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祁元直接轉發了羅茜的微博:「很幸運能和你一起唱歌,同時也很感激你這麼多年對我的喜歡,非常感謝~希望未來的日子裏,你還會繼續支持我。」

「這也太寵粉了吧!」

「嗚嗚嗚,我坐地排卵了!」

「祁元街頭獻唱」的話題,熱度一直居高不下。

但是忽然,有一個眼尖的網友截了一張視頻的截圖,發到了成橙的超話里,同時也帶上了這個熱門話題。

截圖裏,這個網友圈出了一個帶着兜帽舉着手機拍攝的姑娘:「這個舉着手機,我怎麼越看越像是成橙啊!」

這個網友的猜測,瞬間引爆了八卦的網友們。

「真的誒!雖然看不見全臉,但是越看越像成橙啊!」

「橙子十年老粉報道,這絕對是她!」

「我記得成橙剛和祁元錄完了《平行時空遇見你》,昨天兩個人一起乘坐飛機到的上京啊!」有神通廣大的網友找到了一張祁元上個月的在《平行時空遇見你》錄製現場穿的衣服,和照片里,裹在那疑似成橙的女孩身上穿的衣服,一模一樣!

一時間,「祁元成橙戀愛」的話題,再次引爆了微博!

這時,又有一個網友發視頻了,這一次的視頻,角度很清晰地露出了一張側臉,正是成橙!

今晚祁元在街頭唱歌的時候,成橙居然也在,還在一旁拍攝著呢,而且那表情,簡直就是在看着自己男朋友的幸福模樣啊!

