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他也沒有讀多少書,可他也知道,他現在所在的地方,多貧困多偏遠。

那地區,就沒有一個多好的大學。

硃砂讀書成績這麼好,要為了自己,選擇去這樣的差學校,又有什麼意思。

「你還是努力考,盡你最大的努力考,你能考上哪兒,我就調哪兒。」藍燁向著硃砂保證。

硃砂點點頭,她心中,也在估摸著,究竟考哪兒的問題。

以往,她是想讀個大學,甚至跟朱小蓮一樣的大學。

這樣,她就可以追過去,找朱小蓮算帳。

可現在,她的心境,又是發生了更多的變化。

她不僅要考大學,還要考一個很好很好的大學。

她要出人頭地,不要再有第二個秦冬梅出現,可以把她隨便當一個螻蟻一樣的滅掉。

兩人有一搭沒一搭的說著話,硃砂漸漸的進入了夢鄉。

藍燁沒有睡。

他得保持著警惕,照顧著硃砂呢。

何況……

他偷偷拿眼瞄了旁邊床鋪上昏昏沉睡的硃砂,竟有一種兩人同床共枕的感覺。 早上五六點鐘,方華和熊偉,已經等在那兒了。

其實這一趟,藍燁跟著硃砂一塊兒過來,完全也可以不用叫方華和熊偉兩人的。

硃砂還是願意先叫上。

這樣,也可以趁機了解一下兩人的人品。

否則,要是人品靠不住,自己到時候獨身一人帶著錢過來,這兩人倒把自己禍害了怎麼辦?

這兩人是馬浩介紹自己的,可人心隔肚皮,自己信得過馬浩,可萬一馬浩將這兩人看走眼了怎麼辦?

