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不用,媽做就行了。」何妮媽媽說。

「媽,那多做些哈!今天趕集,我看甘蓉的爸媽來趕集沒有,叫他們也過來吃飯,還有易坤和永和鄉的小紅爸媽。」

「要得,那你趕緊給他們打電話,約好了,我好知道下米多少。」阿姨說。

何妮於是一一給他們打電話。

她打給甘蓉媽媽時,阿姨說她正在供電所繳電費,一會兒就過來。

她給易坤打電話時,易坤正在集市上賣魚,只聽電話那頭在說:「這大腦殼魚,好吃,你做火鍋味噻。」

「喂,我易坤,你哪位?」易坤接電話說。

「我何妮呀,你在賣魚呀?」何妮高興地問。

「是啊,管他媽的,賣點零花錢打雜用。你還好嗎?」易坤關心地問。

「我還好,你身體還可以嘛?」何妮關切地問候道。

「從你們那裏回來已經好多了,我就擔心你呀,你別太累了,幹事不要太拚命了,錢是找不完的,自己愛惜身體。」易坤言語懇切地說。

易坤樸實的話語,深深地打動着何妮,她平定了自己的心情,對易坤說:「謝謝老同學關心!易坤,我媽那包子鋪今天中午有客人吃飯,麻煩你中午十二點前,早點收攤,留兩條魚給我媽送過去。」

「好的,那我給阿姨留一條鯉魚和一條大腦殼魚哈。」易坤高興地說。

「要得,那你賣魚,再見。」何妮不忍打擾他做生意,就把電話掛了。

何妮又給小紅的媽媽打電話:「喂,是小紅的媽媽嗎?」

「呃,我是,你是哪位?」小紅媽媽說。

「阿姨,我是山嵐的同學,嵐嵐的外婆前幾年在您家住過。」何妮解釋說。

「喔,嵐嵐她們回來了嗎?」小紅媽媽問。

「她們沒有回來,我回來了,嵐嵐囑咐我一定要去看望你們,今天不是趕集嘛,我想請你過來吃飯。就在武孃包子鋪。」

「武孃包子鋪嗦,我曉得呀。你是嵐嵐的同學喲?」小紅媽媽回答說。

「是的,我是嵐嵐的同學,我叫何妮。」何妮親熱地說。

「要得,我這賣點花生,我賣了就過來。」小紅媽媽說。

甘蓉媽媽繳完電費就直接過來了,一見到何妮就說開了:「唉呀,何妮,你啥時候回來的?怎麼不到阿姨家來耍呢?瞧這樣樣兒長得,水靈水靈的,阿姨都怕碰得了。這位是?不對,這位我應該認識,也是你們老同學,叫叫叫,叫什麼呢?喔,小敏,對,就是小敏,你看這時間過好快呀,阿姨都快認不出來了。這位美女,阿姨可是真認不出來了。」甘蓉媽媽一通話還沒有說完,見何妮旁邊還站着兩位美女,急忙問。

