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他四下衝刺的樣子,竟像是在逃竄,

沒錯,許濤是在逃,

在許濤所化黑線之後,也有一道黑線,比之前者還要細微,幾乎肉眼難辨,

在場的,也只有修為實在雄厚的大能人才能看清許濤之後的那道黑線的樣子,比如,那同夜小染一起來的影襲劍宗的代表老者,


此時,夜小染正追逐著背生雙翼的許濤,許濤現在施展的可是遁法神通,夜小染的速度雖然不慢,但也沒可能追上許濤才對,而現在,許濤拚命的逃竄,竟隱隱有要被夜小染追上的感覺,

原來夜小染的雙腳已經被彷彿黑色火焰般的能量籠罩,好像她正踩著兩朵雲彩,駕馭飛空,

夜小染腳上的能量又好像影子一般,虛幻,不真實,卻是真實存在的,有了籠罩雙腳的黑色能量加持,夜小染的速度劇增,達到了不可思議的程度,

夜小染現在展現出來的速度,劍典劍王們見了,一個個都搖頭嘆息,顯然他們拍馬也趕不上夜小染一星半點,這種速度令普通玄陽法師更是望塵莫及,

影火能量籠罩瀰漫雙腳,帶給使用者捕風追影般的極致速度,夜小染施展的,正是一種不輸黑冥風翼的法術,甚至猶有過之……

遁法神通,影火追風步,

許濤逃竄著,大驚失色,他雖然認不出夜小染施展的是什麼法術,但敢斷定那定然也是一種遁法神通,

畢竟普通增速法術是萬萬趕不上遁法神通的奇效的,

「糟了,連遁法神通都奈何不了她,」許濤心裡暗驚,

兩道黑線,像是在紡織一樣穿插在平台之上,速度快得令人咂舌,明明只是兩道黑線,卻讓稍微能看清他們的人感覺像有無數的黑線同時出現在平台上,幻影般穿過,

這是因為許濤和夜小染的速度太快了,快得讓人看在眼裡,感覺像是同時出現了數百道黑線,

那觀戰席上,青風戰神看見眼前一幕,也是尤為驚嘆,「兩個都是不世出的天才啊,想我普天十大戰神最強如我紫雲大哥,也都是在及道三境界時才學會的遁法神通,而許濤和那少宗主竟然都僅憑玄陽修為就能施展,」

一旁的炎無雙也是十分驚嘆,道:「戰神大人,那銀髮少女究竟是什麼人,既然隨便就拿出兩粒大還丹給許濤,」

青風戰神面色凝重,道:「據我手頭的資料,她名叫夜小染,是當今魔界第一劍派,影襲劍宗的少宗主,而且是影襲劍宗現任宗主親自認定的接班人,其地位穩固不可動搖,」

「由此可見,那夜小染的實力絕對非比尋常,我估計,她怕是有抗衡及道天師的能力,」

聽了青風戰神的評價,趙彌虹不禁大驚失色,「抗衡及道天師,戰神大人,您這話太誇大了吧……」

趙彌虹現在大小也是一位玄陽法師,自然明白玄陽法師和及道天師之間,有如鴻溝一般的差距,

一個使用元陽之力,一個使用法力,絕對不可同日而語,

青風戰神說道:「這不是我誇大,看她能輕易施展遁法神通就知道了,你要明白,就算是及道天師也少有能施展遁法神通的……」

「而且……」

「嗯,」炎無雙和趙彌虹同時驚疑,夜小染已經被青風戰神說得神乎其神,難道還有什麼隱藏,

「而且她還是影族的公主,」

炎無雙屏息,趙彌虹則是不明覺厲,畢竟趙彌虹身為凡人,對魔界知之甚少,

影族,魔界中極擅隱秘的一類勢力中的翹楚,雖然極擅隱秘,但影族卻又是這一類勢力中較為顯露的,之所以顯露,是因為影族勢力實力太強了,強得讓魔界中一流的宗派族流都忌憚無比……

