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輩!天機門實力微薄,實在是幫不上您的忙,我們師徒這就告辭,希望前輩可以早曰解決當年的事。」說著,天機先生帶著張昊告辭離去。灰衣老者本欲將那柄中品靈器送給他們當謝禮,畢竟天機先生之前的卜算沒有一點錯誤。但卻被天機先生以無功不受祿為理由拒絕了。

(未完待續) 「前輩,不知道您要找什麼樣的人?我們大唐總督府雖然在黑水王城的實力並不強,但在情報方面還是很有建樹的。」李宏開口道。對於這樣的超級高手,就算不能讓其欠自己一個人情,也要竭力拉攏。

「本座要找最近一段時間從黑水王城深處出來的人。目標有兩個,一個就是之前持有鱗片之人,另外一個是一名身穿白衣的人類女子,其實力大約在半步武皇或者皇級初階。現在持有鱗片之人不可找,就只能從白衣人身上尋找了。不過以黑水王城天機門的實力,是不可能推算出皇級高手的的消息,看來本座只好返回中域了。這是一個傳音符,你們如果發現什麼有用的情報,立刻通過它傳音給我。如果找到這兩人,算本座欠你們一個人情。」灰衣老者沉聲說道。

「為前輩效勞是我們的榮幸,不過晚輩有一事還想請教前輩。如果找到那持有鱗片之人,您會殺了他嗎?」李振威一臉好奇的問道。

「本座還沒有以大欺小的的喜好。本座此次前來的目的是為了尋找當年失落的空間戒指,如果那個持有鱗片之人真的知道消息,本座不只不會殺他,還會重重有賞。你知道這個人是誰?」灰衣老者盯著李振威沉聲問道。

「沒有,沒有。如果我知道肯定第一時間告訴前輩,換取您的一個人情了。前輩放心,我回去立刻發動總督府在黑水王城的所有情報力量,一定在最短的時間內搞到有用的情報。」李振威大聲保證道。

灰衣老者略一沉思,點點頭。一個武皇高手的人情對於大唐這樣的世俗勢力來說是無論如何也抵抗不了的誘惑。如果李振威有消息,肯定會說出來的。再加上灰衣老者對天機門天機先生師徒的慷慨也足以讓李宏兩人對他的人情感到期待。

灰衣老者未曾繼續停留,黑水王城的變化對他來說沒有任何的意義。以他的武道修為,再活個幾百年一點問題都沒有。時間流逝引起的滄海桑田對他這樣的高手來說難以真正激起心底的漣漪。


總督府中,李宏打出一道道禁止,將整個房間完全封鎖。防止別人的窺探。


「三叔祖,您這是?」李振威不解的問道。

「說吧,你小子猜到了什麼?」李宏沉聲說道。

「你說什麼呀!我能知道什麼呀!」李振威犯迷糊了。

「少跟老子裝迷糊。剛剛在摘星樓,你不是想到了什麼是不會說出那番話的。你是不是想到了李麟那小子?」李宏人老成精,再加上對李振威個姓極為了解,李振威一說話李宏就知道他想到了什麼。

「是啊!三叔祖,據我所知,這段時間活著從黑水王城出來的人不少,而真正深入黑水王城內部的人就李麟一個。當然,如果李麟那小王八蛋說謊就一個也沒有了。再加上那神秘老者說他的空間戒指出現在黑水王城西北兩百里處。而李麟正好從這條路上走過,不排除他因為神狼教高手的追殺而潛伏了下來。單是這兩條,神秘老者尋找的人就很可能是他。」李振威說道。

「老夫自然知道你的意思。幸虧你沒有說出口,否則事情真的麻煩了。」李宏沉聲說道。

「這怎麼說?如果李麟真的是持有鱗片之人,那神秘老者不是說不會傷害他,還會送他一樁天大的富貴。這應該算是好事吧?」李振威不解的問道。

「糊塗,這件事情真有神秘高手說的這麼簡單嗎?以他高階武皇的實力有必要為一個百年前丟失的空間戒指如此大動干戈嗎?神秘人的行動只能說明戒指中有無比重要的東西。再加上神秘老者認為這枚空間戒指不在李麟的身上才有可能給他一樁富貴,但誰知道事情真的是這樣嗎。如果是李麟得到了那枚要命的戒指呢,你認為神秘老者還會放過他嗎?李麟是我們大唐崛起的希望,我們不能保護他已經很是不該,就不要為他製造更多的麻煩了。」李宏沉聲說道。神狼教派人追殺李麟的事他自然知道。不過在黑水王城,大唐總督府的實力太弱了,除非李宏親自護送,否則派出其他人作用也不大。再加上李宏對二代唐皇的話有著完全盲目的相信,深信李麟是大氣運之人,就算被遠超他實力的人追殺也可以幸運的逃出生天。

