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還有好多事情沒做呢?小瑤沒有找到,叔叔、瞳瞳、月兒都在等我呢?欠了好多東西,似乎還不了呢~

……

「小曦~」朦朦朧朧中,葉曦聽到了一個小女孩的聲音在呼喚自己。

「小曦~」再度聽到了那個聲音,葉曦的眼睛跳動了幾下,刺眼的光芒照得他不敢睜開眼。「好亮啊,這是哪裡?」四周一片白色,扎眼的光芒刺得眼睛難受。回憶起了自己在被拋到水裡的事情,葉曦苦笑一陣,看著眼前的一切,這裡應該不是地獄吧?

「小曦~」熟悉的聲音再度傳入耳朵,這個聲音葉曦曾近聽到過,而且還是在夢裡,難道這裡還是做夢,能做夢說明自己並沒有死。想到這裡,葉曦滿是欣喜,在四周走了起來。

眼睛漸漸習慣了白光,周圍的景色越來越清晰,當他用自己的眼睛真正看清周圍的一切時,完全震撼了。蔚藍的水世界,各種水底生物從自己面前游過,一切的一切,彷彿那麼真實,這真的是夢嗎?自己竟然還能在水裡呼吸。

葉曦看著自己的雙手,摸了摸自己面前的魚,但是有一道無形的屏障擋住了自己的手。似乎有一道牆將自己與外界的水隔開了,更確切的說,是有什麼東西包裹住了自己。

轉身看向身後,不知是什麼時候,四周的顏色已經變成了碧藍,一個巨大的藍色光球在葉曦的面前轉動著,「真的好大啊。」葉曦驚嘆著,好奇心驅使著他慢慢靠近光球,光球看起來並沒有什麼特別,只是球體中心的藍光格外耀眼。


「小曦,我在這裡~」小女孩的聲音回蕩在自己腦海里,「你就在裡面嗎?」葉曦輕聲疑惑著,用手遮擋住眼睛,一邊向前走,一邊從手指縫隙中看向光球的中心。難道是搞錯了?心裡嘀咕了一下,但在下一秒,一個模糊的人影緩緩在光球的中心處緩緩呈現,這個是? 肥婆皇后 ,盯住了那塊中心的區域,模糊的身影越來越清晰。

「是你在叫我嗎?」葉曦大聲沖著中心區域的人影喊到,這時候的他已經可以完全看清對方的模樣了。小女孩一頭深藍頭髮,頭髮長得離譜,竟然包裹著她的身軀,雙手懷抱著雙膝,縮成一團,就像童話里陷入沉睡的睡美人一樣。

對於葉曦的叫喊,小女孩並沒有給予回應。見狀,他閉上了眼睛,在他腦海里竟然出現了喚醒小女孩的方法。身體不自覺地動了起來,雙手抬起輕輕地按在藍色的光球上;剎那間,藍色的光芒更加耀眼,刺痛了葉曦的眼睛,令他不敢直視光球,但他卻萬萬沒有想到,那一大團藍色的光芒正在向著他的身體移動。


當感覺到一股股暖流一樣的東西順著手掌進入他的身體時,已經為時已晚了,雙掌就像被粘在光球上一樣,怎麼移都移不開。

漸漸地,四周的藍光開始暗下去,葉曦才得以睜開眼睛,看著空間里的藍光化作一道道藍色氣流順著手掌鑽進自己的體內,葉曦有種想死的衝動。這種感覺越到後面疼痛感越強,現在的他就感覺有數千萬隻蟲子在自己身體里亂撞,馬上就要把自己撐爆了。

最後一道藍光進入葉曦的身體,整個空間一下子暗下來,葉曦軟軟躺倒在地上,縱然身體在怎麼痛苦,他也已經沒有力氣喊痛了,全身上下的精力像是被抽幹了一下,難道這回真碰上妖怪了?心裡想著小女孩到底是什麼東西,但是卻一點看不到自己身前的情況。

「嘻嘻嘻」風鈴般的笑聲回蕩在空間里,藍色的光芒再度照亮了昏暗的水底,「小曦,你終於找到我了,咯咯咯咯……」小女孩輕笑著,出現在葉曦的面前,單手一揮,無數藍色熒光包圍住了葉曦,將葉曦託了起來。