下船的時候,硃砂還故意在船上磨蹭了一下,考考方華還有熊偉的耐心。

她是拿錢請人當保鏢,今天的工錢,自然照給。

要是這麼耽誤一點時間,兩人就要背後嘀咕,那趁早換人也好。

絕對的忠心,絕對的執行,這就是當保鏢的最基本的義務吧。

還好,等到七點多鐘,船上的工作人員,都在清船讓所有人下船了,硃砂才洗臉刷牙,再抹上一層護膚的雪花膏,下了船去。

而方華和熊偉在那兒吹著江風吹了一兩個小時,也是有些遲疑了。

這麼半天了,這船上的人,都下來得差不多了,還遲遲沒有見著硃砂。

他們擔心,是不是記錯了船隻,或者找錯了碼頭。

「船上似乎沒人了。」

「應該不會記錯吧?江渝76號?」

「應該不會錯,就是這首艘船,不可能我們兩個都記錯。」

「那我們還是上船看看,別出事才好。」

方華和熊偉商量著,就準備上船去找人。

結果就見得硃砂在藍燁的陪同下,從這邊船舷處走了出來。

「硃砂同志。」方華上前打著招呼。

這感覺吧,這招呼,總是怪怪的。

明明人家看著這麼年輕漂亮,甚至只是一個十八歲的大丫頭,比自己的妹子都還小。

可方華和熊偉兩人,也不敢把硃砂當作一個小姑娘來看待啊。

「遲遲沒有見著你,我們還擔心,怕你出什麼意外,要上船來看看。」熊偉解釋了一句。

硃砂平靜的打量了兩人一眼,見得兩人神情並沒有多大的異常,也沒有因為等她半天而有些怒氣,看樣子,都是沉得住氣的人,也不是多事的人。

「不錯,謝謝兩位大哥,以後還要麻煩兩位的時候多,希望以後能合作愉快。」硃砂簡短的誇獎了兩人兩句,就這麼將關係,給固定下來。

方華和熊偉也沒說什麼。

他們初初見著硃砂的時候,看著就是一個嬌滴滴的大小姐,再聽說是要保護她,注意她的安全,還以為,是怕她出意外呢。

可現在,確實是要保護她,不要她出意外,可人家,還真不是那種嬌滴滴的大小姐。

人家這個年紀,就開始跑碼頭做生意了,這請他們來保護,主要就是保護她的人身安全財產安全而已。

「大家還沒吃早飯吧,一塊兒坐下吃早飯。」硃砂又招呼他們在這梯坎上的小吃攤上,吃小面。

這整個城市的特色小吃,就是這個小面,這兒的人都愛吃,還好現在沒有搞出什麼十強、二十強、五十強之類的虛名,哪兒都可以坐下吃一碗。 方華和熊偉,還推辭了一下。

他們只知道,過來保護硃砂,是按天數算錢,不比碼頭上幹活的工資少。

但沒有聽說,還要解決伙食的啊。

「不用了,我們已經吃過了。」方華說。

他是個身形有些削瘦的人,有著一張國字臉,倒也算是比較內斂的人。

「兩位大哥,再吃一點,吃飽了,也好做事。」硃砂再度招呼著兩人:「跟著我做事,只要認真負責,我不會虧待。」

在她的勸說中,熊偉和方華兩人,還是坐下,又各自一人吃了一碗麻辣小面。

藍燁在旁邊看著,他倒是能看出來,硃砂這是在努力的樹著她的威信。

這樣也好,拿出一點女強人的派頭來,讓人能信服最好。

否則,在別人的眼中,一個黃毛丫頭,說話也沒份量,不是隨便就給人欺負了去?

四人在這兒吃過飯,就直接往那邊的市場而去。

硃砂這已經是第三次來了。

這才過去兩三個月,她分明能感覺,這市場更為活躍了,人流也更多了。

這證明,這出來經商的人越來越多,她得抓緊時間啊,不能落在人後。

穿越之女配的悠然生活 硃砂就向著上一次看好的地方而去。

這一次,她就想拿些女裝回去。

她定位的目標,就是那種結婚了二三十歲的女人。

所以,這次挑的衣服款式,就是那種新出的大紅的女裝。

這是拋開青藍二色后,最受女人喜歡的顏色。

記得有一部電影,紅衣少女,人家一個小姑娘穿了一件紅衣服,還引得無數的人討論批判。

方華和熊偉對於硃砂的這個選擇,都有些意外。

他們能看出硃砂這姑娘,有眼光,有膽量。

他們就以為,至少硃砂來進貨,也會選擇一些高檔的衣服。

至少硃砂的氣質,就適合那些高檔的羊毛衫、昵子大衣之類的。

哪料得,她選的貨,都不是些高檔貨。

帶著方華和熊偉在身邊,無形中的另一個好處也顯了出來。

兩人都是這個碼頭混熟了的人,這些批發服裝的人,也是認識,有他們打個招呼,還不至於來對著硃砂漫天要價。

何況,此刻一進了這個市場,硃砂就是一臉的精明,這想給她漫天要價也不行啊。

她以前都來詢問了解過行情的,就地還錢的本事,可不小。

這樣挑挑選選,在這市場上,不知不覺中,幾個小時都過去了。

這年頭,衣服的款式本來就少,也不用太過糾結。

這什麼怕撞衫之類的,根本就不要想。

沒見滿街都是蝙蝠衫?或者滿街都是喇叭褲?

大家不怕撞衫,撞衫才表示流行。

硃砂要的量大,哪怕幾元一件的衣服,她一共加起來,都要了幾千件。

當然,這幾千件衣服,她自己肯定是拿不走的。

依舊是付了貨款,讓店家老闆將衣服打了包,熊偉再叫人過來,給硃砂託運回去。

將今天來的正事給搞定,貨款也交了,硃砂現在是無錢一身輕,自然而然,也可以辦點其它事了。

她現在的想法就是,帶著藍燁去市中心的商業圈轉轉。 現在還沒有商業圈,也沒所謂的步行街。

市中心的商業圈,其實也就是那麼幾幢百貨公司在那兒,因為規模大,後來還發展成為上市公司。

本市的人買東西,都喜歡去那兒。

百貨公司里的東西,就意味著質量的保證。

兩人就逛到了這邊的百貨公司。

一路上,兩人緊緊的牽著手,一點也不顧忌別人的眼神了。

在小縣城,兩人哪怕在談戀愛,都不可能這麼明目張胆的牽著手。

可在這兒不一樣了。

這麼大的一個城市,一個認識的人都沒有。

他們牽牽手,誰會來干涉?