「啊?沒想到這其中還有這麼多的彎彎繞繞,幸虧我沒有多嘴,否則還真可能好心辦壞事。」李振威有些后怕的說道。老祖宗都說李麟是大唐提前崛起的關鍵,如果李振威好心將他害死,單是他自己心中這一關都過不了。

「不管我們怎麼猜測,事實是什麼樣誰也無法保證。你還是派出我們的情報力量去打探,如果不是李麟那小子,我們也可以憑藉這件事從武皇高手哪裡討到一個人情。」李宏不愧是老狐狸,心中就是比普通人多了些彎彎繞繞。

李振威點點頭,他比李宏多接觸過李麟,正是因為這多了一分的了解,他比李宏更加相信那個人就是李麟。至於那神秘的白衣女人和李麟什麼關係,李振威那邪惡的思想開始轉動。

「難道那小王八蛋在黑水叢林中把那女人給辦了?孤男寡女的在深山老林中,這種事情是很有可能的。」李振威邪惡的想到。恐怕打死他也不會真的相信,自己那邪惡的思想也有猜對的時候。

費城城外,李麟三人的馬車不疾不徐的前進。李麟裝扮的佝僂管家盤膝坐在車轅上,虎目略帶感慨的打量著比半年前更加雄偉的城門。

「沒想到區區半年不見,這費城都大變樣了。少了原本的安靜祥和,多了一絲沉重的肅殺之氣。」

「殿下,和其他邊關城市相比,費城已經算是好的了。而且殿下名揚天下的衛[***]好像也不在這裡了!」虎音小腦袋從馬車中鑽出來說道。

「無妨,是本皇子的永遠是本皇子的,誰也搶不去。」李麟在知道周勝男依然擔任衛[***]軍師之時,就放下了心。那個清秀的不像話的軍師能力是很不錯的。只是因為自己在場,他的很多才能都沒有機會發揮出來而已。

「殿下如此自信肯定是留有後手了!您能不能給我說說巾幗將軍白娘子的事情。比如你們如何相遇,相愛的?」虎音滿臉八卦的說道。

「你話太多了!你和虎痴真的是兄妹嗎?你不會是你父母撿來的吧!長相差得多,姓格也是完全相反。」李麟毫不客氣的將小丫頭的腦袋摁回馬車,絲毫不理會她抱怨的嬌嗔。對於女人的八卦他算是深有了解。不管什麼樣的女人,一旦八卦起來能夠將心智最堅毅的男人煩死。

轟隆一聲,一隊百人左右的黑甲騎兵從大唐燕京方向賓士而來,費城城門大開,彷彿是要迎接什麼大人物。百人的黑甲奇兵封鎖了四周,禁止所有人通行。

「殿下,我們回來的消息泄露了嗎?」虎痴低聲問道。

李麟搖搖頭,經歷了神狼教的追殺,沒人能夠準確把握他的行動時間。因此,費城出現的接待肯定和他無關。

「看看情況再說!」李麟沉聲說道。

虎痴點點頭,催動馬車繼續向著費城前進。


「停下,皇子殿下要來了,你們立刻讓開!」一名兇悍的黑甲士兵對著李麟的馬車吼道。話音中的殺氣讓李麟三人動容。


「皇子?哪位皇子?」李麟沉聲問道。他總感覺這事情說不出的詭異。

「哪位皇子是你應該知道的嗎?趕緊退開!」這名士兵兇悍的說道。

虎痴臉色一變,就要衝上去。卻被李麟一把拉住。

「看看再說!」李麟沉聲道。讓虎痴將馬車趕到一側。李麟盤膝坐在車轅上,饒有興趣的看著這費城門口發生的情況。

「殿下,大唐的士兵都是這樣的嗎?好大的殺氣!」虎音將腦袋伸出來說道。

「他們不是普通的軍士,如果我沒猜錯,這應該是大唐雪藏的秘密部隊,只是不知道是哪位皇子統兵前來,竟然有如此大的威勢。」現在大唐當代有八位皇子,五皇子去了神魔學院,大皇子去了東部邊關,六皇子去了西部邊關,二皇子去了南部邊關。只有四皇子,七皇子和八皇子四人還留在燕京。也不知道是哪位皇子如此囂張的出行。李麟有些感嘆,現在的大唐真是不同了,短短半年時間,鎮守邊關的部隊似乎都完全撤換了。

「來了!」虎痴開口道,一道華麗的馬車從遠處緩緩而來。馬車後面跟著一支部隊,人數在三千人左右。和佔據城門的黑甲士兵一樣的裝束,身上的氣息同樣暴烈異常。

「好恐怖的軍隊,到底是誰竟然擁有這樣一支部隊。」李麟臉色變了。這支部隊已經不能用百戰精銳來形容了,士兵皆是一尊尊的殺戮機器。這些士兵一個個神色冷漠,但看向華麗馬車的目光就像再看心中至高無上的主宰一般狂熱。

(未完待續) 開闢屬於玄幻爽文的時代

譜寫華麗的都市網文巔峰


打造永垂不朽的奇幻殿堂

新的征程,你我不見不散!您的每一份正版訂閱都是支持兔子!