小女孩開心地在空間里飛舞著,所過之處都會留下一道藍色流光,在葉曦眼中,小女孩就像童話中的精靈一樣。

現在葉曦的身體處於乏力狀態,雖然心裡極其震驚,但是連一個字都說不出來了。以至於連自己是什麼時候飄起來的都沒有發現。

「跟我來吧~」小女孩在葉曦身周環繞了一圈,飛向了上方,在藍色的熒光包圍下,葉曦的身體也飄了起來,緊跟在小女孩身後。

下一瞬間,葉曦和小女孩再度進入了藍色的空間,但一眨眼,藍色的空間竟然變成了一個海底世界,千奇百怪的海生物、壯觀的海底奇觀,一幕幕印入葉曦的眼帘,看似近在咫尺,但卻遙不可及。

周圍的環境再度改變,又變成了藍色的空間,葉曦平躺在這個空間,小女孩就站在自己頭頂的位置,笑呵呵地看著自己。

「我叫小藍,從現在開始,我們就是在命運中相識的夥伴了。」

小女孩的話音剛剛落下,耀眼的藍光從葉曦的身下綻放起來,將葉曦和小藍包裹在了裡面。 常有人說,當官不為民做主,不如回家賣紅薯。

不在其位不謀其政,身為涇河縣的知縣,他有責任造福一方。

鹽鐵都是管控物資,目前只是一個七品芝麻官的他,不宜涉足鹽鐵等行業。

「身為涇河縣的父母官,我不能坐視百姓挨餓。」

想了想后,陳宇決定先把牢房裡的犯人,全部提審一遍,再考慮如何賺錢。

被他冒名頂替的陳峰,考上進士之後,機緣巧合的拜入吏部尚書曹雲松門下。

大夏帝國的吏部尚書,是正二品的高官,掌管地方官員的任免。

由於送給老師的銀子太少,陳峰就變成了涇河縣的知縣。

文官拉幫結派已是常態,要是沒有後台,縱然高中狀元,也沒有什麼前途。

考中狀元的時候,皇帝還知道你的存在,時間一長,誰還記得你是誰?

