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在這裡乾等無數日了,不能讓林家拖下去,今日他們必須給我們一個交代。」人群中一個尖銳的聲音響起,挑起了眾人的謾罵和憤怒。

「好了!」

突然一聲極為雄渾的聲音在周圍炸開,化作恐怖的威勢,席捲八方,亂糟糟的人群驀然一靜。

眾人紛紛駭然,因為那股威勢,絕對是涅槃修士無疑。

「他是不戒真人嗎,我認得他。」

「據說他剛剛晉級涅槃境不久,是一個散修,看來林家有難了。」

「嘿嘿,有好戲看了。」

人群中有人竊竊私語,不戒真人雖然只是初入涅槃,也不是林家能夠抗衡的。

「終於來了嗎?」林天霸等人臉色陰沉,死死盯著空中那道蒼老的身影,頓時感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壓力。

「今日你們必須給老夫一個交代!不然……」不戒真人手中拄著的拐杖驀然抬起,指向朱仙鎮的城牆,一道紅光從拐杖中衝出,快若閃電。

「躲開!」


林天霸警兆心聲,不由一跳,連忙對旁邊的林家弟子喝道。

但那紅光太快,不等林天霸等人救援已然轟到城牆上,城牆頃刻間碎裂,塌陷,上面的林家子弟猝不及防之下紛紛跌落,慘叫哀嚎聲響起。

林家眾人握緊拳頭,臉色陰沉的可怖,更有許多弟子想要衝出與那不戒拚命,卻被長輩生生制止。

而城牆外的眾多修士看到如此一幕,嘴角紛紛揚起,有了殘忍的笑容。

「前輩,你這是何意?」

林傲山踏出一步,腳下立刻有一道光芒射出,拖著他的身體來到虛空中,喝問不戒真人。

「小兒?你是什麼人,能代表林家嗎?滾回去。」那不戒真人顯然是為了找事而來,強勢無匹,面對林傲山的發問,冷笑一聲,手中拐杖化作一頭五顏六色的蟒蛇,張開鋒利的獠牙狠狠咬向林傲山。

「胡鬧,傲山回來!」林天霸擔心林傲山出事,連忙喝道。

「父親,他們欺人太甚了。」

林傲山手掐道訣,身前驀然出現一把赤色寶劍,渾身火浪蒸騰中,化作一頭龐大的火龍,仰天咆哮,迎向那頭巨大的蟒蛇。

「轟」的一聲,火龍倒卷,蟒蛇的威勢也是一頓。

「噗嗤!」

法寶被創,林隱山連連倒退數步,口中噴出鮮血。

「咦?」那不戒真人顯然沒有料到林傲山竟能接下這一擊,凝神望去,這一看卻是一驚,緊接著露出了的貪婪,「居然是一件人階上品的法寶,這林家哪來的?」

「三弟!」林隱山見林傲山一招敗退,連忙躍出將他接了下來。

「敢挑釁老夫,就這樣走了嗎?」

不戒真人雖然是涅槃修士,但身為散修家底不多,此時見到林家一個二流勢力手中竟有人階上品法寶,心中的貪婪前所未有的爆發了。

「留下來吧!」

不戒真人陰沉一笑,欺身而上,直奔林傲山和林隱山而去。

「不好!」

林隱山見那不戒真人攻來,心生危機,右手抬起拋出一物,那是一個袖珍形的褐色盾牌,被林隱山拋出后迎風便漲,頃刻間化作數丈大小,擋在不戒真人面前。

「人階上品,又是一件人階上品?發了,發了,這都是老夫的!!」不戒真人雙目爆出凶芒,若是一件人階上品的法寶,能夠讓他厚顏對小輩出手的話,那麼倆件足夠他冒險一搏,而如今這倆件寶物一同出現在二流勢力的元丹小輩手中,讓他如何不激動,不眼紅,不搶奪?

