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爽和伊靈心剛來的河面之上便聽到雪虎王這虎嘯之聲,傲爽的身形猛然頓住還快速地伸手拉住了伊靈心:「小心……」

傲爽自己都沒發覺,他在提醒伊靈心的時候自己的手心也捏了一把汗!

「嗯。」伊靈心知道傲爽擔心什麼。

可就在這時傲爽卻猛然發現伊靈心的臉色除了有些蒼白外沒有任何的異樣,而這絲蒼白之色也是因為剛才和破沙狂蝟戰鬥中受傷所致,這就是說說伊靈心這一路走來沒有任何不適的感覺。

傲爽此時感受著雪虎王那龐大的威壓,呼吸都有些不順暢,額頭上的汗珠也越來越多。

可伊靈心對於雪虎王那強大的威壓好像渾然不覺一般,就好似這百丈高的虎軀根本不是雪虎王,更像是一隻一階、二階的靈獸一般。

難道說這雪虎王只對我施放了威壓,但卻控制者不讓伊靈心感受到?傲爽如是想。

「你們……是來自外界的武者么?」一道宛若鐘鳴般的渾厚聲音在傲爽和伊靈心的心中同時響起,二者互相看了看,隨後有些意外地看向雪虎王。

看來這聲音,應該是來自雪虎王了……

「是的,前輩。」伊靈心點了點頭。

傲爽沒有說話,只是左手的食指已經按在了右手的空間戒上暗自戒備著。同時識海內也連忙提醒魔天道:「前輩……」

「你就給我放寬心就行了,有我在,沒意外!」魔天不耐煩地說道,這小子今天怎麼這麼墨跡,這不是不相信自己的實力么?

就算現在魔天**被毀只是一道靈魂體,可對付一隻五階低級靈獸還是沒什麼問題的。

其實不是傲爽墨跡,而是以現在二人的實力來說直面雪虎王的壓力太大了!

「你的身體中有什麼?為什麼我會從中感覺到一股讓我想要頂禮膜拜的氣息?」雪虎王看向伊靈心,凶目之中有著些一絲不解之色,眼底深處甚至劃過一絲懼意。

聽到雪虎王的這句話傲爽和伊靈心均是一愣,互相看了看對方發現對方的眼中也是不解之意,隨後傲爽好像想起了什麼:「對了,是不是你的戰紋?」

「可能是吧?」伊靈心輕聲囈語了一聲,隨後看向雪虎王:「前輩所說的是不是我身上的高級戰紋,炙虎戰紋?」

「你使用出來我看看……」雪虎王那好似一座小山般的虎頭微微晃了晃,頓時旁邊古城的城牆都『嘩啦嘩啦』地落下碎石,一陣劇烈地晃動。

高級戰紋?

傲爽記得伊靈心的戰紋不是中級戰紋狂虎戰紋么?看來在獲得武狂傳承的同時戰紋都晉級了?

「好……這還是我第一次使用炙虎戰紋……」伊靈心深吸了一口氣,剛才在傲爽和破沙狂蝟戰鬥之時她便想使用炙虎戰紋,可傲爽當時觸發了瘋魔禁,她就沒有必要使用炙虎戰紋了。

「以遠古聖階靈獸炙虎之精血,喚醒我血脈中最深處的力量……」伊靈心緩緩閉上了雙眼,白皙的雙手猛然自綉袍之中探出在身前快速的結印!

起初,傲爽還能夠看清一些印記,可這些印記都極為地古老難辨。

而隨著伊靈心雙手結印的速度越來越快,就算是修鍊了蒼鷹之瞳的傲爽也有些逐漸看不清析!

可傲爽能夠清晰地感覺到,伊靈心的氣勢正在節節攀升著,就這幾息的時間,已經達到了低階天靈師巔峰的層次! 隨著時間一點一滴的流逝,伊靈心的氣勢越來越雄厚,而一縷縷蔚藍色的靈力源源不斷地從其身體中逸散而出,在其身後徐徐匯聚,漸漸勾勒出一頭威嚴的猛虎!

「吼!!!」突然,一道震天撼地的虎嘯之聲自伊靈心的身體中傳來,緊接著便是一股極度濃郁的荒古滄桑氣息,以伊靈心為中心猛然向周圍散發而出,衣衫獵獵作響!

傲爽和伊靈心之間的距離過近,感受到這股氣息後身體也是不由自主地向邊上退出幾步。而因為兩人正靜立於河面上的虛空之中,這也導致本就波瀾蕩漾的河面再次激起大片的水花,狂涌不止。

看來這小妮子在接受了武狂傳承之後修鍊之上境界的屏障已經消失不見了啊……傲爽靈魂之力要強出靈師階的武者太多,所以能夠清晰地感覺出,現在伊靈心的氣勢已然達到中階天靈師的層次!

