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麼多人,自然是不會被莫北三人給圈住,在意識到形勢已經完全逆轉,此時自己已是案板上的魚肉,便立即開始作鳥獸散,一支支隊伍開始脫離團隊,向不同方向逃竄,一個大型沙匪團伙就此被打散。

莫北見狀,也不管其他,攆上一支隊伍,斷喝出聲:

「還想逃?當真以為我們不會下死手嗎!」

隨即對着米洛爾使了個眼色,米洛爾會意,閃電標槍全力出手,轟在那些沙匪前方的沙丘上。

聲勢恐怖的一擊讓那十幾人全部倒吸一口冷氣,紛紛止步,一臉冷汗地看着莫北三人。這要真挨上一下,能活着才有鬼了!

這些人說起來也都是好勇鬥狠的角色,若是遇上實力相當的,他們或許會以命相拼。但這段時間的種種現實打擊,着實磨去了他們不少的戾氣。

在遭受過生活的毒打之後,再面對莫北三人的毒打,似乎也沒那麼抗拒了。

而且這三人看起來也沒有要弄死他們的意思,此時他們是徹底沒了反抗之心,只是沉默地看着莫北,不知道這三人究竟意欲何為。

「這裏誰說了算?」莫北問。

「你!你說了算!」其中一人乾脆地回答。

莫北一怔,心說誰問你這個了?就你懂事兒?不過她也反應過來自己有所口誤,重新問了一次。

「我是說你們裏面誰說了算。」

「哦。。那。是我。。」剛才那人悻悻地答道。

莫北打量了一下眼前這個男人,發現還是剛才組織合圍的那四個聖騎士之一。抬了抬下巴說道:

「都把頭盔拿下來!」

沙匪們照做,將各自的頭盔取下,莫北看了一眼,其中還有不少白板,一件黃金的都沒有,看來這些人的裝備比起之前遇到的那些沙匪還要不如。

再看看他們的臉,居然大多數都是面帶菜色,感覺這哪像是沙匪團伙,簡直就是丐幫啊。林弈無論如何都想不到自己那個老父親到底有什麼底氣敢去威脅王,他震驚了許久說不出話來。

奇軒炆躺在床上想着五年前所發生的事情,片刻后才說:「那夜有一個黑衣蒙面人闖進了本王的寢宮裏,就如你今日這般悄無聲息,他甚至已經將刀架在我脖子上了,我不得不妥協。」

「別人我雖不了解,但是那是我的老師,我知道他是個老謀深算的人,但是我不知道他為什麼會那麼了解我,二十年從未見過面,雖然我是一朝之王,但似乎我所做的一切在老……

《定江山還得靠大哥》第二百五十二章陳年舊案 「歡迎暗衛三子出關!」

沈勇臉上掛著微笑道。

「勇哥!」

暗衛三子齊聲喊道。

雖然是三人齊聲喊的,但是聲音是那麼的虛弱。

沈勇猜測,她們三人肯定是一起用了身上的最後一點力氣,竟將練功房的門打破的。

她們三人努力地練功一天,都沒有吃任何東西了,體力肯定已經消耗殆盡了!

現在她們能站著,那是因為她們在用內心裡那種想要見到沈勇的堅韌不拔的毅力支撐著的!

看到這一幕,沈勇突然變得有些不忍心了。

連忙跑過去!

左手扶著李紋,右手扶著田莎莎,背後背著林一寧!

「勇哥!我好餓!」

林一寧趴在沈勇的肩頭道。

「餓就對了!餓說明你們今天刻苦地練功了!我已經給你們準備好了燒烤,就等著你們了!」

沈勇道。

「燒烤啊!真的是太好了!我必須要大吃一頓!好好補充補充體能!我感覺現在的自己好像死了一樣!」

林一寧道。

「我也是!我感覺我的胳膊腿都已經不是自己的了!整個人都想散了架一樣!我什麼都不想干,只想美美地躺在勇哥的懷抱里!讓勇哥喂我吃東西!」

李紋突然開口道。

「我也要!我原本以為我們出來之後,不會有人呢!沒想到勇哥一直站在外面等著我們呢!而且還為我們準備了燒烤!我好開心啊!」

田莎莎迷糊著眼睛道,「勇哥必須得嘴對嘴的喂我吃!還得幫我嚼碎一下!」

聞言,沈勇一陣的皺眉!

自己可不是一天都在這等她們的!

而且燒烤的食材還沒有到呢!

再者說,這三人每次說話都要呈現出遞進式的意義,好像在爭風吃醋一樣。

從一開始林一寧說自己要美美地大吃一頓,到李紋的需要躺下來喂著吃,到最後,田莎莎竟然要嚼碎了食物,嘴對嘴的喂著吃!