「嘿嘿。」

那不戒真人剛要出手攻擊褐色盾牌,卻是猶豫了片刻,竟是駕馭遁光繞過盾牌,飛向林隱山。


對他來講,那盾牌已然是他囊中之物,若是爭鬥中有所損傷,豈不懊惱?

「敢招惹我,死吧!」

在不戒真人看來,當著眾多修士的面,強行搶奪小輩法器不好,若是這倆個小輩惹惱自己,自己將他們擊殺,那麼倆件寶物自然歸自己所有,想到此處,他已然動了殺意!

不戒真人雙目凶芒閃爍,他來到林隱山頭頂,狠狠抓下,這一抓帶著涅槃修士恐怖的力道,竟用上了全力。

林隱山感受到那股如山似海的氣勢,頓時感到自己彷彿陷入泥沼中,寸步難行,就連呼吸也似乎停滯,眼前出現了模糊,他眼睜睜的看著那一雙乾枯的手,在面前急速放大。

「我就要死了嗎?」林隱山透出濃濃的不甘。

就在此時,突然一道身影越過他的身體,來到他面前竟迎向那不戒真人。

「是誰?」

林隱山努力睜開雙眼,想要看清那人的面龐,可是當看到那人是林傲山的時候,目眥盡裂,哀嚎道,「三弟!!」

不戒看到林傲山不自量力的迎向自己,他舔了舔嘴唇,手臂微動,直接穿過林傲山身前的護體火焰,抓住了他的脖子。

「小子,去那地獄黃泉陪你兒子吧。」不戒邪邪一笑。

「你……不得好死!」林傲山臉色憋成醬紫色,眼看就要斃命。

「嘿嘿,我死不死你是看不到了,死!」

不戒真人嘴角獰笑,用力一握,他眯著眼睛想要去聽那骨骼碎裂的美妙聲音,卻是沒聽道。

彷彿察覺到什麼,不戒真人驀然睜大眼睛,當其看清眼前一幕的時候,露出駭然之色,如白日見鬼。 不戒真人驚恐的發現,他手中的林傲山不知何時被人救下,而不遠處站著一個白袍少年。幾乎是在他抬頭驚呼的剎那,四周修士瞬間將目光投了過來,一片嘩然。

「你,你是林浩?」

不戒真人擦了擦眼睛,不可思議的看向這個帶給他濃郁危機感的少年。

「是你要滅殺我父親?」林浩看向不戒真人,雙目變成詭異的血紅,平淡的說道。


「是又如何?我勸你乖乖把令牌教出來。」不戒真人將心底的不安強行壓下,這小子應該是得到什麼奇遇才使修為大增,但也不過是一個元丹修士而已,「剛才你父親得罪與我,拿他的法寶來賠罪,我可饒你等不死!」

「父親,你先到那邊休息一下。」林浩將父親放到城牆上。

「浩,浩兒,你還活著,太好了!」林傲山不顧身上的傷勢,重重的拍打林浩的肩膀,隨即緊張的看向不戒真人,把林浩擋在身後,輕聲道,「浩兒你不是他的對手,你快跑吧,只要你活著,我們林家以後一定會崛起的。」

「是啊,浩兒,快跑!」林隱山圍上來,站在林浩身前,臉色凝重道。

「小子,活下去,別丟了爺爺的臉。」林天霸越眾而出,同樣站在林浩面前,焦急道,「浩兒,離開吧,快離開!」

林浩臉上帶著微笑,心都是一顫,他眯著眼睛,享受著此刻的感覺。

這才是家!

「浩兒,你走!你不走我死都不會瞑目!快走!!」林傲山用力一推林浩,神色中儘是焦急。

林浩平靜的看向父親,他知道父親他們的心意,可是,這需要嗎?

