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這些槍擊案只是moriarty接受的委託?他另有委託人?”Reid回想起和Jim的交談,“他說過總有一些必須要負責到底的業務,當時我以爲是普通的業務……”

“遍佈全球?”Issac倒是想起了一些其他的,詢問似的看了一眼Lestrade,“我去想辦法和大使館聯絡,看可不可以讓CIA開放一些重點關注的危險人物名單。如果他真有那麼厲害,CIA裏也許會有蛛絲馬跡。”

看着走到一邊打電話的美國探員,Sally Donovan忍不住發問,“這裏面到底有什麼聯繫?”

“這些槍擊案也許是一個人主導的……”Reid解釋。但他的思維太跳躍,語速也非常快。所以,即使他非常認真的和Donovan解釋,Donovan卻越聽越糊塗。

可是,看着那個行政級別很高卻一臉孩子氣的探員認真的樣子,她居然不忍心打斷。這個能力超凡的探員可比某個總是喜歡惡意戲弄她的怪胎可愛多了。

“的意思是,這些案子做的太乾淨了,我們找到的線索有限。 天道藏弓 moriarty是這幾起案子之間的聯繫,我們在試圖通過他順着這些聯繫找到委託人還有其他潛在的受害者。”打完了電話的Issac看着女警探一臉茫然的樣子立刻了解發生了什麼事,如果沒有其他人的打斷,Reid可以滔滔不絕的一直說下去。

事實上,事情的確可能這麼發展。維持着表面客氣的倫敦警察不會主動打斷小博士的解釋,雖然,這些解釋的內容他們大多數聽不懂。

“哦,我說的太多了……總之,就像Issac說的那樣沒錯。”被打斷的Reid也不生氣,只是一臉無辜的看着女警探。

“哦,我懂了,謝謝。”Donovan有些呆愣的點了點頭,像是想起什麼似的,“我要去倒咖啡,你要嗎?”

“特濃,謝謝。”

“母愛氾濫。”Sherlock低聲嘟囔了一句。

Watson無聲的笑了笑,Sherlock的這句話可真像是在吃醋或者嫉妒。

“收起你的表情,醫生,我沒有那樣想。”時刻保持觀察狀態的偵探第一時間發現了自己助手的揶揄,他挑高了眉,“我可沒有那麼無聊的情緒。”

Watson掩飾性的清了清嗓子,“那麼,Sherlock,你現在有什麼看法?”

“我想到了四種可能,剛剛又排除了一個。不過同時也增添了兩個新可能。”Sherlock嘟囔着,“mycroft昨天試圖給我塞一個找東西的委託,他提到了警局門口的狙擊。不過我覺得無聊所以拒絕了。”

“每次和mycroft聯繫到一起我都有種不好的預感。”Watson乾笑。

“和政府有關的哪件是好事。”Sherlock對他的大英政府哥哥一如既往的傲嬌嫌棄。

Wшw⊙ tt kan⊙ ¢O

有一個不時客串英國情報局和CIA的大英政府作爲後援,他們很快的得到一條新線索——一盒錄像帶。

“他是狙擊案的受害者?”Reid第一個認出來錄像裏的男人,他就像一個離家的無處可去的旅人,穿的非常隨便,揹着一個看起來很舊的揹包。

錄像的質量並不好,看得出是從街頭的監控器逐一剪輯出來的。這裏面詳細的描述了男人的每一個舉動,有時候是多角度的,有時候又偶有空缺。

倫敦街頭也不是每一處都佈滿了監控器的。

這樣看下去實在太浪費時間了,Sherlock搶過Lestrade手裏的遙控器,開起了八倍快進。

“我們跟不上了,Freak!”Donovan扭頭瞪着Sherlock。

“安靜!你太吵了!”

八倍快進不是每個人都能接受的,除了Sherlock本人,還有Reid。

Reid的眉毛越皺越緊。五分鐘後,錄像播到了盡頭。在最後一段裏,男人慌不擇路的朝警局跑去,雖然慌亂卻避開了每一位行人。除了剛從警局裏走出來,一臉複雜的Issac。

“Issac,你沒告訴我這個!”三個監控攝像頭的存在使得男人的每一個動作和意圖都被展示的清清楚楚,再配合最後的那一槍,Reid不敢想象,如果Issac沒有躲閃及時會發生什麼。“難怪你在博物館裏總是晃神……”

“四個!”Sherlock忽然說。

“什麼?”Watson問。

事實上,蘇格蘭場的人都對Watson的存在表示慶幸,要不然爲了破案明知道會被Sherlock從頭到腳把智商鄙視一回還要不得不開口提問的感覺,是在是找虐。

“四個!我們都知道,這就是聯繫!”Sherlock臉上帶着理所當然的表情。

“拜託,Sherlock,收起你的表情!”