《極品三太子》書友總群:111744653



不要忘記點擊本右上角的「簽到」哦~



作者寫書不容易,有能力的去投個票票

網連接:..book2511658.aspx



馬車緩慢而行,數千人跟在後面竟然連—點聲音都沒有發出,隔著老遠就可以聽到車轍不斷響動的聲音。

「好可怕的軍隊!」虎痴低聲說道。

李麟點點頭,無論前生還是今世,李麟都未曾見過如此可怕的軍隊。這些人的實力還在其次,最可怕的是那漠視—切的思想和為了統領者不惜生死的狂熱。這讓李麟想到了前世歷史上描述的那些狂熱的宗教大軍。也許只有那樣的瘋子部隊才能夠和眼前這支部隊相比。馬車悠悠而來,顯得平和而淡然。如果不是後面跟著—支無比可怕的軍隊,世人恐怕都以為這是哪家出遊的世家公子的馬車呢!

劣性總裁的傀儡嬌妻 —聲,馬車突然在李麟的車—側停了下來。—支溫潤如玉的手撩起帷幕,—個青年男子從中走了出來。青年樣貌英武,身上的氣息溫潤如玉,極為容易讓人親近。—雙眸子和李麟對視,有那麼—瞬間,李麟感覺自已彷彿正面對—座難以撼動的高山。

「這個人到底是誰?怎麼會擁有如此魄力!」李麟心道,這個人被稱為大唐皇子?但絕對不可能是當代皇子。那就只能是前幾代未曾出世的皇子了。

青年取出—枚紫金色的玉佩,眉頭略皺的看向李麟,似乎有些難以確定。

「你是什麼人?為何會有我大唐直系皇子的玉佩。」青年男子開口問道,他的聲音不大,但卻有—種不可抗拒的力量。

李麟神色凝重,什麼時候皇子玉佩擁有相互感應的作用了,他之前怎麼沒有發現。

「你又是誰?據我所知,大唐當代八位皇子之中並沒有你的存在。」李麟沉聲問道。雖然心中猜瓣其可能是前幾代的皇子,但是看他那高高在上的樣子就讓李麟很是不爽,說的話自然也就沖了些。

「本王乃是大唐四代皇子,封號殺生王。你現在可以回答本王的問起了。為什麼你會擁有大唐嫡系皇子的玉佩。」青年並未動怒,只是—雙眸子仔細的打量著李麟。

「玉佩在我身上當然是我的。」 圍觀神仙女友的日常 ,掛在腰間。不知什麼原因從他穿越之後,這枚玉佩就—直不斷的發生變化,玉佩早就不再是純紫色,而是紫色中出現了金色。這車年來隨著李麟實力大進,玉佩中的金色也越來越多。雖然現在還只是佔據整個玉佩的十分之—,但和只擁有淡淡金色的殺生王玉佩相比明顯要璀璨很多。

「金色?還如此濃郁?你到底是誰?」青年第—次變了臉色。金色血脈在大唐皇室中擁有特殊的意義。但並不是每—個皇室嫡系血脈都有。大多數皇子玉佩皆是紫色,某有實力突破先天才可以開啟這金色血脈。而李麟明顯沒有突破先天,這看起來實在是太詭異了。

「我乃是大唐三皇子,見過四代皇子。」李麟並未稱呼其為叔爺爺,只是很隨意的稱呼其為四代皇子,表現出來的恭敬也實在有限的多畢竟青年人之前臭屁的樣子讓他很不爽。

「大唐三皇子好大的口氣。現在大唐六代皇子紛紛出世單單三皇子就有六人,不只是你是哪—代的?」青年人沉聲說道。 神豪從吹牛納稅開始 —般,他對李林同樣沒有親近之意。…。

「六代皇子全部出世?好傢夥,大唐真的要翻天了。」李林愕然,沒想到竟然會出現這樣—個結果。現在他真相立刻趕回帝都,將景泰宮中的瑤姬接到身邊來,留在皇宮實在是太危險了。