而至於為什麼傲爽這麼想,皆是因為蠻濤和傲爽第一次的戰鬥。

那是從風雲城城西,蠻濤上來不敵傲爽無奈使用了蠻龍力,而傲爽隨後也使用了赤芒勁。當時蠻濤是高階靈師的境界,而傲爽是中階靈師,可二人使用了各自的增幅靈技后都達到巔峰靈師的層次。

蠻龍力是蠻夷山的聖階蓋世級強者蠻王所創,而赤芒勁則是獸王段蒼所創,段蒼巔峰之時也只是靈王境強者。

無論怎麼說,蠻龍力都要比赤芒勁強上不少。

可因為蠻濤本就是高階靈師的境界,而且並沒有像傲爽經歷過天地間最為精純靈力的洗禮,也不像伊靈心那樣獲得武狂的傳承以至於天靈師境界的屏障消失不見,使用蠻龍力后只能到了巔峰靈師的層次。

所以傲爽一眼就看出,在伊靈心的身上低階天靈師的屏障已經不存在了,但因為有著天地限制的存在,伊靈心這一年之內恐怕都不能晉階了,只能等回到外界了。

「這伊靈心到底在幹什麼?難道真要使用手段妄圖擊殺這隻五階靈獸么?」一名少年眉頭緊皺地看向伊靈心,這也太瘋狂了吧?那可是相當於靈尊境尊者的存在!

其實很多人都是這麼想,因為誰都想不出傲爽和伊靈心去雪虎王的面前除了不攻擊它。還能是做什麼。

即便是傲爽,剛聽到伊靈心說這隻雪虎王好像有求於自己之時也是震驚不已,更不要說這些靈師們了。

「我看不是,你沒發現那隻雪虎王一直沒有出手么?事出無常必有妖,不過我也想不出他們倆到底想要幹什麼,不過我的直覺告訴我,即便他們二人不能擊殺這雪虎王,可若是出現什麼差池的話逃跑還是不成問題的。」說出這話的人是寒紫葉,因為她想知道關於自己父親的線索,所以從剛才開始便很擔心傲爽和伊靈心。可見到雪虎王居然沒有出手攻擊兩人之時,心裡好像有一塊大石頭落地了。

「怎麼可能?雪虎王一會肯定會攻擊傲爽和伊靈心的,這隻不過是時間問題而已。而且你們忘了在古城外那風屬性高階靈師了么?頃刻間就被雪虎王滅殺,殘渣都不剩一點。那可是風屬性的武者,速度比普通的靈師快上太多……」不知道誰小聲地說了一句,但話說到最後也不說了,但就算他不說,眾人也知道他想說什麼。

在場的所有靈師階的武者中,除了蕭義這幾名巔峰靈師外,其餘的人就只知道震驚了。

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

這時蠻濤不知怎的居然來事了,昂首挺胸、龍行虎步地往前走了幾步,怒目圓瞪地看向眾人說到:「剛才誰說的?有本事給我站出來?是不是李守?媽的。李守那小子呢?是不是又跑哪哭去了?」

一發生這種事情,蠻濤首先想到的絕對是李守。

「濤哥,這次真的不是我……」這時李守從人群之中緩緩走了出來,不過面色也是相當地凄苦悲慟,顯然也是快哭了,身體還在微微地顫抖著……

「哼!」蠻濤冷哼一聲:「看你那副樣子,以後別說你當過我的追隨者!還有,現在咱們所有人都是綁在一根繩上的螞蚱,再有二心的人就趁早給我滾,否則別怪我蠻濤不客氣!」

蠻濤認為現在傲爽和伊靈心都身處險境,這時為了穩住眾人,必須有人站出來。

蕭義等人看了蠻濤一眼,搖了搖頭沒有什麼。

……

「吼!!」就當眾人驚疑不定之時,又是一聲滲人的虎嘯從伊靈心處傳來,有些膽小之人不由打了一個冷顫。

眾人隨之看去,只見一隻約莫有丈高的蔚藍色靈虎虛卧在伊靈心的身後怒目張揚!靈虎的虎身之內無時無刻不在散發出陣陣攝人心魄的狂猛之意。

那炯炯有神的虎目中緩緩爆射出道道靈光,宛若實質。

而包裹住伊靈心身體的那黑色的衣袍不止何時已經不翼而飛,露出裡面精美地蔚藍色獸甲和白皙的猶如羊脂玉一般皮膚和魔鬼般的身材,在身後那丈高靈虎的烘托之下,顯得極為的妖艷!

