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不覺之間又過了十幾天,此時步雲天已經停止了修鍊,而是陷入了苦思冥想當中,無數的思緒想法不斷的被閃現,同時又不斷被否定。

此時步雲天卻是在構思著一門功法,自從心火出現之後,他便已經有了這個念頭了,心火的功用可不僅僅是煉丹煉藥這麼簡單,從可以用它來煉體便可以看出他的不簡單,而且心火的傳承中他也知道,心火的各種用法還要靠他去挖掘。

心火熔煉萬物的特性讓冒出了一個瘋狂的念頭,熔煉萬物,取其精華去其糟粕,如果用心火來熔煉妖獸會怎麼樣呢?

每一頭高階妖獸的氣血都龐大無比,如果可以把這些氣血提煉出來,然後再吸收,對於他的煉體幫助不言而喻,更是無端端的多了一個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修鍊資源地。

經過髓氣神決不斷強化的**可不僅僅是強大這麼簡單,更加恐怖的是可以儲存越來越多的能量,隨著**的不斷強大,體內能夠儲存的能量也是與日俱增,整天打坐吸收天地靈氣,還不如提煉妖獸的血精華。

這其實跟熔煉藥材是一個道理的,不過這個說起來容易,做起來卻是困難,隨便一頭妖獸基本上都是龐大無比的,要熔煉一頭妖獸可不像幾株靈草那麼簡單。

一般的葯鼎都可以變化大小,但是想要大到裝下一頭幾噸甚至十幾噸的妖獸卻是不大可能。

最終步雲天還是想不出什麼好的辦法,只好決定找個機會直接用心火燒一下試試了。

此時步雲天手中並沒有妖獸屍體,所以他想試也試不了,不過他還有一件事情要做,那就是泡藥酒,按照聞道丹的丹方,先是把所有的靈草找齊,然後按照丹方中藥材的比例,把選出來的靈藥放入釀製好的高度酒中,只要等個一年半載,這些極品藥酒就可以拿出來喝了。

也幸好是這些靈草都從風峽遺迹中得到了,否則的話還得花大量的時間去找。當然,雖然不用去找,但是一些珍貴靈草的數量也不多,特別是煉製聞道丹的靈草更是稀少,大概也就夠泡幾壇酒而已,以後還想泡的話,就得自己收集靈草了。

接下來步雲天又利用元氣丹的丹方,泡製了大量的元氣酒,這回就不是用幾壇來形容了,就說是幾大缸也不為過。

把泡好的酒都密封起來之後,步雲天才收拾東西,出了定海神珠。

在步雲天破關出來之後,其他人也都差不多全出來了,就差許天放一個,也不知道突破天階有何難,有丹藥相助居然還耗費了如此多的時間,讓已經出關的步雲天等人擔心不已。

不過令人忘卻煩惱的方法很多不是嗎?眾人擔心不過半天便沉迷到自己的事情中去了,反正大家都知道擔心也沒用,並不能幫到閉關的許天放,所以眾人沒過多久便把心思放到了修鍊武技和法術上面了。

「大龍,再來和我們兄弟戰一場,我就不信這次還打不過你。」杜能拉著秦狼沖大龍喊道,兩人已經和大龍戰了好幾場了,可是每次都輸的很慘,兩人的打鬥經驗和大龍比起來還是差的太遠了,要知道大龍從突破地階開始便在古戰場混了,根本就不是兩人能比的,不過兩人經過這幾天的戰鬥倒是進步了不少。

「怎麼,你們兩個小子又想挨揍啊,有志氣啊,正好我今天又手癢了,剛想看看你們倆被火燒屁股的樣子,正準備去找你們呢,想不到你們居然自己送上們來了,哈哈哈……」大龍說著說著便哈哈大笑起來,可能是想起了上次用火系道法燒兩人屁股的搞笑情景吧。

「嗯,別囂張,等下有你好看的,我無敵小胖的威名可不是假的,看看我這魁梧的身材,就是壓也壓死你,你丫的就準備跪地求饒吧。」杜能哼哼道。

「沒錯,這次非要狠狠的揍你一頓不可,讓你知道一下我瀟洒小情郎的厲害。」秦狼也在一旁叫囂道,現在他和杜能都已經晉級了地階,所以才找上大龍練手。

「小胖子、小狼狼,別光說不練,吹牛誰都會,有本事我們就出去練練,到底是誰揍誰等下不就知道了。」大龍嬉笑著道,一副完全不把兩人看在眼裡的樣子。

「走,那我們就出去練練。」杜能和秦狼同時吼道。

很快的,三人在山谷里找了一個合適的地方,然後擺開了架勢,戰鬥準備開始了。

秦狼大吼一聲率先攻擊了起來,揮手便是一招聚氣成針術,遠遠看去之見漫天的熒光射向大龍,這是秦狼剛剛創出來的的大招,這大招的效果並不在殺傷力,而是在引人分神,任何人第一次看到這種招式恐怕都會關注,因為漫天的飛針數量實在是太驚人了。

