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馬遜叢林中有著太多未被探索的區域了,經常能在這裡發現一些新的物種。

而在今天,亞馬遜的某一處的邊緣地帶又引來了一支對於這片神秘森林充滿探索心理的人類隊伍,只是這支隊伍有些特殊。

一陣陣的螺旋槳的聲音傳來,天空中飛來了三架直升機,而在三架飛機上都映著那鮮紅的華夏國旗標誌。

轉眼之間,三架直升機停在了森林邊緣的空中,每架直升機的兩邊都有著一根繩子從飛機上拋了下來。

接著就有全副武裝的士兵不斷的從飛機上用繩索滑了下來。

片刻的時間,地面就下來了數十人,所有人在下來后的第一時間就是站在了中央組成了一個整整齊齊的方陣。

在所有人員都從飛機上下來后,三架直升機便離開了這裡的天空。

這片領域畢竟不是在國內,作為武裝直升機是不能長時間停留在這裡了。

華龍光是在國際上申請一支能全副武裝進入亞馬遜的隊伍就花了三天的時間。

在士兵方陣的前方,一名明顯是領導者的軍官站在了所有人前方。

「魏連長,人都到齊了吧?」秦融也是身穿這特質服裝從旁邊走了過來。

「秦同志,一共62人,這是我們所能帶的極限人數了。」魏連長說道。

說真的,第一次見到秦融的時候,魏連長也是忍不住吃驚了,因為太年輕了,這麼年輕居然能跟華總首走的那麼近?

這讓魏連長不得不對秦融重視了起來,更何況華龍還特地囑咐過自己,就算為國捐軀,你也得保護好秦融。

「嗯,人數夠了,再多的話也沒有什麼用了。」秦融點點頭,看著這些訓練有素,全副武裝的士兵很是滿意,看來華龍真的很重視這件事了,就單從這些士兵的整備效率還有這紀律以及素質來看都可以算是絕對的精銳了。

「魏連長,你來一下。」最終,秦融將魏連長喊到了一邊。

「好的,所有人原地搭建臨時營地。」魏連長先是應了一聲后,對士兵們下令道。

這次亞馬遜之旅估計要一段時間,所以臨時的營地是必要的。

而在魏連長走後,那些排成方陣的士兵原地解散,開始井然有序的搭建營地。

「魏連長,你來之前,華總首應該都告訴你我們這一次的任務目標了吧?」在兩人達到了一片寂靜的區域后,秦融率先開口道。

「是的,同志。」

「嗯,既然華總首能找你負責這次秘密行動,那我也對你有足夠的信任,我也會跟你坦白一切的。」說完,秦融拿出了一份地圖。

「這是亞馬遜的叢林地圖,我們這一次的目標是在這裡。」秦融指著亞馬遜地圖靠近中央的位置說道。

「這裡?會有遠古遺迹?同志,來之前我也了解過一些,這裡的位置經過我們的衛星觀測,這是一片樹林而已,連任何廢墟都沒有,是不是搞錯了。」

「沒錯的。」秦融搖頭。

「表面上的那些廢墟其實只能算是障眼法,就是用來迷惑我們的,而真正的遺迹入口就在我指的這裡,就在地下,不過,嚴格來說,其實是在地底世界!」 不知道為什麼,聽說馬丁靈和陳陸沒有發生那種關係,月半夏的心情莫名的輕鬆了很多。

當然,月半夏不是看上了陳陸。

而是因為陳陸是月牙兒的爸爸,馬丁靈是她的閨蜜,真要那樣子,她跟馬丁靈之間會很尷尬。

說着話,二姨抱着月牙兒出來了,陳陸跟在後面,全身都是水。

月牙兒再一次把臭臭弄到了衣服上,最後只能選擇沖洗,小傢伙太調皮,結果陳陸再次被淋了一下;走出來的時候,小月牙還看着陳陸咯咯咯的笑,一邊拍手,似乎這樣的爸爸很有趣。

「我去洗個澡,換身衣服。」陳陸說道,走出別墅。

他洗澡的地方不能在別墅洗手間,只能去游泳池旁邊的一個小型沖洗室,裏面也有一個小廁所,倒是方便了陳陸。

洗完澡,他就進了自己的雜物間。

開始搗鼓那一枚玉扣,以及那塊散發出濃郁陰氣的石頭。

玉扣的處理方式不難。

他直接割破自己的手指,在玉扣上面滴了幾滴血,輕輕抹了一下,再精心刻畫出兩個符,封入玉扣之中,這玉扣用來抵消二姨身上陰屬性的功效就算成了。

甚至之後二姨跟月牙兒親近的時候,對月牙兒還有好處。

那麼,為什麼不直接把玉扣帶在月牙兒身上呢?

這就比較無奈了,陳陸現在龍血圖錄的功力有限,製作的這個玉扣和九陰玄脈的月牙兒嚴重不匹配,根本沒什麼效果;而戴在二姨身上剛剛好,加上這本身也是需要長時間戴着才能壓制。

之後,陳陸拿起那塊石頭。

很想直接把它砸破,看看裏面到底是什麼東西。

但又怕不小心給砸破掉了,如果裏面是一塊玉呢?這可是花了兩千塊錢親親苦苦撿來的,不能讓兩千塊打水漂,想了想,暫時不動手,等會去物業問問有沒有合適的工具。

拿了玉扣,送去給二姨。

二姨皺眉看了看,一臉的嫌棄:「這什麼呀?一個扣子,這就是你要送我的東西,可以壓制什麼風水?」

陳陸道:「這是好東西,你戴着,還能趨吉避凶。」

「真的假的?」二姨還是不相信。

馬丁靈插嘴道:「二姨,這還真是個不錯的玩意,玉器店老闆開價二十萬呢!」

「什麼?這麼個東西要二十萬?」二姨吃驚。

月半夏也驚訝了,二十萬對她來說不算什麼,但是陳陸……他都沒錢買衣服,怎麼買的起二十萬的東西,還轉手就送給別人?