“什麼?”這下輪到Sherlock不解了。

“收起你那副‘我們都知道’的表情,除了你自己,沒人知道你在說什麼?”Watson實在感激他曾經的軍人經歷,讓他變得更加的沉着冷靜,不會像年輕人一樣輕易炸毛。

“Spencer,我想你知道。”Sherlock看向小博士,忍不住眯了眯眼睛。小情侶有矛盾了,這可是個有趣的課題。他實在想不明白,爲什麼Reid這樣的人會把時間浪費在這樣無聊的感情上,但這不妨礙他研究高智商者的戀愛。

Reid看了一眼Issac,最後還是選擇工作爲重。他拿起馬克筆,在白板上的受害者照片下面寫着字。“狙擊案的受害人曾經和槍擊案受害者有過短暫接觸,這是具體時間和地點。”

“我的天,你來倫敦才幾天,怎麼可能認出裏面的地點。”Donovan驚歎着。

“這沒什麼,我來的第一天就記熟了。”Reid不以爲意的說。

Watson想起同樣把倫敦交通圖記得滾瓜爛熟的Sherlock,難怪這兩個人可以相談甚歡。不過,平心而論,Reid的個性可比Sherlock好了不知多少。

雖然,他也沒覺得Sherlock的個性有多糟糕……至少,兩人相處了這麼久,他還沒有產生把人一槍斃了的衝動。

“東西在哪?”Sherlock冷不丁的問。

作者有話要說:可憐的Anderson,整條街的智商都被你拉低了……

以及,Cm和神夏的智商都被作者君拉低了2333333333【媽蛋這根本不值得驕傲啊! “什麼東西?”Issac不明所以。

“所有受害人都曾經和第一個受害人有過短暫接觸,而這個人身上攜帶了什麼機密,是儲存在芯片裏的。芯片足夠小而且不容易被人發現。但是尋找芯片的那夥人不確定他到底把芯片放到哪了,所以不得不根據監控錄像逐一找過去。受害人之間沒有關聯,當然沒有關聯,他們只是被問了路,或者看到狼狽的人沒有剋制住自己愛管閒事的心上前詢問了幾句而已。”Sherlock飛快的說道,“這個人一定發現了威脅,在第六個時間節點裏,他的神色明顯慌張起來,移動速度變快,甚至還躲過了幾個監控。不過他最後決定去的地方是距離他最近的警局,他的生命受到了威脅,這讓他不得不求助警方,即使事後會被判足夠長的刑期。”

wωω▪ Tтkā n▪ ¢ ○

“可他還是不甘心,在這段路程裏,他靈活的避開了每個行人,不可能在即將到達警局的時候忽然撞上你,Issac。”Reid接口,“你和倫敦街頭的路人相比,唯一的區別就是……你穿着長袖襯衫。望你身上塞一個不起眼的小東西再方便不過了。”

的確,在這個季節,街上的行人穿的都無比清涼。除了Issac,他手臂上還有剛退下血痂的刀傷,剛剛長好的粉紅色傷疤看起來格外明顯。爲了不讓人誤會,Issac一直堅持穿着長袖襯衫。如果實在熱得不行,他也只是解開襯衫最上面的幾顆釦子,然後把袖子折上幾折,但依舊可以蓋住傷疤。

“芯片足夠小……”Issac覺得他明白Sherlock的意思了,“你是說,他可能是想趁和我身體接觸的機會,把芯片轉移到我身上?”想了想,“這不大可能,因爲我可以感到當時他的使力方向,他是抓我……做障礙物的。”

人在被追趕的時候會下意識把身邊的東西拉過來扔到身後以阻止追擊者的腳步,可如果能在逃命的過程中還依舊冷靜的考慮轉移物品,這也算是個人才了。仔細回憶的話,那個人的確非常用力的抓住了自己的手臂。如果是在那時候轉移的……

“你說,他在想要拉你的時候,會不會知道自己已經被狙擊槍盯上了。”Watson忽然問。

“那不重要!”Sherlock看着Issac,“東西在哪?這個無聊的案子是時候結束了。”