所以極擅隱秘的影族受到了各方大勢力的關注,一些該隱秘的事情,卻是都「公諸於眾」了,

就比如夜小染是影族公主一樣,對一些情報網龐大的勢力來說,已經不算秘密,

神王宮既是神界最強勢力,又有眾多仙人坐鎮,其情報網自然是頂尖的,而普天戰神在神王宮權勢滔天,這種不算秘密的秘密青風戰神要知道並不難,

炎無雙忍不住吞咽了一下,「那許濤真的不可能贏她了,」

從炎無雙這表現中,不明覺厲的趙彌虹也明白過來,「那影族怕也是一方巨擎,夜小染身為影族公主身上的法寶肯定不少,而且她自身實力又那麼強……」

「我和許濤兩個人的努力到頭來還是不能輕易達成願望啊,欣兒……我好想你……」

比賽平台範圍內,黑線縱橫,卻沒有一次交鋒,

許濤拚命的逃竄,遁法神通之黑冥風翼加持子楚翼,這已經是許濤的極限速度了,可他身後的夜小染緊追不捨,其速度還猶勝許濤,

「不行,再這樣逃下去我肯定會被追上,」許濤暗想道,

現在,夜小染施展遁法神通,影火追風步,速度已經猶勝許濤,她追上他只是遲早的問題,況且夜小染身為玄陽巔峰法師,元陽之力本就比許濤強盛,如此消耗下去,肯定是許濤的元陽之力先枯竭,那時黑冥風翼自解,許濤想不被夜小染追上都不可能,

「趁著黑冥風翼的速度還在,拼一拼,」許濤決意暗道,

這麼想著的同時,許濤調起體內已經消耗過半的元陽之力,一併灌入道明聖火火丹內,

嗤的一聲,許濤全身燃起了艷黃色的道明聖火,

道明聖火像是盔甲一樣,附著在許濤的體表,形成一道極好的防護,許濤連背後施展黑冥風翼的子楚翼都不放過,簡直武裝到了牙齒,

原本高速移動,化作黑線的許濤忽即一滯,彷彿消失不見的身影又出現在眾人目光中,

許濤停滯下來后,不,在停滯之前就已經掄起被道明聖火附著的黑紋重劍,向身後一掃而去,

許濤這重劍一掃,速度極快,本就緊追許濤不舍的夜小染當即就被擊中,可夜小染出劍的速度比遁法神通的速度還快,

嘡,

兩劍相碰,明明比黑紋重劍小一號的素劍卻猶佔上風,


素劍切入道明聖火的包圍,砍中黑紋劍劍刃,強大的力道傳開,將許濤連人帶劍震退,

「既然停下來了,那就去死吧,」許濤耳畔響起夜小染的嬌喝聲,同時也感受到了一股令人心顫的殺意,


沒錯,是殺意,許濤絕對相信,這殺意的主人敢毫不猶豫的一劍刺穿自己的心臟,

夜小染震退許濤的同時,已經素劍一刺,對準了許濤的心臟,

夜小染一劍刺出,速度之快怕是連及道天師都「應接不暇」,

何況許濤才被震退,哪有時間反應並應對夜小染的這一劍刺,當下,正是許濤的必死之局啊,

若是心臟被刺穿,對玄陽法師來說也是只有死路一條,

「神念,」

在被夜小染震退的同時,許濤就知道大事不妙了,要想不輸不死,那只有手段盡出了,

當下,許濤雙眸深處靈竅鼓動間,一股神奇的力量就出現在他掌控中,而後猶如狂潮般湧向夜小染,

經過界外時空八個月的修鍊,特別是有觀想法門的幫助,許濤的神念之力已經進步不小,雖然依舊不能抗衡夜小染,但至少讓她刺向自己的素劍慢了不少,

素劍慢了,許濤就有空暇再施展手段,

突然,在已經十分接近的許濤和夜小染二人中間,出現了一塊高大的岩石,

這塊岩石莫約半丈高,兩尺厚,宛如盾牌一般橫空出現,替許濤擋了擋夜小染的素劍一刺,

噗,

夜小染素劍一刺的威力不大,但穿透力極強,幾乎是瞬息之間,兩尺來厚的岩石就被夜小染的素劍刺穿了,

素劍刺穿岩石,也便泄去了力道,那對許濤就沒有危險了,

當下,一劍刺穿岩石的夜小染不禁大驚,他萬萬沒想到許濤竟然還能召喚出岩石防禦,

就在夜小染吃驚的同時,許濤看準了機會,「御土,破,」

擋在許濤和夜小染之間的岩石忽即轟然炸開,化作數十片石塊沖向夜小染,

岩石和夜小染本就相隔不遠,這忽然炸開出現的石塊有的甚至已經到了夜小染面前,

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神祕老公請開門 ,在旁人看來,明明已經有一些石塊打中夜小染了,可一晃神,夜小染不見了,只剩那些石塊飛濺落下,