「吼!」雪虎王這時也發出了一聲虎嘯,不過聽起來有些悲慟,虎目之中居然閃爍著點點淚光,顫巍巍地道:「這是我虎族遠古之時的一員大將,炙虎前輩!跟隨著聖階巔峰強者武狂征戰多年,斬殺多名妖族和五名大妖,創下不世的功績!」

雪虎王在說出這話的時候,虎目中同時噴散出道道雪白色的靈光將自己和傲爽、伊靈心籠罩在內自成一片空間,所以談話的內容外界的人根本聽不到。

可看著突然將傲霜和伊靈心包裹住的雪白色空間,那一眾靈師們卻亂套了。

「這……這雪虎王到底想做什麼?難道這是要出手了么?」

五階靈獸布置的結界,已經不能用結界這兩個自來說了,而是自成一片空間,裡面就算髮生驚天地戰鬥也不會有一絲靈力波動散發而出。所以就算裡面打翻了天,外面的靈師們也不知道裡面發生了什麼情況。

除非雪虎王重傷垂死或者死亡,否則憑藉著其修鍊千年的渾厚靈力,這個空間可以持續數個月的時間不止。

看到這片虛無的空間,所有人的心都狠狠地揪了一下。


「看來前輩已經知道了,我確實獲得了武狂前輩的傳承。而且為了炙虎前輩能夠活下來他還親自出手,使用大能力將炙虎前輩的靈魂封印在我的身體內。」伊靈心感受著體內狂猛地力量,這種感覺異常地充實:「而因為小輩是一名巔峰靈師的同時還是一名戰紋師,所以在得到了武狂前輩的首肯之下我便使用炙虎前輩的精血為自己刻畫了炙虎戰紋,但因為我現在只是低階戰紋師,所以炙虎戰紋只達到了高級戰紋的層次,若我是一名高階戰紋師的話,藉助炙虎前輩刻畫出來的戰紋應該有一絲機會達到頂級戰紋的層次……」

伊靈心原本就是地階戰紋師,這次藉助炙虎為自己刻畫戰紋之後便進階了,達到了中階戰紋師的境界。可別看這只是一道小境界的突破,在遠古之時,地階戰紋師和中階戰紋師之間的差距有著天壤之別!

戰紋師的進階是極為苛刻的,伊靈心達到了中階戰紋師后,就意味著她能夠輕鬆地刻畫中級戰紋,而且如果材料夠的話,都可以嘗試刻畫高級戰紋。


戰紋師的地位在某些方面本甚至比煉藥師和煉器師還要高。

現在靈玉大陸上不知道除了伊靈心之外,還有沒有其他戰紋師的存在。但就算在遠古之時,高階戰紋師也沒有達到一百之數,頂階戰紋師更是一個都沒有,而能夠刻畫出頂級戰紋的則沒有超過五指之數。

「這麼說的話,炙虎前輩現在已經被武狂前輩封印在你的身體中了?」雪虎王虎首搖了搖:「現在的炙虎前輩應該極為地虛弱,否則看到同為虎族的我,身為長輩必然會出手賦予我一番造化吧……」

伊靈心點了點頭:「我能感覺到炙虎前輩的心裡也不好受,它跟我說身為山中之王的虎族居然落魄到只能生存在遠古戰場這個虛無的空間中,它確實想出手把你送回靈玉大陸上,可它現在太虛弱了……」

龍族是滄海的霸主,鱷族是萬河之祖,而虎族,則是山中之王!

雪虎王想了想,看著伊靈心道:「小輩,我確實有求於你,如果你願意的話就出手相助一番。」

伊靈心剛想直接便是答應,可傲爽卻伸手拉了伊靈心一下,示意她不要著急。

「前輩……」傲爽皺了皺眉:「您是五階靈獸,相當於我們人類武者中尊者級的存在,而我們兩人都只是巔峰靈師,不知道是什麼事情,您居然需要我們兩個幫忙?」

傲爽感覺這事情沒那麼簡單,所以才阻止了伊靈心。

連雪虎王都辦不成的事,他們兩個能夠辦到嗎?

伊靈心感動地看了傲爽一眼,她知道傲爽這是在擔心自己。

「放心吧……」雪虎王沒有在乎傲爽唐突地話語,到達它這個境界來說靈智早已開化,知道這個人類小子在擔心什麼:「這件事我做起來很難,甚至可以說根本做不到,可對於你們二人來說,卻不是一件難事……」 遠古戰場的東部,那座屹立了不知多少年的古城在經過五階靈獸雪虎王的一番肆意破壞之後,本就殘破不堪的城牆和建築早已紛紛倒塌,甚至連那幾丈高的城牆都已經化作一攤攤碎石堆。

而在古城的東部,有著一個方圓數十里的白色空間,白色空間之內,雪虎王那百丈長的虎軀卧在城牆邊,傲爽和伊靈心則是靜立於城外河流的上空,眉頭都是微微皺起。

聽到雪虎王的話后,二人互相看了看,發現對方的眼中全是不解之色。

到底是什麼事情,以雪虎王的能力都不能做到,而對他們兩人來說卻不是什麼難事?

