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浩宇停車後,先是觀察了一會,因爲他發現舒靈窗外不遠處的一輛轎車裏,一位鬼鬼祟祟的男子,一直在注視着她。

龍浩宇知道,這肯定是劉、薛二人派來監視舒靈的。

看罷,龍浩宇若無其事的走進了咖啡館。看到龍浩宇進來,舒靈頓時眼睛一亮,忙起身迎了過來,不等她說話,龍浩宇邊走,邊搶先道:“靈兒,不好意思啊,讓你久等了,這路上太堵了。”

“嗯?靈兒?”舒靈聽着龍浩宇親密的稱呼,頓時玉面一紅。

然而,更驚訝的還在後面,龍浩宇來到近前,竟然將她擁入了懷裏,這更令她有些不知所措了,心跳極速加快,胸前像是有隻小兔在亂跳一樣。

舒靈有些嬌羞的偷瞄眼周圍喝咖啡的人,驚喜道:“龍大哥,你……?”

“噓,別說話,窗外有人監視你。”龍浩宇打斷舒靈道。

什麼?有人監視自己,自己怎麼沒有發現,想着舒靈下意識的轉頭往窗外看去。

“別看。”龍浩宇一把捧過她的腦袋,吻了下去。

“嗯。”舒靈眼睛瞬間睜大了,眼中滿是難以置信,他吻自己了,他竟然吻自己了。

舒靈一直都對龍浩宇有好感,但沒有機會表白,想不到今天他竟然這麼主動,難道他對自己也有那個意思,可是,這也太直接了吧,不過好喜歡啊!

舒靈心裏想着,龍浩宇已經放開了她,然後拉着她的手坐下。被龍浩宇拉着,舒靈感覺手上像是有一股電流傳來,酥**麻的,雖然她是個豪放的女漢子,但是還從未與哪個男子如此親密過。

“不好意思啊,我剛纔不是故意的,要不那樣做,他們會懷疑的。”

龍浩宇坐下後,趕緊放開了舒靈的玉手,有些歉意道,不過面上卻表現的像是情侶一般,外人看不出什麼。

不過舒靈好像並沒有聽到,呆呆的坐在那裏,臉紅的低着腦袋,不知在想些什麼。


“舒靈。”龍浩宇輕輕碰了碰舒靈手臂,低聲道。

“啊?”舒靈明顯吃了一驚,猛然反應過來,臉紅的看着龍浩宇,臉上露出疑問之色。

龍浩宇見她這麼大反應,安慰道:“放鬆點,別讓人看出來,我們就先假裝一下情侶。”

“嗯嗯。”舒靈先是點點頭,然後愣了一下,什麼?他說假裝情侶?額,舒靈有些失望的看眼龍浩宇,不過她反應也快,很快便反應過來,極力的配合着龍浩宇,不得不說她的演技很好,不去演戲真是太可惜了。

邪少強歡:惹火小嫩妻 ,二人邊喝邊愉快的聊着,舒靈不時嬌笑着,真像一對情侶一樣,看着很是恩愛。

聊了有一個小時,二人離開了咖啡館,龍浩宇目送着舒靈回到公司,他轉身對着自己的車子走去,路過監視舒靈的男子之時,淡淡的撇了一眼,對方裝睡的躺在車裏,等龍浩宇走後方纔睜開眼睛,然後拿出手機打起了電話。

龍浩宇開車直奔戰龍健身館,同時在心裏盤算着宏運的事情,宏運確實出事了。

原本艾氏計劃聯姻的上官家族,突然變卦,提出要宏運百分之三十的股份,否則絕對不會贊助資金。

面對他們的獅子大開口,艾琳再也忍不住了,選擇直接與他們決裂。

聯姻方式失敗,艾琳再度四處奔波起來,她現在正忙的焦頭爛額,到了這時候她確實沒辦法了,能想的辦法都想遍了,半個月來,她跑遍了所有能想到的公司,可是世態炎涼啊!結果是無奈的。

此時的艾琳,正遠在S市,去往博海集團的出租車上,因爲艾森臨終前告訴了她一個祕密,這成了宏運目前的最後一根救命稻草。

車上,艾琳思緒回到艾森臨終前,那時病房裏只有他們二人,艾森告訴了艾琳,宏運那百分之八的股份在S市的博海集團。不過不到萬不得已最好不要前去,因爲他不希望讓艾琳與楚門有什麼交集,那裏的水太深了,還有就算去了,估計也是失望大過希望。

