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任東國關注的焦點。

兩個人又接着閒聊了一陣之後。

來到了葉天縱之前指定的民房。

下車之後。

賓奇瑞走過來,問道:“怎麼樣葉天縱,你打算,怎麼去邢洋碼頭?”

“這裏距離那邊,哪怕是車神開車,都至少需要三十分鐘,只怕,趕不及吧?”

賓奇瑞心裏清楚,這傢伙,有一定的能力。

但是,有能力,並不代表可以創造奇蹟。

在他看來,這是絕對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任東國也贊同的點頭說道:“是啊天縱,這本來時間上就來不及,咱們還要在這個破房子周圍晃悠,那宋小姐現在危在旦夕,咱們是不是得……”

“不用着急,我自有安排。”

“走,咱們上樓頂,馬上就走。”

“什麼?上樓頂?!”

聽聞的賓奇瑞和任東國二人,面面相覷,匪夷所思,完全就不懂這葉天縱到底想要幹什麼。

但是,既來之,則安之。

這全盤的計劃,全部都是葉天縱安排的,除了他之外,兩個人別無他法。



說實話,任東國是相信葉天縱的,而賓奇瑞也是對對方充滿了濃烈的興趣,他們也挺好奇的,這葉天縱葫蘆裏面到底是賣的什麼藥!

跟着進入平房。

外表看起來,平平無奇,走進去之後,也是殘垣斷壁,破破爛爛。

仔細看起來,並沒有多大的差別,真不知道他到底想要幹什麼。

一路走上樓頂。

“天縱,我們都來樓頂了,那你說,現在怎麼辦。”

“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這營救宋小姐的事情,到底應該怎麼辦。”

雖然跟自己沒有多大的關係。

但是任東國卻對宋慧茹的印象挺好的,如今她危在旦夕,着急火燎的。

倒是賓奇瑞,跟宋慧茹的關係不大,他更想讓葉天縱證明自己,最後,看看能不能拿下許忠明!

“別急,很快,馬上就好。”

葉天縱又何嘗不着急?

下意識的看了一眼手錶,如果估計得沒錯的話,應該現在就該來了……

“蹬蹬蹬蹬蹬……”

還沒有來得及說話迴應的時候,頭頂上忽然傳來了一陣爆破的聲音!

緊接着,便是一陣風捲殘雲的狂風,呼啦啦的吹過來,任東國無法站穩,就連賓奇瑞都是要抱着旁邊的石柱子。一輛直升飛機直接飛抵過來,負責駕駛的人,並非別人,正是剛剛執行完任務,回來覆命的火鳳凰!

十幾秒過後,直升飛機在樓頂停了下來。

火鳳凰也不敢耽擱,立刻跑過來,如果沒有旁人在的話,肯定是下跪叩拜。

可看着任東國和賓奇瑞二人,她深吸了口氣,低聲的說道:“統帥,我……”


“天樞閣的事情,回頭再彙報。”

“咱們,現在立刻趕往邢洋碼頭,先去把我乾妹妹給救回來再說。”

“你此番回來,我只有一個要求,要是沒有什麼好的消息,那你就回北境吧。”

葉天縱下達了最後通牒。

火鳳凰不禁面紅耳赤,心中忐忑不已。

但是,事已至此,她也沒有別的辦法,便是微微點頭之後,再度的返回直升機,而葉天縱則是大手一揮,吶喊道:“爸,賓奇瑞,走吧,咱們坐直升飛機過去,十分鐘的時間不到,咱們就可以順利到達邢洋碼頭。”

“這……”

任東國還從來沒有做過直升飛機。

當然,讓他最爲震驚的是,這女婿太厲害了吧,連直升飛機都能隨時調用,而且,這負責開飛機的還是個女人。自己這女婿,已經不是單純的厲害那麼簡單,而是……背景深厚!

“任先生,看起來,您這女婿,可不是池中物啊。”

賓奇瑞深吸了口氣,他越來越覺得,自己今晚是押寶押對了,當然,說一切塵埃落定,還爲時尚早,更重要的是還要看後續。雖然他葉天縱挺有本事的,而許忠明也不是省油的燈,畢竟,背靠着財閥公會的人,可不是那麼好對付的。

“那肯定的,我這女婿,無所不能,只要有他在,哪怕天大的事情,都能搞定。”

“宋小姐,肯定不會有事。”

“雖然我不知道你到底是誰,你和我女婿待在一起想要幹什麼,但是,我必須得奉勸你,最好好好和我女婿合作,否則,你的下場,會很慘的。”

“哈哈哈!”