所以大龍也不例外,雖然他的理智告訴他這招的攻擊力應該不是很強,但是他卻還是忍不住全力放出防禦罩,可見他對這招的關注力有多大。

不多可別忘了,對方可是有兩個人啊,可惜大龍此時已經被秦狼的招式吸引了注意力,漫天的飛針閃閃發光,射在大龍的防禦罩上發出叮叮噹噹的響聲,更加關鍵的是那些飛針還帶著閃閃的熒光,破碎的瞬間刺眼無比,大龍的眼睛幾乎都睜不開。

就在這時候,一根粗壯的地刺從大龍腳下猛地刺上來,趁大龍不住意的時候狠狠的在他的防禦罩上撞擊了一把,他還沒反應過來,秦狼的法寶飛劍已經向他激射過來,大龍發現后連忙招出法寶棱天錐擋上去,兩件法寶狠狠的撞在了一起,然後雙雙倒飛而去。

本來大龍的實力是強過秦狼的,不過可惜,他太大意了,從一開始便被秦狼和杜能弄的手忙腳亂,飛針和杜能的地刺剛剛襲擊完后他還沒來得及喘口氣,秦狼的飛劍便激射而來,完全不給他反應的時間,所以這一劍他便已經受了一點傷。

這次的教訓告訴大龍,大意是要倒霉的,獅子搏兔尚且全力,更何況秦狼和杜能兩人突破地階之後加起來的戰力也只是比他低上一些而已。所以大龍註定是倒霉了,接完秦狼那一劍都還來不及喘氣,杜能已經一棍向他掃來。



乾坤如意棒在杜胖子的控制之下暴發出驚人的威力,在他土行元力的全力催動之下,漆黑如墨的棍身變得寶光四射,一股衝天之氣爆發開來,以驚人的威勢擊向大龍,這乾坤如意棒就是步雲天等人也只知道是上古法寶,但是到底是幾階的法寶眾人並不知道。

但是這一刻它爆發的威力卻令大龍心跳不已,直覺告訴他千萬不要硬抗,可惜他想躲也躲不了,因為這一刻剛好被秦狼纏住了。

轟的一聲之後,大龍被敲的倒飛出去,防禦罩更是直接被敲碎了,雖然要不了他的命,可是卻受了不輕不重的傷,一口鮮血吐了出來,還好杜能和秦狼兩人看到他吐血之後便停手了。

「咳咳……你們兩個小子想要我們的命啊,居然一上來就這麼拚命。」大龍咳出一口血之後叫道,此時大龍看上去一臉慘白好不狼狽,真是大意失荊州,陰溝裡翻船啊,怎麼就那麼大意呢,悔不當初啊。

「嘿嘿,這回知道我無敵小胖的厲害了吧,小胖我縱橫宇宙千百年,威名響徹天下,那戰鬥力可不是吹出來的,上次不過是我讓你而已,這回我全力出手,你自然是立刻趴下了。」杜能嘿嘿笑道,其實這次能贏還是有很大的運氣成分了,還有就是強勁的法寶的關係,兩人的實力雖然比大龍低了兩級,但是法寶上卻是兩人強,兩人用的法寶都是步雲天從風峽洞府裡帶出來的古寶,而大龍因為大意用的還是以前的法寶,所以他悲劇了。

「怎麼樣呀,死不了吧,還是老大說的好啊,莫裝逼裝逼遭雷劈,吃虧了吧,沒那麼大的本事就不要裝出一副我是高人的樣子知道嗎,被我們打個措手不及之後居然還敢大意,看到我的寶貝飛劍后居然還不用老大新給的法寶,活該你挨揍啊。」秦狼才關心了一句,看到他沒事後又沒心沒肺的說道。

