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愧是縣裡第一的酒樓,絕對的物有所值。

沈年華光顧埋頭苦吃,一句話也不說,腮幫子鼓的高高的,嘴裡不停的咀嚼著飯菜,兩隻眼睛除了滿桌的飯菜,啥也容不下。

三人吃飽喝足,沈月容看到沈年華的鞋子破了,腳指頭都露在外面。

想來是昨天一夜走來磨破的,衣裳跟著縣裡人比起來也是寒酸了些。


沈月容說道:「走吧,帶你們去買新鞋子,新衣裳。」

沈月容就近找了一家有賣成衣的店鋪,走了進去。

沈大山有些不好意思,穿著太破爛了,不太敢進去,腳抬起來又放下。

但是想到一直穿著這樣去逛街,估計還得被人看不起,自己也就算了,不能連累月兒被人看不起。

重生之獨步江湖 ,抬腿小步的走進了成衣鋪。

這成衣鋪的規模可不小,得是鎮上裁縫鋪的三四倍了。

靠近門口的位置全擺放著各色的女裝,不僅顏色鮮亮,款式也比鎮上的豐富多了。

三人又往裡走了些,才看到擺放男子成衣和鞋子的地方。

沈月容直接上手挑選,很快就給沈大山挑了一套青色,一套紅棕色的直羅,讓沈大山試試。

「月兒,我不要這個,這個穿了我還怎麼下地幹活?」

沈大山看著這鮮艷的衣服,生怕價格太貴,摸壞了要賠,連上手去摸都不敢,更別說試穿了。

穿了這個還幹什麼農活,但是爹一直都是面朝黃土的農民,一下子讓他啥也不幹,他肯定也不會習慣,也不會答應的。

沈月容勸道:「爹,你就先進去試試這兩件,我再挑挑別的。」

這兩件可是不錯的直羅,一挑挑兩件,雖然看著窮了些,但是說話不像沒錢人家。

一旁有眼力見的夥計趕緊沖了過來:「姑娘好眼光,這兩件衣服布料清透,十分適合當夏裳,大叔你身體如此好,不如跟我想進去試試?」

沈大山本不想試,但是看了一圈這裡都是一些連名字都說不上來的好面料,這裡應該是挑不出什麼便宜貨了,他這才跟著夥計去試穿衣服。

沈大山換好衣服出來,沈月容只覺得眼前一亮,十分滿意挑選的衣服。

爹本來長的就不賴,五官筆挺端正,眼睛也十分的有神。

因為長期的勞作皮膚黝黑,但也練就了一身的腱子肉,穿上這套紅棕色的直羅,顯得十分有的精神,不像個莊稼漢。

夥計的適時的給沈大山把身上的衣裳整理的更加整齊,還一邊誇讚:「這直羅穿在身上可清涼了,大夏天也不怕熱,再說您這好身板,嘖嘖嘖,穿起來比年輕小夥子還好看呢。」


沈大山聽了夥計的誇讚有些害羞,但是對於衣服他也是十分的滿意的。

沈月容看沈大山面露喜色就直接手一揮:「好,那這兩件都要了。」

夥計樂開了花,直慶幸自己剛才沒有看扁他們。

爹挑好衣裳了,再給弟弟買些。

弟弟這麼小年紀,正應該穿的鮮艷一些,這樣才有朝氣,不能總是灰撲撲的。

沈月容看起貨架子上的孩童衣服,沈年華也跟著看來看去。

就隨便一試就買了兩件,這可是個闊氣的主,可得伺候著。

夥計殷勤的走上來:「姑娘是要給你這個可愛的弟弟買衣裳嗎?你看這件紫色,顯得大氣富貴,還有這件深青色的,顯得活潑可愛,你弟弟這麼可愛,就得這麼鮮艷的衣服才能配得上。」

夥計說的十分有道理,弟弟年紀還小,長得又可愛,現在又不似之前那樣面黃肌瘦了,看著十分可人,必須要好的衣裳才能配得上弟弟。

沈月容手一指說道:「恩,就這兩件,給我弟弟試試。」 夥計一臉笑容把兩件衣裳拿下來,給沈年華試穿起來。

一邊給沈年華穿衣服還一邊對著沈月容說話:「您這弟弟看著瘦,脫了衣服還挺有肉,一臉的喜慶,一看就是富貴命,日後必然成才,一路升官發財。」

這衣裳也太好看了,去年過年,黃地主的家的兒子就穿了紫色的衣裳,可神氣了,我要是穿上這兩件,是不是也會很神氣?

