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遁術:利用樹木及草叢逃跑的一種忍術。木遁的來源是在練習時一般是在樹木上練習,以前房子地勢低矮,能上樹者基本能潛入任何宅院。

水遁術:培養水性,利用管子做水下呼吸,用特製木頭鞋子,像水蜘蛛等等,用於過河。

火遁術:利用化學方式做成煙霧彈,或一些放火的道具,以前並沒有炸彈出現,所以火遁的火器停留在原始的煙火上。

土遁術:利用地上凹處及石垣、土壁等逃跑的術。以前大部分爲土地,地質較軟容易實行。學此術的人會根據土的性質來挖地道或地洞進行隱藏。

“這些不就是中國的奇門遁甲嗎?還是中國的道家的東西。”

“二叔,在中國武術系統裏,這些都是叫旁門左道,上不了檯面的。所以,我認爲沒什麼了不起,畢竟所有的正根兒還在中國,像我的霍家拳。”

“你說得對,邪不壓正。論功夫,中國民間纔是人才濟濟,不知道的有的是。但我要說,絕對不能輕視。現在主要是要解決這幾個忍者的問題,對我們是有威脅的。尤其對這樣黑暗中的威脅,會使人防不勝防的。”

姚水明的網撒得很大,收穫也不小。他發現了有四個人,其中一人是日本女人,每天在玉清池的單間洗澡,而且,需要事先讓老闆吩咐夥計泡好菖蒲的藥湯。

葉奮韜笑了:“老二,如果我猜的沒錯,是不是都是很不起眼的人。”

“沒錯,一個老頭,一個年輕人長的還是那麼回事。

另一個年輕人好像是做小買賣的打扮,那個女人長的可以,不過看樣子,身體弱不禁風的,像個大家閨秀的小姐

。”

“你去找華玉清池的老闆,說要在那辦點事,問問他能不能提供方便?”

玉清池在日租界和法租界的交匯處,當時號稱華北第一大浴室。當時是由天津的一個大富翁祁霈霖投資興建的。

在經理辦公室,姚水明坐在沙發上,看着祁霈霖的二兒子:“祁經理,您看我說的這事沒得商量?”

“是的,您也不看看是什麼地方?您說您是黑字那總得拿出讓我信服的東西,要不我怎麼相信。再說,南市這塊的事還得經過袁三爺同意。”

姚水明不緊不慢的拿出一個紅綢子裹着的物件:“袁三,在我眼裏早晚要除掉。現在,您看看,這個憑證行嗎?”

紅綢子被打開,一塊黑字的金色標誌物呈現在他面前,慌得他馬上站起來:“我說這位爺,不帶您這樣開玩笑的。您要早拿出來,我哪敢這麼多廢話。我知道,這物件還沒人敢僞造。”

“我們頭說了,你們幹得好這事,這個就是給您老爺子的,往後可以保命,您看公平不公平?”

“那我們可賺大方了。”

“不過您聽好了,只有您老爺子能用,這種物件用的人都是要備案的。”

“明白。這樣吧!不管哪天,什麼時候,您來安排我做就是了。”

葉奮韜看着眼前的燕三郎和草尖:“你們有沒有特別有效的迷魂藥?”

“瞧您說的,燕子門不就是幹這個的,哪能沒有**。”

“你理解錯了,對方也是高手。我要的是,一接觸馬上倒。”

“那也沒問題,除非人不喘氣。”

“有解藥嗎?”