「這兩人看來真的是戀愛了啊!」

「哈哈哈!這兩個人在節目里公費戀愛我就知道事情並不簡單!現在終於曝光了吧!」

網友的八卦之心,熊熊地燃燒着。

而此時,成橙卻窩在沙發里,她的經濟人張姐插著腰,很是生氣道:「我也是無語了,怎麼這麼不小心!我看祁元那邊就是故意的,他的經紀人才和我聊過和你炒CP的事情呢!」

成橙乖巧地喝了一口牛奶,道:「無所謂啦,我們清清白白的,網友愛說什麼就讓他們說唄,我們就是一起吃了個火鍋,散了個步而已。」

張姐恨鐵不成鋼:「孤男寡女的,大晚上的,你還好意思!」

此時,她的電話響了起來,是周末好的來電。

「喂!」張姐的聲音冷冰冰的。

「張姐,我問了元兒了,晚上這事簡直就是湊巧了,我們怎麼回應一下?」

張姐想了想,道:「晚上零點《想見你想見你想見你》不是要上線了嗎,我們就宣傳歌吧,其他的,就不回應了,否則有點欲蓋彌彰的意思。」

「嗯,我們這邊也是這個意思。」

於是,祁元和成橙一起發了微博:「今晚零點,我和成橙(我和祁元)的新歌《想見你想見你想見你》就要在明天音樂上線了,大家快支持一波啊!」

……

上京,新月傳媒。

周靈山和焦文房、龔亮及龔亮的經紀人都在辦公室里,看着微博上,祁元和成橙的話題熱搜,已經衝到了第一名,幾個人的臉色都有些難看。

今晚,龔亮也發新歌。

為了這首新歌,新月拿出了上百萬的宣發資源,尤其是在微博上,花了近百萬了買了一個熱搜,宣傳龔亮的新歌。

本來熱度是很不錯的,但是祁元和成橙的話題猛地沖了出來,直接碾壓了他們的熱搜。

「他們這炒作的手法,簡直用得溜!」周靈山說着,眼看着祁元和成橙宣傳新歌的微博,評論轉發很快過了十萬,點贊更是上百萬。

其中大部分都是網上的吃瓜群眾,想來看看祁元和成橙到底是不是在談戀愛。

《平行時空遇見你》的運營也不放過這個機會,剪輯了成橙和祁元在節目里的粉紅畫面,開始宣傳《平行時空遇見你》這個節目來。

然後,時間就在吃瓜群眾們的熱烈圍觀之中,很快來到了零點。

成橙和祁元的新歌,龔亮的新歌,還有歌後趙雲朵的新歌,都在這一晚,上線了。 「假性癲癇?這我好像沒怎麼聽說過呢。」

「你在外圍可能很少看到這樣的病,他這個病我們俗稱為『癔症』。」

「癔症!」葉流再次被這個陌生的辭彙驚訝到了,「癔症我只聽老一輩的老人說過,真正還沒見過。」

「對,你可能不太會見到,其實專業的說法就是假性的癲癇發作,你剛剛看到他的行為可能是有點表演成分,但是他剛剛是真的可以出現四肢抽搐、牙關緊閉,你沒有摸他,可能不知道,我剛剛真切摸了他,確實是真的,那個特別性的機體變化,是假裝不了的。」

「不會吧?那他怎麼聽到我說沒病就明顯緩解了呢?」

「這種病其實就是心病,在監獄里不比在外面,犯人內心比較脆弱、認識又難免偏激,這種情況下,和別人發生點矛盾,就很容易導致癔病的發作,你剛剛說的那話其實就是在心裡引導他,所以他才慢慢緩解的。」

「還有這樣的啊,我還以為是他發現了我識破了他裝病呢。」

「不是的,你這種行為在醫學上也是對他治療的一種引導。」

「那你剛剛給他開的是什麼葯啊?」

「其實就是開了一點『安慰劑』」

「什麼是安慰劑啊?」

「就是一些無害於身體的營養素、調節藥品,然後我剛剛告訴他沒有大礙,就已經是給他心理暗示他沒病,一般情況下,他們服用后,癥狀也都很快就會消失。」黃凱說完還不忘問道,「神奇吧?」

「這還真是沒見過這種治療方式的。」葉流尷尬地回道,「這個病人要是你不在,我還真可能誤判了。」

「其實這種病人倒也是少的,不排除有些人是真的裝病。」

「那以後我要更加慎重了,說實話剛剛我確實有點大意了,總是會往他們裝病的角度考慮。」

「你這個角度也沒錯,每種可能都要考慮到,而且這樣的病人也少見。我開始其實也跟你想的一樣,這種人真的是要靠經驗來和對他們的了解來判斷。」

「我明白了,這種還是要以後都留個心眼。」

「是啊,我們干醫生的,謹慎是必須的,任何時候都馬虎不得。」

「我明白了。」

「我們這裡確實奇怪的病例不少,以前我們趙大還遇到過更加奇葩的病例呢。

那時候我還沒來,聽說是當時還是普通醫生的李隊接診的,就是一個犯人來告訴,他吃不下去飯,連一口米飯也咽不下。李隊檢查沒什麼毛病啊。還懷疑他是不是又來裝病,但是事實是他不是裝病,他是真的吞咽困難。」

「那最後怎麼處理啊?」

「後來趙大來了,給他診斷得了食管炎,也是由心病引發的一種現象,後來也是開了『安慰劑』,沒多久就好了。」

「不會吧……這也太神奇了。」

「確實,所以你第一天來我就跟你說了,這裡的病人各式各樣,甚至有很多你在醫學上解釋不清楚的東西。」

「這些病人在普通醫院都是很難遇到的。」

「是啊,以後你慢慢了解了就知道了,這裡的病人什麼情況都有。不一定所學的專業知識能夠治療,工作上處處都是智慧,這點我就很佩服我們趙大,無論在什麼時候對待病人都很用心,而且也能夠沉穩且巧妙地解決問題。」