「小子,我在和你說話,你沒聽到嗎?」不戒真人看到下面林家眾人推推嚷嚷,卻將自己曬在半空中,他的臉色漸漸黑了下來。

林浩轉身,看向不戒,今日便從你開始吧。

看到林浩如同看死人般的目光,不戒真人汗毛乍起,隨即大怒道,「小子,你是在找死不成?」

大怒中,不戒手中的拐杖光芒大盛,發出一道璀璨的紅光,光束驚人,直奔林浩而去。

林傲山,林天霸,林隱山幾乎同時出手,擋在林浩面前,然而他們卻震驚的發現,林浩的身影不知何時已經出現在他們身前,神色淡然。

「砰!」

林浩抬手輕輕的抓向那道紅芒,在林家眾人心驚肉跳中,那道紅芒如同絢麗的煙花,在他手中炸開,光雨飛灑,落在地面上,發出陣陣轟鳴,但林浩依舊站在原地,手掌光潔如玉,居然沒有任何傷害。

「這!」

眾人完全驚呆了,難以置信的看向空中的林浩。

「小子,你找死!!」

不戒心頭一跳,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他渾身氣勢轟然爆發,如同山洪暴發,齊齊壓向林浩,他手中的拐杖破空疾馳,「轟」的一聲,光芒大盛,忽地化作了一頭青鱗巨蟒,猙獰嘶吼中,朝著林浩當頭咬下。

在巨蟒身後,不戒真人從空中俯衝而下,帶起一陣狂風,帶著濃郁的天地之威,周身無數風刃環繞之下,直撲過來。

「感悟的風之道嗎?可惜了。」

林浩搖了搖頭,心中的殺意毫不保留的釋放出來,這不戒膽敢殺害自己的父親,他萬死難恕!

身體一晃,林浩來到巨蟒身前,右腿輕描淡寫的抬起!

「砰!」

一聲炸響。

只見那威勢無雙的恐怖蟒蛇,居然如同泡沫般碎裂,眨眼恢復了拐杖的本體,卻是碎成三段,靈氣盡失,從高空墜落。

法寶被毀,不戒「哇」地一聲,鮮血狂噴,驚駭欲絕道,「這怎麼可能?」

「嗖!」

一道幽藍的風刃憑空出現,直接將不戒真人身前的風刃絞碎后,那一道風刃便是直接掠過了不戒真人的脖子,頭顱拋飛而起,遠遠的落向下面的人群。

林浩眼中凶芒一閃,身前石劍射出,隱晦的將其靈魂吞噬滅殺!

不戒真人,神魂俱滅!

人群看著拋落而下的頭顱,驚恐的連連後退,心下大駭,不戒雖然不是白雲山脈的頂尖人物,但好歹也是涅槃境的高手,上品法寶拐杖中更是封印著上古兇手「青鱗蟒」的魂魄,威能巨大無匹。想不到僅僅是一招,便被林浩滅殺!

太快了,只是一個照面,快到人們都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林家眾人又驚又喜,雙手緊緊攥起來,當真是絕處逢生啊,這太不可思議了。

「你們要奪令牌?要滅我林家?」林浩掃視身下的人群,在鎮魔洞中積累的煞氣,如同怒海波濤般橫掃八方,「你們一起上吧!」

蹬!蹬!蹬!……

感受到林浩身上如山似海的煞氣,眾人連連後退,發出了強烈的嗡鳴嘩然。

「涅槃境的不戒真人竟……不是此人一招之敵!」

「太不可思議了,這林浩怎麼會變的如此強大?還有他身上的煞氣,這小祖宗到底殺了多少強大的生靈,才能夠擁有如此煞氣!」

「此人絕對不可以再招惹,他這等存在,絕不是我等可以招惹的。」

「走,快去告訴家族!」

「告訴你們背後的人,我林浩會準時前往絕情峰的,若是再有敢來林家鬧事者,我會一一上門拜訪的!」林浩的聲音如同天雷般炸響,遠遠傳開。

四散的人群,驚恐回頭看向林浩,逃離的腳步卻更快了。

……

眾人臉色帶著震驚,帶著駭然慌忙退走,竟被林浩一句話喝退!他冷冷看著退走的人群,並沒有追擊,他知道這些人不過是跳樑小丑罷了。

「浩兒,這是真的嗎?」林傲山等人看到人群退去,圍上林浩。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