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李大人坐下,洛天再次說道:「雷明兄弟,你看看,你都不介紹一下李大人給我們認識,你這東道主不稱職啊!」

雷明不好意思道:「對對對,是我疏忽了。」

隨後攤手,說道:「這位是雷音鎮的大人物,官府的李開李大人。這位是洛天洛兄弟,身手不同凡響啊!旁邊這位呢就是洛天的同伴,一看就知道也不是什麼一般的人物啊!而這位姑娘……」說真的,雷明也不知道怎麼介紹羅瑩了……

「我叫羅瑩,是洛天的朋友!」羅瑩自我介紹道。

李開點了點頭,認真的看了幾眼洛天,說道:「這位洛天兄弟,我們是不是在哪見過啊?怎麼我覺得你很是面熟。」

洛天開玩笑道:「我可不敢高攀李大人您呢!您認識的,不是達官貴人就是窮凶極惡之人,我哪敢被您認識啊!哈哈……」

李開也是哈哈大笑回應著,道:「洛天兄弟很是風趣,雷明公子你真是好眼光!不錯不錯!」

雷明擺了擺手,說道:「過獎了,洛天兄弟,智慶軻兄弟還有羅瑩姑娘可是人中龍鳳,認識他們,我可是榮幸之至啊!」

李開笑了笑,看了一眼智慶軻,說道:「這位智慶軻兄弟,我好像在哪見過你似的?好面熟啊!」

智慶軻一愣,笑道:「李大人你還真是,這話我怎麼聽得好像有點熟悉呢?」

李開打了個哈哈,知道智慶軻指的是剛剛和洛天的話跟智慶軻打招呼有點類似。可是,沒辦法啊,李開真的覺得智慶軻和洛天都有點眼熟。

李開尷尬的轉過眼光,看了一眼羅瑩,又愣了一下,不由自主道:「羅瑩姑娘,我好像在哪見過你……不是,是見過一個和你很像的人……」

羅瑩愣愣的,都不知道該說什麼了。在這尷尬的氣氛中,洛天開玩笑道:「李大人,你這和女孩搭訕的方式,很老套啊,得學習一下新的搭訕方式了。」

李開尷尬的笑了下,知道自己的唐突了。雷明也覺得很奇怪,李開平時不是這樣的啊,平時很從容很淡定很理智的啊!今天這是怎麼了,在洛天他們面前如此失態。

可是,誰都不知道,就連李開自己也不清楚。他說的是真的,他真的是見過洛天、智慶軻和羅瑩三人。洛天是因為在很久以前,洛天還在王國軍隊中時,一次軍演練習,洛天獨領潮頭,萬眾矚目。李開那時在觀演的人群當中,遠遠的見過洛天一面。只是隔得比較久了,李開他自己暫時都想不起來。

而智慶軻,則是李開在官府工作的時候,一次整理文件之時見到過智慶軻的圖片,是一張懸賞令!當時匆匆一眼,現在還記得見過已經不錯了。

至於羅瑩,李開真的見過一個跟羅瑩長得好像的人……。 奉天市,李閥。

書房中,李守仁滿臉鐵青。

因為他剛剛得到消息,李子銘跟龍八荒非但沒有能夠救出李子揚。

反而,龍八荒被陳寧打死。

就連李子銘也被收拾得夠嗆,此時正被迫跪在中海醫院裏,給那些受傷的刑警們懺悔道歉呢!

李守仁望着眼前一幫得力手下,憤怒的說:「我兩個兒子,接連被陳寧欺負。」

「我們李閥在最近幾十年,都沒有遭遇到此等羞辱。」

「看來我們李閥最近這些年,只顧著賺錢,太久沒有展示爪牙,以至於別人都不把我們放在眼裏了。」

李守仁說到這裏,滿臉殺氣的道:「我已經考慮,是不是我親自帶人去一趟中海,用雷霆手段解決這件事了。」

他話語剛落,立即就有一名身材高大的絡腮中年男子,大聲的叫喚道:「大哥,殺雞焉用牛刀!」

「區區陳寧,哪值得你親自出手?」

「這件事交給我來辦吧!」

這個身材高大的中年男子,正是李守仁的弟弟,李信雄。

李守仁見狀,稍微沉吟,便答應下來:「好,你帶上朱厭跟窮奇兩位高手,然後再帶兩百名我們李閥的玄衣衛,立即前往中海。」

「我不但要你帶回我兩個兒子!」

「我還要你在中海掀起腥風血雨!」

「我要你屠戮陳寧滿門,讓大家都看看,得罪我們李閥是什麼下場。」

現場眾人聞言都震驚了!