“不用解藥,一個時辰就醒。”

“那好,等老二回來再叫上我們家那兩個小姑奶奶好好研究。” “老叔,戰鬥結束了,這是整體情況報告,比我們預想的要快。”蘭黎明拿着一個文件夾和霍晶走進葉奮韜的私人辦公室。

1.戰鬥從上午九點開始至下午三點結束。

2.游擊隊陣亡一人,重傷兩人,輕傷五人。長槍隊陣亡15人,重傷10人,輕傷23人。市外突擊隊陣亡2人,輕傷3人。

3.繳獲92式步兵炮一門,92式重機槍兩挺,歪把子輕機槍五挺,其餘也是基本被摧毀了。

4.除了手雷,鋼盔,重武器,剩下的已經讓英傑轉給卜靜安的遊擊武裝。

5.繳獲馬匹30匹,是增援的混成15旅團的騎兵大隊的



6.消滅日軍一個野戰大隊大部,冀東保安隊第五總隊兩個團,可以說這個番號可以撤消了。關東軍15混成旅團龜田騎兵大隊漏網一箇中隊左右。

7.戰鬥總結是這次傷亡過大,原因是低估鬼子戰鬥力,尤其是洞口出擊時造成的傷亡。

“黎明,告訴勝強,好好總結一下。不過,話說回來,畢竟是大勝利,溶洞和一號基地要開慶祝大會。

除了警戒人員,酒供足了,每桌按八個菜的標準。

晶晶,把老二,建文,三郎,草尖叫來,晚上一起吃個飯,商量個事。”

葉奮韜叫住要離去的蘭黎明:“別忙,一會你也來,現在該是解決日本忍者的時候了,你先有個準備。”

晚飯是豐盛的,大家舉杯慶祝勝利,氣氛很熱烈。

“今天叫斷劍的人員是要解決日本忍者的問題。對這種黑暗中的威脅我的原則是一旦發現,馬上消滅在萌芽狀態。老二,你先說說基本情況。”

“情況是這樣的。”姚水明說道:“現在只發現四個人在玉清池,三男一女,觀察一個月左右。他們每次每個人都包一個單間,然後用菖蒲泡湯洗澡。洗完後,將水放掉,菖蒲殘留物放到包中帶走,我們的人是根據房間的味道找到的,菖蒲來源不詳。幾個人來的時間都不同,每次洗浴時間爲半個小時左右。”

“三郎,這次是你們燕子門爲主。我看可以有活捉的機會,你們準備怎麼幹?”

“二叔,這件事簡單。不過,那個女的得讓二位小姑奶奶對付。我是擔心她們懷孕了,完成有難度。”

“燕三郎,你又瞎撲撲,嘴上有把門的嗎?看不起我們。”看着橫眉立目的霍晶和王梅,燕三郎吐吐舌頭不說話了。

“小梅,晶晶,三郎說得對。你們以後不許嘴上欺負人,他們尊敬你們,你們要客客氣氣的對待。三郎,回頭讓她們請你吃飯。”

‘您快饒了我吧

!我可不敢當。二位小姑奶奶不僅說不過,動起手來我們也打不過。再說,我們關係好之呢?說不上欺負我們。”

“行了,就這樣定了,完事我請你們,她倆作陪,因爲還有別的事。現在說說你們的計劃。”

燕三郎看了看草尖:“我和師兄商量了,對付江湖人士要用江湖的方法。我們準備了撒的**,俗稱見風倒,人只要聞到,馬上昏倒。

如果一開門,他們人鑽到水裏,我們還準備了水中的**,俗稱水中燒,馬上會使水變熱,讓人無法忍受。”

“我有疑問。”姚水明說道:“要是他們在閉住呼吸的情況下,從水中躍出,你有什麼辦法?”

“所以我擔心二位小姑奶奶,男人好辦,我們準備了武林高手。在屋裏,他們沒暗器,一對二還是有把握的。”

“你們想的我不贊成,這還不是萬無一失。我要的是沒風險,不打鬥,要不一陣亂槍打死得了,我們又不是沒有消音器?你們還要再想辦法。”

屋裏陷入的寂靜。

“其實你們把問題想複雜了,不就是要活的嗎?好辦,我們醫院有麻醉槍,只要你們堅持兩秒鐘,一陣亂槍,只要打上一針就可以了。”賈瑩說道:“還有,看清楚人,一進門就是**,他們又不是神仙,能掐會算。”

