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人紛紛倒吸了一口涼氣,這是何等的大手筆,如此巨大的夜明珠可謂是價值連城,單單是這樣一根白玉柱,也能讓一個平民過上衣食無憂的日子。

這一條通道一眼望不到盡頭,這時龍翔注意到在他的左下方有一塊石碑,在石碑上面殘留着斑斑血跡,從表面看來這塊石頭年代有些久遠了。

突然這時龍翔渾身猛然一顫,這股氣息好熟悉,是來自石碑上面,細細查探之下龍翔發現了荒古的氣息,但是卻不是很濃烈。

他們所在之地的空氣中都有着一絲荒古的味道,這幽魂地獄的存在恐怕已經有數萬年之久了吧,而這石碑上面的荒古氣息應該就是在這樣的氣氛下渲染出來的。

可疑的並不是這荒古氣息,而是另一種感覺,這感覺跟晶石的感覺很像,對於賭石頗有心得的龍翔來說,直覺告訴他,在這塊石碑裏面殘留着一塊晶石。

而且這塊晶石很不一般,有龍的氣息,龍晶,這兩個字是在第一時間出現在龍翔腦海裏面的,雖然不確定是不是龍晶,但是這塊石碑裏面確實是有龍的氣息。

幽魂地獄應該是來自於荒古,而這塊石碑應該是一塊很普通的石碑,但是在荒古氣息的薰陶之下,這塊石碑就變得不再是普通的石碑。

晶石不就是產自於荒古的石頭嗎,而這塊石碑與年代基本上是吻合的,所以有龍晶的機率會非常大,與其在這兒胡亂猜測,還不如直接動手來得痛快。

龍翔緊握長劍,凝聚了渾厚的龍元,猛然劈出,一道龍形劍氣狠狠的撞擊在了石碑上面,雖然這不是龍翔的全力一擊,但是也絕對有第六重巔峯。

可是就算如此一擊,愣是沒能在石碑上面留下一道劃痕,讓龍翔吃驚不已,或許這都是荒古氣息的緣故吧,畢竟來自荒古的東西,就算是在普通的石頭,經過歲月的打磨,此時也已經不簡單了。

龍翔並沒有再次攻擊,因爲完全沒有那個必要了,就算是施展出第七重巔峯的力量,也是無濟於事,與其在這裏浪費龍元,還不如留着待會多殺敵。 衆人對龍翔的舉動表示都很好奇,但是也沒有多問,龍翔這麼做一定是有他的道理,不然誰會去對着一個石碑亂劈。

龍翔剛想離去,但是立馬就被石碑上面的一排小字所吸引了,只見上面扭扭曲曲的刻着幾個古文字,窮途末路,下面還刻着只要走過這條玉石通道即可通過幽魂地獄。

龍翔心想,“通過這條玉石道就可以了?不會這麼簡單吧?”

超級驚悚直播 ,目前他連盡頭都沒看到,誰知道這通道有多長,而且既然名爲窮途末路,那就非同一般。

果不其然,就在龍翔一羣人前進了數米之後,一道道黑影從他們的眼前溜過,這氣味有種似曾相似的感覺,下一秒就有人發出一陣驚呼聲。

細想之下,彷彿是想到了什麼似的,龍翔臉色頓時變得煞白,這黑影倒是跟之前在赤峯遇到的那個長毛怪有些相似,不對,不止是相似,而是神似,說不定他就是。

如果真的是那黑色的長毛怪可就真的糟糕透頂了,他們的移動速度太快了,快到以肉眼都捕捉不到,就算是有真龍之眼的龍翔也難以捕捉他們的身影。

之前一隻長毛怪就讓他們大亂,這裏貌似還真不少,至少此時已經有不下十道黑影在他們的眼前經過了,處於一級戰鬥狀態的他們警惕的注視着周圍的風吹草動。

“啊······”

一聲淒厲的慘叫在衆人的耳邊響起,毫無疑問有一位同伴遇害了,不過這並沒有讓他們大亂,死亡對於他們來說已經不是那麼的可怕了,人終究是有一死。

緊接着接二連三的有同伴消失在衆人的眼前,看着一個緊接着一個遇害的兄弟,龍翔卻是束手無策,憤怒的他發出了一聲類似於龍吟的吼叫。

“你們到底是什麼東西,畏畏縮縮在暗中對我們出手,當真該死。”

龍翔的話音剛落,緊接着就是一陣陰冷的笑聲,“哈哈,該死的人族,十年了,終於又有人來送死了嗎,難道你們當真不怕死嗎?”

