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塵和能量光點穩定之後,衆人終於看清了襲擊者的模樣。三雄一雌,四隻妖怪帶着魑魅魍魎組成的大軍已經將這裏團團圍住了。

“纔來了四個?他們很瞧不起人誒?”蘆雪源一臉的意猶未盡,“我們一共五個人,這怎麼分啊?”

“分出一個刷雜兵唄。”王文志白了他一眼。

“這不是久鳴和秋瀨嗎?”領頭的是名紅色皮膚、太陽穴處橫着伸出一對犄角的妖怪,它穿着酷似武士服的黑色服裝,衣服背面寫着“侵掠如火”四個白色漢字,“有意思,原本是來抓不速之客的,竟無意中遇上了兩個叛徒。”

“火掠?”狛犬臉上冒了汗。

“見到我們連話都不敢說了嗎?久鳴。”一名灰色皮膚,衣服上寫着“其迅如風”的妖怪狂笑起來,“逃亡了千年,連勇氣都退化了嗎?”

“迅風!”狐狸鼓足勇氣喝了一聲,“我和久鳴僅僅是背叛了天照大神,但知道真相卻依然爲大神效力的你們,猶如背叛了整個高天原!”

“少在那胡言亂語了。”


“你還是喜歡頹廢無聊的生活嗎,秋瀨。把高天原召喚到現實世界,與那個名爲東洋的地方融爲一體不是很有趣的事情嗎?”

一黃一綠,身後寫着“不動如山”和“其徐如林”的兩個妖怪也依次出聲。

“那麼式神呢?把我們的同胞送到那個世界供人類差使,最後死在人類的利己和私慾上,這種事你們也覺得有趣嗎?”

“你真是聖母,秋瀨。能穿過結界裂縫的大都是一些下等神明,沒有同情的必要。”

“你!”

“別在那怪叫了!會說漢語嗎?”辛澤劍晃着虎翼刀,“不會說我可統統砍了啊!”

“樓上加一。”王文志擡起鐮刀,他們根本聽不懂妖怪們的對話。

領頭的紅皮膚妖怪不耐煩的皺着眉:“這羣長相醜陋的怪物在說什麼?”

“竟然連神語都不會說,統統砍了吧!”灰色皮膚的妖怪揚了揚手刀。

要是辛澤劍知道自己的想法和對方完全相同,說不定會吐血。

狛犬從空氣中抽出一柄竹刀:“由我和秋瀨擋住他們,諸位神將大人快走!”

“哈?”王文志差點被他逗笑了。


“他們是伊川岐神宮的風林火山!”狐狸急迫的說,“再做遲疑,等他們發動了陣法想走就來不及了!”

“不要再做夢了,”紅色皮膚的妖怪咧着嘴,“已經來不及了。”

四個妖怪的身上發出了光亮,他們的額頭上分別出現了風林火山的字樣。

“陣法已經發動了嗎?”狛犬咬着牙,“諸位神將大人,所有神社的大門都正對着伊川岐神宮的方向,只要一路走下去絕對可以見到。”

“就此別過吧。”狐狸拿出御幣,這是一根棍子上垂下兩條白紙的驅魔道具,她擺出攻擊的架勢。

灰皮膚妖怪一馬當先的衝了過來,做好赴死準備的狛犬剛想迎上,霍佳已經擡槍和對方戰成一團,兩者交戰的地方火光和爆裂聲就沒有間斷過。

“不動如山”和“其徐如林”緊隨其後,郭陽和蘆雪源分別迎了上去。

“侵掠如火”正邁出突擊的腳步,這一腳還沒落下,就發現王文志以更威猛的姿態衝了過來。

“出手慢的只能去刷雜兵啦!”王文志得意的叫了一聲。

“我靠!沒BOSS了麼?算了,雜兵就雜兵吧。”看着漫山遍野的妖魔鬼怪,辛澤劍對目瞪口呆的狛犬和狐狸說,“被敵人小看就算了,連你們都小看我們。算了,練刀去了。”

辛澤劍踩着空爆一頭扎到妖魔海里,每當刀起刀落,漫天飛濺的血光都能升到幾百米高。

“爲什麼這麼快?”無論灰皮膚妖怪怎麼提升速度,霍佳都剛好壓過他一籌,“速度分明是我的強項!”