雖然雪虎王借著前輩的身份以類似於請求一般的語氣和伊靈心說話,按理說伊靈心應該立馬當時就答應下來,但以傲爽那謹慎的性格來說,這種事情還是先搞清楚一些的好。

直接答應是顯得二人很痛快,可若真是答應了雪虎王,萬一以自己和伊靈心的能力並不能做到呢?那時候就不是簡簡單單地丟個面子的問題了,也許雪虎王暴怒之下直接會對兩人出手。

至於伊靈心身上的炙虎戰紋和身體中聖階靈獸炙虎的靈魂,雖然剛才雪虎王左一個前輩,右一個前輩的叫著,但這又能說明什麼?

靈獸的性情都是異常殘暴的,那是來自骨子裡的東西,早已經根深蒂固了,改不了。

把兩人的身家性命寄托在一個虛無縹緲的聖階靈獸炙虎的靈魂上,傲爽的心裡真沒什麼底兒。而且現在是雪虎王有求於伊靈心,不給出一定的好處誰會白給你賣力氣?

「前輩……」傲爽先是看著伊靈心眼神隱晦地眨了一下,示意她先別說話,隨後才看向雪虎王問道:「能不能說清楚一些,小子愚笨,實在想不出……」

伊靈心雖然沒有說話,但也猜出了傲爽的想法。

「小子,你以為我不知道你打得什麼鬼注意?要知道以你現在的實力來說,和一隻貨真價實地五階靈獸耍些陰謀詭計,是一件很危險的事請,不過……」雪虎王看著傲爽撇了撇嘴,話鋒一轉:「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誰讓我真是確實遇到了麻煩事,不過你倆放心,我可以保證。如果你們二人感覺情況真的很危機的話隨時可以退出,而且我會事先給你們一部分的好處……」

傲爽聽到雪虎王當中拆穿自己的話語,臉色沒有絲毫的變化。而伊靈心看著傲爽那沉靜如水的面色心底也是不由讚歎一聲:不愧是傲大哥,這臉皮都比一般人要厚上許多啊……

若是傲爽知道伊靈心此時心中所想的話,必然會好好『懲罰』她一番。

雖然傲爽臉色未變,但心中卻一直在思索著雪虎王剛才所說的一席話。

雪虎王剛才所說看上去卻是很為自己和伊靈心著想,一旦出現了危機的情況隨時可以自行退出,而且還事先給予二人一部分好處。

可若是真遇到什麼異常危險的情況以至於傲爽兩人根本不能退出呢?要知道這裡可是遠古戰場,就連靈獸都大多數是遠古之時的存在,並不能以外界的標準來衡量。

但轉念一想,自己的識海內可還有著魔天的存在,如果不是遇到像武狂和吞天大鱷那樣在遠古之時都是異常強橫的強者,兩人倒應該沒什麼問題。而就算在遠古之時,又有幾人能夠達到武狂和吞天大鱷那種層次?

所以這麼一想的話,傲爽的心中也逐漸有了一些把握。隨後傲爽便是打算在好處這方面做做文章了,最好能夠多爭取一些好處。


「既然前輩的話都說到這份兒上了,如果我們再不答應的話就顯得有些推託了,但小子希望前輩說話算話,當然,以前輩的身份來說是斷然不會欺騙我們兩人的……」傲爽頓了頓:「不過好處這方面么……」

「我剛才說了,可以事先給予你們一部分好處?天階的功法、天階的靈技、天階的靈器、靈石,對了,還有靈物……」雪虎王想了想:「對你們二人來說,拿的出手的靈物只有三個,一個是五階靈草修疾靈草,還有一個是強魂果,最後一個便是藏獸環。」

修疾靈草,五階靈草,眾所周知,武者在戰鬥之時會受傷,而就算事後痊癒,身體中也會留下一些頑疾不能徹底清除。而修疾靈草便是能夠將體內的頑疾徹底去除,洗髓伐脈。

強魂果,增強武者的靈魂之力,對於恢復靈魂之力也有一定的效果。

而藏獸環則是用來平時不方便的時候放置自己靈獸的一處小空間,也相當於一種空間戒,但比空間戒要高級的多。

雪虎王說的這些好處,全部都是參加風雲亂戰的所有人進入遠古戰場的目的,但對傲爽來說,他卻不是那麼渴望這些。

功法,傲爽修鍊的是聖階靈技大魔囚天功。就算雪虎王是五階靈獸,可傲爽還真不相信它能夠拿出來超過大魔囚天功的功法。

雪虎王也說了,功法是天階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