「阿姨好,我是小敏。」小敏親熱地說,然後對身邊的小瑩瑩說,「瑩瑩,快叫婆婆。」

「婆婆好!我是小瑩瑩。」小瑩瑩高興地叫着。

「小瑩瑩真乖!」

「阿姨好,我是小俞,何總的同事。」俞經理自我介紹說。

「這美女盡扎堆一起了,你看這長得比何妮……跟何妮一樣漂亮!」甘蓉媽媽說。

「阿姨真會說話。」俞經理說,「阿姨,您坐吧!」

「好好好,何妮,你媽媽呢?」甘蓉媽媽正想坐下,突然又問。

「終於能讓我說話了,阿姨,您坐,媽在後面做飯。」何妮對甘蓉媽媽說。

「我坐什麼坐,我去跟你媽一起做飯,你們姐妹聊。」甘蓉媽媽說完就朝廚房去了。

「妹子,我也來幫你做飯,我還不曉得何妮這閨女回來了。」甘蓉媽媽進到廚房又說開了。

甘蓉媽媽剛進到廚房,小紅的媽媽就提着一個口袋來了,她走到門口,見何妮媽媽不在,便怯怯地問道:「請問哪位是何妮?」

「阿姨,我就是。」何妮趕緊迎上前去說。

「喔,我是小紅的媽媽,你就是何妮呀。太漂亮了,簡直不敢認了。」小紅媽媽靦腆地說,「這兩位是?」

「這位是我同學小敏,這位是我同事小俞。」何妮介紹說。

「阿姨好!」小敏和俞經理都分別向小紅媽媽問候道。

「阿姨,快進屋坐。嵐嵐時常講起您和你們一家的好,再三叮囑我一定要去你們家看望你們。我今天才到家,正逢趕集,就想請你過來一起吃個飯。」何妮高興地說。

「沒有嵐嵐說的那麼好,都是鄉里鄉親的,互相照顧是應該的。外婆還好吧?」小紅媽媽進屋坐下后,將口袋放到自己腳跟前,然後說道。

「還好,嵐嵐把外婆安排在了一家酒店裏,還有專門的人照顧。」何妮對小紅媽媽說。

「那就好,那就好。嵐嵐把外婆接走後,我們一家人好長一段時間都不習慣,總想起外婆來。」小紅媽媽說。

「謝謝你們一家人這麼多年來對外婆的照顧!」何妮深情地說。

「就是沒有照顧好,農村人,條件有限……」小紅媽媽正說着,突然想起什麼來,她彎下腰,拾起那口袋說,「你看我這傻呼呼,我專門送你們的花生,我來放在腳底下擱起。給何妮,當阿姨的也沒啥送你的,這花生你收下。」