那還是艾森年輕時候的事,當時創業之初,那叫一個艱難啊,好在當時他的一位老朋友,也就是楚門前門主曲靖,對他伸出了援助之手,後來艾森成立了宏運集團,爲了感激曲靖,便將宏運百分之八的股份送給了曲靖,事後二人也多有聯繫,但也只是限於電話聯繫而已。

在商業上,博海集團領先宏運,也不在乎宏運這點股份,而艾森也是高傲之人,不想讓人以爲他是依靠博海集團的,所以二者就沒有過商業上的往來。

所以直到臨終前,艾森方纔告訴了艾琳,不過他並沒有將希望放在博海,畢竟世態炎涼,曲靖的事他也聽說了,當時只是惋惜了一陣而已,也去他的墓地祭拜過,僅此而已。

對於新任門主會不會承認這段過往,他也不敢保證,這也是他沒有去博海求援的原因。

龍浩宇自然不知道楚門還與宏運有這種淵源,有時候不得不感嘆緣分的神奇。

龍浩宇回到戰龍健身館只有炎龍在,其餘的人都在忙着收拾房子,龍浩宇也沒有叫他們回來,直接來到辦公室。

剛剛坐下,龍浩宇便給李詩涵打去了電話。

“哎呦喂,我們的龍大門主,怎麼突然想起給我打電話來了。”電話那頭李詩涵戲虐道。

聽到李詩涵這種語氣,龍浩宇就倍感頭疼,如果不是沒辦法他纔不會招惹這個李詩涵這個妖精呢。

龍浩宇調笑道:“這不想你李大美女了嘛。”

“得得得。”電話那頭李詩涵打斷道:“你是無事不登三寶殿,有事就說,我忙着呢。”

得,拍馬屁一不小心拍馬蹄上了,龍浩宇在她這裏從來都不會討到好,只得無奈的如實相告。

“哦,要錢哪?”李詩涵故意拖了個長音,等吊足了龍浩宇胃口方纔極不地道的來了句“沒有。”

“不是,我有急用。”龍浩宇解釋道。

“跟我有什麼關係?”李詩涵隨意道。 這個大棚裏種植的是一些蔬菜苗子,鄒小北瞄了一眼,就出來了。

然後又趴在了另一個帳篷的口子,伸長脖子往裏面張望。

此刻,林初雪緊張極了。

這順藤摸瓜的事情,她可從來沒有做過。

她緊緊地拽着自己的衣角,整個手心都在冒汗,她時刻注意着鄒小北的去向,還不時打量着四周,以防止有農戶過來,將鄒小北給抓個正着。

這會兒,鄒小北進了另一個大棚,再次從大棚裏出來的時候,身上的那件墨色短袖已經不見了,光着膀子,懷裏似乎抱着什麼東西。

下一秒,鄒小北又閃身進了旁邊的大棚……

“小兔崽子!誰讓你進來的,居然敢偷我家的西瓜?!”鄒小北才進去沒幾分鐘,一聲爆喝就從帳篷裏傳了出來。

整個人都繃緊狀態盯梢的林初雪嚇得一個激靈,雞皮疙瘩掉了一地,趕緊往鄒小北那邊張望。

只見鄒小北從大棚裏衝了出來,朝着林初雪的方向狂奔而來。

在奔跑的過程中,鄒小北懷裏抱的那些紅彤彤圓溜溜的東西,不停地滾落下去撒了一路。

鄒小北也顧不上這些,只是拼命地往前跑去。

一個光着膀子的大漢衝出帳篷,朝着鄒小北的方向揮舞着一把鋤頭追了過來。

林初雪又緊張又害怕,這鄒小北要是被大漢給抓住了可怎麼辦?

“小雪,你快跑!”鄒小北朝着林初雪的方向喊道。

林初雪咬着牙,緊緊地將小手握成拳。

難道鄒小北又要讓自己扔下他不管嗎?