葉奮韜驚訝的看着賈瑩:“您了還真行,就這樣辦。”

當三男一女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被結實的綁在鐵椅子上,用的是細的牛皮帶,這種死結沒人解得開,只有割斷才行,每個人的嘴裏墊上一節木頭並在腦後綁好,想咬舌自盡都不可能。

對面的桌子後面坐着兩個中年人,旁邊站着一個年輕人。

一箇中年人說話了:“我自我介紹一下,我叫葉奮韜,是你們查找的黑字組織最高領導人,你們看見的溶洞只是黑字很小的一部分。”旁邊的中年人同步用日語翻譯着。

“忍者規範的十七條我不想全部重複給你們聽。

第七條,有兩個祕密可以使人變得偉大,其中一個就是永遠不要顯露出你所知道的全部



所以現在,我不會逼你們說話。

第九條,爲了變得強大,你必須願意付出犧牲,不管那是你的一部分,還是你所珍視的東西。

我要說的是,力量,本身就是一個交易,一個人必須要有付出才能夠獲得。那麼現在我要和你們做一個交易。”

葉奮韜看着四個沒有任何表情變化的人,心中也是暗暗吃驚,他接着說道:“之所以不讓你們有自殺的可能,是因爲我想讓你們聽我把話說完,到時你們可以自己決定想怎麼做。”

“我知道,忍者如果感覺自己要被活捉,要先破壞自己的臉,再切腹以保持自己的尊嚴。

如果真的被活捉,對忍者的刑罰一是剝皮,二是不殺的前提是活捉者成爲新的主公,我想我的記憶力應該沒問題。”

葉奮韜轉頭叫過盛建文:“建文,把中間的那個男的嘴裏的東西拿下來。”

看着眼前的男人,他接着說道:“現在你可以選擇自殺,但你的尊嚴沒有了。你們是甲賀的忍者,絕對對委託者負責,不像伊賀的忍者,只接受最高的出價,這點我很欣賞。”

看着仍然沒有任何表情的四人,葉奮韜笑了笑:“看意思,交易做不成了。你們之中叫甲賀光一的是誰應該告訴我吧。”

葉奮韜和尚進勇相對苦笑:“不用看我,我只是翻譯。”尚進勇沒好氣的說了一句。

“你們聽着,黑字也是有自己的規則。我給了你們選擇的機會,如果一直沒人說話的話,我不會給你們有尊嚴的死。

我現在給你們兩條路,一條是認我爲新的主公,二是處死你們。

首先聲明,我反對酷刑,但你們將被砍頭,我會把所有的照片送給你們的家人。此外,還可以給家人留言。”

葉奮韜向盛建文揮揮手:“讓外面的人準備,看意思沒希望了,把他們嘴裏的東西全拿下來吧。” 此時,霍晶悄悄走進來,靠近葉奮韜說道,“二叔,有新的發現。(《界》xian??jie.me《說》網)@新@筆@下@文@學.書中說,只要活捉忍者使他當時不能自殺,並且關押時間超過10天而不能逃跑,忍者必須成爲活捉者的奴隸。”

“哦,建文,知道怎麼做了吧,讓他們受受罪。”

1937的元旦,新年的聚餐結束後,葉奮韜將所有的人留下來。在寬闊的會議室裏,黑字領導層的人員濟濟一堂。

“我現在將以後的工作安排做一個調整。大家的工作前一段很好,我預測,今年日本會向中國發動戰爭,爲了今後更好的適應這種形式,我重新佈置一下人員的具體分工,並對我們的後勤建設作出重大調整。”

