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何東華怕他被記者纏上連忙拉走他,讓他遠離這群已經發瘋了的記者。

好在何東華的保鏢都算得上是有些本事,很快就將整個場面控制下來。隨後那些記者只允許被站在警戒線外進行拍攝,而那個許醫生則是伸手對那些記者揮手示意,似乎十分享受這種眾星捧月的感覺。

千秋暮雪打了個電話,又叫來了自己的保安團進來控制整個場面的秩序,隨後才又將話題拉了回來:「許醫生考慮得怎麼樣?我覺得這個要求應該不算過分吧,要知道我們這塊太歲價值不菲,就連世界上一流的明星,也不一定能夠得到那麼高的報酬。」

那位許醫生聽聞,臉上先是出現了一絲掙扎的意味,隨後點頭同意了:「既然暮雪小姐都這樣說了,那許某也只好恭敬不如從命。只不過……不知道許某是否有幸,能請暮雪小姐吃個晚餐。」

這個許醫生盯著千秋暮雪那張白凈的臉,居然露出了一副色樣。

「我操!這個人用著我的名字要去泡妞。」許曜大老遠的聽到這個人居然用自己的身份去撩妹,頓時就氣得不行。

千秋暮雪眼中閃過一絲錯愕,隨後臉上卻是出現了一絲欣喜,點頭答應了下來:「若是許醫生賞臉的話我自然願意,既然已經定下了這件事那麼就來先簽個合約吧。」

千秋暮雪的聲線變得極為柔和,僅是聽到她這一聲話語,就讓許醫生感覺自己要飛起來一般。

那些記者看到許曜居然當眾撩妹,而千秋暮雪居然也同意了,更是激動的狂呼著拍照。他們的腦海之中甚至已經想出了一篇百萬字的文稿,要是這個消息明天爆出去,那麼千秋暮雪就會成為學許醫生的緋聞女友,這無疑會成為一個爆炸性的新聞。

「喂,小子你再不去管管這個人,他就不僅要拿走你的太歲,甚至還要用你的名字去泡妹子了。」玉真子在許曜的耳邊提醒了一聲。

事情發展到了這種地步,已經不是許曜放手不管就能解決的事情了,他看著這群狂熱的記者只感覺到有些頭皮發麻,沒想到自己又要被友軍給包圍了。

只見在那個許醫生正得意洋洋滿面春風的時候,許曜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臉,重新將自己的容貌變了回來,隨後大踏步的走到了大堂之中,指著那個假的許醫生。

「大家可千萬不要被他給騙了!他是假的!而我才是真的許曜!」

這一聲參雜了三分真氣,七分怒意!一吼出聲,頓時就如同平地一聲雷,把這群人都嚇了一跳,立刻就將所有人的目光吸引了過來。

其他記者回頭看向了許曜,他們在看到許曜的真人後,紛紛伸手指著許曜說道:「許曜!那個才是真的許曜,那個才是真的許醫生!」

千秋暮雪將星眸看向了許曜,平日里她只在新聞報道上看到過許曜的陣容,此刻一見她只感覺到……果然新聞報道上的許曜是記者們p圖過的,沒有想象中的那麼帥。

那個假的許醫生,看到居然又出現了一個許曜,臉色頓時就白了起來。何東華看了看許曜,又仔細的看了看這個許醫生,一時間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怎麼會出現兩個許曜?難道許醫生其實是有兩個人?」那些人群開始議論紛紛。

這時之前哪位帶著許曜進來的那個經理,看著許曜身上的衣服發出了疑惑的聲音:「不對!我記得他之前的容貌不是這樣的,難道這個小子會易容術?」 至於二蛋口中的林小妖,她是我的同學,是林三水唯一的女兒,在重男輕女觀念嚴重的山村兒裏,只生了一個女兒的吳妙可沒少挨白眼兒,聽說她婆婆在臨死前都在罵她,死之後死不瞑目。