不選擇一個陣營,就會寸步難行,陣營選擇對了,又有一些能力,升官發財輕而易舉。

陣營選擇錯誤,一旦後台垮掉,就有可能一蹶不起,甚至家破人亡。

不管陳宇願不願意,他現在都是曹雲松門下的人,也就是左丞相劉守義一方的。

前任涇河縣知縣龐志榮,是右丞相戴仁德一方的。

提審牢里的犯人,一能為民申冤,二能挑龐志榮的毛病。

在陳宇看來,無論他是左丞相一脈的人,還是右丞相一脈的人,身為涇河縣的父母官,他都有義務也有責任,為那些含冤入獄的人平反。

「不想了,先去牢房看一下。」

念頭一轉,陳宇在典吏朱正飛的引領下,來到臭氣熏天的大牢。

「大人,我冤枉啊!」一個個犯人大聲叫道。

「環境太差了,牢房沒人打掃嗎?」陳宇問道。

「陳大人,他們都是犯人。」朱正飛說道。

「犯人也是人,從明天起,讓牢房裡的犯人,每天打掃一次牢房。」陳宇說道。

「是!」朱正飛點了點頭。

「他們的案卷在哪裡?」陳宇問道。

「都在案卷房。」朱正飛說道。

「本官決定重審一遍所有犯人。」陳宇說道。

「陳大人,這些犯人都被以前的龐大人審過了。」朱正飛提醒道。

「現在的涇河縣知縣是本官,對吧?」陳宇反問道。

「是,陳大人。」朱正飛連忙應道。

離開牢房,看了看一個個犯人的案卷,陳宇開始重審大牢里的犯人。

有錢有系統的他,輕輕鬆鬆的鎖定真兇,連坑帶蒙外加恐嚇,一個個真兇紛紛認罪。

「謝謝青天大老爺。」一個個洗刷冤屈的百姓,感激不已的跪地磕頭。

看著一個個得到平反的百姓,歡呼雀躍的樣子,陳宇心裡有種前所未有的成就感。

枕上嬌妻:景少的獨家寵愛 ,牢房裡關著的犯人,就更換了八成之多。

「馬主薄,派人把重審的案卷,給知州大人送去。」陳宇說道。

「是。」馬文財點頭應下,又讓四名捕快,將案卷送往州城。

「陳大人太厲害了,三年前的案子都能查出真相。」

「還是陳大人高明,審了八十幾個犯人,都沒有動刑。」

「陳大人審案,不喜歡動刑,只有那些死不悔改的犯人,才會挨板子。」

「人證物證俱在,犯人還不認錯,不是找打是什麼?」


「有了陳大人,任何真兇都不可能逍遙法外!」

「不冤枉一個好人,不放過一個壞人,這句話說得太好了。」

一個個衙役、捕快,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你一言我一語的說個不停。

涇河縣的百姓,亦是大快人心,他們再也不怕被人栽贓陷害了。

「馬主薄,縣衙還有多少錢?」陳宇問道。

「還剩五千三百多兩。」馬文財說道。

「縣衙後面的那些土地,是誰的?」陳宇又問道。

「有一千五百多畝土地是縣衙的,剩下的土地,幾乎都是三大家族的。」馬文財說道。

「一千五百多畝土地,暫時夠用了。」陳宇說道。

「陳大人,你打算?」馬文財若有所思的問道。

「不錯,我打算種地。」陳宇說道。

「陳大人,你是涇河縣的知縣,怎麼能去種地?」馬文財提醒道。

「我沒說親自去種地,大牢里關著五十三個犯人,與其把他們關在牢里,平白浪費我們的糧食,還不如讓他們勞動改造。」陳宇笑著說道。

「勞動改造?」馬文財疑惑的問道。


「除了秋決的那三個,其餘五十個犯人,可都是身強體壯的勞動力,白天讓他們幹活,晚上再把他們關進大牢……表現好的提前釋放。」陳宇說道。

「陳大人,你這主意倒是不錯,萬一他們跑了,那麻煩就大了。」馬文財說道。

「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他們能跑到哪裡?本來服刑三年的,跑一次刑期加倍,他們敢跑嗎?」陳宇神情淡然的說道。

「陳大人,我們那些都是旱地,無法種植水稻,小麥播種時間也過了。」馬文財說道。

「我們先種紅薯、土豆、玉米。」陳宇說道。

「紅薯、土豆、玉米?」馬文財好奇的問道,活了將近四十年,他還沒聽過這三種東西。

「參照涇河縣公職人員的俸祿,你做一個農場利潤分配清單,比如,我每個月俸祿十兩白銀,縣丞每個月八兩白銀……」陳宇說道。

「陳大人,更夫就用不著分了吧?」馬文財說道。

「都是給朝廷辦事,他們怎能不分?」陳宇問道。

「是,陳大人。」馬文財點了點頭。

「當然,如果有輪休的捕快、士兵、衙役,願意去農場幹活,按照他們每天的工作量,發放相應的工錢。」陳宇說道。

「陳大人,這樣一來,農場怕是賺不到錢了。」馬文財說道。

「錢肯定是能賺到一些的,但本官也沒指望農場,能為我們賺多少錢,等勞動改造的事進入正軌,本官再帶你們合法致富。」陳宇笑著說道。

「陳大人,未經朝廷許可……肯定要被御史彈劾。」馬文財說道。

「這是本官寫給老師吏部尚書的信,另外一份是奏章,你派人送去京城。」陳宇說道。

「是,陳大人。」馬文財連忙應下,有吏部尚書曹大人當靠山,曹大人可是左丞相的心腹,哪個御史會為了一點雞毛蒜皮的事,彈劾眼前的陳大人?

次日早晨,五十名犯人被捕快和衙役,帶到縣衙後面的荒地。

「你們都是有罪的人,本官給你們一個改過自新的機會……此事若成,本官會給你們減刑,原本刑期三年的,或許明年就能回家了。」陳宇聲如洪鐘的說道。

「是,大人。」所有犯人大聲應道。

「發放農具。」陳宇說道。

一個個捕快和衙役,將鋤頭髮給犯人。

「高產糧食既能解決大夏百姓的溫飽問題,又能以讓我平步青雲,縣衙只剩五千多兩銀子,再過兩三個月,就沒錢發工資了。」陳宇心中暗道。 小藍?葉曦只知道眼前一片藍色,身體在這瞬間變得輕飄飄的,竟然飄了起來,與小女孩相對而立。而此時對面的小女孩,也就是小藍,雙手相握合在胸前,緊閉雙目似是在祈禱什麼。

「靠!這是什麼情況?」葉曦看了一眼腳下,差點嚇死在原地,自己的身體竟然就躺在自己的腳下,那麼現在是?看著自己的雙手,葉曦驚恐萬分,不光是手,整個身體看上去都是透明的,自己竟然靈魂出竅了!

「小曦,不要怕,只是一個靈魂儀式,不會受傷的。」小藍睜開眼睛看著葉曦的靈魂體,滿臉的笑意,雙手不斷結出奇怪的手印,額頭上竟然綻放起藍色的光芒,藍光下,一個藍色波紋圖案漸漸呈現在她的額頭上。

「開始咯!」小藍一聲輕呵, 穿越之醫妃不萌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