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駱公子,他剛剛在心中說到,想要讓他說出紅衣家的情報,就必須把他伺候好了才肯說。單心隊長如此真性情,佩服佩服。”青衣剛畢竟不是省油的燈,對付單心這種頗有些無賴的人也有一手,滿含深意道,“閣下心中不想,我也確實不能讀出那紅衣家修者的本事,但閣下也得明白,想要套一個人的話,除了施禮,施刑也不失爲一個好方法!”

單心冷笑道,“對我用刑?嚴刑拷打對我也會有用?”

“不錯不錯,單公子想必早先也受過訓練,若是有這堅毅的品性,我也真的奈單公子不得。”青衣剛不溫不火,笑容玩味,“不過,你可知這位駱公子的全部本事,他可不是隻會跟你打架!”

駱葉也不笨,聽青衣剛這麼一說,立馬就反應了過來,對着單心抱以一個無比溫柔但內含鋼刀的笑容,單手一挑,指向窗外。

“你看見那張黃泉圖沒,青衣錦繡叔叔,在裏面闖陣,你可得明白他的修爲比我要高。”駱葉的聲音此時簡直比地獄裏的魔鬼還要可怕,陰惻惻的,像是一陣寒風,說的單心膽寒發毛,“而且,若是我不啓動殺招,想要在黃泉圖裏丟掉性命,也是難事。”

單心的臉色頓時就綠了,生硬的扭過頭去,正好看見青衣錦繡的身影。

就算是駱葉,看向穿梭在黃泉圖中的那個身影,也禁不住心驚肉跳,遽然而驚。他的神識強,自然能夠體會到青衣錦繡現在的狀態,那分明是集聖化身上天位的能力,換句話說,就算比粉妝侯稍微差點,也能與鬼面侯相媲美了。

可是那樣的修爲,在這三張吸收了靈源靈氣的黃泉圖面前,就像是老鼠一樣被貓抓住放掉又抓住一般的戲耍。

青衣錦繡的飛劍之長,讓駱葉大呼驚訝,就像是一根長長的棒子一樣,而且他用劍的風格,與他身上那襲儒袍完全不同,作風極其彪悍,矯勇善戰,每一劍,都孔武有力,每一式,都氣勢滾滾!

“真可怕!”駱葉喃喃自語,“幸虧他闖的是如此氣象的黃泉圖,如果是兄弟樓的那一張,我這黃泉圖未逢一敗的記錄就要被他打敗了。”

正如駱葉所說,儘管青衣錦繡如此厲害,也沒能在黃泉圖裏掀起一點風浪。

青衣錦繡繃着臉,腳冒真氣,御風而行,雖然不如御劍飛行迅速,但也絲毫不慢!可那黃泉水竟然比海中的大浪還要兇猛,僅僅躲過水勢是沒用的,他必須要躲的更遠,才能完全將黃泉水的吞噬力量躲過去!

原本儒雅乾淨的衣衫,也似乎風塵僕僕,那張陰狠的將青衣剛氣得不輕的臉龐,也頗有些精神不振。

“這是什麼古怪符陣,無時無刻不在吸收我的真氣,而且竟然還能將劍意吸收進去,這讓我怎麼破陣?”

最後一句,充滿了無奈。

唰!

又掀起了一股更大更猛的黃泉水,由於吸收藍色靈氣而顯得美輪美奐,煞是好看!可這平日裏讓青衣錦繡倍感親切的光芒,此時倒映在他的臉上時,卻清楚的顯現出了他的驚恐。

他情不自禁地揚起了臉。

劇烈抖動的視野中,一襲浪花,驟然變大,瞬間出現在他的面前。

轟!

他毫不猶豫得祭出了自己的飛劍,磅礴的劍意試圖在阻擋着這陣黃泉水,但他還是如同石球一樣,被狠狠的擊飛出去,連句悶哼都來不及發出一聲,硬生生得釘進了黃泉圖外的泥土中!

在強大的衝擊面前,靈甲釋放出來的保護罩就像是紙糊的脆弱,被比刀子還要銳利的黃泉水給切割得支離破碎。

儘管身在靈甲之內的青衣錦繡沒受到什麼傷害,但他也不好受,雙腿牢牢插在了土中,血液倏得逆流,若非奮力控制住,他就要倏得一口噴了出來,五臟六腑則是如同被攪亂一樣的痛苦難受!