何況,這市裡面,風氣更為開放,不少時髦的年輕男女,戴著蛤蟆鏡,穿著大喇叭褲,提著一台錄音機,招搖而過。

在他們自己的眼中,是多麼的拉風。

在別人的眼中,卻是多麼的騷包,不象好人。

這是一個時代的特徵啊,大家記憶深處,都不會忘記這麼一群人,引領著所謂的時尚,在歷史舞台上留下濃墨重彩的一筆。

兩人開開心心的逛到了百貨公司,一路上,不少地方的特色小吃,藍燁就一個勁的買給硃砂吃。

他現在也會投食了。

這麻辣串,是必然少不了的。

然後什麼芝麻糕、小湯圓、鍋貼餃、酸辣粉……

藍燁開心的一路買買買,硃砂也就理所當然的吃吃吃。

時不時的自己吃兩口,再喂藍燁吃兩口。

兩人都是路人眼中熱戀的一對,大家看著兩人,都是羨慕。

果真年輕真好,戀愛真好。

硃砂也喜歡這樣的城市氣氛。

哪怕若干年後,這個大城市,也不能擠身為全國的一線城市,但這個城市總有它獨特吸引人的地方。

特別是年輕姑娘們,一個個都是潑辣大膽,熱情奔放,無所顧忌的張揚著自己的個性。

從衣著上,就最能體現。

曾經有個段子,說這兒的姑娘衣著大膽,店家說,只要你敢穿,我就敢賣。

而姑娘們回答,只要你敢賣,我就敢穿。

可以想象,這樣各種潮流都能接受的城市,一切也是變化得如此快。

在百貨公司門口,就是本地有名的市標,那象鍾一樣的塔樓,高高的立在這兒。

無數人在這兒照相。

有照相的師傅,上前來兜著生意:「照相吧?小夥子,看你們這麼登對,還是照個相啊。」

藍燁側臉,看著硃砂,這是在徵求著硃砂的意見。

硃砂當然沒意見,這能和藍燁一塊兒照個相,當個留戀,也是挺好的。

兩人在紀念碑前,肩靠著肩,甜甜蜜蜜的合影照相。

照相的師傅,難得看到這麼漂亮的姑娘和小伙,有心又來攬生意,推銷著讓硃砂再拍幾張。

這樣的照相攤點,旁邊擺著的,就是那種布景。

這樣的布景,大多就是畫著穿著公主裙的美女,然後,在面部的位置上,挖出一個孔來。

照相的時候,只要人站到布景後面,將頭從這個孔中探出來,再照相,就相當於你是那個穿著公主裙的美女了。

這種場景,八十年代的相館,特別流行,哪怕現在,不少的遊樂場所,都還保留著這樣的一個小特色。 硃砂看了看布景,還好,這並不是那種誇張的公主美女的類型。

這畫上,畫的嫦娥奔月。

當然,並不是畫上的嫦娥光著臉,讓你把臉給湊上去。

要真是這樣,硃砂才不好意思去照呢。

再大方,她也不至於去冒充什麼嫦娥。

這嫦娥奔月的圖像畫在下方,看著仙氣飄飄,倒是唯美。然後上方雲彩處,才挖了一個孔出來。

這樣照出來的相,看著就不落俗套。

硃砂看著新奇,就照了兩張。

這是讓那照相館的師傅,連連給誇著:「真漂亮,這是看著跟嫦娥一樣漂亮了。」

甚至,他問著硃砂:「姑娘,到時候照片洗出來了,能不能留兩張在我這兒,打個廣告?」

「不行。」硃砂拒絕了,這自己照著玩玩就好,這擱在這兒打廣告,沒什麼意思。

開開心心的玩夠了,跟照相師傅說好取照片的時間,硃砂和藍燁這才進了百貨公司。

硃砂就想替藍燁從頭到腳都給買一套新的。

努力掙錢的目的是什麼?

當然是希望身邊的人都能過上好日子,能按著自己的心意,將喜歡的東西買給他。

硃砂現在滿心眼的,就想著給藍燁買東西。

這要過年了,硃砂希望將藍燁從頭武裝到腳。

以往她是沒有這個經濟實力,現在,她有這個底氣。

她肯定沒功夫給藍燁織什麼溫暖牌的毛衣,但她願意,給藍燁買毛衣。

滬市來的羊毛衫,質量真的沒有話說。

那柔軟的觸感,令人愛不釋手。

硃砂真的是很大方的給藍燁買買買。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