“我不知道。”Issac可以感到屋子裏的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自己身上,“我沒有看到任何芯片……而且,就算他把芯片放到了我身上,現在也找不到了。”

Reid若有所思,“那件襯衫……你丟掉了。”

“上面濺上了幾滴血點,離開警局後我直接找到一家服裝店買了一件新的,然後直接把那件襯衫扔了。”Issac無奈的攤手。

“FBI都這麼講究嗎?”Sherlock諷刺着。

“請在前面加一個前綴——度假中。”Issac不以爲意。他對血液有一種天然的厭惡感,沾到衣服上的血跡無論是自己的,還是受害者或者嫌犯的都讓他無法忍受。更何況,這是假期,應該甜蜜浪漫充滿美好回憶,從一開始,他就沒打算在裏面加入其他元素。被偷了錢包進警局已經夠衰的了,在警局門口撞見狙擊過程簡直是黴星照頂。

“愚蠢!”Sherlock冷哼,然後轉身離去。

Watson歉意的看了一眼Issac,追了上去。

Reid有些無措的看了一眼Lestrade,“他不是你們請來的嗎?”這樣無組織無紀律的行爲Reid還是第一次見到。

“他是免費的義務偵探,只要有屍體能讓他興奮起來,他是不在意佣金的。”Donovan淡淡的解釋,“當然,更不在意紀律規則。”

Lestrade摸了摸自己的口袋,從裏面掏出警官證,鬆了一口氣。

還好,沒在不知情的情況下再次被Sherlock摸走。

“他回家了?”Reid撓了撓頭,“哦,很晚了,是該回家睡覺了。”

所有人看着從天才經營模式轉換成單純稚氣模式的博士,忽然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Sherlock?那個連吃飯睡覺都覺得無聊浪費時間的怪胎怎麼會有這麼正常的行爲!

雖然,他們也無法預測Sherlock接下來會做什麼。

“夜生活纔剛開始呢。”Issac看了一眼手錶。

如果沒猜錯的話,那個追求完美喜歡單幹的偵探這時候正在去翻垃圾的路上。

“你知道他去哪了?”Reid好奇的問。話剛出口,纔想起自己剛纔還在生氣,又有些不自然的把視線轉到一邊。

“哦,他大概已經知道我在哪家服裝店買了衣服,又把那件襯衫扔到了哪個垃圾桶。接下來是要了解那邊垃圾處理的時間頻率,以及暫時中轉地。”Issac沒有賣關子,對於Sherlock的演繹法推理他有着十足的信心,“他大概去翻垃圾箱了。”

“看來我們去貝克街等着他就可以了,Holmes最喜歡的就是把贓物帶回家裏了。”

開口的是那個叫做Anderson的男人,Issac並不喜歡他的語氣,裏面帶着毫不掩飾的惡意和幸災樂禍。

環顧屋子裏的其他人,除了Lestrade一臉無奈,其他人的表現也差不多。Issac不得不拜服,Sherlock可是幫蘇格蘭場解決了不少棘手的案子,能在不斷幫忙的同時把人際關係搞得這麼差……

這是怎樣的天賦啊!

“我去申請搜查令。”一臉正直的Lestrade最後這樣說。

“以什麼名義?”Reid覺得有些憤怒。剛剛還在幫他們解決案子的人,下一刻就要去搜查那個人的家,還有什麼比這更不尊重的嗎?Sherlock可是個天才!這麼幹太不公平了。

看着一臉打抱不平的博士,Lestrade乾咳了兩聲,“特殊情況特別對待。”

看着魚貫而出的警員,Reid只能看着Issac,“你覺得這公平嗎?”

“你帶給了這個世界什麼,這個世界會以同樣回饋給你。”Issac對此也不認同,可是,這其中Sherlock的個性也要負一半責任。“沒人有義務被其他人肆意嘲弄,也沒有人有權利肆意嘲笑別人。”

“這是你的想法?”

“這是正常人的想法。”Issac說,“不管你承不承認,Sherlock有一種不炫耀會死病。在大多數時間,這會讓人感覺很不舒服。”

“你覺得我也是炫耀嗎?”Reid提高了聲音。

Issac終於察覺出了不對勁,他看着情緒明顯有些激動的小博士,“這不是一回事。”

“這就是一回事!”Reid把挎包重新挎在身上,“我去找Sherlock。”

“嘿!Reid!”Issac緊跟在他身後,“你知道他在哪嗎?”

