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此,葉浪還真有點犯難了。

紫禁市這麼大,想要找到兩個人,還真有點困難。

思前想後,葉浪想起了一個人來。

重生之六界尊主 只不過,讓這個人過來幫自己,那豈不是有可能要壞事嗎?

看到葉浪站在旁邊不說話,龍龍忍不住繼續問:「老大,你倒是說句話啊?這樣不說話是什麼意思啊?」

葉浪沒辦法,只好低聲說:「你們說找楊涵過來怎麼樣?」

「老大,別開玩笑了行嗎?歐陽先生說了,這件事情我們自己解決的,現在我們要是動用楊涵,那豈不是變相的報警處理了嗎?」

龍一此時也點頭,看似帶著幾分思慮的神色低聲說:「少主,歐陽先生這邊既然能擺平段大風,那我們這邊也一定能憑藉自己的能力找到這兩個失蹤的學生。如果我們誅神連這點事情都做不到,豈不是證明我們誅神是徒有虛名嗎?」

這話倒是刺在了葉浪的心臟上,順著龍一望了眼,葉浪決絕到:「行,既然這樣,那我們就自己找找看,反正現在四處都是攝像頭,我還不相信他們拉著兩個人能憑空消失不成?」

說完,葉浪想了想,又對龍一與龍龍說:「等會兒開始行動了,全都給我以最快的速度進行,別拖泥帶水的。還有,在調取監控錄像的時候,如果能自己做到的,就不要求別人。」

「放心吧少主,這件事情我們兩個人絕對不會給咱們誅神丟臉的。」在兩人異口同聲的丟下此話后,葉浪鬆了口氣,直接擺手道:「好了,行動吧。」

還好,此時時間已經是七點多鐘。

天色已經完全暗了下來。

接下來的十幾分鐘內,葉浪與龍龍還有龍一三個人兵分三路,開始搜集所有事發地點的監控錄像。

效果,還是有的。

在第十七分鐘的時候,龍一那邊最先有了發現。

「老大,我這邊有情況了。」剛接通電話的葉浪,在聽到龍一此話之後,他便急忙問:「說吧,到底什麼情況?」

「是這樣的老大,根據我們這邊現在調查到的情況,張宇和王炳山兩人應該是被當年紫禁市叱吒風雲的四大天王帶走的。」

葉浪不敢猶豫,連忙奔著龍一所在的位置趕去。

不多久,當葉浪與龍一兩人碰頭之後,葉浪便忙對龍一問:「快點說說看,為什麼說這件事情是四大天王做出來的?」

龍一笑了笑,變得認真起來,手指著監控屏幕說:「少主你看看這個。」

順著龍一手指的屏幕上看去,葉浪忽然發現,現在屏幕上果真有四個年輕男子。

只不過,這四個人站在一輛套牌商務車一側,而車子所停靠的位置,正好就在距離農場不到一千米遠的路邊。

與此同時,龍一在旁邊介紹道:「你看看這個,個頭很高,長發的男子就是當年的南王,也是四大天王的老大,他的身手也是四個人裡面最好的,速度快,力量大,出手毒辣。」

葉浪點點頭,又問了句:「那麼這個個頭不高的,和耗子一樣的男子是誰?」

「北王,這傢伙在四大天王中是槍神,槍法出神入化。」

「這個呢?長得五大三粗,虎背熊腰的傢伙?」葉浪又問。

「東王,東王腦子應該是四大天王裡面最狡猾的。」龍一繼續介紹。

「剩下這個,瘦高個,和竹節蟲一樣的傢伙應該就是西王了吧?」葉浪又問了句。 第一百四十一章私心

一個月之後,景市中心醫院病房內

李寧正在幫陸洋擦拭臉和手,張秀英正在桌上準備三個人的午飯,袁彥坐在病床上用左手寫暑假作業時,總是習慣性地瞄一眼旁邊已經昏睡了一個多月的陸洋,

