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實話。」

「第一次知道他的身份之後,其實我也蠻驚奇的,這讓我不得不感慨,天下之大總會有一些奇葩。」

看到趙吏這麼神神秘秘的。

林峰心中十分的驚奇。

我還認識?

到底什麼人是我認識的,而且不懼怕陰曹地府之中人海戰術的呢?

仔細想了想。

將自己腦海之中所有認識的人物,就算是小人物也都提出來轉了一圈。

到最後。

林峰還是沒有發現有着這麼一個人物。

「真是奇了怪了。」

「到底哪裏有這麼一個人物呢?」

「我記得,唯一一個精通這一方面法術的,應該是姓張的那傢伙吧?」

「不過,我記得他不是去龍虎山,去接受他老爸的遺產去了嗎?」

林峰想了想。

還是把心中的這個想法壓了下去。

如果真的是龍虎山的話,看趙吏這樣子應該不會這麼的神秘。

全都想了一圈。

林峰決定以不變應萬變。

他倒是想要看看,到底是個什麼人物,才能這麼的神秘。

「那就走着!」

「我也想要去看看,這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物。」

「陰曹地府之中的人海戰術,可不是平常陽世之中的陣法,這可是真正的擁有萬鬼蝕心的。」

「雖然不至於旌旗十萬斬閻羅,但是鬼越多,發揮的威力,那可是更加不同的。」

如果不是因為陰曹地府的鬼魂有着這樣的特性的話,在陰司怎麼可能供養如此之多的陰差?

林峰眼睛微微眯了起來。

一邊這麼想着,一邊邁入了這麼一個門戶之中。

一腳踏出。

感覺到似乎是天翻地轉一般。

一個瞬間,林峰就感覺到了來自陰陽法界,還有陰曹地府不一樣的氣息。

突然間。

一個十分大膽的想法,出現在林峰的面前,林峰忍不住出口說道:

「你竟然想要偷渡?」

「你堂堂一個陰陽擺渡人,竟然還搞在陰司偷渡?」

「就不怕你家頂頭上司把你抓到,給你弄死嗎?你的膽子這也太大了。」

看着眼前這一個十分騷包的人,林峰一時間也是十分的無語。

好傢夥。

這是為了好處,連規矩都不懂了。

雖然陰曹地府家大業大,容易報賬,或者說偷偷的用公家的錢辦自己的事兒。

但有一些鐵律是真正的不容侵犯,每一條鐵律都有着十分嚴格的處罰方式。

每一個觸犯的人。

最次的都是直接進入十八層地獄。

而藉助這種陰陽法界向陰間偷渡這種事情,更是陰司嚴厲制止的。

一旦被發現。

別說是偷渡的人。

但凡是與這個東西稍微沾一點兒邊兒的人,那都是死無葬身之地。

至於別人說的鬼魂什麼的,那些,也只不過從陽間送到陰間而已。

雖然有些人偷渡。

但是那一些大部分都只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現在趙吏乾的這件事情,就是想要直接把人,偷渡到陰司的酆都城之中。

這就跟把耗子放在貓窩裏一樣。

這簡直就是找死。

一時間,林峰心中也是突然升起了一股後悔的情緒。

「艹。」

「早就知道這個王八蛋不是什麼安分守己的人,但是沒想到,他竟然玩的這麼花。」

「哎,上了賊船了。」

林峰嘆了一口氣,整個人無奈的在心中祈禱著。

如果這個時候他被別人逮到了,估計是有十張嘴,那也是說不清了。

怪不得老是覺得不對。

原來這傢伙竟然是報著把自己也綁上戰船的心思。

離譜!

簡直離譜到家了!

不過幸好,看樣子林峰的運氣還是不錯的。

沒有被巡查的各路鬼神發現。

安安全全的到達了一個小小的商店之中。

剛剛落腳。

林峰上來就逮著趙吏的脖子一陣猛掐,好像是要把他掐死一樣:

「你這個混蛋。」

「你這是想把我往死里坑啊~」

「你知不知道這個事情是陰司鐵律,你到底知不知道,你這是在知法犯法?」

「如果咱們兩個的事發了,就算是身後有人頂着,咱們也得在陰曹地府之中效力百年來賠罪。」

林峰直接就爆炸了。

他之所以活的這麼滋潤,就是因為低調。

從來都不招惹大人物。

他對於自己倒是有着十分高的認知,原本還沾沾自喜呢。

結果趙吏突然給他來了這麼一下子,這讓他心裏有着何等的感覺?

聽聽這城池的名字。

酆都城!

這尼瑪可是陰曹地府之中,酆都大帝的地盤。

真正的大佬之中的大佬!

這個修行界,甚至於溯源到多少代老祖宗,都沒有幾個與它相提並論的。

這不是找死是啥?

「你到底有幾條命?」

林峰掐著趙吏的脖子,對着這傢伙就是一陣胖揍。

等到林峰心中的氣消了。

這才坐下來,靜靜的看着趙吏,讓他給自己一個交代。

看到林峰終於安靜了下來,趙吏原本鼻青臉腫的樣子立馬消散下去。

走到林峰的面前,然後從旁邊隨便他拿出了幾個乾果,隨手遞給林峰。

然後塞了幾個進自己的嘴裏,這才解釋道:

「放心放心我有把握。」

「陰曹地府之中防止偷渡的,那應對的不是咱們這種人。」

「更何況咱們都是走過鬼門關,得到神荼鬱壘兩個大神認可的人物,基本上不會被諸神發現。」

「就算是被發現了,那也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既然敢帶你干這事兒,那本人自然也是有着自己的自信和手段,安心就是了~」

趙吏一邊嚼著自己口中的果脯,一邊拍一邊的肩膀安慰道。

我尼瑪?

這是放不放心的事嗎?

別看趙吏現在有自信,但是林峰敢保證,其實這傢伙心裏也是顫顫巍巍的。

雖然平常的時候,諸神可能就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放過去了。

但是一旦到了最後。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