李守仁竟然出動朱厭跟窮奇兩個魔王,而且還出動兩百名李閥的玄衣衛。

要知道朱厭跟窮奇,兩人的武力都遠在龍八荒之上。

兩人當年都是縱橫南北,殺人如麻的魔頭殺神,現在被李閥養著的門客。

李守仁為了對付陳寧,竟然出動這兩尊魔頭,足見他怒火之盛。

而且,李守仁不但出動朱厭、窮奇,而且還派出兩百名李閥的玄衣衛。

李閥這些玄衣衛,都是從小就精挑細選的練武好苗子,然後從小進行各種訓練,培養成專門殺人的死士。

這些玄衣衛,每個人的身手,不亞於特種戰士。

李守仁一口氣就派出兩百名玄衣衛,這是鐵了心要滅陳寧全家了。

李信雄抱拳,大聲道:「大哥,有朱厭跟窮奇,還有兩百名玄衣衛,就算是一支千人雇傭兵團,我也能輕易殺穿,區區陳寧何足道?」

「大哥你放心,我這就前往中海,救出兩位侄子,提陳寧的腦袋來見你。」

李信雄很快就召集朱厭跟窮奇,帶上兩百名玄衣衛,調動一架他們李閥的商用運輸機,乘坐專機,氣勢洶洶的前往中海。

當天夜裏十點!

李信雄一行,就已經抵達中海機場。

機場出口,早有六十輛黑色轎車,在恭候多時了。

李信雄等人,上了前來接他們的轎車。

他得知李子揚被羈押在看守所,李子銘在中海醫院跪着。

他冷冷的說:「先去中海市醫院,先救出李子銘,他已經跪了十幾個小時了,我怕他撐不住。」

「至於陳寧,等救出兩位侄子,再過去屠戮他滿門。」

千千 源地師的名頭,是歐陽自遠,甚至整個歐陽家族歷經幾千年上萬年的時間才拼殺出來的。

這三個字,就是金字招牌。

是僅次於源天師的名頭。

而現在,這位源地師,卻為了和姬玄賭戰一把,竟然以這三個字做為賭注。

這簡直就是驚天一賭啊。

不管輸贏,都將會成為整個北域源術史上驚天動地的大事件。

「事情嚴重到了這個地步了嗎???」

「歐陽老先生竟然動用自己的名聲來和這個少年賭鬥。」

「這太不可思議了。」

「這值得嗎???」

旁邊大夏皇子,妖月空,姬皓月他們,都直接被驚住了。

就算那些聖地世家的長老此刻都議論紛紛。

他們感覺到不可置信。

這位源地師竟然如此重視姬玄,準備動用整個源術世家的名聲來狙殺姬玄。

這個代價可太大了啊。

一旦這位源地師輸掉了賭鬥的話,那整個源術世家的聲望將會一落千丈。

「除非他有十足的把握。」

不過很快,一個念頭出現在了眾人的腦海里。

任何不可能的事情背後,必然都是有一套邏輯在的。

而源術世家甘願動用『聲望』這個吃飯的傢伙事,也要阻止姬玄崛起,那只有一個可能,那就是源術世家準備對姬玄痛下殺手了。

畢竟,千金之子,坐不垂堂。

源術世家沒有理由把自己吃飯的名聲拿出來和別人賭鬥。

而他們現在卻選擇了這麼做。

那只有一個道理。

那就是源術世家準備徹底毀掉姬玄。

畢竟,殺死姬玄之後,他們就自然而然贏得了賭鬥。

而且,他們的聲望也不會受到什麼損失。

源術一道,是允許殺人的。

畢竟,精通源術的人,往往對山形地勢,對龍脈走向,對源中寶物,都有敏銳的感知。

也就是說,他們可以借用天地的力量,殺人於無形之中。

就算別人知道是他們做的事情,但是,別人也找不出半點理由出來。

這可謂是相當狠辣的招數了。

沒有想到,他們竟然對姬玄這個年輕人有了這等惡念。

其實,這也和姬玄展露出來的驚世天賦有關係。

姬玄化身的郭道子看起來年齡雖然不是太大,不過十幾歲的樣子。

而且出現在北域聖城的時間也不是太長,不過三五天的樣子。

但是,這三五天的時間,姬玄的名頭,卻傳遍了整個北域。

相繼切出了萬年靈藥、仙金、傳世聖兵等等寶物。

就連源術世家裡的第一天才源天,也被姬玄打敗了。

如果任由姬玄成長下去,那對於北域的源術世家來說,絕對是天大的災難。

他們在北域的影響力,將會被姬玄徹底瓦解。

畢竟,這樣一個天才,又這麼年輕。

北域各大世家聖地必然會瘋狂拉攏姬玄。

到時候他們源術世家在北域的地位將會大為下降。

因為處於壟斷地位,聖地世家得求著他們,所以源術世家才有今天的超然地位。

達不成壟斷了的話,源術世家拿什麼來維持他們的地位???

所以,姬玄就好像是那條攪動池塘的魚,他雖然會給整個北域帶來很大的生機活力,但是,也會嚴重的威脅源術世家的地位。

所以,源術世家自然不可能允許姬玄真正成長起來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