村長家裏就這麼一個女兒就算了。這個林小妖除了遺傳到她老孃的優點很白之外。她的臉上,長滿了黑痣,黑痣上還長有黑毛。看起來無比的猙獰可怖。

因爲我小時候膽子稍微大點,可以說,我是林小妖幼時的唯一玩伴。

林小妖喜歡我,這是我打小就知道的事情。

甚至林三水對我這麼好,會叫我回來教書,裏面絕對有林小妖的攛掇。

我回來之後,也不僅一次的感受過林小妖那炙熱的目光。

可是我能怎麼辦?

我自認爲並不是一個以貌取人的人,但是如果讓我面對林小妖的那張臉,我估計我會連正常的男性生理反應都不會有。

可是林小妖會因爲這個就幹出來把我爺爺從墳地裏挖出來放到我牀上的事兒麼?答案是不會,林小妖雖然長的不像一個女人,可是她可是一個正經的女人,她根本就沒那個膽子。

我酒量不行,二兩白酒下肚,走路就有一點浮,被風一吹,更是難受,就想着回家休息得了。

也就在我回到家的時候,看到我家的房子後面有一個人影。

我雖然嘴巴上說的不信鬼神,可是我爺爺這事兒整的我也瘮得慌,所以看到這個人影我被嚇了一跳,隨手從地上撿起一個木棍,對着那個人影叫了一聲:“誰!”

那個人影嚇的一個趔趄,爬起來轉身就跑!

晚上盯着我的窗戶看,說不定這事兒就是這個犢子乾的!這人能跑,就肯定不死鬼,我提着凳子就追了上去。

在學校,我也是長跑冠軍,前面的人影不一會兒就被我給追到了水塘邊兒上。

“孫子,給我站住!”我大聲的叫了一聲。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不知道誰家的一條黑狗從暗地裏對着那個人影就衝了出來。撲向那個黑影。

那個黑影大叫了一聲,跌進了水塘之中。

我聽到了聲音,竟然是一個女聲,三兩步走過去,喝退了黑狗,對着魚塘裏撲騰着的人影罵道:“可算讓我逮着你了!”

“小凡哥救我!”水塘裏的人,似乎不通水性,在水裏兀自的掙扎着。

我聽出來了這聲音,竟然是我剛纔還在想的的人,林小妖。

我沒有發呆,跳入魚塘之中,林小妖出現鬼鬼祟祟的出現在我家,現在落實了她的嫌疑,但是前提是,我得把她救出來。

我跳入魚塘,她立刻如同八爪魚一樣的附在我的身上。

我就站在魚塘裏,魚塘的水在到我的腰。

“水不深,淹不死你。”我對她道。

可是驚魂未定的她根本不停,抱着我抱的越發的用力。沒辦法。我就這樣帶着她上岸。

跳入水中的她頭髮全溼。蓋住了她那張滿是黑痣的臉。她跟我是同學,今年已經21歲,山裏的女人,一半發育的都非常好,並且,一般都沒有穿bra。

此刻的她緊緊的貼在我。我能感受到她的心跳和柔軟。

這是我在大學跟女友分手之後第一次和女人的身體親密接觸。

抱着林小妖。

我忽然想起了十一歲那年看到吳妙可那雪白的身體。

我瞬間就起了反應,因爲此時我們兩個姿勢的原因,有個東西,頂到了它最迫切要去的地方,也是最不該去的地方。

我甚至忘記了懷裏抱的這個人是誰。人在精蟲上腦的時候,就是一個禽獸。坐懷不亂是柳下惠,而不是我林小凡。

所以我的身體在那一刻,自然反應一樣的往前挺了一下。

我發誓,就一下。

她絕對感受到了,在我懷裏的她,嬌嗔了一下。然後這個女人伸出了手,摸向我的腰間,叫道:“小凡哥,你的皮帶扣頂到我了。”