其實,穿越過來的人已經研究好幾次了。主要的難點是人員的安全和維持持續的戰鬥能力。

尚進勇,負責日租界的情報和行動和與日本反戰同盟的聯絡,居住地爲日租界。

蘭黎明,齊英梅,負責所有物資供應系統和一套隱蔽情報系統,居住地點爲意租界基金會。要以基金會的名義統籌整個黑字組織資金的運轉。

王勝強,盛英娟,負責兩個基地整體和天津市外所有聯絡,指揮,從現在開始搬入二號基地。

賈濤,負責各種工廠和生活保障工程,現在開始將市內所有工廠搬入二號基地併入住,此外,要在二號基地建一套和市內一樣的小型藥廠。

姚水明,負責市內情報工作和所有經營產業的運營,居住地點爲英租界。

賈瑩,負責整個醫療系統和市內的藥廠,居住地點爲意租界。

王梅,負責整個通訊系統,現在退出銀行,居住地點爲意租界。

盛建文,負責所有斷劍人員的行動,居住地點爲法租界和基金會兩處。

盛建武,負責市內三支突擊隊--華夏魂,大漢魂,中華魂的行動,居住地點爲法租界。

孫志武,負責溶洞內,加上市外突擊隊,游擊隊的整個協調行動,居住地點爲薊縣溶洞。

李英傑,負責天津市外所有情報和查奸活動,加個編制爲50人的短槍隊,居住地點爲薊縣溶洞。

行動最高協調小組由蘭黎明,王勝強,姚水明,孫志武,盛建武,李英傑組成。

他接着說道,“我再強調幾點。

1.最高協調小組對我負責,各個編制部門要服從小組指揮,斷劍部門和基金會護衛隊,也就是我們的戰略預備隊由我直接負責。

2.二號基地從今年開始封鎖,勝強抓緊佈置。

3.彈藥,資金的儲存量要達到五年的需求。

4.糧食及生活物資要達到一年半的儲存量,藥品要達到兩年半的儲存量,物資配件要達到五年的儲存量。

5.凡我黑字人員的未成年孩子轉入二號基地接受教育,那裏已經開辦了從小學到高中的課程。

6.所有的事情限定三個月之內必須完成。

7.黑字陣亡人員的家屬或受益人終生享受死者身前待遇,每月由黑字按名單發放。”

會議室響起一陣騷動的聲音,不過馬上又安靜了。

葉奮韜看了看大家,“有什麼想法說出來,今天的會議不限時間。”

“葉叔,我有想法要說說。”孫志武說道,“我想,嚴明和張救國的市外突擊隊和游擊隊在執行任務期間要有臨機處置權,游擊隊要配備迫擊炮,榴彈的射程不夠。”

“二叔,我的短槍隊需要特別的武器。”

“你們說的老叔不會管,是你們自己的事。我回答吧,現在新定了一批衝鋒槍,短手槍,特種槍,急救包。”

葉奮韜揮揮手,“給大家三天時間寫出自己部門想要的東西,實在滿足不了我來想辦法。總的一條,每個人把自己的工作幹好就行了,我不會參與你們的具體工作安排,大家放手幹,只要能讓小鬼子難受,盡情的發揮你們的智慧。會後,請大哥,黎明,老大,建文留一下。”

葉奮韜的私人辦公室裏,盛光勇看着他,“二弟,你又沒給我什麼事幹。”“大哥,瑩妹和您說了半天,我看您是還是聽她的。”

“我知道那是你的意思,可我就不走,我不相信29軍是窩囊廢。”

葉奮韜嘆了口氣,“建文,把你的評估報告和你爹說說。”

“是這樣的,通過加強盛家鐵鋪的建築,在日軍一箇中隊的攻擊下,配合坦克和步兵炮,可以堅持五天左右。以現有人員配置和武器而言,被包圍後,憑藉自己的力量無法突圍。如果有河邊接應的話,營救人員需要配備船隻,汽車,人數要有一個突擊隊。”

“大哥,相信我,29軍堅持不了多長時間。”

“我不怕。”

“現在不是怕不怕的事,看樣子我是沒辦法了。建文,先送你爹回去吧。別忘了,從現在開始準備好營救計劃吧。”

送走盛光勇,葉奮韜看着姚水光說道,“老大,你現在放下手頭的,從黎明那裏拿錢準備一下,挑選人員,帶上你那未來的老婆到重慶當一個富家翁。記住,多買房,現在哪的房價不高,你可勁得買。”

“明白,只是你們受累了。”

“你的性格適合守業,老二適合開拓,那裏交給你我放心。”

轉過頭,“黎明,現在我們的資金情況怎樣?”