聽聞的賓奇瑞,不由大笑。

並沒有多說什麼,而是徑自的前往直升機。

隨後。

一行四個人,乘坐直升機,火速趕往邢洋碼頭。

在飛機上。

葉天縱按照心中早就篤定了的計劃,排兵佈陣。

“大家都聽着。”

“一會兒咱們的飛機會停靠在距離邢洋碼頭不遠的一個橋頭堡那裏。”

“咱們各司其職。鳳凰,你負責去查清楚宋慧茹被關押的具體地點在哪裏,以許忠明的行事風格,他不可能帶着宋慧茹和我再見面的,你要確定了地點之後,就在那裏聽着,隨時聽候我的指令,營救她!”

“是,統……同意,葉先生。”


火鳳凰深吸了口氣,差點暴露出對方的身份,趕緊改口。

葉天縱則是瞪了她一眼之後,深吸了口氣,繼續說道:“一會兒,賓奇瑞,你和我兩個人,去見許忠明,給鳳凰拖延時間,除此之外,你再和對方周旋一番。”

“至於爸,您待會兒我會親自選個地方,將您給藏起來,剛剛的事情,真的讓我……”

“那可不成!”

葉天縱還沒有來得及說完,任東國忍不住打斷道:“我可不是貪生怕死的人,你們都有任務,就我一個人沒有。而我今晚本來就是來幫忙的,結果搞得被人綁架,還讓你們來營救我,這讓我很不爽,所以,我也想貢獻一份我自己的力量,天縱,這個事情你可別和我爭,必須得安排!”

“我……”

“葉先生,我覺得任先生這話很有道理,既然大家都來了,那讓他參與進來,也無可厚非。”

賓奇瑞也在一旁煽風點火,雖然有些起鬨的成分,但是的確有一個隱患在,如果有人能幫忙解決的話,這是再好不過的事情!

“行,爸,我答應您。”

經過一番思索之後,葉天縱重重的點頭,提醒着的說道:“爸,許忠明今晚是打算逃走的。我這邊可以拖延他,但是誰知道他有沒有什麼金蟬脫殼的方法。所以,今晚的遊輪,就是他最後的保障,我的意思就是……”

“天縱,你不用說了,爸明白你的意思。”

薑還是老的辣。

任東國也不是省油的燈,立刻打斷葉天縱,點頭的說道:“一會兒,我就去遊輪那裏,先想辦法拿下那開船的,確保沒法啓動,等到你那邊搞定了再來處理,是嗎?”


“是這個意思。”

說完,葉天縱從內衣裏掏出一個小瓶子,遞給他,說道:“爸,這東西,您拿着,遇見危險的時候,只要擰開瓶子,隨便一聞,對方立刻就會暈倒,然後您把房門鎖住,直到我們來找您就好了,明白吧?”

“明白!”

不由分說,任東國一把奪過小瓶子,放在兜裏。

各司其職,全部都安排完畢。

葉天縱心中,也篤定了不少。

隨後,閉目養神,就等一會兒到達了邢洋碼頭之後,開始行動!

那許忠明,自認爲打的一手好算盤,卻並不知道,葉天縱已經將他逐個擊破!

…… 五分鐘之後,直升機到達邢洋碼頭上空。

在來接葉天縱之前,火鳳凰就已經提前對這裏的地形有所瞭解和掌握。

所以,她知道應該將直升飛機停靠到哪裏,造成的影響最小,也不會引起任何人的懷疑。

可就在東南方向。

停靠好,再虛掩起來,確保不會有人發現之後。

各司其職。

火鳳凰率先前往宋慧茹被關押的地點去一探究竟。

而任東國就要前往碼頭輪船那邊的時候,葉天縱還千叮嚀萬囑咐,千萬要小心。

雖然說一切都被自己安排妥當,可是不怕一萬,就怕萬一。

他可是老丈人,要是他有什麼三長兩短的話,自己還真不知道應該要如何跟老婆和丈母孃交差。

而這還是第一次讓葉天縱給派發任務,任東國渾身精神抖擻,一個勁兒的點頭答應之後,便是徑自前往輪船那邊。

“我說葉先生,您這老丈人,可以啊,風裏雨裏,都不害怕。”

“我本來吧,沒覺得你這人有什麼了不起的,但是跟你接觸了幾次之後,我感覺,你這人,有點特殊的魅力,似乎天生就能夠感染人似的,看來,解決許忠明的事情,挺有眉目的,我很期待。”

“少廢話。”

“記住你的任務,一會兒就是要和許忠明周旋,我得等我的人,將事情安排好,明白嗎?”

“這個你放心,我心裏有數,不會有問題的。”

賓奇瑞雖然平時看起來吊兒郎當,玩世不恭的,但是關鍵時刻,倒是還從來就,沒有含糊過。

畢竟,剛剛在草叢裏,秒殺那六七個野人,實力有目共睹,而且好不拖泥帶水。

行走的過程之中,他接到了許忠明打來的催促電話。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