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睜睜看著衝天的無雙神殿在種子陣的運作下收了起來,裡面的人全都被迫飛散的虛空,而原本神殿的位置,卻被急速壯大的、散發十二色朦朧光芒的樹身完全佔據……

旋飛在虛空的伊萊娜難以置信的看著填塞了無雙神星天地之間超過五分之一區域的繁茂枝葉,離奇的景象讓她簡直疑在夢中的看待所有的變化……

這是什麼植物?

穿越之毒女天下

沒有,伊萊娜的記憶中沒有一種植物如此可怕,縱然是宇宙中最兇悍的滅絕花族也沒有如此巨大的體積,更沒有如此不可思議的生長速度!

不僅僅是無雙神星,無雙神族所有的領地範圍內的星球上幾乎同時發生天翻地覆的異變,什麼樣的力量能夠創造這樣的奇迹?

伊萊娜不認識,可是相對冷靜的她在思索中卻不由自主的想起一個神奇的象徵……

七色狐狸族的領地範圍內同樣發生異變,無數拔高的神魂巨樹把狐狸族嚇的從洞穴里紛紛飛逃出來,可是它們很快發現,居住區域的洞穴在大地變化中被無數凸出的樹根托護了大片的土地,她們連綿的洞穴神奇的沒有受到半點破壞。

「大族長你看——」環繞早白狐族族長身邊的一個狐狸族手指地上凸出,交錯縱橫的無數根須。


白狐族大族長這時候也看出來了,這些根須在大地的膨脹運動結束后,交錯織成猶如無數潮濕洞穴組成的構造。

有些好奇的小狐狸跑進去,很快又歡喜的跑出來蹦蹦叫叫。

當更多的狐狸族進去后才知道,這些交錯纏繞的樹根組成的洞穴,每一座都是讓他們狐狸族喜歡的完美居室……

這是,什麼力量?

七色狐狸族的大族長出身神獸文明,宇宙中非智慧生物類的種族和力量她本來了解的非常多,卻從沒有見過如此神奇不可思議的變化。

這絕不是她所認識的任何植物種族的力量……

那是什麼?

她不由自主的想起一個神奇的象徵……

……

塘朗帶領恐慌焦躁的螳螂族族眾飛上天空,星球的膨脹伴隨大地的運動的變化十分驚人,但是無論是在草叢還是在樹上生活的螳螂族都沒有人因為這些變化受傷,這才讓螳螂族族眾逐漸安穩。

看著飄滿星球天空的十二色神魂花的異常景象,塘朗緊縮的眉頭逐漸舒展……

『如此異變又於神魂果樹有關……難道是……』

……

宇宙至寶——神魂母樹?

伊萊娜覺得不可思議,可是只能夠想起這個象徵宇宙中最神秘的名稱……

……

神魂星系。

神魂母樹下,恆毅額頭綻放的十二色光芒持續亮了三分之一刻鐘的時候,終於,光芒緩緩斂去。

這一刻,恆毅覺得額頭處多了一股若有若無的力量,似乎存在,卻又無法直接感覺到其形態大小;似乎不存在,卻總有陣陣輕柔的力量從哪裡散發出來,然後就覺得人特別的清醒,精力尤其旺盛,猶如永遠不知道疲倦一般。

『這就是神魂意志穴嗎?』恆毅很難不如此猜想。

就在他額頭的光芒徹底斂去的時候,恆毅的額頭上亮起黑紅混雜的朦朧光芒……

也就在這時候,凌落,平王,天籟的額頭上的光芒變的更亮!

他們額頭的光團猶如彼此呼應,彼此能夠感應,但其實這一刻只有他們自己知道,那是神魂母樹觸動的結果。

凌落長舒口氣,面帶微笑按掌額頭;天籟公主面紗下的臉上掛著心裡石頭徹底落下,只有欣喜的安慰,她,同樣掌按額頭。

平王雙袖拂動,姿態尤其鄭重嚴肅的抬臂,按掌額頭。「神魂不滅!」

「神魂不滅!」

「神魂不滅!」

……


神秘花園。

黑龍星,黑龍神殿。

阿斯卡聯合文明族神長本來還在吐沫橫飛的控訴無雙神族的罪惡,義憤填膺狀叫嚷說「請盟主以聯盟整體為重啊!聯盟多少聯合文明都對無雙神族的離心義憤填膺,都渴望著盟主嚴正聯盟法令! 畫裏長安 ……」

就在這時候,李狂,鄭飛仙,真言,許問峰四個人的額頭上的族長印記全都一起亮了起來……

而上一刻,黑龍族緊急的聯絡陣里,回稟李狂的話還沒有說完。

「族長,無雙神族有大事發生……」

可是李狂在內,變了臉色的鄭飛仙,真言都已經沒有聽下去的心情了。

唯獨剛成為族長不久的許問峰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只是奇怪戰神族族長的印記為什麼突然亮了起來。

但是,不等他開口問,很快,他的腦海中多了一道明確的信息,那是——神魂母樹傳遞的信息!

一個讓許問峰,做夢都想不到,都不能相信的消息……

「神魂十四族……」他怔怔呆坐,一時間神情獃滯……

是的,神魂十四族,這就是神魂母樹傳遞給作為族長的信息!