“下來!”她的一句皮帶扣讓我恢復了神智。拉着她從我的身體上放了下來。

此時是盛夏,穿的衣服都非常薄,此刻她遺傳吳妙可那雪白的皮膚若隱若現,十一歲那一年看到的場景再一次的衝進我的腦海,讓我想要爆體而亡。

“爲啥會在我家院子後面?”我強裝着鎮定。

“我。。”她侷促的站着,此時的她,撥了下額前的頭髮。

那張臉,瞬間把我全身的火澆的熄滅了下來。

忽然,她尖叫了一聲,跳入了魚塘之中。我以爲這女的要畏罪自殺,等我跳進去的時候,她火速的從水裏撈出來一個東西塞到我的懷裏。

然後以更快的速度跑了。

我看了一下。

我懷裏是一雙千層底布鞋。新的,此時卻已經溼透。

如果在我家院子後面發現的人是一個男人,那他就有百分之八十的可能,可是這個人竟然是林小妖。

她來,是爲了給我送一雙千層底布鞋。

我在一瞬間就排除了她的懸疑,這是一個好姑娘,可惜我不是一個好男人。

雖然說,一個相貌不好的女子,因爲喜歡我,所以要搞臭我,這聽起來也像那麼一回事兒,可是我不相信,林小妖能做出這樣的事兒。

這是男人的直覺,第六感。

日子恍若再次恢復了寧靜,我也在第三天重新開課,同時,我太想要搞清楚這件事兒的真相,我像是一個偵探一樣的,強烈的關注着村民們的情況。

直到後來,我似乎看所有的人都很可疑。

我知道這件事兒是人爲的。——兇手肯定在作案一次要潛伏一段時間,只是可惜我不是柯南,並不能準確的找出兇手。

甚至可以說,除了林小妖,別人都沒有動機。

而我又不相信是林小妖所爲。

“過去了就過去了,你不用偏執這個,就當是頭七你爺爺想你了回來看看你得了。”父親勸我道。

“爸,我是真的感覺二叔怪怪的,您注意點他。”我還是提醒父親道。

“你二叔得罪你了?多好的一個人,對了小凡,我跟李騷打過招呼了,看你二叔的這個年紀,還沒個女人不行,小姑娘是不成了,我準備幫他介紹個寡婦,或者是離過婚的,就是怕他不高興。”我爸都已經開始操心二叔的婚事了。

這也是農村人的典型思想。

娶老婆,生孩子。

二叔看起來應該在四十歲左右,在城裏,這個年紀的男人,如果有錢,正是最有魅力的時候,可是在鄉下,幾乎註定了要打光棍。

“您自己看。”我不知道要說什麼好。——父親絕對是好意,但是二叔那樣一個我看了都感覺極有魅力的男子,他跟整個山村兒都是格格不入的,你讓他娶一下寡婦或者離婚的女子。

他會願意?