張秀英把袁彥的飯菜準備好,看見兒子心不在焉擔心的小模樣嘴角輕微上揚,再看看毫無生氣慘白著臉的陸洋皺緊了眉頭,李寧幫兒子陸洋擦拭完坐下,深深地嘆了一口氣,

張秀英連忙走到李寧身後搭著她的雙肩安慰她:「你也別太擔心,醫生說了小洋一定會醒過來的」

李寧感受到張秀英母子這段時間對自己和陸洋的親切關懷,內心十分感謝,她右手放在肩上張秀英的手背上輕輕拍打著笑著說:「謝謝你,如果沒有你和小彥的幫忙,我都不知道怎麼熬過這一個月,哎……都這麼久了,我真擔心他再也醒不過來了」說著李寧的聲音都變了,眼淚滑落滴在陸洋的手背上。

張秀英溫柔地扶起李寧:「你就不要瞎想了,我說小洋能醒就一定能醒,走,我們去吃飯,嘗一嘗我燉的人蔘湯」,張秀英安置李寧坐下,遞給她一雙筷子,這才把兒子袁彥的那一份端到他面前的病床專用桌子上,

袁彥:「媽,我現在還不餓,可以等一會兒再吃嗎?」

「不可以!」

李寧和張秀英異口同聲,

袁彥被兩個媽媽突如其來的默契驚訝到:「呃……我吃,現在就吃」趕緊乖乖拿起筷子,

張秀英和李寧默契地對視而笑后看著袁彥:「都這麼大了,還不讓媽省心,不按時吃飯你的手臂什麼時候才能好?斷了兩根肋骨還閑不夠是不是?」

李寧見張秀英上脾氣了趕緊起來拉過張秀英:「吃飯吃飯,生氣容易長皺紋」

「我長了嗎?你看看我的臉」張秀英認真地問,

李寧被張秀英一陣風一陣雨的性格逗笑,向袁彥眨了眨眼睛,袁彥向李寧豎起大拇指,

李寧看著張秀英的臉摸了摸,左右查看:「嗯….除了漂亮,什麼都沒有」

張秀英被誇得有些害羞,同時深深地吐了一口氣:「呼—嚇死我了!」

吃完午餐,李寧搶著去洗碗筷,張秀英說讓家裡的阿姨帶回去洗,李寧執意要洗,張秀英拗不過只好跟著她一起出去了。

袁彥待她們走後嘗試著從床上下來,忍著痛移步到陸洋床邊坐下,輕輕地握住他的手:「陸洋,你聽得見我說話嗎? 裴公子,吃完請負責 陸洋?……(看著陸洋安謐的睡顏,良久,悠悠地長嘆)或許….你不醒來也是一件好事……」

陸洋車禍的一個星期後,袁彥做完手術醒來,那時候他一個人在VIP病房,知道陸洋在哪裡後向醫院申請,後來便與陸洋兩個人住在一個病房裡了。

VIP病房裡,沈浪(Daniel)和袁彥兩人神情嚴肅,

袁彥:「怎麼會這樣?(袁彥回想起那天碼頭接走秦齊救護車的醫生,當時他們的行為有些奇怪,現在終於知道是為什麼了)Daniel,不管是生是死,在找到秦齊之前,這件事情,絕對不能讓陸洋知道」

沈浪(Daniel)疑惑不已:「你說這家醫院為什麼要幫著那個救護車隱瞞秦齊的去向?要不是那天接到你發的群消息帶幫手趕過來讓人跟著那輛救護車,到現在我們肯定也相信醫院宣布的死亡消息了」

袁彥:「這家醫院一定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你放心,我已經派了人在暗中調查了」

沈浪:「唉!都賴我,要是我找個車技好一點的就不會跟丟了」

袁彥:「這事不能怪你,相反因為你我們才沒有被醫院蒙蔽,知道這件事的第三個人,那個司機,你處理好了嗎?」

沈浪:「放心,處理好了,他不會說出去的,絕對不會有第四個人知道」

袁彥:「現在的景市已經不像以前那般祥和安靜了,最近發生的事情實在太多,自變異毛猴事件之後整個景市隨時都有可能充滿了危險因子,我們一定要小心謹慎,謹防醫院殺人滅口」