想一想,沈勇感覺自己像領著三個女孩子的爹一樣!

簡直是太難了!

「你們三個現在需要先閉嘴!坐下倆休息一下,喝點水,補充一下身體里的水分和鹽分!」

沈勇將疲勞不堪的暗衛三子扶道椅子上道。

「好的!勇哥!」

三人坐在椅子上有氣無力地道。

沈勇為她們準備了淡鹽水,讓她們三個喝下。

剛喝完淡鹽水,三人癱坐在椅子上正在休息,這時候,韓濤雙手提著兩個半人高的大袋子回來了。

剛走到院子里,看到癱坐在椅子上的暗衛三子,韓濤頓時就樂壞了!

「呀呀呀!這是咋回事啊?咋虛脫了呢?不是說要打敗我嗎?你們倒是起來打我啊!」

韓濤站在暗衛三子的面前嘚瑟地道。

「賤人!」

林一寧罵道。

「傻教練!」

田莎莎緊跟著罵道!

「又傻又賤又欠揍!憨逼!」

李紋白了一眼韓濤道。

「哈哈哈哈!」

沈勇和拐子李在旁邊聽到三個女生罵韓濤,一陣的大笑。

「濤哥!你就快點吧!我們大家就都等你了!你還在那嘴賤!罵你活該!」

沈勇道。

「就是!老韓這賤毛病真的特娘的應該改改了!」

拐子李道。

「改個屁啊改!老拐!你跟我說話的時候,能不能把『特娘的』三個字去到!你跟勇哥說話的時候,怎麼就不沒有『特娘的特娘的』呢?一跟我說話,你就滿嘴的髒話!你是不是欠揍啊!」

韓濤道。

「你特娘的揍我一下試試!不就是內境小成嘛!整天在我面前嘚瑟!我告訴你!剛才勇哥可告訴我了!他那有專門適合我這種殘疾人士修鍊的功法!到時候,我的修為超過你了!特娘的,我天天用拐杖敲你丫的腦袋!氣死你!」

拐子李道。

「哎呀嘿!今天這是怎麼了?怎麼人人都想要打敗我呢?我就那麼不招人待見嗎?我招誰惹誰了啊!我天天教你們練功!你們就這樣報答我啊!白眼狼!」

韓濤道。

「行了!濤哥!你今天的牢騷可真夠多的!讓你去買點食材,咋買了這麼久呢?是不是到哪個洗浴中心泡了澡,上了二樓,找了個小姐姐,服侍了你一個鍾,你才回來的啊?」

沈勇沒好氣地問道。

「沒有呢!勇哥!他們幾個說我!你怎麼也開始說我了!我委屈死了我!」

韓濤把兩個大袋子拎起來道,「你猜猜,這麼多吃的喝的!我花了多少錢?」

沈勇看著韓濤手中拎著的兩個巨大的袋子,有點疑惑不解。

「濤哥!你這是把哪個超市洗劫一空了?咋買了這麼多呢?」

沈勇問道。

「勇哥!你是不知道!我今天上午給你說她們三個的花銷大,你還不信呢!我現在就讓你看看!這裡面有三分之二的食物都給她們三個買的!」

韓濤把袋子放在,從左手的袋子里拿出來三個小紙碗包裝的東西道,「我給你舉個例子,這三個是冰淇淋,分別是李紋喜歡的巧克力味,田莎莎喜歡的草莓味,和林一寧喜歡的榴槤味!」

「可以啊!濤哥!沒想到你還是個暖男呢!竟然還清晰地記得每個女生喜歡的口味!舔狗級別的服務啊!為你點贊!」

沈勇笑道。

可是,接下來韓濤的話,讓沈勇怎麼都高興不起來!

「勇哥!你可能不知道吧,這三個冰淇淋,每個要二百多塊!

這袋子里的東西,除了燒烤食材和啤酒以外!我還給她們三個,分別買了她們喜歡的口味的食物!

而且她們每天都要吃,不然的話,就不吃飯!

上面都有標籤價格!一共花了我一萬多塊錢!你自己看看吧!」

韓濤說完,氣呼呼地拉了一把椅子,坐了下來。

聽了韓濤的這一大通狀告,沈勇並不覺得韓濤是在牢騷,而是感到無比的震驚!

頓時啞然!

沈勇的心中無比的複雜!

這一頓燒烤吃的!

比去五星級酒店都要貴!

一頓飯竟然要一萬多!

這可不是一個小數字啊!

沈勇倒是很好奇,這三個女生平時到底吃了什麼好東西啊!

於是,沈勇也不再扒著巨大的購物袋尋找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