雖然林初雪是個女孩子,但也是個講義氣的女孩子。

情急之下,林初雪將鄒小北的自行車推了起來,朝着鄒小北跑過來的方向騎去。

“小北哥哥!” 花開如熙

鄒小北眼疾手快,動作麻利地將懷裏的東西全數扔進了自行車的車筐裏,然後翻身一躍,立馬就上了車,對着林初雪道:“小雪,快上來。”

林初雪也不磨蹭,反應極快地跳上了自行車的後座。

上車一瞬間,鄒小北就鉚足了勁死命蹬着自行車的踏板,朝前騎去。

“小兔崽子,你們給我回來,信不信我找去你家,告訴你們父母,打斷你們的腿!”那個大漢眼看着鄒小北就在眼前不遠處,可不想冒出個林初雪,還帶着輛自行車。

就這麼在他的眼皮子底下逃之夭夭。

氣得大漢在原地直跺腳。

礙於大棚裏還有着沒忙完的農活,只能朝着鄒小北和林初雪的背影狠狠地丟下這麼一句,就此做罷。

鄒小北一路上絲毫不敢放鬆,狂蹬着踏板,直到確定身後的人影再也看不到他們,這才放緩了下來,找了個有大樹遮擋的石墩附近停下車。

“呼……”林初雪擡起小手壓着胸口,感受着胸腔裏那顆七上八下的小心臟,吐了口氣,“嚇死我了。”

鄒小北將車子往邊上一停,整個人往地上就這麼一躺,也是狂喘着粗氣,上氣不接下氣得說不上完整的話。

過了幾分鐘,緩過了氣,鄒小北從地上一骨碌地爬起身,從自行車的車籃裏將東西一一拿出。

林初雪這纔看到,原來鄒小北的墨色短袖被他用來包裹那些戰利品。

“哎呀,西瓜都被震裂了。”鄒小北打開自己的衣服,裏面有個綠皮花紋的大西瓜因爲跟着兩人的一路逃亡已經被震開了一個口子。

鄒小北順勢雙手用力一掰,西瓜一分爲二,然後又使勁敲打了幾下,將西瓜再次分成幾塊,遞給了林初雪。

“嗯。真甜!”林初雪早就口渴了,接過鄒小北手中的西瓜,大咬了一口,雙目一亮,由衷地讚歎。

不知道是不是因爲這個西瓜有着不尋常的經歷,還是因爲剛從地裏出來的西瓜確實好吃。

林初雪只覺得口中的西瓜甜似蜜糖,似乎比媽媽平常買的西瓜還要甜呢。

“好吃就對了,也不枉費我冒着被發現也要進去摘一個回來。”鄒小北埋頭啃起了西瓜。

“小北哥哥,我看你和剛纔那個大叔是一同從大棚裏出來的,你沒看到他在大棚裏嗎?”林初雪抹了一把嘴角的西瓜汁,問道。

“我看到了!”鄒小北又拿起墨色短袖包裹着的幾個番茄,在邊上的小溝渠裏洗了洗,再次遞給了林初雪。

“那你還敢進去?”林初雪聽了鄒小北的話,瞪大了眼睛,咬了一口手中的番茄,滿足地眯起了眼睛。



“哎。”鄒小北嘆了口氣,“這連着翻了幾個大棚了,不是豆苗子就是菜苗子,就撈了幾個番茄還算能吃。”

“好不容易看到了個西瓜棚,即使裏面有人不帶一個走,不甘心啊!”

說着,鄒小北一連啃了幾口,滿意地點點頭,2005年的番茄,口感果然好很多。

“你膽子太大了!”林初雪想想剛纔的場景還是有些後怕,這鄒小北如果被逮到了,還真免不了要捱上幾棍子呢。

“我看他在大棚的另一頭幹農活,反正背對着我,我就順一個口子附近的西瓜也不礙事,誰知道被他發現了!”

“不過偷來的西瓜是不是特別好吃?!” 煉仙大陸

“哈哈!”

“呵呵!”

鄒小北和林初雪相視大笑,似乎想起了剛纔兩人狼狽不堪的樣子。

……

時間很快,斜陽西下。

鄒小北將林初雪送到了院子門口,有些依依不捨地對林初雪說道:“明天學校見!”

“好!”林初雪點了點頭,對着鄒小北招招手,走進院子。

和林初雪分別,鄒小北沒有逗留,直接回到自己的村子。

第二天週末,鄒小北躺在自家那張陪了他很多年的牀上,一直睡到了中午,見周蓮鳳催促了幾次,才下樓去吃飯。

吃完飯,就開始整理東西,準備回學校。

鄒小北估摸着林初雪每次到學校的時間點,提早就在校門口等着。 “你……。”龍浩宇剛想說話,就被電話那頭的李詩涵打斷了,道:“我要會客了,晚上笑了再說。”說完不等龍浩宇說話就掛了電話。

“哎,不是,這到底誰是老大啊?”龍浩宇看着手機無奈的嘆息一聲,不過他還只能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因爲對於博海的經營,還真離不開李詩涵。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