沈浪驚恐,慌張地看了看病房外,小聲說道:「沒這麼誇張吧?」

袁彥想起那個黑衣老大有恃無恐開槍的模樣:「槍聲是不會說謊的」

沈浪:「那…..陸洋醒來你怎麼辦?直接告訴他秦齊死了?」

袁彥:「.………」

沈浪搖了搖頭:「太殘忍了,我估計醒來后又會暈過去」

袁彥轉頭看著窗外陰沉的天持續地下著磅礴大雨,忽然感覺熟悉的景市一夜之間變得那麼陌生……

現在看著眼前躺著的陸洋,袁彥心裡十分糾結,他想要陸洋醒來,但是又不想他醒來后因為秦齊的事情傷心,他承認自己有私心,他想讓陸洋趁著這次的事情徹底斷了對秦齊的念想,因為就算他告訴陸洋秦齊沒有死,但是那天秦齊的心臟位置中了槍傷再加上頭部受到重擊,就算及時送去了醫院,也不一定能把他從鬼門關救回來。與其從一開始給他希望,還不如直接讓他對秦齊的生還絕望…..

袁彥皺著眉頭,鬆開了陸洋的手,移步向自己的病床走去,這時李寧和張秀英從外面回來看見袁彥下床走動,

「你怎麼下床了?醫生說了現在還不能大幅度走動,你怎麼就是不聽!」張秀英急得拍打袁彥的背,

「嘶!…..」袁彥吃痛,

李寧趕緊阻止:「別別別,孩子身上還有傷呢」

張秀英:「就該讓他長長記性!哎呀,真是氣死我了!」

袁彥:「媽,我沒事,在床上坐太久,四肢都快麻木了」

李寧小心翼翼地扶著袁彥上床,

袁彥笑著說:「謝謝阿姨,要不是您在,我媽這會又得打我了」

李寧:「你媽是為了你好,你手術完需要好好休養,你趁我們不在下床萬一磕到哪裡摔一跤,那手術不白做了,下次想下來走,跟阿姨和或者你媽說一聲,我們扶你下來,別不好意思」

袁彥乖乖點頭:「好,聽您的」

沈浪家公寓

媽媽正坐在客廳沙發上給小玫織辮子,爸爸沈騰坐在一旁看雜誌,沈浪坐在地上,小玫牽著他的手,兩人目不轉睛地盯著電視,這時正播放到電影馴龍高手裡面所有的龍排著浩蕩的隊伍飛回到巢穴,給龍老大送食,當看到五光十色形態迥異的龍的時候,小玫興奮地直拍手,

Aabigale慈愛地看著小玫問道:「這麼開心?」

小玫甜甜地回應:「嗯」

Aabigale看了一眼沈浪:「Daniel,你這段時間幾乎天天往醫院跑,你的朋友們傷勢好得怎麼樣了?」

沈浪看著電影回答得漫不經心:「再住一段時間院應該就快好了吧」

沈騰突然想起什麼放下雜誌問沈浪:「對了,你媽媽說等我回來請肖瀾來家裡吃飯,你邀請他了嗎?」

Aabigale向沈騰拋了個讚許的媚眼,沈騰欣然接受,看著兒子沈浪后又一副老幹部爸爸的模樣,

沈浪聽到肖瀾兩個字時心裡就咯噔了一下,仍然裝作漫不經心地回答:「他最近很忙,沒時間過來,以後再說吧」

Aabigale織完辮子紮好,把小玫抱上沙發坐到地上對沈浪說:「這麼忙,吃個飯的時間應該可以擠出來吧,上次他可是救了我們母子和小玫的命,是我們的救命恩人,不行,我得想個辦法(Aabigale坐上沙發,突然靈光一閃)既然他不能來,我直接去他公司找他不就行了,哈哈,小玫,來,幫Aabigale阿姨選衣服」