“瑞士銀行現在每個月存進10萬英鎊。美國那塊我找了花旗銀行的經理聯繫了軍火商,他們對攻擊車,輕型坦克,主戰坦克很感興趣,基本差不多,每個100萬美元。直升機我已經聯繫好了,我們買下西科斯基,他們現在沒錢了,只給他們百分之二十的股份。”

“好啊。這樣就夠了,你讓老大拿多少錢去重慶?”

“現在我算了一下,他可以有200萬美元,也就是800萬大洋,我儘量湊1000萬大洋,老大,你看呢?”

“夠了。”

“黎明,把對歐洲聯繫的資料交給老大,老大自己去二號基地找好翻譯。這事就這樣了,接下來說說我們的準備情況。”

“二號基地在沒有外援的情況下可以自給自足,您看到了。彈藥到1942年都沒問題,1941年的時候再進一批,以後估計沒法進了。槍支的話,按現在的編制,用不完。金條和大洋的一半已經轉移到二號基地,再說了,勝強兩口子在那也沒什麼可擔心防禦的。”

“那先這樣,老大去準備出發,黎明和勝強商量二號基地的防守隊伍等所有關於防守的事宜。以現在的情況看,我現在主要是收服日本忍者,以後能讓他們發揮自己的作用,起碼日租界安全有保證,留給我們的時間不多了。” “二叔,現在已經11天了,這些日子他們沒少折騰。雖然表面看不出來,看得出他們是想逃跑。我只好讓護衛隊員每四個小時一班輪流看着。別說,他們體力和忍耐力真是驚人,我看我們現在所有的人還沒人是他們的對手。尤其是兩個小姑奶奶現在對他們的態度有了很大變化。”

“建文,現在怎麼樣了?”

“領頭的說,這兩天說要見你和尚叔,看意思是要投降。”

還是那間屋子,葉奮韜和尚進勇坐在四個忍者面前。

葉奮韜看着眼前的忍者認真地說道:“你們先別說話,等我說完了你們在說。不過,這次談話是要錄音的。

1.你們既然是忍者,就要遵守忍者的規範。

2.我是活捉你們的最後決定者,也就是相當你們的上忍,即智慧忍。

3.你們被關押已經11天,還沒能逃脫



4.你們的聯絡人儀我誠也是我的一個老婆幹掉的,就是你們這些天看見的那兩個之一。

她們兩個都是我的老婆。

5.你們還是有選擇的,通過這些天你們的表現,使我很想把你們收爲手下,我成爲你們的領袖,而不會成爲你們的主人。

6.忍者規則第十三條,向你的敵人綻開微笑並伸出一隻友誼之手來擁抱他,當你們擁抱在一起,用你另一隻手中的匕首攻擊他,否則,他肯定會對你做出同樣的事情。我永遠不會做這樣的事,因爲我是有身份的人。

7.忍者規則第四條,如果有人對你宣揚友誼,那麼就讓他們去證明自己吧!同真正爲友誼而赴湯蹈火的實際行動相比,語言幾乎沒有任何意義。

我將對你們以前的行爲所得到的報酬翻倍,以後可以得到你們所想得到的金錢和幫助。

8.我能活捉你們並困住你們,只能證明我比你們要強大。

9.這次的錄音作爲你們如果違背忍者規範的證據,如果你們做出有違忍者道德的任何事,我將把錄音送到你們的故鄉。

現在你們可以說話了。建文,你來記錄。”

其中的一個年輕人開口了:“主人,對我們來說,按照我們的規矩,我們成爲您的奴隸。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