「阿姨,這咋個要得。」何妮接過口袋說。

「要得。」小紅媽媽說。

一旁的俞經理給小紅媽媽倒來一杯水說:「阿姨,請喝水。」

「謝謝小俞,你是客人,應該阿姨給你倒水才是,你們這次回來就不要急着走,明天都去我家玩哈。」小紅媽媽邀請說。

「好啊。」何妮高興地說。

「小紅讀大學去了,家裏就是叔叔和我,爺爺奶奶。」小紅媽媽開心地說。

何妮對小紅媽媽說:「阿姨,您先坐一會兒,外面來了客人,我去招呼一下。」

「好,你們去忙吧。」

何妮和俞經理小敏一起來到包子鋪門口,齊唰唰站着。眼前來了一位小個子男人,上穿一件牛仔短褂,腳穿一雙深筒水鞋,一手提着一條魚,急勿勿向包子鋪跑來。

「易坤!」三位美女異口同聲地喊道。

「哇,你們回來了呀?這簡直太讓我意外了!」易坤樂哈哈地說。

「快進屋,快進屋。媽,魚回來了!」何妮向她媽媽喊道。

「什麼回來了?」阿姨從廚房裏出來,見是永和鄉的伍妹,便熱情地招呼道,「伍妹,請坐,你看我在廚房弄菜,也沒接到你。」

「我是小紅的媽媽,小紅跟你女兒她們也是好朋友。」小紅媽媽解釋說。

「你看,我們是好姐妹,小孩兒也成了好姐妹,這樣就親上加親了,好事。」何妮媽媽說。

「何妮,你說什麼回來……喔,易坤來了,你來就來嘛,還提什麼魚呢,請坐。」何妮媽媽熱情招呼易坤說。

「自己家養的,不值幾個錢,是個心意。」易坤客氣地說。

「那你坐,我把魚拿進去。」何妮媽媽接過魚說。

「阿姨,要不我來做魚吧!」易坤對何妮媽媽說。

「你今天是客人,你們老同學難得見一次面,擺擺龍門陣,我來做魚。」何妮媽媽說完就進了廚房。

易坤將手在自己衣服上擦了擦,然後親熱地伸過手來向何妮她們握手,何妮和俞經理毫不猶豫地伸了手去,只有小敏停頓了片刻。

易坤握了手,正欲坐時,何妮說:「易坤,你這累得滿頭大汗的,去衛生間洗把臉唄。」

「我不累……喔,我去洗個臉。」易坤恍然大悟,立馬向衛生間走去。

「我們乾脆下午去真佛山玩算了。」何妮提議說。

「我下午想回成都呀,幼兒園還有好多事喲。」小敏說。

「好多事也不差一天半天的,明天天不亮就走,准不誤事。「何妮建議說。

「好,這麼多年才見到面,是應該好好聚一聚。明天再走了。」小敏開心地說。

四川省達縣真佛山,位於達縣城南30餘公里的七里峽山脈中段的福善鄉境內,全山面積約3000餘畝,是一座遠近聞名的佛教勝地。寺廟群依山取勢,分前、中、后三殿,互不相連,規模宏大,結構精巧,廟門彩壁雕檐,金碧輝煌,掩映於蒼松翠柏之中。

真佛山建廟留僧已有近170年歷史,清乾隆五十年(1785)正月二十九日,真佛山高坪寨農戶蔣伯奉得一子,取名成壽。相傳,蔣成壽生性至孝,因父曾五次割股療親,上感天神,左臂傷痕處顯「人中孝一佛」五字。四十歲時喪父,落髮出家隱去。五年後,蔣成壽復現身於高坪寨關帝廟中,改名德化,已不食人間煙火,腳指甲長尺許,曲入足心,儼然佛祖再世。為人斷吉凶禍福,其應如響,廟內眾僧俱禮拜為師。

相傳一知府孫益廷聞其靈驗,前往求子,德化贈挑一枚與其夫人吞食后,果生一子,知府感其德,親書「真佛山」三字為寺名。

「何總,真佛山這麼靈驗,你也來抽一簽唄,好歹我與你共同承擔。」俞經理對何妮說。

「那就抽一簽?「何妮看了看俞經理,然後堅定地說。

「還得先給蔣佛爺敬些供才行啊!「何妮說完,然後跪在蔣佛爺像前叩了三個頭,再起身往功德箱裏丟了50元錢,最後來到抽籤桌前,拿起簽筒搖了搖,幾下過後,從簽筒里搖出一個簽來。

「大師,這是個什麼簽啊?「何妮拿着那掉出來的簽向解簽大師求解。

春雷震起蟄中蟲,脫卻塵凡出舊塘;

忽遇風雲交際處,自然變化得成龍。

「這是一個上上籤。」大師說。

「大師,這怎麼個解法?」何妮問。

「施主聰慧,自有解法。」大師說。

「小敏,易坤,你們也來抽一個。」何妮向小敏易坤。

「我就算了吧。」小敏擺了擺手說。

「我抽不抽最後都還是賣魚。」易坤說。 第1135章

孟會蘭樂呵呵的笑了笑,「來,老李,給你看個東西。」

她拉着李正剛的手,往家裏書房去。

李正剛一頭霧水,到書房裏坐下來,「什麼事,這麼神神秘秘的。」

「你看了就知道了。」

孟會蘭把打開的電腦網頁,給李正剛看一下。

李正剛這不看還沒事,一看嚇一跳。

「喜狗子這小子玩的哪一出?日子現在這麼好過了,還離了,真是胡搞!不行,老子得給他打個電話批評批評。」

李正剛抓起書桌上的座機電話來,「哦,會蘭,你說的大事,就這事吧?」

老李呢,現在是真心當宋三喜是個晚輩。

在這種事情面前,不含糊。也就錯解了他老婆的女人意了。

孟會蘭急眼,一把搶過聽筒來。

「李正剛,你腦子別這麼軸行不行?轉個彎不行嗎?打電話罵人喜子幹啥啊你?我給你說的大事,哪是讓你去教訓人家?」

「呃」李正剛一臉茫然,搖搖頭,「那你什麼意思?急眉瞪眼的!」

孟會蘭是真的鬱悶。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