“對不住,我已經很盡力的放慢速度了。”雖然聽不懂對方的話,但霍佳卻猜出了妖怪想表達的意思,他的從容微笑簡直讓妖怪吐血。

灰皮膚妖怪利用詭異的身法和霍佳拉開了距離,但它還沒想出接下來的對策,霍佳的雙手同時握上了槍桿,琉雲散發出的氣息將空氣都染成了紅色。

“我們只有四十八個小時,所以抱歉了。”霍佳眯起眼,“不能把時間都浪費在陪小孩子玩耍上。” “飆風之疾!”灰皮膚妖怪用它平生最快的速度奔跑過來,由於空氣被它的超高速度扭曲,遠遠看上去它的下半身就像狂風一般。

妖怪即將臨身時,霍佳只是輕輕動了下手腕,硫紅色的槍尖不動聲色的貫穿了妖怪的心口,妖怪瞪大了眼睛,但它卻連慘叫都沒來得及發出就被燒成了灰燼。

“其徐如林”化出數之不盡的分身,它的分身手持着不同的武器,甚至連高矮胖瘦也各不相同。

郭陽隨手扔出一道雷光,雷電在分身海中擴散成了雷之網,數量讓人眼花的分身連一秒鐘都沒堅持到就被吞噬了個乾乾淨淨,連帶着本體都被電了七葷八素。


“哼。”郭陽打算留個活口。

“八嘎!”渾身焦黑的“其徐如林”下意識罵了一句,惹得郭陽送了它一道同樣是下意識發出的雷光,將它電成了焦炭。

“不動如山”的體型龐大的真的像一座小山,它最引以爲傲的是超越普通神明百倍的神力,蘆雪源只是和它對了一拳,它的手臂連同那一側的肩膀都被震成了碎塊。“不動如山”卻沒意識到這點,因爲它的認知徹底否定了這種可能性,一個外來者不可能在力量上戰勝自己!它如此深信着。

“不動如山”的另一隻手臂砸了過來,下一次的對拳沒有出現,蘆雪源一腳踩上它的額頭,直到腦袋爆裂,“不動如山”都沒能接受這個現實。

紅皮膚的妖怪似乎是這個組合的首領,它更加難應付一些。這隻妖怪的身體已經脹大了一圈,開裂的皮膚下閃爍着紅色的光芒,它就像一座隨時會爆發的火山。

王文志纔不管它的外表如何,鐮刀直直的劈下來,妖怪用手臂去擋這記斬擊。從得到冥月至今,王文志從未掌握過一點鐮刀的使用技巧,靠的就是冥月霸道的攻擊力和簡單粗暴的劈砍。

這隻妖怪的防禦的確值得稱讚,冥月的紫刃落在它身體上只能砸出一些火星。但妖怪沒有喘息的機會,王文志將簡單粗暴發揮到了極致,鐮刀和妖怪碰撞的頻率每一秒都會提升數倍。就在辛澤劍砍倒最後幾隻妖怪,其他人都結束戰鬥的時候,鐮刀芒從妖怪腹部穿了進入,王文志雙臂用力,將鐮刀連同被貫穿的妖怪高高舉起。

“哈!風林火山是嗎?現在的熊孩子真敢起名字。”

王文志用擊打棒球的姿態將妖怪甩了出去,妖怪在空中分成了四段,落到數千米外的地面後化成了灰燼。

“我靠!我是最後一個?”王文志發現別人都結束戰鬥了,“太不給面子了吧?”

“你、你們…”狛犬震驚之意溢於言表,“那可是伊川岐神宮的風林火山…”

“火個毛的山,一羣渣渣。”

“要是這點能耐都沒有,我們還來高天原幹什麼?送菜嗎?”蘆雪源不知道從哪摸出罐啤酒大口灌了起來。

“給我也來一罐,謝謝,”霍佳收起琉雲,“別帶酒精、不要酸味的。”

“你還挺難伺候。”蘆雪源扔過去罐蘋果汁。

“喂,我的呢?”辛澤劍也伸着手。

“靠,你們當我是炊事班的啊?”


“想接着聽故事的可以留下,我去找天照了。”郭陽瞥了眼殘缺不全的神社大門,“所有神社大門正對着的方向就是天照的住址嗎?多謝你的信息了。”

“早點搬家吧,我們撤了。”辛澤劍朝狛犬和狐狸揮揮手。

“會不會說話啊?什麼叫撤了?”王文志哆嗦般的揮着拳,“這時應該喊GO!GO!GO!”

“那就告…”霍佳告別的話只說了個開頭,整座山開始劇烈搖晃起來。

“媽蛋,這次又是什麼?”爲了保持平衡,王文志半蹲着,“剛纔是風林火山,這次不會是子醜寅卯吧?”