「哼,下次我們再比過,我一定打得你們兩人滿地找牙,看你們還敢不敢囂張。」大龍無奈,只好說點場面話了。

「好啊,誰怕誰啊,等你傷好之後我們再比過,看看到時誰揍誰了。」杜能無所謂道。 三人的打鬥,出乎意料的是秦狼和杜能贏了,這樣的結果讓所有人都感到意外。

這時步雲天也走了過來道:「不錯嘛,居然可以僥倖打贏大龍,雖然有大龍大意的成分在,不過已經算是不錯了,和以前相比起來已經進步很大了。」

「老大,你說的什麼話啊,什麼僥倖啊,我們本來就比他強了好不好,不信你下次再看,我們一定還要打得他滿地找牙。」秦狼硬氣道。

「好了好了,別吹了,你們有多少斤兩我還不知道嗎,要不是這次佔了法寶的便宜,就算大龍有點大意,你們也不可能打得過他,所以你們想要真正的打贏大龍,還是努力修鍊吧。」步雲天淡淡的道。

杜能和秦狼聽到步雲天的話后變得垂頭喪氣的,一副無精打採的樣子,大龍在一旁看了怕兩人失去信心,於是決定刺激一下兩人,便道:「怎麼,這麼快就慫了,等我傷好之後可是還要再戰一場的,一點信心都沒有,難道你們倆想被我揍一頓。」

「哼,我們才沒有呢,看看到時誰揍誰,我一定要讓你知道我無敵小胖的厲害。」杜能頓時恢復了過來,再次趾高氣昂道。

「好了,別那麼多廢話了,趕快回去努力修鍊吧,就你們這點本事,還不夠我一招呢,怎麼,不服啊,要不要來試試?」

「不不……,我們怎麼敢和老大你打呢,那不是純粹找死嗎?我們才沒有那麼笨呢,胖子你說是不是?」秦狼連忙搖頭道。


「真是沒志氣,就跟個膽小鬼差不多,我們要有強者的心態,要無所畏懼知道嗎?」大龍在一旁臭屁道。

「這麼說你是想和我戰一場了?」步雲天笑眯眯道。

「沒錯,老大,我看大龍就是想挑戰您的威嚴,你應該狠狠的揍他一頓。」杜能連忙開口道,根本就不給大龍解釋的機會。

「老大,你別聽死胖子亂說,我怎麼敢挑戰老大您的威嚴呢,絕對沒有這回事。」大龍驚恐的否定道,挑戰老大的威嚴,這不是找屎嗎?

「切,秦狼你看,他剛才還在說我們膽小鬼呢,現在自己卻成了膽小鬼,以後千萬不要跟別人說我們認識他啊。」杜能搖搖頭道。

「你們,哼,等我傷好之後一定要狠狠的揍你們一頓。」大龍哼哼道。

「算了,你們慢慢扯皮吧,我不奉陪了,實在是懶得理你們這幾個傢伙。」步雲天說完後頭也不回的走了。

眾人都醒了過來,也就不用嘯月和小影蛇守護了,所以步雲天把這兩個小傢伙派出去,讓它們獵取妖獸回來給眾人當食物。

然後步雲天便回到自己修鍊的場所,接下來的這段時間他要創造屬於自己的刀法,因為他早在地球的時候便知道,要想成為真正的強者,就必須有屬於自己的東西,從別人那裡學來的再怎麼好,也不會完全適合自己,只有自己創出來的才會真正的適合自己。

目前步雲天的基礎刀法已經達到大成了,是時候創造屬於自己的刀法了,所以接下來的幾天他都在思考,在他的心裡已經有了個大概的方向,那就是把幾百招基礎刀決融合起來,或者說把裡面的一些能夠融合的招式融合成一招,簡單的說就是由繁化簡。

只見步雲天拿著裂天刀靜靜的站在那裡,一動也不動,一站就是三個多小時,又過了好一會兒之後,終於他動了,只見裂天刀緩緩的抬起,接著人影向空中爆射而出,頓時幾道詭異的銀光閃過,猶如幾道閃電無聲無息的劃過天際,開始的瞬間便結束了,就連步雲天自己都不知道這一招的速度到底有多快,此時步雲天已經落到地上再次靜靜的思考著,緊緊的抓住剛才那一刀的感覺。

下一刻,步雲天再次飛躍而起,手中的裂天刀不斷揮舞,每一次發出的都是同一招,但是隨著時間的過去,這一招看起來卻是越來越簡潔,而威力卻是變得越來越恐怖,半響之後,他才停下來。

這一招叫裂天第一擊,是步雲天融合九招基礎刀決創出來的,威力非常的驚人,可以說是步雲天目前最強的招式,在裂天刀的恐怖威力之下,恐怕天階初期的高手全力使出的防禦罩都能打破,如果對方大意的話,說不定還能傷到對方。