該死!這真的只是符陣?

他顧不得這個姿勢是多麼的丟人,臉色劇變,兇狠的盯着黃泉圖。

“真狠那!”駱葉嘖嘖嘆道,對於青衣錦繡,他倒沒多少心疼,那既不是青衣雪花的父親,也不是自己的弟弟,自己與他非親非故,當然不需要心疼,何況那是他自己想要進去試陣的。

用眼角餘光看了一眼青衣剛,駱葉發現在青衣剛的眼睛裏,有一絲不忍,他不由得暗自感慨,都說長兄爲父,看來這話一點都不假,就算他弟弟那般待他,他還在關心着他弟弟,唉,一番苦心啊。

而單心,已經徹底的呆傻掉了,臉色如紙一樣的煞白,跟死人也差不了多少,如果不是一直在吞嚥唾沫,駱葉還會覺得他已經被嚇破了膽。

“怎麼,想通了沒?到底要不要告訴我?”

剛纔發生的一切,對於單心來說,就像是夢一樣,來到東方神洲,他也不是沒見過術法。

可見過誇張的術法,沒見過這麼誇張的術法啊!

再不妥協,更待何時?

他赧顏笑了兩聲,乖巧的點了點頭,與之前的硬氣判若兩人。

“呵呵,乖。”駱葉滿意的笑了,雙眼彎的如一輪美月,但在單心看來,比魔鬼還要可怕。


單心努力調整了一下情緒,說道,“跟我一同來的中土修者,是對雙胞胎,都是不輸你們的狠角色,至於其他的修者,也都與我一樣,是用槍的,單兵作戰的話,比我稍差,但若論團戰能力,很強。”

想了想,單心又加了句,“非常強!”

“槍?那是什麼東西?”

“哦,就是我用的那個黑色的兵器,是我們中土神州專有的兵器。”單心已經被駱葉深深的震撼住,說話也言無不盡,耐心得解釋道,“與你們的弩差不多,只不過我們用的是子彈。”

似乎還能回憶起子彈呼嘯過身旁的感覺,駱葉不屑道,“切,團戰再厲害還能比的上我的鬼印營?再說了,沒有了槍,你們都是一羣廢柴。”

單心無奈的點了點頭,說道,“如果我們知道東方神洲上,會有像你這樣連子彈都躲得過的人,肯定都會像那對雙胞胎一樣,修習術法。”

在中土神州上,鮮有人能擁有比子彈還恐怖的速度,所以那夜與駱葉的交戰,是單心記事以來所見過的最詭異的一幕!

“雙胞胎?他們叫什麼?”駱葉聽他說還有修習術法的修者,立馬來了興致。

“他們的名字起的很怪,好像十分不負責任一樣,一個叫做南宮憶一號,另外一個叫做南宮憶二號。”

駱葉頓時被噎住,無語的想着,世界上還有這樣無所謂的名字?

但在識海內,正對着平板電腦碎片無限唏噓緬懷的小蚨,卻猛然擡頭,他發現,在血雀聽到南宮憶三個字的時候,渾身上下徒然就升起了一股興奮感! 那侍女站在門外,雙腳都快要發麻了,但她依然不離不棄,連坐下歇息片刻都不肯,尤其是聽到柴房中駱葉對單心偶爾的威脅之詞,就渾身充滿了力量,好像比駱葉還要興奮高興,面色潮紅,激動不已。

吱呀一聲,門開了,駱葉微笑着走了出來。

“咦,你還在這裏啊,很累了吧,去歇息就好了,他暫時不需要人看管,跑不了的。”看到那侍女還認真的侯在門外,駱葉不禁心裏一軟,上前友好的說道。

“啊!”侍女猛然受驚,支支吾吾半天,也沒說出來半個字,幸好青衣剛也說了句‘下去休息吧’,她才如蒙大赦,手忙腳亂的離開了這裏。

“駱公子很有魅力啊,我這的小丫鬟都被你擄獲芳心了。”青衣剛的嗓門奇高,這一聲打趣,直接被那侍女聽到,頓時覺得臉上滾燙如燒,再也矜持不了,一溜煙的跑了。

駱葉無奈的敲了敲腦袋,苦笑了兩聲,“要是這魅力,能讓我多賺兩顆靈石就好了。”

“哈哈!駱公子這話說的實在!”