從這一刻開始,無雙神族成為神魂族第十四族,無雙神恆毅即為第十四族的族長,無雙神族星系領地全屬於第十四族的領地……

阿卡斯聯合文明族神長仍然在吐沫橫飛的說,雖然疑惑李狂為首的四族族長的反應和額頭印記為什麼一起發光,卻沒有敢多問,只想好好表現自己。

片刻前他的表現在李寬心裡是識趣,有能力,讓他高興;但現在,他只想隨便那個東西堵住阿卡斯聯合文明族神長的嘴。

當然,這不是他阿卡斯的錯。

李狂無話可說,根本無法接受這種荒謬絕倫的變化……

人算不如天算,謀事在人成事在天這些道理李狂都懂,可是,為什麼如此荒謬?

恆毅憑什麼被神魂母樹認可為神魂族!(未完待續。。) 荒灘!

一個人,帶領著亂七八糟的無數種族匯聚而成的無雙神族,竟然能領神魂第十四族之名!

這算什麼?

李狂的拳頭,不由自主的緊握!

可是,他的憤怒毫無用處……

神魂母樹就是神魂族之根本,神魂母樹傳遞的信息,根本沒有任何質疑的理由,也找不到質問的途徑。

就是如此,就是這麼簡單。


鄭飛仙臉色冷沉的短期杯子,心不在焉的喝著茶水。

可是,在場的冰璃月他們都看出來了情況發生奇怪的變化。

原本口若懸河的阿卡斯聯合文明族神長的滔滔不絕的話終於頓住,他也察覺似乎發生了很了不得的事情,竟然讓神魂四族的族長全都失去了常態。


……

而這時,在索索法器店頂層的依孜姿正為斯特羅塔歷練珠里奇怪的氣氛變化而吃驚的時候。

索索法器店的緊急聯絡陣亮起,裡面傳出索利卡的聲音。「神主夫人,緊急情況。」

緊接著,是機密信息記錄符通過物品傳送陣送到依孜姿手裡。

她忙不迭的把機密信息記錄符解開,按入額頭,看見無雙神殿監察陣記錄匯總的全領地範圍內的不可思議景象變化時——

依孜姿神情巨震,不由自主的喃喃道「神魂母樹……竟然在、在無雙神星長了出來?」

短暫的巨震之後,依孜姿突然想起。過去恆毅曾經許多次一個人在神殿的後花園……

……

黑龍星。

黑龍神殿。

鄭飛仙心不在焉的喝著茶水,氣氛太沉默。

就在阿卡斯聯合文明族神長忍不住想詢問的時候,李狂緊握的拳頭突然又鬆開。緊接著面露微笑說「神魂族裡有點特別的事情,今天的會議先到這裡,耽誤了四位副盟主不少時間,請都先回去忙自己的事情。」

有始無終,這根本不像是李狂平時做事的風格,疑惑不解的冰璃月,阿卡斯聯合文明族神長。斯特族神長都滿腹不解的起身告辭,追上最先出門的自然王。

「到底出了什麼事情?」阿卡斯聯合文明族神長百思不得其解,他們本都是忙人。被李狂召集過來,正談的好好的,突然就把他們全都請走。「 末世屬性欄 ?」

除此之外,他實在想不到還有什麼事情值得李狂為首的四個神魂族族長一起喪失常態。

可是。沒有人回答他的話。因為都不知道。

斯特聯合文明族神長雖然疑惑不解,但也感覺到對付無雙神族的事情明顯被李狂暫時擱置,否則不會請走如此匆忙,甚至不對說了那麼多話的阿卡斯聯合文明族神長給予基本的態度。

一時間,四個副盟主各懷心事猜測的分別……

……

自然王一行離開后,李狂眉頭緊鎖,久久沉默不語。

鄭飛仙一把捏碎了茶杯,恨恨道「如此荒謬!」

荒謬……

不錯。李狂和鄭飛仙都覺得這荒謬絕倫。

許問峰默然不語,同樣覺得荒謬!

但他的感受和想法卻和李狂和鄭飛仙完全不同。

他知道理由。仍然覺得荒謬!

他許問峰才是步驚仙,神魂母樹沒有讓他許問峰當族長,竟然讓一個只有自己一小部分靈魂的恆毅當了族長!

唯一能代表步驚仙的是他!

為了當上戰神族長,他做了多少,甚至於如今還被李狂死死壓著,可是——

恆毅這個根本不配代表步驚仙的卻在神魂族星系直接被神魂母樹認可為第十四支神魂族的族長!

『什麼神魂母樹!連正副都不能明辨!神魂母樹不過如此——』許問峰憤憤難平,滿腹怨念,原本在神魂族星系得到的一切,此刻比起恆毅都顯得黯淡無光!

「無雙神竟然會得到神魂母樹認可,難道說神魂母樹認為開放派的理念才是神魂族的未來?」鄭飛仙滿腹憂慮,因為這太容易引起神魂族星系其它種族和主張的人的聯想,如果真是這樣,主戰派的勢頭將會遭遇沉重打擊!

「神魂母樹沒有說,那就不可能是這樣。」李狂的話讓鄭飛仙在內都聽的明白了,不管神魂母樹什麼態度,反正神魂母樹從來不會明確表態支持某種主張而否決其它主張,那麼他們就堅定不移的不作這種聯想,即使有人如此想,他們也要改變這類人的想法。

真言神情憂慮,看起來十分介意。

但這本來也理所當然,原本李狂的計劃必然流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