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辰看完這個目光再次下移,另外兩件獎勵一個喚做【筆走龍蛇】,乃是針對書法和畫道的。

能夠將自身的畫道水準和書法水準提升到極致。

江辰雖然在兩種職業上已經到了登峯造極的地步,可是有了這兩個神技,裝起逼來更爽歪歪。

而另一個獎勵叫【指定寵物權】,能夠指定任何妖獸爲自身寵物,不受妖獸修爲限制。

不管妖獸多強大都無法反抗,不過可惜的是隻能使用一次,比較稀有。

看完這些獎勵,江辰的雙眸方纔緩緩睜開,目光凝視向一旁陸小果。

“小果,師傅給你一樣好東西。”

“什麼好東西呀。”

小丫頭甜甜的問道,如今有了師傅,就算是她一直看不見,也沒關係。

聽到師傅要給自己獎勵,小丫頭臉蛋上浮現兩汪淺淺的酒窩。

江辰輕輕揭開了了小丫頭的眼紗,手指輕輕一彈,兩道晶瑩的露珠便向着小丫頭的眸間掠去。

陸小果只感覺眼眶之中傳來一處微微的冰涼感,隨後便發現,那雙原本早已沒有知覺的雙眼似乎變得飽滿靈動了,彷彿一睜開眼就能重新獲得光明一般。

“睜開眼,試試。”

聽到江辰的話,小丫頭輕輕點頭,旋即尋找着那個久違的感覺,在她的控制下,雙眸緩緩睜開。

那是是一雙泛着紫金色光芒的慧眼,雙眼靈動宛若秋水,雙眸含煙,帶着一絲朦朧。

隨之,一道俊俏的少年身影映入陸小果的眼簾。

她曾經幻想過無數次,幻想過無數道自己師尊的樣貌,如今一看,自己的師尊當真是最切合自己心中的那道身影,灑脫偉岸,率直瀟灑。

“師傅。”

小丫頭沒想到自己還能夠看見,心中大喜間直接一把將江辰擁入懷中。

那精緻的臉頰配上那神異的雙眸,簡直讓萬千佳人失色。

江辰輕輕拍了拍小丫頭的肩膀,笑道:“這麼小便長得如此水靈,長大了還得了?師傅都有些不敢把你帶在身邊了,身怕你招來不必要的麻煩。”

聽到江辰的打趣聲,小丫頭乖巧地道:“那我便在臉上抹些灰塵,讓自己變得醜一些。”

江辰無言,陸小果莞爾一笑,一笑傾城。

周圍人看着這對奇異的師徒,皆是在切切私語。

而江辰則是帶着小丫頭緩緩入城。

再次恢復光明,小丫頭變得活潑了許多,東看看西看看,彷彿世間失去的一切都回到了自己的懷抱一般。

而就在二人臨近東玄城城門之時,卻是被一羣人擋住了去路。

二人雙眸凝視向前方,只見那城樓上,此時正有兩名劍客對峙。

一人身穿白衣,腰間掛着一個薰黃色的酒壺,手中握着一柄鏤空的佩劍,似乎還有些醉意。

江辰見狀不禁浮現一抹驚訝之色。

“這不是東方劍白的大師兄李慕白麼?他怎麼會是這般模樣?”

當初秋獵,李慕白是他最後的對手,實力極其強悍,一手萬劍歸宗更是讓江辰大開眼界。

可是那時的李慕白彬彬有禮、溫溫如玉,簡直就是一個謙謙公子哥的形象。

可是現在這位,雖然依舊身着白衣,卻像是一名好酒的遊俠劍客。

而另一人則是一身玄衣,約莫四十出頭的樣子,手中握着一柄如同尺子一般的怪劍,劍身漆黑如墨。

此人正是東玄城城主夜八劍。

“來者何人?可知我東玄城規矩?”

夜八劍淡漠出聲。

他鎮守東玄城二十餘年未嘗敗績,這城頭上留下的一柄柄寶劍便是證明。

卻見那李慕白咕了一口酒醉洶洶道:“一篇詩一斗酒,一曲長歌,一劍天涯。”

聽到這話江辰直接就懵逼了。

“納尼?”