青衣錦繡現在感覺很苦惱。


無論他集聖化身上天位的修爲,還是他所修煉的霸道劍訣,都讓他在這偌大的青衣家出類拔萃,但今天卻讓他在衆人面前蒙上了奇恥大辱,再說透徹點,這屈辱還是受自於一位外人。

他能清楚的感覺到站在黃泉圖外,那些鬼印營修者眼裏深深的同情。

沒錯,的確是同情。

鬼印營的修者都是在金水城見證駱葉崛起的修者,每個人的眼光都在無形中被駱葉所影響,自然評斷的出這三張黃泉圖的威力。不過,同情之餘,卻沒有一個人敢幸災樂禍,他們自身都難保。由於即將對陣紅衣家,駱葉給他們每個人都佈置了恐怖的修煉課程,大家都卯足了勁開始修煉。倘若修煉沒有完成,駱葉會不會一着急把誰扔黃泉圖裏,誰說的準?

所以,當看到青衣錦繡像隕石一樣,從黃泉圖裏飛了出來,這幫雙手已經塗滿鮮血的傢伙也不禁哆嗦顫慄。

“啐!你們這些沒教養的下人,竟然敢看我的笑話!”青衣錦繡低聲罵道,雙手暗暗發力,但雙腿插在土裏像是釘住一樣,自己只不過是名劍師,這種體力活怎麼幹的了!

有些青衣家的弟子看不下去了,紛紛湊了過來,想利用拔蘿蔔的方式,將二當家救出來。

“你們幹什麼!我又不是出不來,滾開!”青衣錦繡破口大罵,心裏鬱悶不堪,這些人嫌我丟的人還不夠,不行,一會兒得狠狠的懲罰他們!

這麼一吼,剛剛進入訓練狀態的鬼印營,又都把目光聚焦了過來。

駱葉也看到了這一幕,頓時發覺自己的黃泉圖好像做的過分了點,硬着頭皮想說要不要他幫忙,收到的卻是青衣錦繡冷冰冰的一個怒視,無奈之下,只好站在一旁,看青衣錦繡如何破土而出。

細長如槍的飛劍,在地上受到了青衣錦繡的呼應,飛昇而起,在青衣錦繡身體周圍,像是一把利鏟,不斷的刨着,一時間,堅硬的土地,徒然像是遇到了穿山甲一樣,猛地炸開,泥土飛濺,正在注視他的駱葉嚇了一跳,趕快用真氣護在身前。啪啪啪,泥土打在真氣罩上,有如雨下。


衆人啞然!

青衣錦繡面沉如水的走了出來,對駱葉不理不睬,對鬼印營說道:“你們覺得我很可笑?”

沒有人敢說話,這畢竟是二當家,得罪他可沒好事。

“青衣錦繡叔叔,這當中是不是有什麼誤會?”駱葉硬憋着笑,也擺出十分嚴肅的樣子,“你們都給我好好訓練,誰讓你們停下來的!”

“哼!市井之輩!”青衣錦繡冷哼一聲,拂袖而去,表面上瀟灑之極,但誰都知道若不是駱葉給他個臺階下,他指不定得發多大的火。


青衣剛苦笑一聲,打個招呼,也離開了這裏。

待這裏只剩下鬼印營和駱葉之後,所有人都湊了過來,把駱葉圍在中間,七嘴八舌的議論,全都面露喜色,大家都是綁在一條繩子上的螞蚱,作爲螞蚱頭的駱葉,變強對其他人來說都是件大好事,起碼依靠着黃泉圖不至於丟命。

“都靜一靜,單單有黃泉圖,還不能穩保勝利,我們所需要的是儘快提高自己的修爲,只有修爲纔是自己的,符陣終歸是外物。”駱葉如今已經很有領導的氣勢,一句話下去,這些人臉上的喜色便慢慢褪去,轉化爲對修爲的渴求和堅毅。

薛明首先說道,“掌教師兄,我們可從來都沒有懈怠過!”

