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天再強,也不可能對付這麼多妖族。

畢竟是上億的妖族,還是無比兇殘的妖族、

誰也沒有想到,葉天如此恐怖,直接召喚出來了青龍,又是召喚出來了四大神獸的朱雀。

兩大神獸的恐怖威力!

直接將妖族打得崩潰了! 宋婉清餵了一塊蘋果給喬榮泰,也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我到現在都沒有看到瑜兒,也不知道是去哪裏了?我剛剛都跟她說了,榮秦醒過來了,我看她好像還有點不高興的樣子…….也有可能是我看錯了。」

喬老太本來就不太喜歡喬瑜,立刻接話痛罵道,「自己父親醒過來了還不高興,到現在也不知道過來看望下自己的父親,果然是個孽女!」

喬欣兒不動聲色挑眉,像是為喬瑜開脫一般,「姐姐可能是忘記了吧,還是別怪姐姐了。」

事實上卻暗示喬瑜的不來看望的事實,

喬榮泰見喬欣兒恢復了以往乖巧的樣子,想到喬瑜到現在都不肯來,連盛謹也來看望她。

心裏對喬瑜的不滿多了幾分,看喬欣兒也更加順眼了,「哼,不用管那個不孝女,到時候我在親自教訓一頓。」

盛謹看望完了喬榮泰,就離開了,不打算與喬欣兒繼續糾纏下去,怕會影響到他和喬瑜的關係。

即使喬瑜不在這裏。

喬欣兒卻不甘心,但也不能追上去,打算另找一個機會約盛謹出來。

此時。

喬老爺子坐在沙發上,手上撐著拐杖,正在和喬瑜下着棋,「瑜兒,讓讓我這個糟老頭子吧。」

喬瑜調皮的笑了笑,「爺爺,我剛才都讓了好幾回了,您自己想想辦法,我不急,可以慢慢等。」

喬老爺子揪著為數不多的鬍子,慢悠悠的才落下了一子。

而喬瑜也不急,緩慢而悠閑的時光緩緩而過,喬家也難得的清凈,只有祖孫二人。

喬榮泰只是氣急攻心,只是住了幾天的院,便出院了,回到了喬家。

喬榮泰的出院打破了這寧靜的氛圍,孫管家把行李交給其他人,把喬老太太等人迎了進來。

喬榮泰看到喬瑜正坐在沙發上,彷彿絲毫沒有看到他這個父親,怒氣驟然騰盛起來。

「喬瑜,你簡直是個不孝女!你的母親和妹妹都去醫院看望我,陪住了好幾天!待會兒去跪…….」

喬瑜眨了眨眼睛,「她們陪你到醫院陪住幾天,這不是應該的嗎?難道不是她們氣到你住院的嗎?」

喬榮泰剩下的話徹底被噎住了,他還真是被宋婉清假懷孕的事情和喬欣兒做下的醜事氣到的。

喬瑜像是無意般又說了一句,「差點忘記了,您不是說要好好教訓一下妹妹的嗎?說要打二十軍棍呢。」

喬欣兒神色慘白,她怎麼就忘記這件事情了!

如果這二十軍棍落下去,她絕對會沒了半條命的!