“你是什麼東西,竟然是如此猖狂,有本事就跟我們正面較量一番。”

“哈哈,你們在我們的眼中就是小肉蟲子,就算是正面較量,你也不會是我們的對手,你忘了之前那個第八重的小肉蟲子,很輕鬆的就被我們控制住了,你這位更弱的小肉蟲還能比他厲害?”

“哼,原來真的是你們,可惡。”

龍翔血紅着雙眼,暴怒朝着聲音傳來的方向劈出了一道凌厲劍氣,但是那個黑影一閃,就躲了過去,連他的毛髮都沒傷到。


“不要激動,寂寞了十年之久,今天正好陪你們痛快的萬一玩兒。”

這時一個黑影閃到了龍翔的身前,龍翔也終於看清楚了這個長毛怪的面貌,用兩個字就可以形容,醜陋。

醜陋的面孔讓龍翔噁心,胃中一陣翻騰倒海,只見這怪物渾身都是腐肉的味道,臉上已經長滿了驅蟲,在他的眼洞,爛肉之中蠕動着。

有的人實在是忍受不了這樣的味道,直接乾嘔了起來,這到底是什麼東西,形象醜陋,但是實力卻是恐怖得嚇人,第八重的強者在他們的手中都是不堪一擊。

“是不是覺得我們很醜,很噁心?這就是我們鬼族的象徵,是你們人族的噩夢。”

“什麼?”

衆人紛紛驚呼,龍翔也是倒吸了一口涼氣,原來這些傢伙是鬼族,那眼前這些惡鬼又是什麼級別的?是小鬼亦或是大鬼?

如果小鬼都是如此恐怖的話,那麼大鬼又該如何恐怖,總之在這幽魂地獄應該不會出現鬼王,大鬼出現的機率應該也不大。

如果這些是小鬼,那麼又在什麼境界?實力至少也應該有第八重吧。

“很意外嗎,不過你們不用怕,幽魂地獄中沒有你們想象的那麼恐怖,我們都是小鬼,小鬼以上的統領都還在沉睡當中,不過我們的大鬼統領若是出現,你們早就死無葬身之地了,你看我們多仁慈,到現在都沒有殺了你,你們還不感謝我嗎?”

得知了對方的身份,龍翔可就沒有再客氣了,現在不是閒聊的時候,這些鬼族不會因爲幾句交談,說幾句好話就會放過他們。

之所以鬼族遲遲不肯動手,也不過是爲了要好好的戲耍他們一番,但是龍翔的舉動也觸怒了他們。

“夥伴們,好好伺候這羣小肉蟲吧,哈哈。”

惡鬼的話音剛落,身形一閃,便躲到了暗處,看樣子他就是這羣鬼族的統領,在這些鬼裏面,實力也應該是最強悍的,不然的話龍翔剛剛突然劈出的劍氣不會被他那麼輕易就躲過去。

要知道在赤峯的時候,那個惡鬼想要逃跑也被龍翔一道劍氣劈傷了,不過面對這麼多鬼族噁心的傢伙,衆人感到很吃力,甚至是無心戰鬥。

鬼族太強了,強到他們只能等死,連一絲反抗的餘地都沒有,只有那些第八重的強者才稍微能和這些鬼族抗衡。

至於龍翔在這些鬼族面前也沒討好,被鬼族那噁心的傢伙抽中了幾次,xian血染紅了長袍,緊握着長劍都有些顫抖。

對付龍翔的這個惡鬼要比其他人對付的鬼族要強上一點兒,以目前龍翔的實力,要打敗眼前這傢伙有點兒困難。

連着施展了幾次潮汐劍法,體內的龍元又已經所剩無幾了,龍翔從乾坤戒當中拿出了赤血妖蓮,看了看,最終還是沒有用赤血妖蓮來恢復龍元。

畢竟這幽魂地獄的廝殺才剛開始,能省則省,留在最關鍵的時刻在煉化吧,現在還能咬牙堅持一下。


“潮汐劍法。”

無數道狂暴且密佈的實質化劍氣形成了一張巨大的劍網,着每一道凌厲的劍氣都有着渾厚的龍元,無形之中這一張巨大的劍網彷彿像是用無數頭神龍交織在一起所形成的。

被這一張龍網困住的鬼族頓時失去了行動能力,他奮力想要掙開這張龍網,但是確實沒那麼容易,趁此機會,龍翔再次將體內殘存的龍元凝聚到了劍身當中。

劈出這一道狂暴的劍氣,已經遠遠不如之前那麼有威勢了,龍元的不足讓龍翔彷彿虛脫了一般,無力的站在原地,有一種搖搖欲墜的感覺。 慶幸的是哪個鬼族也在龍翔這猛烈的一擊之下喪命,化爲一灘膿水,越來越多的鬼族出現,殺之不盡,斬之不絕,現在不能戀戰。