沈年華穿上后激動的兩隻小腳不停的踢著地板:「姐姐,好看嗎?年兒穿了神氣嗎?」

沈年華笑得燦爛,偌大的眼睛都笑眯了,嘴巴咧的大大的,一排整齊的牙齒也在訴說著他心中的愉悅。

沈月容看著弟弟一雙大眼滿是興奮,又聽著夥計的恭維話,心裡也挺高興。

她輕捏弟弟的臉頰:「當然好看啦,等我們年兒回了村裡,你就是村裡最神氣的小孩了。」

這孩子穿了鮮艷衣裳跟剛才簡直判若兩人了。

夥計又趕緊恭維:「好看,你這弟弟本來長得就好看,穿上這好衣裳,就跟年畫里走出來的神童似的,絕不是個普通的小孩。」

這夥計倒是真會說話,句句討人歡心,又有眼力見。

沈月容開心說道:「行,這兩件也都買了。」

夥計笑開了花,心裡直樂,今天是遇到大主顧了,這父子衣裳都買了,他們鞋都開口笑了,還都是泥,肯定還要買鞋,可不能讓這麼闊氣的顧客去別家買去。

夥計瞄了一眼父子二人的腳,大約了一下尺寸,趕緊跑去抱來了差不多尺碼的鞋子。

他殷勤的對沈月容說道:「姑娘,這衣裳買了,鞋可得搭上,好馬配好鞍,好鞋配好裳,您說是不是這個道理?」

沈月容看著夥計這一臉諂媚的笑容,自然知道夥計是想多賺錢。

本來就是來花錢買衣裳買鞋的,這夥計嘴甜,就在這裡買了。

沈月容答應到:「你說的是很有道理,你給挑挑,讓我爹和我弟弟好好試試。」

父子二人又買了合腳的新鞋,買的新衣裳也穿在了身上。

現在一點也沒有剛進成衣鋪那會兒的落魄樣子,倒真是像兩個富家老爺和小公子。

夥計拿著父子二人換下的舊衣裳、破鞋準備拿去扔掉:「哎呀,這位老爺和這位小公子穿上了新鞋新衣裳,真是十分的好看,這些舊衣裳根本配不上你們,咱就不要了吧?」

沈月容十分同意夥計的說法,這些破衣裳以後我們家都不穿了,她先於沈大山開了口:「這些都不要了,你給扔了。」

沈大山本想阻止,這舊衣裳舊鞋回頭幹活都還能穿,哪能扔了,太浪費了。

但是看到沈月容已經開口了,他也就沒說什麼。

沈月容看著慢慢的收穫十分滿意,帶著二人去下一站。

沈大山快走到門口的時候,停了下來:「月兒,這個衣裳好看,你也買一件吧,爹買給你。」

沈大山指著一件漂亮的裙子。

月兒給我和年兒都買了新衣裳新鞋,她還沒買呢,這件裙子真好看,一定能把月兒襯的更加漂亮,身上帶了四兩銀子,怎麼也夠買了。

沈月容看著沈大山指著的那件衣服,是一件粉紅色的襦裙,面料十分的閃亮,看著像是斜紋綢。

沈年華也覺得這件裙子特別好看,粉粉嫩嫩的一定十分適合姐姐,穿上去就會像個小仙女。

他已經迫不及待的想看了:「姐姐,姐姐,你快試試嘛。」

雖然只是斜紋綢,但是也不便宜的,這一件裙子賣出去,掌柜的一定會給賞錢。

一旁歡送三人出門的夥計,眼睛一亮,趕緊說道:「姑娘,這衣服是斜紋綢,這款衣裳總共就三件,這粉色的只此一件,穿出去絕對是獨一無二,要不您先試試?」

好看是挺好看的,就是估計不便宜。

沈月容看著父子二人期待的眼神,決定就先試試,買不買再說。

沈月容拿著衣裳跟夥計去了後頭,換好后穿出來給沈大山和沈年華看。

一身的淡粉色, 穿越之小妖種田日記 ,穿上去顯得活潑可愛,又不失大方。

輕飄飄的綢緞隨著沈月容一步一走,也跟著飄蕩起來,再加上沈月容本就精緻的臉盤,顯得仙氣十足。