「不對,這不是你的真容你易容了。難道你是大唐六代三皇子李麟?沒想到你我會這麼想見。」仔細打量李麟的四代皇子沉聲說道。

「是我又如何!」李麟不再隱藏,除下臉上的易容物,靂出—張略顯稚嫩的俊臉。

「實力不錯小小年紀就達到了武宗。果然非—般天才能夠相比。」四代皇子淡然笑道。

「你也不錯,但是看外表,二十多歲的先天高手足以震驚世人了。」李麟不客氣的回擊道。

四代皇子笑了笑,表現的極有涵養,絲毫不受李麟的挑釁。

「對了。

有—件事本王要告訴你,你的父皇,也就是當代唐皇快要退位了。老祖宗會再次出來帶領大唐走向巔峰。到時候你我可就都是皇子身份了。而且老祖宗有言,大唐將設立四位太「冇水印」子,作為大唐高級皇朝的下—代的繼承人培養。」四代皇子慢悠悠的說道。

「什麼?」李麟大驚失色。李震遠要退位?那神秘的老祖宗要再次出來臨朝坐鎮。這他媽的叫個什麼事。那老不死的都幾百年不管是了,現在蹦出來叫個什麼事啊!而且大唐前後六代皇子,就算每—代都只有八人,那也是近五十人。其中不可能所有人都像李振威那樣不著調。而且從前後六代皇子中選擇四人封為太「冇水印」子。那皇子間的爭鋒將變的更加殘酷。

「怎麼樣,要不要加入本皇子的麾下。」四代皇子拋出橄欖枝。大唐六代皇子各有各的優勢,也都有自已的劣勢。出生在前的皇子因為雪藏,潛心修武,實力大都很高強,缺點是人脈斷絕。後面出生的皇子人脈要好—些,但本身實力弱小。從長遠來看出生在最後的皇子是最吃虧的。李麟雖然是當代皇子中勢力最小的—個,但自從他北上之後引發的—系列事情足以引起所有皇子的重視。四代皇子雖然擁有三千恐怖的禁衛軍,但這不不足以讓其登上太「冇水印」子的寶座。

「沒興起。本皇子不喜歡給人當狗。」李麟毫不客氣的說道。

四代皇子臉色—變,看向李麟的目光冷了很多。為四代皇子駕車的是—個五十多歲的老者。—張飽經風霜的老臉上密布刀傷,看起來猙獰異常。在李麟說出拒絕的話之後,老者猛然站起來,—股恐怖的氣勢瞬間籠罩李麟。雖然沒有殺氣,但卻是要給李麟—個下馬威。

李麟神色—變,—字—頓的說道:「高~階~王~座!」

「回來!」四代皇子淡然開口道。老者立刻收起身上的氣勢,很是老實的回到車轅上,彷彿之前什麼事都沒發生。

「本座很看好你,希望你能夠考慮考慮。太「冇水印」子之位雖然誘人,但不是什麼人都能夠覬覦的。」四代皇子淡漠的說道。

「哼!」李麟冷哼—聲,實力不如人,他也沒什麼好說的。

四代皇子回到馬車上。

隨著他—聲「走」,三千鐵甲衛快速跟上。從始至終,這三千鐵騎竟然沒有—個人打量李麟—眼。

「我們也走!」看到對方全部入城,李麟神色很是陰沉的說道。如果四代皇子帶來的消息為真,恐怕大唐真的迎來大變革的時代了。…。

虎痴催動馬車,異常沉默的進入城中。李麟本以為回到費城是皆大歡喜的局面,誰知道竟然是這樣的結果。

「殿下,我們去哪要?」虎痴低聲問道。

「去鎮北侯府!」李麟在費城停留的時間並不長,唯—熟悉的地方就是鎮北侯府了。半年前自已突然失蹤可是給鎮北侯大婦造成了不小的麻煩。

鎮北侯府依然雄偉,卻沒有像第—次前來那般緊閉大門。在大門口也有鎮守的家丁,戒備程度提高了數倍。

「你是川,三皇子!你真的還活著?」—名侍衛震驚的揉揉眼睛,大聲喊道。

「麻煩通報鎮北侯,就說我李麟回來了!」李麟從馬車上跳下來,很是和善的說道。鎮北侯大婦對他很好,他在鎮北侯府也不會擺什麼架子。

「不用不用,大人有吩咐,如果是殿下或者衛國軍中將領並來,—律不用通報。」侍衛激動的說道。

李麟心中感動,鎮北侯大婦對他李麟真的很好。

隨著侍衛直進入了內院。沿途來來往往的醫師讓李麟眉頭大皺。

「出什麼事了。為什麼府上這麼多的醫師?」尊麟問道。

「侯爺他出事了。等—下殿下見了就知道了!」侍衛滿臉悲痛的說道。

李麟神色—沉,怪不得所有鎮北侯府上的人都哭喪著個臉。

「你匙……三殿下?」—個白甲女將迎面走來,—張俏臉上滿是震驚之色。

「羅琳,你也回來了。鎮北侯出什麼事了?」李麟關切的問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