沈浪看著媽媽興奮走向衣帽間的背影嘆了一口氣,

「怎麼了?你不想讓你媽去找肖瀾?」沈騰一針見血地問道,

沈浪坐上沙發:「也不是不想,就是媽去了也見不到,而且……」

沈騰坐過來搭著兒子的肩:「怎麼了?」

沈浪低下頭:「我這段時間去過所有肖瀾可能去的地方找他,但是…他最近好像人間蒸發了!自從上一次他奇怪地救了我們一命之後就再也沒見過他,公司沒有人影,岩哥那裡也找不到任何蛛絲馬跡」

沈騰安慰:「兒子,他不可能這麼平白無故消失的,說不定只是出去旅遊散心了呢?」

沈浪:「不可能,爸,而且我覺得最近有點奇怪,雖然我去過肖瀾去過的所有地方,但是有時候我總感覺他在我身邊,就像上次我不小心在書房睡著了,我身上平白無故多了條毯子,我問了你和媽還有小玫,你們當時都沒有進過書房,那天我也沒有帶毛毯進過書房…我總有一種不好的預感,爸,你說他會不會已經………」

沈騰馬上勸止沈浪無窮無盡的想象力:「兒子,冷靜!calmdown!OK?」

沈浪情緒有些激動:「那天卡車都變形了,他怎麼可能沒事?……」

沈騰按住Daniel的肩膀:「沈浪!quite!你一定是因為最近壓力太大了!別亂想了好嗎?你媽媽看到你這樣會擔心的!」

沈浪低下頭:「對不起,爸……(猛地抬頭)我想起來了,他弟弟也不見了!肯定是和他弟弟在一起!」

此情時過境遷 沈騰:「他弟?他有個弟弟嗎?」

沈浪:「對,他有個弟弟,叫皓青」

「什麼?!叫什麼?」

「皓青」看著爸爸沈騰一副難以置信的模樣「爸,你幹嘛這麼驚訝?」

沈騰用笑極力掩飾:「奧,呵呵,沒什麼,以前沒聽你提起過,有點意外」隨手拿起桌上的一杯水若有所思地喝下…… 第一百四十二章半異體

自千島湖變異毛猴事件之後,景市市長擔憂景市的安定、市民們的生命安全,秘密成立了一個特別調查小組查變異毛猴事件的起因以及解決病毒攜帶者—沃斯木體帶來的一系列後續事件,如有必要,情況危急的形勢下,可以直接當場處死沃斯木體!

這個特別調查小組的總負責人是江庭瑞,隊長肖瀾,副隊長皓青,齊哥,醫療助手:祁雯姍、Kelvin,靈兒。

基地建立在千島湖的山後面,外形是一座古老的廢棄宗教教堂,隱匿於山林樹茂間,教堂一角的石強里有一塊暗門磚,左轉兩圈右轉三個半圈,地石門打開,走進去之後地石門自動關閉,往前走兩分鐘,進入基地中心,呈現在眼前的是無數高科技投射的3D成影,牆上陳列著無數殺傷力極強的武器,