「你是偷來的?」月半夏脫口而出。

「……」陳陸愣住,「當然不是。」

「你哪來的錢?如果我沒算錯,你的身上頂多就一千塊錢吧?」

陳陸撇嘴道:「你也知道我沒錢,怎麼就不提前預支我一點工資?這是老闆送我的。」

月半夏更加不信:「陳陸,我警告你,你可千萬不要在外面坑蒙拐騙,到時候再被巡捕抓走,我絕對不會去保你,我也不希望家裏住了個小偷。」

「我去,你把我當什麼人了?我需要去偷嗎?」陳陸也是有點惱火了,「我真要賺錢的話,還是很容易的好吧,別以為你有套別墅就很了不起了,無端貶低別人只能顯露出你的人品。」

「你說什麼?你說我人品有問題?」月半夏當即就炸了,本來就心情極度不好,這會兒更是像一股怒氣找到了宣洩口,要把渾身的負面值都傾倒在陳陸的身上,「我是無端貶低你嗎?那你倒是說說,這二十萬的東西,你哪來的錢買?」

陳陸還沒說話。

外面響起了汽車喇叭聲,還有按門鈴的聲音。

二姨說:「我去看看,不會是之前那個臭女人又回來了吧!」

二姨出門去,看到的並非月新娥,而是一個保安在按門鈴,門口停著一輛嶄新的瑪莎拉蒂,開車的正是去而復返的大狗。

大狗其實不叫大狗,而是叫劉新峰。

只是大狗比他的名字更容易記住,比如舟浦監獄的獄友們,只知道他叫大狗,真知道他真名的,除了陳陸,只有寥寥幾個而已。

「有什麼事?」二姨問道。

保安道:「是這樣的,這個人說是來送車的,找一個叫陳陸的人,但他說不記得電話號碼了,我查了一下,我們物業那邊的確有登記過一個陳陸的保姆,所以一起過來問問。」

二姨眨眨眼,確認自己沒聽錯。

是有人送車給陳陸。

不由問了一句:「送什麼車?」

大狗下車,道:「咳咳,大嬸,就是這輛車,其實我剛才來過這裏,送秦爺跟他的女朋友過來的。」

「秦爺?他女朋友……」二姨張大了嘴巴,腦子裏還在對照陳陸和馬丁靈是不是他說的對象,這個時候,陳陸、馬丁靈聽到聲音,也從別墅里走了出來。

大狗馬上揮手:「秦爺,是我,大狗……呃,嫂子,你好。」

他叫的是馬丁靈。

一個叫爺,一個叫嫂子,也是沒誰了。

陳陸不動聲色的笑了笑,偷偷瞄了眼馬丁靈,道:「大狗,這麼快就回來了。」

大狗笑道:「是啊,賓哥讓我送來的,說越快越好,免得讓嫂子沒車開,就是他的罪過了。」

陳陸下巴點點瑪莎拉蒂:「就這輛車?」

大狗說:「是的,這是賓哥專門從國外訂購來,全新的,還沒開過,證件什麼的,明天送來。」

馬丁靈吃驚道:「這是全球限量版的瑪莎拉蒂GC紀念款,好像要賣三百多萬啊,我那寶馬只花了七十萬……」

大狗道:「嫂子,之前的事很抱歉,賓哥也是想贖罪來着,賠您一輛瑪莎拉蒂完全是應該的,我覺得還不夠呢,秦爺的面子就值這輛車?」

這個時候,月半夏也抱着月牙兒走了出來。

滿臉驚訝。

馬丁靈終於臉紅,道:「大狗,你別亂喊嫂子,我不是陳陸的女朋友。」

「啊——?」

二姨開口:「陳陸只是我們家的保姆。」

「什麼?」

大狗叫了起來,難以置信,「秦爺,您……您是在開玩笑吧?之前保安這麼說,我還不信,這,這太搞笑了,以您的身份,能做這個?對了,賓哥剛剛還跟我說,讓我務必轉達一下他的意思,他對您非常欣賞,問您是不是可以去幫他做事,錢不是問題,年薪五百萬起步,秦爺,我覺得賓哥挺有誠意的。」 第848章

申猴深吸一口氣,眼神一泯。

他質疑到:「狼王,一個葯業有什麼問題。您該不會懷疑,這次四海外的動蕩,是天龍葯業造成的吧。」

等等。

申猴剛說完。

眼神突然變得犀利起來。

天龍葯業背後有寧家是不錯。

但寧家的資本,做不到這個地步。天龍葯業背後,還有其他資本?

難道,真是外資進來,在操控天龍葯業?

如果說,陳天選在位的時候。

所有敵國,對大夏都是又恨又敬。

首發網址et

那他不在之後,便只有恨,沒有敬!

而所有國家,他們共同的目的只有一個!

把陳天選,拖入深淵。

想清楚這些問題,申猴的眼眸變得深邃。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