快,太快了,就算石塊已經碰到夜小染,她也能避開,不受半點傷害,

畢竟夜小染一直持續使用遁法神通,影火追風步,想靠這點伎倆傷到她顯然是不可能的,

隨即,被震退的許濤在半空穩住身形,當他定睛看去時,夜小染腳踏影火能量已經安然懸浮在他對面,

這時,夜小染美麗的臉頰上的表情卻是哭笑不得,「你,你既然隨身帶著岩石,」

聞言,許濤不禁尷尬,他拜段子楚為師后,後者還給過他一塊容量很大的空間寶石,只是許濤也沒什麼寶物,有曾經在青龍院得到的空間寶石就綽綽有餘了,況且許濤還有易天成給他的空間寶石,

於是許濤就想乾脆在容量大的空間寶石里放些岩石吧,因為他有御土的能力,一些時候必有奇用,比如飛在空中有危險時,要想召喚地面的岩石升空防禦是需要不少時間的,肯定會來不及,而從隨身攜帶的空間寶石里召喚出岩石防禦就快得多了,

夜小染哭笑不得的搖搖頭,道:「我真是服了你了,戰鬥方式這麼偷奸耍滑不說,連隨身攜帶的東西也這麼奇怪,」

平台周圍,看見許濤召喚出岩石防禦的眾人也笑了,不過笑歸笑,不少人還是驚嘆許濤的應變能力的,畢竟若不是有那塊岩石替許濤擋了一下,他剛才就輸了,


許濤略感尷尬了一會兒,隨即心一狠,又化作黑線沖向夜小染,夜小染有富裕的元陽之力,在施展遁法神通的時候還敢打趣許濤,但許濤的元陽之力卻不富裕,才使用了黑冥風翼一會兒,他感覺自己的元陽之力就已經消耗得七七八八了,所以許濤不敢耽擱,

見許濤又向自己沖來,夜小染不禁笑了,「又主動衝過來,希望你別再逃了,」

說著,夜小染也化作黑線,迎上許濤,

兩人都施展遁法神通,兩人的速度都很快,

「拼了,再不拼,我遲早被自己耗死,」許濤心裡閃過這樣一個念頭,

許濤手握黑紋重劍,劍身上附著著龐大的道明聖火,

「怒濤斬紋劍,」

幾乎是一瞬息的時間,許濤和夜小染就發生碰撞了,觀戰眾人都看到一道掌許寬的艷黃色劍芒出現,而後就響起一道洪亮的爆破聲,

轟,

宛如曇花一現般,艷黃色劍芒潰散,化作點點光芒消失,

噗嗤,

在一劍擊潰許濤斬向自己的艷黃色劍芒后,夜小染素劍一掠,就劃破了正欲逃離的許濤的手臂,

夜小染的劍很快,但許濤的遁法神通也不慢,所以儘管夜小染的劍氣很強,也沒有真正傷到許濤,

既已一劍得手,夜小染就窮追猛打,

咻,咻,咻,

夜小染單手舞劍,腳踏影火能量,劈砍出一道道劍影,劍氣,紛紛追向暫避其鋒芒的許濤,

劍影,劍氣在平台上乍現,劃破虛空后留下的殘象尤為絢麗,看得在場的神界貴族們眼中異彩連連,

「嗯,少宗主的劍法又進步了……」高台上的條案后,火紅色頭髮的老者微笑點頭,

「只是可惜啊,少宗主始終欠缺真正的狠辣,不然那小子早該敗落了,」

劍王高台上,看到夜小染隨手施展出來的劍影,劍氣,劍典劍王們個個驚嘆不已,那周子劍更是暗自咂舌,

周子劍一直以為自己人劍合一境界的劍法在同齡人中已經算登峰造極了,現在看來,他離真正的巔峰還差很多啊,

「兩個都能施展遁法神通,兩個都是妖孽般的天才啊,」坐在眾劍王當中,林三千美目流轉,飄忽不定,「我們這屆劍王們真算幸運的,他倆這等妖孽在歷往劍典上怕也不多見吧,呵呵,要是弟弟也能看到這一戰就好了,那他肯定會更看得開……」

輝煌房屋中,南靈王看著平台中一追一逃的兩人,笑了笑,對身邊的兒子說道:「你看,人就是要有目標的誘惑才有動力,才能發掘潛力嘛,那許濤差那夜小染可不是一星半點,但這麼久過去了,他還沒有落敗,」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