唯一的辦法就是向前衝,這麼多鬼族蜂擁而來,根本不可能殺完,就算你再強又有何用,鬼族要是輪番上陣,累也會把你給活活累死。

“衝。”

龍翔提了提神,衝着衆人大吼了一聲,他讓別人快跑,但是他自己卻在墊後,幫他們阻擋着這些兇殘噁心的鬼族。

他一向都是福大命大,哪會這麼輕易就把命丟在這幽魂地獄了,神龍永遠是衆生仰望的存在,就算是現在的龍翔實力並不強,也不是他們這些鬼族所能奈何得了的。

龍威是不允許任何人侵犯,這些骯髒噁心的鬼族也不過是龍翔成功路上的墊腳石而已。

拼盡全力將這些鬼族攔在了後面,其他人已經朝着通道的盡頭衝去了,饒是有龍翔在後面阻攔,這一路上的死傷仍然是不可避免。

龍翔一次又一次鬼族的傢伙打倒在地,而他卻是一次又一次頑強的從地上爬了起來,緊握着染血的赤血妖蓮,龍翔遲遲不肯將他煉化,就是因爲他覺得自己還撐得住。

看着一羣人朝着通道的盡頭衝去,鬼族那些傢伙並不驚慌,因爲要想走出這窮途末路單單是逃跑還遠遠不夠,他們必須擊殺一千的個惡鬼,並且將這一千個鬼族的魂魄封入幽魂珠裏面。

最後才能用這幽魂珠打開幽魂地獄的大門,此時的龍翔似乎也明白了,凝望着幽魂珠,此時才聚集了連一百個都不到的鬼族魂魄。

要收集一千個魂魄,這要殺到何年何月啊,龍翔的心中漸漸的開始萌生退意,這幽魂地獄太恐怖了,這是要把人活活累死啊。

還好,終於有十多位第八重的強者不放心龍翔,又殺了回來,至於其他人只知道發瘋的向前衝,看到這十多位第八重的強者,龍翔也終於得到了短暫的休息。


盤膝坐在地上,靜靜的恢復着體內的龍元,但是由於傷勢太重,龍翔也不得不煉化了一小塊兒赤血妖蓮,剩下的還能供他使用一次。

煉化了這一小塊赤血妖蓮,體內的龍元在以迅猛的趨勢增長,剛剛收的傷也在赤血妖蓮的滋潤下得到了緩解,要想恢復如初恐怕還得稍等片刻。

那十多位第八重的強者在此時倒也能應付的過來,龍翔到不是太擔心,趁此機會,龍翔倒是靜靜的坐在一旁觀看着這些強者的戰鬥。

真不愧是第八重的強者,一招一式盡顯武道的力量,大開大合毫不拘束於戰技的形式,怎麼方便怎麼打,龍翔彷彿有了一絲明悟。

就這一絲明悟讓龍翔對武道的認知有了一個大進步,竅血當中武道的氣息正在慢慢延伸,龍翔興奮的怒吼了一聲,也顧不得身上的傷勢,加入了戰鬥。

他知道自己就要突破了,在戰鬥中武道氣息的增長速度很是驚人,旁邊的十多位強者似乎也感覺到了龍翔體內氣息的變化,對於他們這些過來人,心中很快明悟了龍翔此時的需求。

於是戰鬥更加賣力了,如此龍翔可就不客氣了,“龍神噬獄之門。”

“潮汐劍法。”

面臨着突破的門檻,龍翔毫不吝嗇的揮霍着渾厚的龍元,等他突破到了第五重的境界,他就會再次脫胎換骨,些許龍元算不得什麼。

龍吸之力瞬間就吞噬了大部分的鬼族,在龍門之下這些鬼族有意抵抗,但是卻有心無力,強大無形的龍威鎮壓着他們的行動,天生對上位者就有一絲忌憚。

一張巨大的龍網與禁錮住了不少鬼族,十多位強者合力將困於龍網之下的鬼族擊殺,一條條鬼族的魂魄紛紛匯聚到了幽魂珠裏面。

一個小時過去了,十幾位強者已經擊殺了將近五百個鬼族,龍翔滿意的笑了笑,但是躲在暗中觀察着龍翔等人的那個鬼族的將領卻是憤怒不已。

龍翔他們表現出來的超強戰鬥力,還有那堅韌的意志力遠遠超乎了他的想象,毫無疑問,他低估了龍翔這一羣人,這也是他失敗的關鍵。

不過短暫的失利並不代表龍翔大獲全勝,畢竟那是多位第八重的強者神元差不多已經耗盡了,但是,就在此時,龍翔終於達到了突破的臨界點。

“各位前輩,堅持幾分鐘。”