說話之際,其他人也都自信滿滿,自動排成緊湊的隊形,準備讓駱葉看看他們的修煉成果。

“行,你們要是進步的大了,我考慮去跟青衣家主求些幽紫草,供大家修煉!”

“好嘞!”

薛明興高采烈的回了一聲,笑容滿面的臉募得一肅,雙手平伸,聚攏真氣。

原本也開着玩笑的駱葉立即安靜下來,臉上笑意斂去,表情轉爲認真。這些鬼印營的修者雖然修煉的時間較短,但都天賦不錯,而且又都肯吃苦,戰鬥力不輸明雪衛。駱葉十分好奇,在三處靈源的薰陶下,他們會悟出什麼東西。


翻騰的黑氣在鬼印營每個修者的手上出現,牽動的周圍空氣溪流流轉,發出嗤嗤響聲,有如金鐵相交,聽的人耳膜發疼。

鋥鋥鋥!

毫無徵兆之下,突然空中徒然發出幾記空餉轟鳴,旋即,一塊碩大鬼印瞬間形成!

駱葉大吃一驚!

《番天鬼印》的威力他從未懷疑過,但也深深知道,這門功法在他們使來,有多麼大的缺陷,那就是太慢了,每一次都需要有自己或者是劍營在前面打前鋒,然後才能發揮出他們最大的威力。

可如今,這個鬼印竟然凝結的如此之快,就算是直接對敵,也不需要自己在他們之前撐太久了。

他仔細觀察之下,發現這鬼印與之前的鬼印又有不同,之前的小鬼印只是徒具其形,根本沒有印紋,而這次的鬼印,則是首次出現了印紋!

駱葉微微張開了嘴巴,那是一條蛟龍。

“鬼印顯紋?”小蚨的臉上出現一抹訝色,同駱葉一起看着那座鬼印。

鬼印營的所有成員,臉上都滲出了汗水,但他們卻沒有一點放鬆,全都謹慎的操控着那座鬼印。

浩浩蕩蕩的真氣輸入進去,忽然出現令人稱奇的一幕,印紋上的那條蛟龍似乎有些動作,發出一聲淒厲的嘶鳴,小山似的身軀瘋狂地扭動,似乎不再甘於受封於鬼印上,嗚嗥一聲,竟然真的脫落下來,掃過之處,均響起令人膽寒發毛的顫音,就連黃泉圖,在此時都好像被這條蛟龍給壓制了下去。

一股恐怖的威勢,如颶風般,橫掃整個青衣府天空。

青衣府內所有人,都下意識的跑了出來,擡頭仰望着如此規模的一條黑色蛟龍,那從容遊走的身軀、冰寒徹骨的吼聲,都讓他們心驚膽戰。

唯一沒有受到影響的,便是擁有小蚨的駱葉。

小蚨此時已經將自己的神識外放出去,悄然間探察着這條蛟龍的品階,而駱葉,則是一臉緊張的站在那裏,他知道,小蚨的判斷不會有錯,而這個判斷也會大大關係到鬼印營這等新殺招的威力。

時間過去的很慢,鬼印營還飄在空中,也都緊緊注視着駱葉,掌教師兄的滿意程度,也直接關係着他們的幽紫草!

突然,小蚨滿意的點了點頭,罕見的讚歎道,“還不錯,這是玄地魔蛟,走的是剛猛霸道的路子,練的好了能進階爲玄地幽龍。”

駱葉笑了,發自內心的笑了,不單單是因爲己方的實力大增,更是由衷的爲這些修者感到高興。

他們終於像自己一樣,熬過了最痛苦的時代,前途一片大好!

那條蛟龍彷彿受到了莫大的鼓舞一般,冰涼的瞳孔中多了一分威嚴和驕傲,昂起蛟首,閒庭信步般,在空中踱着步子,深邃而愉悅。

鬼印營的修者這才緩緩落地,臉色雖顯蒼白,但都面露狂喜之色!

《番天鬼印》第三式,鬼印顯紋,終於練成!

小蚨忽然想敲詐一次駱葉,媚笑道,“小葉子,我再給你一個方法,讓他們的鬼印再厲害一步怎麼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