說一句誅心的話,在城市裏,二叔的條件,甚至可以讓二十歲花季的女孩兒趨之若鶩。

奶奶的病情,也慢慢的好轉,用她的話來說,就是她不捨得死,就算黑白無常來捉她她都不捨得走,她必須要看着孫子成親,抱上重孫。

人只有有信念,就能戰勝病魔,這個在醫院裏,甚至可以說是心理療法。

——生活就這麼看似平靜的過着,轉眼就又是一星期過去了。農村鄉下,對去世的人,把七天這個日子看的非常重。

頭七祭酒,二七圓墳,三七插旗,四七祭祀,五七兒女齊聚,直到七七四十九天。逢七就要去祭祀。

這一天,是爺爺的二七。我們家裏的人,要去上墳,給他的墳頭添上新土,這是封建迷信,你可以不信,但是必須得做,或許,這只是對故去新人的一種寄託。

奶奶在給爺爺燒着紙錢,活着的時候倆人跟冤家似的,陰陽兩隔了似乎有說不完的話,奶奶一直在碎碎念,說一些家長裏短,說的跟爺爺真的可以在地下聽到他說的話一樣。

故去的人已經離去,活着的人,只有好好的活着。

回到家,吃了晚飯之後我回到了房間,忽然坐立不安。我竟然恐懼了起來,對於七天這個迷信中特別的日子。

我生怕跟頭七一樣,忽然在半夜的時候,爺爺的屍體再一次出現在我的牀上。

爲此,我檢查了大門,我的門,就算是這樣兒,我還是不放心的叫醒了父親,對他說了我的顧慮。

“應該不會。”父親皺眉道。

“我是擔心別人故意要整我。如果真是這樣,晚上得防備,一定要捉到那個人,您別睡那麼沉,我知道你不想讓我懷疑我的二叔,可是我希望你能防着點他,不是他最好。”我對父親說道。

他點了點頭,去廚房給我拿了把菜刀。

他嘴巴上不說什麼,其實心裏,也懷疑二叔,這一切都盡在不言中。

我回到了房間,堅持着不睡覺。去批改孩子們的作業,可是小學的作業,能有多複雜?

改完之後,也才十點多。而我,則想着今晚就算是通宵,也要把今晚過去了。

農村的夜晚是非常無聊的。沒有網絡,我也沒有小說可以打發時間,就這樣乾坐着枯等,很容易犯困。

我不知道是在幾點的時候,我竟然就這樣,坐在椅子上睡着了。

——當我醒來的時候,幾乎是一個激靈就翻了一個身。順手就提起了我放在桌子上的菜刀。轉身盯住了牀。

一眼看過去。

牀上還是有一個人影。他還是穿着一身上面繡滿了綠色小花的壽衣!

我爺爺他又回來了!!

這一下,恐懼和憤怒交織的我大叫了一聲:“爸!!”

手機用戶請瀏覽wap.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許曜看到那位經理一臉疑惑的樣子就知道事情要糟了,因為大部分的人都會有先入為主的觀念。

之前他看到的是許曜的假面目,現在許曜以真面目示人的時候,他反而可能會以為現在的面容是假的。

之前那位經理果然站出來,走到了千秋暮雪的身邊小聲的說道:「這個突然出現的許醫生不見得是真的,因為我記得他剛剛並不是長這樣的。」

這個經理畢竟是許曜的鐵粉,當然會記得自己的偶像長什麼樣。所以他清晰的記得自己帶這個許醫生來到二樓的時候,他的面容只是一個普通人,現在卻又變成了許曜的樣子。

那個假扮的許醫生聽聞后,強行穩住了自己的心神,冷哼一聲指著許曜說道:「你是哪裡來的?居然敢假冒我的名諱!」

急速閃婚:夜少心尖寵 「嘖嘖嘖,居然還裝得有模有樣的。」許曜一看樂呵的說道:「到底誰才是假的自己心中沒點數嗎?」

隨後許曜舉起了自己的手,亮出了他那獨一無二的墨玉麒麟戒,其他自己的紛紛的拍攝著他的手,並且發出了驚呼之聲。

「這個戒指我在許曜醫生的手上見到過!許曜醫生每次都會帶著的!」

「對對對,我對這個戒子的印象十分的深刻,這個戒指可漂亮了!」

那個假的許醫生看到許曜居然拿出了這種東西,心下也是一陣慌神,隨後他拿出了自己的手十分驚訝的說道:「什麼?為什麼我的戒指會出現在你的手上?你是什麼時候從我的手中偷到了我的戒指?」