「是啊,你剛剛說這些我是真要好好學習了。」

黃凱看了一眼葉流,笑著說道:「你今天不是已經無師自通了,哈哈……」

「沒有,那只是一小部分而已,我感覺還有很多要跟你和趙大學習的,你剛剛處理的就比我冷靜。」

「我那也是這麼多年的經驗積累得來的,相信我,你以後絕對會比我更加出色的。」

黃凱對葉流的欣賞可以說是溢於言表。

葉流也不好再聊這個了,反而顯得自己很「嘚瑟」,於是,他岔開話題道:「對了,剛剛早上你那邊是什麼情況啊?」

「哦,是一個犯人在車間上工的時候突然暈倒,考慮是腦梗。」

「腦梗?」

現在葉流聽到腦梗都心有餘悸,當初他的母親正是腦卒中才過世的,這病現在在他這裡就像是過不去的坎一樣,被無限放大了。

「那你怎麼就回來了,不是應該儘快處理嗎?」

「我們當時就對病犯進行了緊張的搶救,這不忙活了一個多小時嘛,終於病犯穩定了下來,然後我們與一附院建立的綠色通道,將病犯送往那裡進行救治了。」

「人現在去一附院了?」

「對。」

「哦,那就好,那不用我們醫生陪著去嗎?」

「醫生是要的,本身是我去,但是現在我是白班,這裡有很多日常的工作需要我處理,所以趙大安排了別人跟車了。」

「病人當時嚴重嗎?」可能是跟母親一樣的病,葉流多嘴問了句。

「當時情況是挺兇險的,還好管教發現的及時,我們也很快趕到了,我把犯人送上了救護車,剛剛你送病人去做心電圖的時候,我正好接到了那邊回復的電話,說是人已經沒太大問題,出血並不多,急診手術都結束了,我這心裡的石頭才算是落下來。」

葉流看著黃凱那關心的樣子,他能夠感受到這個搶救這個病犯時的兇險過程以及黃凱的釋然。

「我看你剛剛進來還跟我說話挺淡定的,沒想到剛剛經歷過這麼大的事情啊。」

「嗨,其實這樣的搶救,對於從警行醫近10年的我來說真的太過平常了,我都不記得搶救過多少這樣的病人了,不過,我從未忘記過趙大隊長跟我說的那句話,『醫者仁心,拯救身心』這是我們監獄醫生的初心也是職責所在。」

「『醫者仁心,拯救身心』」葉流重複念了一遍,然後面露笑容。

「還記得我昨天來,你問我是哪種人嗎?」

「記得啊!你當時沒回答我。」

「對,我當時沒回答,是因為我覺得沒必要回答,或者說就算回答了別人也不一定能夠理解,當然更多的是我心裡知道我為什麼回來這裡上班,但是還沒有對自己的想法形成文字,現在我想說,你剛剛的說的這句話跟我當初要考監獄醫院的初心不謀而合。」

「是吧!」黃凱笑著說道,「那證明你就是很適合這裡,事實也證明你適合這裡。」

兩人說著話的時候,診室的門敲響了。

一位民警帶著另外一個犯人進來了,兩人也停止了談話。

就這樣,他們再次進入了緊張的工作中,

今天可能是因為黃凱是值班醫生,葉流明顯感覺到了工作量很大,診室里病人絡繹不絕,都快趕上了外面三甲醫院的門診了,還有好幾個都是緊急的急腹痛,黃凱一個人都處理不過來,葉流也幫著一起檢查了。

中午,由於其他副班醫生都下班了,這時候病人不知道為什麼還多了起來,黃凱來不及吃飯,只好讓葉流去食堂幫著打點飯來醫院吃。

等飯帶回來,黃凱還在忙。

就這樣忙到1點半的時候,人才慢慢散去。 聞言,扎扎哈爾部落的所有族人,士兵,集體下跪拜他。

「請天可汗陛下,為我們報仇!」

「我等願意追隨陛下!」

砰!

磕頭聲,清晰入耳。

他們彷彿要將額頭都磕破。

秦雲能夠從他們恐懼的眼神中,看到那一絲憤怒,那一絲嗜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