喬欣兒求助般的看着宋婉清,小聲道,「媽,救我,我不想…….」

話還未說完,餘光卻撇到喬瑜唇角上勾起一抹不懷好意的笑容,嚇得剩下的話噎了進去。

只聽喬瑜又淡淡的說了一句,「奶奶,我記得當時您可是說要為了您那被氣的流產掉的孫子打妹妹二十軍棍!」

喬瑜朝着喬老爺子甜甜的笑了笑,「爺爺,我還記得您說過做人可不能言而無信。」 不知過了多久,秦風已經疲憊不堪,手中的毛筆上也不再有五彩光華光。

看著擴大了不知道多少的房間,秦風手中的毛筆消失不見。房間四壁上已經多出了很多五彩壁畫,那些神獸異獸栩栩如生。

看著自己的傑作,秦風扯了扯嘴角,直接躺在了地上,秦風沉沉睡去。

青鸞一路向東南飛去,晝夜不停歇,一直來到東海深處,視野之中出現了一座雲遮霧繞的小島,隱約可以看見小島上有亭台樓閣。

正當青鸞要降下身形的時候,一道能量束直接命中了青鸞腹部。青鸞一聲慘叫,身影瞬間消失不見。

秦風依舊處於沉睡之中,哪怕從高空墜落,依舊沒有醒來。

一個手持摺扇的年輕公子和一位白衣老者來到了秦風墜落處。

老者驚疑不定。

「怎麼會是他?他來這裡做什麼?」

年輕公子反應極快,「難道他就是師父所說的秦風?」

白衣老者點了點頭。

「就是他,吸收了老夫千年以來鑄就的不敗金身的秦風。」

原來這位老者就是上一代大秦守墓人,也是秦風擊殺的白衣老者,還是駕著白鶴帶走朱七七的人。

年輕公子唰啦一聲打開摺扇,他開口問道。

「師父,您知不知道他這段時間在做什麼?」

白衣老者說道。

「我知道的,你都知道。」

年輕公子笑著說道。

「既然如此,那咱們就看他玩個遊戲好了,看看他到底要做什麼,如果他來此地與我們無關的話,我們就只在一邊看戲好了,如果……」

年輕公子說到這裡,做了個抹脖子的手勢。

老者稍稍沉吟,點了點頭。

「也好,反正多他一個不多!」

不知過了多久,秦風是被周圍的喧鬧聲吵醒的。揉了揉眼睛,秦風朝周圍看去。秦風的心跳開始加速。

秦風所在地地方是個巨大的室內廣場,周圍或站或坐,擁擠著無數人。而讓秦風心跳加速的是這室內廣場的裝修,以及周圍那些人的裝束。

這室內廣場分明是巨大的現代化廣場,周圍有屏幕,有各種電子設備,廣場中央有酒吧,有各種吃食,周圍的人喝著啤酒,和身邊人大聲說著話。

最古怪的是周圍人的裝束,有人西裝革履,有人寬衣大袖,有人一身鐵甲,有人身穿防彈衣……

而他們手邊的武器更是五花八門。有人背著長劍,有人將手炮放在身邊……

見秦風醒來,一位妖艷女子柔聲問道。

「呦,小弟弟你終於醒了,你倒是挺能睡啊!」

這句話驚動了同一桌的幾個人,所有人都朝秦風看來。

秦風與這些人一一對視過去,秦風問道。

「這裡是什麼地方?」

一位牛仔裝束,手中把玩著左輪的年輕人笑著說道。

「這裡當然是蓬萊仙島啊,難道你不是來參加升仙大會的?」

不等秦風說話,旁邊有位西裝革履的漢子已經問道。

「兄弟,看你的裝束應該是個穿越到古代的人吧?你是哪個朝代的?你有沒有系統啊?」

旁邊一身皮衣的妖艷女子說道。

「你們可拉倒吧,別亂問。」

說完之後,女子看向秦風。

「小弟弟,姐姐問你,你的能力是什麼?戰力如何啊?能不能打架?」

這一桌人都看向了秦風。

秦風搖頭說道。

「我不知道你們所說的戰力是怎麼計算的,所以……不好說!」

妖艷女子與其餘三人對視一眼,然後率先起身。其餘三人也跟著起身。

「小弟弟,咱們這一桌人是要一起組隊的,若是不清楚戰力,咱們會很麻煩,所以你跟我們來,先去測試一下你的戰力。」

一行五人七拐八拐,最後來到了一扇門前,推門而入,眼前是一條走廊。

妖艷女子說道。

「我叫夏禾,是咱們這個小隊的隊長,擅長近身格鬥,並且可以控制別人的慾望。」

說到這裡,夏禾眼神古怪的看向了秦風。

「說起來你比較古怪,我竟然沒能從你身上感受到任何的慾望。」

秦風正在皺眉沉思,聽到夏禾的話,秦風反問了一句。

「那又如何?」

夏禾說道。

「如何?這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是個人就會有自己的慾望,除非你不是人……」

秦風看了夏禾一眼,然後說道。

「我是個道士,修心養性是我專長!」

聽了這話,周圍幾人都是一愣,牛仔問道。

「這麼說你會法術嘍?露一手給咱們長長見識啊?」

秦風翻了個白眼,沒有理會牛仔。夏禾繼續說道。

「他叫陳禮,來自西部世界,你也看到了他是個搶手。」

伸手指向西裝漢子,夏禾繼續介紹。

「陸續,我們都叫他老陸,他是古武術傳人,近身格鬥自然不必說,除此之外,他還擅長隱匿追蹤,曾經是特種部隊的偵察兵。」

秦風看向了西裝漢子。

「沒想到陸大哥還是軍人,失敬!」

幾人都有些詫異,不明白秦風為什麼會對陸續有這種敬意。

陸續笑著說道。

「你別聽夏禾亂說,我就是個兵痞而已。」

夏禾指向最後一個身穿燕尾服的男人。

「鄭衛,他是個全系魔法師,可以操縱光明黑暗之外的魔法能量,當然了,他的等級還比較低,現在只是個二級魔法師。」

鄭衛摘下帽子,對秦風施了一禮。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