「偷的?居然是偷的?」

一時間各種反轉疑點重重,這些記者反倒更加的感興趣。

「你是說這是你的戒指你有什麼證據?說起來你現在還戴著口罩呢,你敢不敢把你的口罩摘下來,讓他們看看口罩下的到底是一張什麼樣的臉!」

許曜自己當然知道自己才是真品,所以在面對這些質疑他毫不慌張。

只見那位假的許醫生卻是如同變戲法一般,一把摘下了自己的口罩才,露出了跟許曜一模一樣的臉。

這下子全場嘩然,居然出現了兩個一模一樣的許曜!這下子還真有一種真假猴王的感覺,千秋暮雪也瞪大了眼睛看了看自己前邊的許醫生,又看了看許曜。

這時玉真子在許曜的耳邊對他說道:「這個人居然也會易容之術,看來他之前就做好了充分的準備,想要冒充你的身份。」

「放心吧假的真不了。」許曜回應了一聲后,再次將目光投向了假的許曜。

正當他準備拿出其他證據的時候,假的許曜突然湊在了何東華的耳邊,對他說道:「何老闆你到底是相信我還是相信他?這個人不知從哪來的,居然憑空侮辱我!你的人還不快點出手,愣著做什麼?」

何東華哪知道誰是真的許曜,但一想到眼前的這個許曜曾經為自己治過病,應該不可能是假的,於是就叫來了自己的保鏢。

「你們幾個快把這個無禮之徒給我轟出靈藥堂!」

何東華一聲令下就有三個保鏢朝著許曜走來,他們三人手上都拿著一根警棍。

「不好意思了小兄弟,你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現在請你出去吧!」

那位身強力壯的保鏢一手抓住了許曜的胳膊,另一個也抓住了許曜的另一邊胳膊想要直接將他抬走。

然而許曜卻如同整個人釘在土地里一般,這兩個保鏢不管怎麼拉扯,許曜人就站在原地沒有移動半分。

「既然你不肯合作,那就別怪我們心狠手辣了!」

第三個保鏢看到許曜居然那麼硬朗怎麼推都不肯走,於是氣急敗壞的上前拿起警棍朝著許曜的臉上甩去。

誰知許曜僅是輕輕的一推,就將拉著自己的一個保鏢給推走,騰出的那隻手輕而易舉的就接住了那根甩向自己臉上的警棍,掌心猛的一用力整個警棍瞬間一分為二。

那三個保鏢看到眼前這個小夥子看起來弱不禁風的,居然有如此強大的力量,都不由得有些退縮。但是一想到自己的任務,又不得不硬著頭皮上去。

還沒等他們出手,許曜的速度便如同一陣風一般已經到了他們的身後。

剛剛許曜已經看出來了他們對自己其實是有手下留情的,所以也不打算刁難這三個保鏢,畢竟他們也是奉命行事。

倏忽間許曜的手心中多出了三枚銀針,下一秒三枚銀針刺入了三個保鏢的體內,這三個保鏢就如同一尊雕像般站立在原地動彈不得。

「這個是……這個是飛針點穴啊!這可是許醫生的成名絕技,看來沒錯了這個人才是真的許醫生!」

那些記者何時見到過那麼精彩的一幕,不易回相機的閃光燈和咔嚓聲便布滿了整個大堂。

那個假的許醫生看到他們都紛紛被許曜的手段折服,頓時心下升起一絲不關甘,隨後直接朝著許曜沖了過去。

許曜看到這個假的許醫生居然敢對自己發起攻擊,毫不客氣的抬手迎上了他的一掌。

「啪!」雙掌交合的那一瞬間,假的許醫生猛的向後退去,這一掌竟然直接打到他功力散失,臉上居然也出現了半邊不同於許曜的臉。

「這個是……這個才是假的許醫生!沒想到剛剛後來站出的那個人才是真的!」他們看著假的許醫生那半邊陌生的臉,都不由得為這個結果驚呆了。

「可惡,沒想到居然暴露了。許曜,你壞我好事,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隨後他居然猛的運起了真氣,將自己的全身力量都灌注於自己的雙掌之中。

下一秒他們都沖向了許曜,抬起了雙掌以一種十分精悍的力量將自己的雙掌拍出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