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所謂擒賊先擒王,羽塵一箭射殺了它們的首領,給予了它們極大的震撼。

「此人厲害,快走。」

和圍攻玉虛宮的那群一樣。

欺軟怕硬的巨神兵,遇上羽塵后,就自動潰退了。

潮水一般的大潰敗!!!

羽塵看也不看,隨手朝天射出了一箭。

巨大的金光在高空炸開,化作數不清流星箭雨,無差別地毯式轟殺潰逃的巨神兵。

空中回蕩著巨神兵的哀求和慘叫。儘管它們已經選擇逃命,但高空落下的金色箭雨,仍然毫不留情的收割它們的性命。

巨神兵的殘肢下雨一樣,墜落到地面。

圍攻境界通道的巨神兵,能逃過箭雨屠殺,不到一半。

各種顏色的液體下雨一樣下個不停,把山體染成了五顏六色。

那都是巨神兵的『血』。

這是崑崙浩劫開始后,巨神兵群體第一次受到了血淋淋的重創。

就連讓巨神兵懼怕的真武大帝,都沒這麼狠。

短短時間內,羽塵估計一口氣屠殺了上百隻巨神兵。

而且越殺越順手,越殺越熟練。

羽塵儼然已成了巨神兵收割機。

白鶴童子獃獃得懸浮在高空,都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

羽塵擊潰巨神兵群體后,收起神弓,上前慰問白鶴童子:「白鶴上仙,你沒事吧?」

白鶴童子終於醒悟了過來:「不。。。不必客氣,叫我白鶴就好。」

接著,白鶴童子上下打量被羽塵操控的后羿神像,好一陣,不禁問道:「你是羽塵公子?」

羽塵微笑說:「正是在下。多虧了你借我的這神像寶物,這下總算能讓那些無法無天的巨神兵嘗一嘗苦頭了。」

白鶴童子無奈苦笑:「呵呵,閣下喜歡就好。」

但白鶴童子心裡卻在嘀咕。

「后羿神像好像沒這麼強呀。」

白鶴童子以前也見過其他神仙操控后羿神像作戰,哪有羽塵這般威力。

能抵擋住一兩隻三級巨神兵,就算謝天謝地了。

白鶴童子將玉虛宮中后羿神像借予羽塵,也是寄望予他能守住玉虛宮外圍就好。

不求有功,但求無過。

只要拖延時間,等待天界援軍來臨。

誰能想到羽塵操控著后羿神像,一上場,就對肆虐崑崙的巨神兵群體全方位收割。

不要說白鶴童子一臉懵逼,就連羽塵自己也沒想到自己操控后羿神像時會有那麼強悍。

不知不覺間,億萬年難得一遇的崑崙浩劫,已經被羽塵鎮壓掉一半了。

崑崙仙域也清凈了許多。

好些四處殺戮的巨神兵因為畏懼羽塵,都躲藏了起來,不敢再跳了。

白鶴童子環顧四周,眼見著逐漸消退的崑崙浩劫,感覺像是做了一場夢一樣。

為了補充體力,白鶴童子拿出大羅九轉金丹服下,又給了羽塵幾顆。

羽塵卻微笑搖頭:「不必了。這非我本體,吃了仙丹也沒用。」

白鶴童子:「呵,我也真是糊塗了。你的本體還在長生殿呢。」

羽塵:「而且這后羿神像體內浩瀚仙力,無窮無盡,也不需要補充。」

說罷,羽塵眼中戰意熊熊,目光瞄向了那位終極BOSS。

東皇太一。

只要消滅了這唯一一隻五級巨神兵,相信崑崙浩劫就能結束了。

而且羽塵這時候還沒過足癮。

老實說,過了這村就沒這店了。

這是羽塵此生殺得最爽一次,仙力隨便用,殺巨神兵如殺雞。

以後怕是再沒有這樣的機會了。

不如趁此機會,與東皇太一這位聖人級別的人物,較量一番,對自己以後修行大有裨益。

說干就干,羽塵和白鶴童子客套了幾句,便說:「白鶴你繼續在此守住。我去助老仙翁他們一臂之力。」

白鶴童子一時間沒反應過來:「你是要。。。。」

羽塵身體化作一道金光,朝著老仙翁他們所在的方位飛去:「我去幹掉東皇太一。」

白鶴童子驚得下巴差點掉下來。

「等一下,你別衝動。你不是東皇的對手。」

羽塵。。。羽塵。。。。他飄了呀。

竟然妄想要擊殺東皇太一,他竟然要挑戰聖人。

老實說,東皇太一目前是五級巨神兵,實力堪比,與三級、四級巨神兵,那是天與地的差距,是猛虎和螻蟻之間的差距。