“我的專長是地理側寫。”Reid匆匆的看了一眼Issac,“這不是炫耀。”

Issac要在看不出來Reid的火氣是朝自己發的就怪了,他一把按住Reid。這個時段的警局除了值班人員並沒有其他人,Issac把Reid拉近茶水間,“,我們之間出了什麼問題嗎?”

“Agent Costa,我們現在在辦公,請不要聊私人問題。”Reid低着頭,整個人擺出了排斥的姿態,就是不看Issac。

Issac挑眉。在平時如果Reid這麼稱呼他,他會把這當成是一種情趣。可現在,Reid明顯公事公辦的架勢讓他覺得不舒服極了。

“這個案子馬上就會結束,Sherlock有這個能力。一旦找到芯片,所有的事情就都結束了。不會再有人因此而喪命。”Issac站在Reid身邊,放軟了語氣,“Spencer,我做了什麼惹你生氣了嗎?對於Sherlock的說法也許的確有些過分,但這是事實。我想,即使是你,在側寫Sherlock的時候也不會罔顧現實吧?”

Reid還是不說話。

Issac繼續說,“而你,大家都知道這只是你的習慣。”

“爲什麼不告訴我?”Reid忽然問。

“什麼?”

“爲什麼不告訴我你遇到了危險,差點就……”Reid抿了抿脣,“你因此後怕,可我卻一無所覺,甚至和Moriarty相談甚歡……”

Issac眨了眨眼。所以,這纔是正題?

“嗯,我想,我只是覺得,沒必要再多一個人爲此後怕,畢竟,我一切都好,什麼都沒有發生不是嗎?”Issac斟酌着詞句,“我不想破壞我們度假的心情。”

“情侶間會分享任何事,即使是無聊的瑣碎。你卻選擇了隱瞞。”Reid對此耿耿於懷。“書上說,如果把快樂分享給他人,會收穫雙倍的快樂;如果把痛苦傾訴出去,那麼痛苦就會減半。你爲什麼不告訴我?”

“Spence,你覺得,我會把這樣的負面情緒傳染給你嗎?”Issac終於板起了臉,“我希望我能夠帶給你的,永遠是快樂的記憶。我想把所有我能夠給你的一切好的事物呈現在你面前。我怎麼捨得讓那些壞情緒困擾你!”

Reid看着Issac,表情變得有些無措,“我知道,我……謝謝你Issac,只是……我不想讓你一個人承受那些壞的東西,我沒那麼脆弱。”

“嗯。”Issac伸手按住Reid的頭,讓兩個人的額頭抵在一起,“我的錯,下不爲例。”

Reid小聲而快速的說着,“我也不知道我爲什麼變得這麼情緒化,我知道我們彼此之間都需要一些私人空間來放鬆自己。如果是組裏的其他人我會充分的尊重他們的隱私。但是,你,Issac,你讓我不想放過任何關於你的一絲一毫……”

“嘿,博士,你又看了《情話大全》嗎?”Issac低聲笑道,看着Reid泛紅的耳朵,忽然產生一種很想捏一捏的衝動。“這樣很好,如果哪天你把我和Gideon、Morgan他們一視同仁了,那我才應該着急呢~”

“哦,不,沒有,你不是說那些模板沒什麼用嗎?”Reid覺得自己的耳朵熱的發燒,他只是說了自己想說的,難道,這就是情話?

“當然沒用。”Issac盯着Reid紅的顯得有些剔透的耳廓,終於忍不住誘惑的輕輕咬了咬,“那些無聊堆砌的辭藻哪有你的話的萬分之一動聽。”

Reid條件反射的捂着自己的耳朵,可惜,他好不容易積攢起來的氣勢在剛纔已經一瀉千里。現在,他又是那個呆萌的誰都可以捏一下的小松鼠了。

“我覺得,如果你去寫一本《情話大全》的話,銷量一定很好。”Reid半天才找回自己的語言。

“纔不要,不是誰都能享受這個待遇的。”Issac對此分的很清楚。

Reid輕笑出聲。

“好了,我們現在去找Sherlock吧,我可以研究一下,世界上唯一的諮詢偵探翻垃圾桶的英姿。”危機解除,Issac又有了看熱鬧的心情。

“你知道在哪?”

“不知道,但我有擅長地理側寫的!”

“其實我只是覺得,如果我給Sherlock打電話,他一定會告訴我地點的。”Reid小聲說,“這麼短的時間,沒有相關資料,又沒有Garcia的幫忙,我怎麼可能側寫的出來?”