步雲天很快便回過神來,也總算真正的掌握這招裂天一擊,只不過這招雖然威力強大,但是相應的耗費的能量也不少,還好他體內的能量龐大無比,不用擔心消耗的問題。

完全掌握裂天一擊之後,步雲天又開始思考下一招。就這樣,時間在眾人修鍊中過去了,食物都是靠嘯月和小影蛇解決,五半個月之後,步雲天才創出了第三招。

這三招刀決一招比一招厲害,創出刀決的時間也是一招比一招長,繼續創下去已經心力不濟了,下面的刀招只能等他修為更進一步才有機會創出來了。

第二和第三招的叫法和第一招差不多,第二招叫裂天第二擊,第三招叫裂天第三擊,這三招刀決威力高的離譜,三招使一個遍就能把步雲天體內的銀白色戰勁消耗大半了,不過還好,即使沒有了戰勁,步雲天單單是憑**力量都可以對付同階高手,所以這三招的弊端倒是大大降低了,否則一使上幾遍就失去戰力的話,恐怕用的時候就必須多加考慮了。

步雲天創完三招之後便停下來了,想要短時間創出下一招基本上是不可能了,所以他才不得不停了下來,吃力不討好的事情他可不想做,而且就目前來說,有這三招已經足夠了,再多的話,恐怕施展出來的後果也是很難承受的。

而此時的許天放也修鍊到了緊要關頭,在破天丹的幫助下他已經成功的領悟天階的奧秘,此時正是凝結法則金丹的關鍵時候,在他閉關的石洞里充滿了濃郁的天地靈氣,而且周圍的天地靈氣也正迅速的向著石洞流去,只是一瞬間步雲天便感到了靈氣流動的異常,接著他放出神識一看,很快便發覺了靈氣聚集的原因,立刻便猜到是許天放要突破了。

一會兒之後,步雲天便召集了杜能等人來到許天放閉關的石洞之外,眾人此時即開心又擔憂,特別是杜能,根本就站不住,不停的走來走去。

「萬惡的死胖子,你能不能不要走來走去啊,你這樣晃來晃去的我頭都快暈了。」秦狼煩躁道。

「萬惡的小狼狼,頭暈你就死一邊去吧,誰要你呆在這裡啊,說我晃得你頭暈,你還礙著我的視線呢。」杜能臭罵道。

「死胖子,你說什麼呢,那麼多人呆在這裡我怎麼就礙著你的視線了,你說啊,你不說清楚我就跟你沒完。」秦狼窩火道,本來他就很煩了,居然還碰到一個可惡的胖子,此時杜能在他的眼裡就是一個可惡的傢伙,正好拿來下下火了。

「就說你,怎麼了,沒完就沒完,誰怕誰啊。」杜能無賴道,此時他也不是無理取鬧,只不過想發泄一下而已。

「好了,你們兩個傢伙就不要再吵鬧了,誰在再吵的話我就把他扔到外面去,說到做到,到時就不要怪我不給面子啊。」步雲天眯著眼道。

「別,老大,我們不吵了,你可千萬別亂來,你那麼大勁我們可受不了,萬一一不小心讓你扔個重傷殘廢出來,那豈不很凄慘。」秦狼一副我會很乖的表情道。

「是啊是啊,老大,你放心,我們肯定不會再吵了。」杜能說完之後還等了秦狼一眼。

「那就趕快閉嘴吧,別在煩我知道嗎?都什麼時候了,還在這裡嘰里呱啦的吵個不停,小心我要你們兩個好看。」步雲天沒好氣道。

不說步雲天他們在外面打鬧,此時石洞中的許天放早就已經開始凝聚火系法則金丹了,只見無數的天地靈氣被他吸入體內,然後迅速轉化為火元力,接著這些火元力迅速的湧入丹田。

此時他全身的火元力不停的向著丹田涌去,然後在丹田裡面壓縮,先是慢慢的液化,隨著液化的火元力越來越多,慢慢的便凝聚成了一滴小水滴,接著小水滴慢慢的變大,然後變成了一個乒乓球大小通體透紅的小水球,最終水球看上去慢慢的有了結實的感覺。

說是水球不如說是火球,因為這個火系的法則金丹看上去雖然是液態的,但是卻像冒著火一樣,紅彤彤的,好像隨時會爆開來一樣。

在法則金丹結成的一瞬間,紫府空間也成功被開闢出來,一時之間,紫氣東來三千里,一尊元神盤踞紫府空間之中,使得許天放整個人看上去充滿了威嚴,充滿了霸氣。

金丹一成,紫府一開,許天放整個人一下子放鬆了下來,因為沒結成之前他都還是很擔心的,畢竟他結法則金丹靠的不是自己的實力,而是破天丹的幫助,幸好在破天丹藥力耗盡的那一瞬間剛好結成了法則金丹,否則很可能會失敗。