沈年華眼裡冒著星星,忍不住大聲驚嘆:「哇,姐姐你真的好像仙女,太好看了。」

沈大山也十分的滿意,女兒穿上這個衣服確實很好看,這樣跟縣令也能更加相配了。

他堅定的說道:「月兒,就買這件,爹爹帶錢了,爹爹給你買。」

沈月容也很喜歡,這裙子穿在身上輕飄飄的,仿若無物,顏色又鮮亮好看,上面還有幾隻蝴蝶刺繡也頗為精緻,實在是喜歡的不得了。

爹爹如此堅持,如果不是很貴倒是可以讓爹爹買,反正酒坊賺了錢再給家裡就是了。

剛才就覺得這姑娘漂亮,這穿上好衣裳更是不得了了。

「姑娘,您穿這個衣裳實在太好看了,美的不可方物,也就這衣服才能配的上您。」

沈月容決定先問問價格,還沒開口,一聲熟悉的女聲傳入耳中。

「夥計,她身上這件我要了!」

沈月容皺著眉頭轉身,余嬌嬌站在不遠處,用手指著自己。

這余嬌嬌怎麼來了?果然是冤家路窄。

這都是客人,誰也不能得罪,可得趕緊哄著點。

夥計趕緊賠著笑臉跟余嬌嬌說道:「姑娘,我們店裡的衣裳很多,要不您再看看別的。」

什麼?這夥計的是瘋了嗎?這鋪子的衣裳向來不便宜,我在這裡可是買過好幾件衣裳的,沈月容這窮鬼怕是一件都買不上,這件裙子一看就不便宜,居然讓我讓給她。


真沒想到跟著爹爹進縣裡買點東西,居然又碰見這個沈月容,今天必須給她點顏色看看。

余嬌嬌跋扈的說道:「我可是你們鋪里的老主顧了,你會不會做生意,她都還沒付錢,這裙子我自然能買,我就要買這件。」

夥計感到頭皮發麻。

這余姑娘來過幾次,也從自己手裡買過衣裳,這也不能得罪啊。

這姑娘剛買了這麼多衣裳、鞋,一樣都不能得罪。

這可如何是好? 有了!

這幾套斜紋綢雖然一個顏色只有一件,別件也是不錯的,要不勸余姑娘試試別的顏色。

夥計想了想說道:「余姑娘,這款裙子還有好幾個顏色呢,圖案也各異,您可以再去看看,我看那套黃色就特別襯您的膚色,一定會把您襯的十分高貴美麗。」

明明粉色最好看,這沈月容搶我劉楓哥哥,還罵我丑,我現在除了錢比她多,也沒有別的了。

余嬌嬌沒有接受夥計的建議,反而氣鼓鼓的罵夥計的:「你是不是有眼無珠啊,黃色哪裡襯我,我就要粉色。你也不看看她那個窮酸樣能有幾個錢,怎麼買得起這麼好的衣裳,你就不怕被她試穿過後別人都不敢買了嗎?還不趕緊讓她給我脫下來,我買得起,立馬付錢給你。」

夥計一臉為難,兩邊都不能得罪,一向口齒伶俐的他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余嬌嬌看夥計的沒有動彈的意思,又不停罵道:「你一個小小夥計,膽子這麼大,我可是你們的老主顧,你要是得罪了我,我就找你們掌柜的要個說法去。」

夥計身子一顫,這要是鬧到掌柜那,無論顧客對錯,只怕自己都要挨罵。

這余嬌嬌病的不輕,十二歲的小姑娘到哪裡都能撒潑,動不動就罵難聽話,哪裡有大小姐的樣子,真不知道余財主怎麼寵的,熊孩子真是欠教育。

沈月容看剛才一直好臉伺候的夥計現在一臉害怕,再看余嬌嬌跋扈的臉,她看不下去了。

她穿著那件粉色的裙子,故意姿態萬千的朝著余嬌嬌走來:「這衣服,我確實錢不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