一株百米寬的蔓藤從衆人中間破土而出,這條蔓藤就像一個鑽頭,不斷向外伸長的同時還在以超高速的自轉着。

王文志橫揮着鐮刀想把蔓藤斬斷,第二株蔓藤從他腳下鑽了出來,頂着他衝上天空。


“我靠!我不想玩過山車啊!”王文志的聲音伴隨着那株蔓藤遠去了。

整座山變成了一個觸手怪,一分鐘內,山體的各個方向鑽出五十多條蔓藤,五個人連同狛犬和狐狸都被徹底分隔開了。

辛澤劍也被一株蔓藤帶上了天,這種植物自轉的速度太過驚人,儘管辛澤劍沒有因此眩暈,但這樣的環境讓他搞不清楚情況。

虎翼砍在上面幾乎全無效果,辛澤劍被迫跳離了這條植物,但蔓藤的每一段都伸出袖珍版的自轉藤條向他纏繞過去。辛澤劍不想和這種東西糾纏,集中精力閃躲着這些綠色的東西。

空爆的速度真不是蓋的,辛澤劍很快脫離了危險區,後面的藤條被他越甩越遠。

“拜拜。”辛澤劍回頭看了眼還在追來的綠色海洋,他轉回頭的時候竟看到了一些迎面飄來的櫻花瓣。

一抹粉色以極快的速度撲來,辛澤劍從很遠的地方就感覺到其中的嗜殺之氣,他以虎翼招架上去。

金屬碰撞的聲音結束後,虎翼和一柄太刀交織在一起,太刀握在一名穿着粉色和服的女子手中。

“我建議你回去。”女子說的也是日語,辛澤劍能聽懂就見鬼了。

他用爆發力將女子推開,繼續向前逃竄。開玩笑,那些自轉蔓藤一直在追他,每多停留一秒都很危險。

女子的速度絲毫不輸給他,太刀接二連三的斬過來。辛澤劍被砍出了火氣,他趁着再次拉開距離的時候切換到天將形態,將虎翼刀插進胸口。

白虎戰甲張開翅膀的時候太刀又一次斬來,雙翼完全展開時刀鋒距離辛澤劍的脖子已經不足半米。

零點幾秒後,一道亮到極致的銀光閃過,女子低頭看了眼自己身上那道由左肩一直切到右腹的斬痕,隨後爆炸成了漫天的櫻花瓣。

辛澤劍瞥了眼追來的蔓藤海,轉身向遠方飛去。其他四人的保命功夫都在他之上,辛澤劍還真沒有擔心的必要。

郭陽早就離開了那片區域,他找了個沒人的地方降落,將隨手拎出來的狛犬和狐狸放了下來。

“快些走吧。”郭陽也沒聽這兩隻守護獸說什麼,化爲雷電消失了。

“之後的高天原會怎樣呢?”狐狸非常的憂愁。

“這是我早就期盼,卻非常害怕看到的畫面。做好收拾殘局的準備吧,秋瀨。”

“爲誰?”

“爲這個世界。”

蘆雪源不知用了什麼辦法讓一根蔓藤帶着他前進,這根被當成載具的蔓藤也停止了自轉,否則他絕對不會乘坐這種交通工具。

不過蘆雪源也沒有休息的機會,各種各樣的敵人不間斷的從各個地方冒出來,雖然數量龐大,但他卻感覺不到任何壓力。

從外表看,蘆雪源只是雙手插兜看着前方的風景,甚至連雙腳都沒移動一下,可接近過來的敵人要麼被擊飛、要麼莫名其妙的爆裂,看上去無比的詭異。

“你是看不起我嗎?”白夜的聲音響了起來,“明明簽訂了契約卻將我放置一旁。”

“哈?是誰認爲自己殺氣太重,一心求死來着?”

“不一樣。三神宮利用我殺的大都是無辜之人,但這裏是高天原。”說高天原這三個字時,白夜的話語中竟出現一絲怒意。

“哦?你落到現實世界的原因和這些效忠天照的妖魔有關嗎?”

“你的問題太多了,用不用我,你自己來決定吧。”雖然白夜的話語很冷酷,但落在蘆雪源的耳朵中卻滿是小孩子鬧彆扭的語氣。

“現在是哄孩子時間。”蘆雪源虛握住右手,隨着空氣泛出長刀狀的波紋,打刀白夜出現了。

正好又有一大羣長相奇特的妖魔飛了過來,一道速度超越流星的光芒從那羣神中激射而出,蘆雪源偏過頭,那支帶着必殺之意的箭矢從他耳邊飛過,深埋入蔓藤中。

“混蛋!”一個躲在後方的妖魔咬牙切齒的說着,“竟然僥倖躲開了我的必中之箭!”

那羣妖魔將蔓藤上的蘆雪源團團圍住,當事者卻不以爲然的輕撫着刀背:“這東西行不行啊?要是一刀砍下去刀刃捲了怎麼辦?”

“莫要羞辱我!”白夜氣的不行,“更不要輕薄我!”

“輕薄你?哪裏有?”

“請把你的手拿開!”

“可是我一鬆手,你就會掉在地上。”

“你只要握住刀柄就可以了,另一隻手不要亂摸!”

“好吧好吧,區區一把刀也這麼難伺候。”蘆雪源不再撫摸刀背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