龍翔出言提醒道,十多位強者會心一笑,“放心吧,至少在你突破之前,我們是不會倒下的。”

有了這些強者的保證,龍翔可以安心的突破了,盤膝而坐,武道的氣息如潮水般襲來,全部匯聚到了龍翔的竅血之中,每一個竅血都沾染着武道的力量。

心沉修煉之海,龍翔達到了忘我的境界,他此時所看到的不是無盡的死氣,而是無限的生機,他忘掉了幽魂地獄,忘掉了自我。

天地靈氣歡快在他身邊遊動,是那樣溫和,如少女般的溫柔,而那武道氣息就像是和藹可親的長輩,龍翔的領悟之力是別人的無數倍。

所以在感悟武道這方面的能力不容小覷,當天地靈氣與武道力量注入他竅血當中的時候,他的一隻腳就已經邁進了第五重的門檻。

因爲是在幽魂地獄當中的緣故,天地靈氣比較稀薄,所以要迅速衝進第五重的境界還需要點時間,但是十幾位強者在此時已經算是精疲力竭了。

體內的神元空空如也,龍翔也是焦急萬分,他正到了突破的關鍵時刻,萬萬不能分神,不然一定會遭到力量的反噬。

十幾位強者還是在苦苦支撐,爲龍翔爭取時間,哪怕是一分一秒也好,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就在十幾位強者將要命喪鬼族之手的時刻。

一股強大的氣勢爆發了出來,強烈的氣浪將所有人掀翻在地,無形的龍威在幽魂地獄當中撐開,每一個角落都充滿了龍息。

龍翔強勢從地上站立了起來,眼中精光一閃,一層銀白色的龍鱗覆蓋了他的全身,浩瀚的龍元在此時宣告着他的強大。

“各位前輩請先休息片刻,剩下的交給晚輩好了。”


十幾位強者相視一笑,此時他們已經派不上用場了,剩下的事情龍翔一人之力足夠解決這些噁心的傢伙。 龍翔冷眼相望,目不轉睛的盯着圍在他周圍的鬼族怪物,剎那間,地靈五重的氣息展露無遺,血紅的眸子射出兩道血光,散發着懾人的殺氣。

強大的恐怖氣場瞬間席捲了幽魂地獄的每一個角落,緊握在手中的長劍發出一陣歡快的輕鳴聲,周圍的鬼族對龍翔散發出來的氣息,也露出了絲絲忌憚之色。

我的絕美總裁老婆 ,時不時會給出一些指點,龍翔更是如魚得水,面對這些噁心且又強大的鬼族,顯得也是遊刃有餘。

比之前更精純的龍元灌輸到長劍當中,連連劈出數十道凌厲的劍氣,強如龍形劍氣深深的穿入了鬼族怪物的身體,紛紛爆血而死,大量的鬼族魂魄匯進了幽魂珠。

這些鬼族不過都是第八重的怪物,以龍翔目前的實力來說,對付他們還不算太難,面對蜂擁而來的鬼族,龍翔卻是冷冷一笑。

“潮汐劍法。”

“龍神噬獄之門。”

兩招堪比玄階九品的戰技施展開來,整個幽魂地獄都劇烈的震動着,渾厚的龍元形成恐怖的龍威,遍佈整個角落,那些躲在暗中的鬼族無所遁形。

形似無數頭神龍交織在一起的龍網瞬間強勢鎮壓了鬼族,於此同時血霧瀰漫,神龍嘯天之威,龍門大開那一刻,強如龍吸的吞噬力量在摧殘着鬼族怪物的意志。

一旁的十幾位強者滿意的笑了笑,彷彿勝敗早已成了定局,但是他們的高興未免有點早了,要知道這一批鬼族的將領還沒動手呢。

若是躲在暗中的那個傢伙突然出手,就不敢保證他們還能不能如此時一般悠閒,龍翔此時表面也不過是故作輕鬆罷了,他可是一直都沒忘記,躲在暗中觀察着他一舉一動的恐怖怪物。

龍翔不想這些前輩失望,他心中的計劃就是等他殺夠了一千個鬼族的時候,讓他們帶着幽魂珠先行離開,至於他自己也只能先幹掉鬼族首領,在另作打算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