齊哥帶頭走到基地梯形台中央,雙手推送景市各個地區的3D投射成影,

肖瀾:「仰天大橋下的那幾個安置好了嗎?」

齊哥:「初步控制了其中一個人的病毒擴散,另外兩個完全異化,已經被處理,屍體放焚燒爐里火化了」

皓青攬著齊哥的肩頭:「我們齊哥做事就是乾淨利落!」

肖瀾看著景市各個板塊跳躍的紅色警示點不由得皺緊了眉頭,

祁雯姍走到武器架旁選了一條鐵鞭,還配了一把子彈數量較多的槍,齊哥根據自己的作戰特色選了兩把彎刀一支手槍,皓青則是選擇了弓箭背在身上,

肖瀾滑動3D投射真圖,看到景市郊外的一座別墅中央的十級紅圈以及正在向這個點靠近的三個紅色警圈,祁雯姍走過來看著肖瀾,兩人神情嚴肅:「依照這個速度,情況不太妙」

肖瀾轉過身看著大家:「今天的行動危險程度無法預估,大家注意保護自己和身邊的人,我先走一步」

「咻!」

一眨眼肖瀾消失,已經瞬間移動來到景市外的別墅里,

剩下的人盯著肖瀾剛剛站著說話的那個位置,此時已經空空如也,他們雖然看過幾次肖瀾施展異能,也已經知道肖瀾是病毒攜帶者沃斯木體的奇迹,但還是有點不適應。

Kelvin挑眉:「Amazing!cool!hesurprisedmeeverytime!!」

靈兒看著Kelvin笑著說:「嗬嗬,metoo」

皓青對齊哥和祁雯姍說:「我們該走了」

郊外別墅,皎潔的月光透過窗戶照進房間,

肖瀾身上的黑色更好地幫助他隱匿在別墅的黑暗處,他根據基地顯現的3D擬圖尋找別墅中央的跳躍紅圈點—病毒攜帶者,

大廳、卧室、廚房、吧台、書房,

肖瀾搜遍了每一個角落都沒有看到一個活體,公寓的古樸精緻倒是讓他另眼相看,特別是牆上的油畫,每一幅都惟妙惟肖,古老的掛鐘滴答滴答地轉動著,指針是一對古稀老人的身形,秒針則是一個嬰兒的模樣,金絨地毯從門口一直延續到閣樓上。

靈兒看著三個紅色警圈即將靠近別墅,她馬上打開傳聲機通知肖瀾等人,

靈兒:「肖瀾哥哥,它們到別墅門口了」

皓青:「速度這麼快,齊哥!」

齊哥腳踩油門迅速向別墅方向奔去,路旁的樹木一幀幀地向後退去,

「吼—嘶—-呼——」

「吼—」

「喵—吼——」

肖瀾在旋轉樓梯處使用異能聽見門口如猛獸般粗重的呼吸聲,其中一個跳進大廳,一直在尋找嗅著什麼,

很顯然大廳中央桌子上的人不是被攜帶病毒的犬感染的就是被狼所感染,此刻動作形態與狼狗一般,露出了尖銳的獠牙,

另外兩個也相繼跳進來,其中一個身型如貓般輕盈,眼睛在夜色中發著滲人的綠光,它們四處環顧尋找著,不像是餓了出來覓食,也不像是為了尋找捕殺的樂趣,它們似乎也在找肖瀾找的那個紅色發光體,

靈兒:「肖瀾哥哥,別墅的樓頂似乎也有一個,你要小心……」

話音未落,樓頂的那一個發現走廊拐角處的肖瀾,他竄進走廊的窗戶,

「砰!!!沙沙沙…….」玻璃破碎一地,

一隻半異化帶有青鱗尾巴的沃斯木體沖了進來,看到走廊拐角處已經無人,憤怒地用尾巴掃碎走廊的花瓷,牆上油畫掉落被它踩在腳下,

肖瀾瞬間移動到書房,

樓下三隻聽到動靜從客廳樓梯三步並作兩步跳躍到二樓開始尋找肖瀾,

「砰!」

「砰!」

…….

肖瀾身後的書櫃一排接著一排倒下,女貓沃斯木體在書柜上方跳躍著,黑色的倒影離肖瀾越來越近,

肖瀾看了一眼手錶大概計算了皓青他們的時間,迅速瞬間移動到大廳,青麟尾沃斯木體似乎能看到肖瀾的移動,在肖瀾落地一剎那從旋轉樓梯飛躍而下發動攻擊,

「蹦!」

「蹦!」

肖瀾閃躲的時候掏出槍對準他的胸膛放了兩槍,青麟尾沃斯木體應聲倒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