不過許天放大部分的心神卻不是在結法則金丹這裡,而是在領悟天地規則那裡,體內的火元力在結法則金丹,而大部分的心神卻是在領悟三千法則,天地三千法則每一個都威力不凡,每一個都能讓人窮其一生去領悟。

金丹一成,許天放領悟的法則便融入金丹之中,金丹之上的法則道紋不斷加深,在他法則金丹形成的瞬間,外面的天空轟然變色,一股股火紅色的霞光四射開來,遠遠望去分外妖艷。 「我靠,這就是突破天階引發的天象啊,好厲害啊。」秦狼望著半空中火紅色的妖艷霞光,滿臉獃滯道,其實更多的是羨慕。

晉級天階引發的天象是非常壯觀的,看著那漫天的霞光,眾人都是艷羨不已,心中更是期待著自己晉級天階的那一天。

「太驚人了,難怪天階高手都那麼厲害。」林光也是點點頭道。

「難怪說地階永遠也打不過天階,看來這說法雖然不是絕對,但是也相差不遠了。」大龍喃喃自語道。

「是挺誇張的,看這景象,應該是領悟了火焰方面的法則吧。」步雲天也是點點頭道。

隨著時間的過去,天空中的異象也越來越誇張,步雲天等人也不自覺的不斷後退,足足過了大半天,天空中的霞光才開始慢慢消退。

「老大,你感覺到沒有,天地靈氣的流動好像緩和下來了,那些霞光好像淡了一點,許大哥是不是已經成功突破了。」大龍聲音突然響起,打破了眾人的沉默。

「應該是成功了吧!」步雲天不敢肯定道。

「可是為什麼許大哥還不出來啊,不會出了什麼意外吧。」杜能擔憂道。

「閉上你的烏鴉嘴,許大哥肯定不會有事的,我們要相信他。」秦狼煩躁道。

杜能聽到秦狼的話卻沒有繼續開口,可能此時他也害怕自己真的成了烏鴉嘴吧,倒是步雲天又開口道:「應該不會有什麼事,可能是突破之後還呆在裡面鞏固修為也說不定,畢竟剛剛突破的話,鞏固修為是很重要。」

「那我們就再耐心的等等吧。」毒蛇這時也開口道。

「嗯,毒蛇說的沒錯,我們還是耐心的等一等吧,不要在自己嚇自己。」山雞也開口道,此時山雞等人也和大家混熟了,不像剛開始那麼拘束,有什麼話也敢開口說了。

於是眾人再度沉默了下來,時間在等候中過去,那天空的異象也全部消失了,終於就在眾人一個個都等的不耐煩的時候,許天放破關而出了,眾人立刻圍了上去,步雲天首先開口道:「怎麼樣,成功突破天階了嗎?」

許天放很開心的道:「沒錯,我成功了,終於成為了一個天階高手,想想還真是令人興奮啊,本來我以為這輩子是沒辦法突破的了,想不到居然成功了。」

「那你是不是突破之後又在裡面花了很多時間鞏固修為,等到修為鞏固好之後才出來的。」步雲天悠悠道。

讓自己等人白白擔心了這麼久,也不知道神識傳音通知一下,這令步軍爺非常的生氣,所以後果很嚴重,而許天放居然還沒有反應過來,所以他註定要悲劇了。

「那當然,大概三個小時前我就成功突破了,一突破完畢便立刻鞏固修為,剛剛才鞏固好修為出來的,怎麼,有什麼問題嗎?」許天放大大咧咧道,完全不知道他害步雲天等人多擔心了三個小時,更加不知道步雲天等人現在需要一個沙包來下下火,所以他悲劇了。

步雲天和杜能等人對視了一眼之後,步雲天率先向許天放撲了上去,而且杜能和大龍等人看到步雲天行動之後也撲了上去,把還不知道怎麼回事的許天放壓在了地上揍了起來。

步雲天等人邊揍便罵著:「你這混蛋突破了居然也不出來告訴我們一聲,害我們白白多擔心了三個鍾,我揍死你個混蛋。」

「揍死你,害我死這麼多腦細胞。」

「揍死你個混蛋,看你還敢不敢有下次。」

「揍你丫的,浪費了我三個多小時的泡妞時間,害我不知損失了多少個妞。」

「揍死你這個獃頭鵝,居然不知道我們在擔心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