羽塵能屠殺其他巨神兵,但未必是東皇太一的敵手。

當初元始天尊製造后羿神像,也不是以東皇太一這種級別的強者為假想敵的。

元始天尊也從未想過,能依仗傀儡神像擊敗其他聖人或是准聖。

然而,羽塵此刻順風仗打得太過癮,已經完全聽不進去白鶴童子的建議了。

白鶴童子見勸不住,只能又一次千里傳音勸告道:「羽塵,小心。后羿神像中的仙力,雖是由天尊注入,但卻並非無窮無盡的。」

「知道了。放心吧。」羽塵信心十足得鑽入了那片白茫茫的區域。

那片區域內正是老仙翁、真武大帝、太乙救苦天尊與東皇太一交戰區域。

一般人連靠近周圍百餘里都無法做到。

羽塵此刻野心膨脹,竟想要斬殺堪比聖人的五級巨神兵。通天教主將手裏拿着的手機放下來。

他嘴角溢出點笑容。

「這徐吉……要說他膽子大吧……卻是事事都與我說……」

「要說他膽子小吧……」

「萬民選河伯這樣的事情都做得出來!」

「有趣!有趣!」聖人評價著。

確實很有趣,不是嗎?

但通天教主不

《成為聖人是一種什麼體驗?》第一百一十一章苦了滾滾了!【求訂閱,求月票,求打賞】 時間過得很快,一個月轉眼就過去了,可想而知,薛薴這個月沒有什麼實質性的貢獻,又被攻擊了一番。

但是好在瑄氏競標的日子,具體時間沒說,容氏是有機會的,用這個堵住了董事會的嘴。

自己只需要在競標是努力就行了,又是繁忙的一個月,不過還是很充足的。

「今天大家放開玩,我買單。」薛薴站起來,說完話,敬了大家一杯。

忙了那麼久,好不容易過了董事會,她就帶大家出來娛樂一下,放鬆放鬆,有利於工作的繼續。

「謝謝薛總。」大家異口同聲說了一句,也拿起酒喝了一口。

薛薴沒想喝太多酒,但是奈何大家都很高興,一個勁兒的慣她,許是喝的很少,奈何次數多,也慢慢醉了。

她想着兒子還在家,自己不能喝太多,用這個當借口,退出了房間。

她的臉頰兩側微微紅了,眼神迷離,走路腳下都有點飄,站都站不穩。

扶著牆走了一會兒,她感覺到手臂被人扶著,抬頭看了看眼前的人,怎麼是兩個?

她伸手比了一下,手指左晃右晃,最後定在一個點,但是整個人還是飄的,她傻笑着問道,「倩倩,你怎麼來了?」

「沒什麼意思,我送你回家吧。」歐陽倩扶著薛薴就往外走。

她實在放心不下,薛姐姐喝那麼多酒,然後一個人回家,出了事怎麼辦。

「嘿嘿!」薛薴整個人的重量壓在歐陽倩身上,嘴裏一直傻笑。

可以看出初選過了,她很開心,樂的像個小孩子一樣,身形都不穩了,人還是開心的。

「你這是喝了多少,薛姐姐,小心一下,有樓梯。」歐陽倩穿的是高跟鞋,工作一天已經很累了。

現在扶著一個醉酒的人,走起路來也不太穩,雖然薛薴不重,但是確實挺吃力的。

包間里氣氛高漲,又有空調很暖和,現在走出來,還有點冷。

冷風吹在兩人身上,薛薴止不住跑到樹下嘔吐起來,歐陽倩只是無奈的搖搖頭,然後去給她買了瓶水。

喝不了不會拒絕嗎?那群人也是真的狠,一直慣,唉,她嘆了口氣,把水遞給薛薴,一邊拍她的背,一邊注視着路上有沒有車。

很快兩架價值不菲的車,向兩人的位置駛來,然後停在了路邊。

車上的人都邁著大長腿向這裏走來,待看清人後,歐陽倩鬆了一口氣,自己不用太累了。

來人是送容瑄和南楠,容瑄怎麼來的她不知道,但是自從上次見過面留聯繫方式以後,南楠就會時不時的關心一下自己。

今天也是自己告訴他,在這裏聚餐的,他也主動提出來接自己,想着兩家離的近就沒有拒絕。

這時候薛薴喝了一口水,漱了漱口吐完抬頭,就看到三個人看着自己。

她先看到的是南楠,然後她就嘿嘿的笑了,嘴裏還念念有詞,「海藍藍,海南楠,嘿嘿,名字真隨便。」

她腦子裏迷迷糊糊的,看到南楠就想到這個名字,然後就順口說了出來,並沒有覺得有什麼不妥。

南楠臉都綠,一個醉酒的人,你能怎麼辦,但是她又是怎麼知道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