位,將地宮的入口打開了。

只不過入口在一層,三人還是下不去。

趙軍拽著張青峰便往中間的樹怪那兒跑,邊跑邊叫:「瘋子,你就犧牲一下,趕緊放血,把這樹怪腐蝕出個大洞,咱好鑽下去,出去后哥哥給你買一噸驢膠,讓你補個夠!」

張青峰也想這麼干,可惜巨樹開始收縮后恢復速度極快,即便他的血液能腐蝕,想燒出能容人下去的洞來,除非把自己皮扒了,否則根本就沒可能。

他剛要反駁趙軍,就見安琳從身上掏出一塊黑乎乎的東西,往地板上一放,隨即躲進一拐角,然後一聲巨響,整個二層劇烈震動,伴隨著碎石紛飛,不但地板塌了,連塔身都被被炸出了一大洞。

然後安琳繩槍朝牆壁一射,直接躍入洞中!

張青峰和趙軍猝不及防直接被震了個七暈八素,身上被碎石射傷了好幾處,好在都是擦傷。

趙軍頓時大怒:「這臭娘們不是說沒炸藥了嗎?居然藏了個威力這麼大的,小日本太他媽奸茅了,以後絕對不能信!」


邊說邊拽著張青峰衝到洞口一躍而下!

一層的情景更加驚人,按照壁畫上畫的,一層是普通人,實際情況也是如此。

從塔外觀察層高,一層到二層最高,足有將近十米,真要這麼高的話蹦下去摔不死也得崴腳,但實際層高卻只有不到兩米,因為底下全是密密麻麻的屍體,堆積如山,恐怕不下數萬具!

不過此時不是感慨的時候,逃命要緊。

趙軍沒夜視儀,張青峰的夜視儀也在逃跑的途中摔壞了,精密儀器的最大缺陷也就是這個,不耐艹,稍微有點兒震動沒準就會失效。

好在兩人身上還有手電筒,打開后踉踉蹌蹌的踩著屍堆往前跑。

地宮的入口在樹榦另一側,兩人深一腳淺一腳的繞過去就看到了,原來堆在一層的屍體已經全部掉了下去,形成了一個大漏斗。

趙軍從背包里抽出根熒光棒扔下,發現下面不高,兩層之間也就20來米,先掉下去的屍體鋪還在下面堆成了一個屍堆,減低了將近6、7米的高度,而且這些屍體沒有腐爛,算是層厚肉墊,跳下去應該能起到個緩衝的作用。

眼看身後已經有五行蟲飛入,兩人不敢再猶豫,一躍而下,肉墊效果不錯,兩人並沒有受傷,然後七手八腳的爬下屍山,打著手電筒舉目四望。

五行蟲並沒有馬上追著他們下來,這讓兩人有時間喘口氣。

他們四處觀察了一下,手電筒觀察距離有限,也就能看出去二、三十米。

身後沒路,腳下的通道是黑石鋪設的,大概十米寬,兩側似乎是兩條殉葬坑,寬足有二十多米,裡面堆滿了屍骨,偶爾還能看到幽幽的磷火,整條通道呈螺旋形向下,最中間是樹怪殭屍的樹榦,通道的整體構造就好像螺旋形樓梯,樹妖的樹榦則是中軸。

通道向下,這說明下面確實還有一層地宮,兩人別無選擇,打著手電筒向前走去,邊走趙軍邊問張青峰:「那個轉世果到底是個什麼東西?」

張青峰也沒打算瞞他,簡要說了一下自己之前在尉遲伽摩墓中的遭遇,完了反問:「你不說驅魔人啥都知道嗎?怎麼轉世果這麼神奇的東西沒聽說過?」

趙軍說:「轉世果沒聽說過,人蔘果我就聽說過,西遊記上寫的。話說你這人確實挺奇葩,說你聰明吧,傻實在,說你笨吧,考慮事兒還挺周全,說你冷靜吧,死到臨頭了比誰都虎……我算看出來了,你其實就一逗比,那日本妞都已經把咱倆甩了,你還信她的話?什麼轉世果,還只能處男吃,耍你呢好不!」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