“……”Issac覺得Reid變狡猾了。

“不過,這真是一個巧合。”Reid繼續說,“如果不是相信你當時的確不知情,我都要懷疑你是故意把衣服丟掉就是爲了讓Sherlock翻垃圾箱呢。”

“我是那樣的人嗎?”Issac拒不承認。

金枝夙孽 “但你的確想捉弄Sherlock,因爲他說你……嗯,不聰明。”

“別說這個,小心我遷怒到某個智商187的傢伙身上。”

“我可不認爲智商可以準確量化……”

我早上十點就打算碼字,但直到晚十點才真正動手,這是爲什麼捏~在隨緣上翻出幾個超好看的神夏同人,但是,都是坑!一種想要報社的衝動油然而生…… Issac和Reid趕到的時候,Sherlock整個人看起來都快癲狂了,他的動作幅度大而誇張,“沒有!沒有!怎麼會沒有!”

Watson站在一邊,對Sherlock的樣子束手無策。

“沒找到?”Issac輕聲問。

Watson對Issac語氣中微許的愉悅充耳不聞,“很顯然,事實如此。”

Sherlock猛然擡起頭,死死地盯着Issac,“我早該想到,早該想到的……”

“什麼?”Watson反射性的問。

“二手商店!”Sherlock冷哼,“我們現在要去的地方!”

“可是,可是爲什麼?”

“因爲那個美國小子的行頭即使在二手市場依舊能賣個好價錢!三天前被丟的衣服,流浪漢已經不知道在這裏翻檢過多少遍了!”

“那個,所謂的芯片,非常重要嗎?”Issac看夠了Sherlock的表演,輕咳了兩句,開口。

“誰在乎?”Sherlock雙手插兜,轉身打算離開。

“我覺得,就算你找到了,嗯,襯衫,也未必能找到芯片。”Issac想了想,“我想你的推理完全沒有錯誤,既然已經證明了。那麼,到此爲止怎麼樣?”

Sherlock停下腳步,“你想釣魚?”

Issac點頭,非常乾脆的承認,“我對英國政府——你的說法想要的芯片毫無興趣,但是,我必須爲不幸遇難的同事做點什麼。職業僱傭也許不大容易抓到馬腳,但他們的僱主從一開始想要的不就是這個嗎?”

“把東西藏到你身上,還真是一招差棋。”Sherlock輕哼一聲,“這與我無關。”

“Billy Band!”Reid忽然說出一個人名。

九日焚天 “誰?”Issac問。

“一個法醫助手,他出現在所有死者的屍檢報告裏,也是最早到達現場的一批人之一。”Reid解釋,“受害者居住地點不同,也不在同一出警區域,但他卻一直參與其中。Issac,那個狙擊手真的是想殺死那個受害者嗎?你,受害者,狙擊手之間的位置和時間點太巧了。如果這一切早有預謀,那麼轉移到你身上的芯片有誰能夠毫不被懷疑的拿到手?”

“如果我死了,那麼會被法醫解剖檢查是理所當然的事。身上的所有物品自然可以合法的被……”Issac想了想,不得不承認這個可能性極高。“這也許是一個約定,Billy Band是內應。但我算是一個意外,那個人死了。除了他以外沒人知道芯片被轉到了哪裏,所以只能一個個來?”

“先生們,你們的好萊塢大片看的太多了嗎?”Sherlock嘲諷道。

“我們過得可比好萊塢大片刺激多了。”Issac不鹹不淡的回了一句,“你推理出來的二手商店在哪?”

“兩條街之外,那裏專門接收一些高檔服裝,爲一些囊中羞澀但爲了各種不爲人之目的必須把自己打扮得光鮮靚麗的小丑們。”Sherlock好心的開口,“你打算做什麼?”

“找回襯衫,這不是最開始的目的嗎?”Issac說。

演繹推理真是一個可怕的東西,這個念頭在Issac真的在那家二手店裏找到自己的襯衫的時候升起。BAU也能做到這一點,可一個小組和一個人的差距,這的確讓人感到沮喪。

“要去附近的電子店買一個芯片嗎?”Watson終於明白了什麼,“額,我記得這條街上有很多電子商店。”

“哦,聰明的博士!”Sherlock嗤笑,“我們需要的是一個看起來不那麼新也許裏面還進行過不少刪除操作把真實消息半明半暗的隱藏起來的小芯片,電子商店可不提供這種服務。”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