他的第一反應是李慕白也玩王者榮耀,隨後方纔打消了這個念頭。

“莫不是這傢伙真如李白一般,有着過人的詩詞天賦吧,若是如此,說不定能夠達到系統的要求,成爲自己的徒弟。”

就在江辰心間思緒翻轉之時,城頭上的夜八劍大笑出聲。

“原來是大名鼎鼎的詩酒劍仙李慕白,久仰久仰。”


卻見李慕白輕輕揮了揮手道:“別來這套,你打了我師弟,我是來抽你的。”

“呃….”

夜八劍嘴角抽搐了一下。

“閣下未免太狂妄了吧,當我這東玄城是什麼地方?”

“管你是什麼地方,打了我師弟就是不行。”

說話間,李慕白手中的長劍亦是飛出,見面就是一招百步飛劍。

江辰見狀不禁苦笑。


“這傢伙,簡直是個護弟狂魔,也不知道和大柱子比起來,哪個更強一點。”

而此時,城頭上的二人已經戰鬥在了一起。

夜八劍出手果決狠辣,招招致命,李慕白則是散漫異常,雖然第一劍有些氣勢,但是後面都如同醉酒後亂舞一般,沒有招式可循。

“醉劍麼?呵呵,倒是合我胃口,那便讓你也嚐嚐我的夜幕八劍。”

話音落下的瞬間,夜八劍周身氣勢暴漲,那羽化境巔峯的實力已經被他催動到了極致。

“劍一,龍牙。”

“劍二、並蒂蓮。”

“劍三、飛虹。”

轉眼間便是三劍。

三劍齊出,氣勢如虹,勢不可擋。 另一邊,李慕白見狀亦是來了興致。

“這便是擊敗小白的夜幕八劍麼?那我也來助助興。”

呢喃間李慕白狂飲一口酒。


隨後自身劍招驟變。

“醉酒當歌,人生幾何。”

一句詩,一招劍法。


招招玄奇,劍勢奔涌。

瞬間二人便對戰到了五十招。

周圍劍氣縱橫,東玄城天地失色。

江辰看着李慕白這道身影,腦海中回想着他所念得每一句詩,心間不由得產生一個可怕的念頭。

“這傢伙不會是個穿越者吧?”

心底呢喃着,江辰淡淡出聲。

不過經過火眼金睛的一番查探之後,他便再度否定了這想法。

因爲火眼金睛給出的結果便是,這傢伙是個詩劍酒的全才,記憶力超羣,靈感大發時能夠偶得殘句。

“倒是個有趣的傢伙。”

聽到江辰的話,一旁的小丫頭陸小果不禁開口問道:“師傅,這個白衣劍客你認識?”

聽到小丫頭問起,江辰微微點頭道:“算認識吧,打過一架。”

“哦,那師傅,你們兩個誰贏了啊。”

小丫頭再度產生一抹好奇。

江辰道:“當然是爲師贏了,他完全不是對手。”

小丫頭輕笑道:“師傅一點也不謙虛,不過小果相信師傅肯定能贏。”

聽到二人的對話周圍的人皆是將目光投向江辰二人。

“你們不吹牛會死啊?”

“就是,不吹牛會死啊,沒看見連夜城主都被那白衣劍客給壓制了麼?”

“還什麼完全不是對手,你咋不上天呢?”

“當真是什麼人都出來裝高人啊。”

…….

周圍皆是投來一副鄙視的目光,江辰和小丫頭則是嘻嘻一笑,很默契的閉上了嘴巴,繼續觀看比試。

這種感覺很奇妙,小丫頭特別喜歡現在的生活,江辰則是儘量滿足她。

很快城頭上的夜八劍便被李慕白逼到了絕境,最終施展了自己的最強招式。

“能讓我施展第八劍的,這麼多年來你是頭一個。”

夜八劍周身氣勢聚攏,原本那外散的氣勢頓時收斂,天地間彷彿凝聚一種恐怖的力量。

“能跟我打這麼多招的,你也是第一個,我現在還有最後一句詩,也從來沒有對別人施展過,今日你就來試試。”

二人皆是從之前的氣勢逼人變得平靜了許多,天空之中風雲變幻,猶如暴風雨來臨的前夕。

只見那夜八劍手中黑劍高高舉起,宛如要劈開這天地。

“劍八,開天。”

李慕白表情微微凝重,口中那道詩句宛如聖言緩緩吐出。

“大河之劍天上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