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吶,」林解語轉頭看向丈夫,「而且能驚動周玉婷,恐怕不是簡單的成功。」

沈默道:「我了解一下……」

「我先問問梁媛,這事是她在對接的。」

梁媛收到消息后也懵了。

《神奇寶貝》前五集已經製作完畢,前兩天剛在櫻花國那邊播出,她問的時候人家只是說反響還不錯,可以繼續往下做。

「果然還是經驗不足啊……」

「吸取教訓吧,」林解語安慰道,「我們都差不多,以前只是帶藝人的,哪接觸過這層面的東西啊。」

「說到底還是我們不夠相信他……」梁媛立即反思,「誰能想到他連動畫也會弄啊?」

「聽我家這口子說他只是出了角色概念圖和故事劇情而已。」

「對動畫來說,這兩樣不就是最重要的嗎?」

「額……好吧,又要刷新認知了。」

林解語電話剛被掛斷又響了起來。

這次是a站的。

這網站對動畫的依賴比企鵝還大……

7017k 眼前這狀況,讓眾人始料未及。

江曼婷叫囂得那麼凶,眾人還以為她是一個很有擔當的人。

沒想到,她竟是一個沒有擔當的鼠輩!

引得眾人,頻頻面露鄙夷之色。

雲隱想去追江曼婷,可看着懷中昏迷的雲染,他又有些不放心。

他眉心緊蹙,思考了一瞬,收起長劍抱起雲染,便快步向雲府奔去。

留下一眾關切的聲音。

「雲姑娘沒事吧?」

「受了那麼重的一掌,怎可能沒事?」

「江曼婷太過分了,自己害人不說,還不講理,我真是看透她們江家人了。今日我受雲姑娘恩惠,收了這麼多銀錢,買我一條命都夠了。以後我哪兒也不去,就待在這雲川城,為雲姑娘鞍前馬後做牛做馬,報答她的恩情!」

「對,我也不走了,我也要跟着雲姑娘,報答她!」

「我也是,以後但凡雲姑娘用得着的地方,我決不含糊。」

「……」

這時,乞丐中那個穿得最乾淨的老者,他站到了街邊的一條長凳上。

他豪氣道:「好,既然大家都想報恩,咱們不如團結在一起,形成一股由乞丐組成的勢力,專供雲姑娘驅使,如何?」

老者這個想法一經提出,立刻得到了響應。

「算我一個!」

「我也要來!」

「我也進!」

「這種事,怎能少了我?」

「……」

老者見想要留下報答雲染的人不在少數,點點頭道:

「好,既然如此,我們這股勢力,必須有個名字,才顯得正式。」

「如此一來,才不會丟了雲姑娘的臉。」

這話說得不錯。

可實施起來,似乎有點難。

眾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個個抓耳撓腮。

他們當中的多數人,都沒讀過書,有的長這麼大,甚至連名字都沒有。

對他們來說,拋頭顱灑熱血,都比取名字容易。

在眾人一籌莫展之時,站在長板凳上的老者思索了一瞬,說道:

「既然咱們都是乞丐,都為報恩,不如就叫報恩會。」

「一起報恩的意思,明明白白。」

「你們覺得如何?」

他話音剛落,立刻得到了眾多乞丐的支持。

「好,報恩會好,就叫報恩會。」

「嗯,這個名字好,我喜歡。」

「好名字!」

「我覺得也挺好!」

「……」

老者道:「既然沒有人反對,那咱們以後就叫報恩會了。」

「那老頭子先介紹一下自己,我叫道離,常駐雲川城乞討。」

「老朽不才,通一些文墨,不如大家隨我移步城北破廟,咱們將所有願意進報恩會的人登記一下。」

「雲川城就是不一樣啊,乞丐都比我們有文化。」道離話落,人群中有乞丐感嘆道。

「看來這雲川城咱們算是來着了。」另一個乞丐附和道。

道離見狀,道:「說來也巧,老朽通文墨這事兒,也是拜雲老爺子恩賜。」

「雲家是於我有大恩的,相信咱們以後跟着雲姑娘,不會失望的。」

一聽這話,眾人哪裏還按捺得住。

一個個吼著,讓道離快些帶路。

「那還等什麼,走,一起加入報恩會去!」

「走……」

「走!」

「……」

乞丐們興緻高漲,其樂融融的,要加入報恩會的時候。

對這一切豪不知情的當事人云染,還暈在雲隱懷裏。

雲隱擔心雲染會有事,他將靈氣都灌注到了腳上。

以極快的速度,往雲家趕。

然而,當他將雲染送回東三院,將雲染受重傷的消息散佈出去的時候。

他口中那個重傷將死之人,竟睜開一隻眼睛,沖他眨了眨。

雲隱心中一怔,嘴唇微張著,頓時,說不出一句話來。

他擔心了一路,她竟然是裝的! 至洲位於天地東北方向,八卦方位為艮,意為山。

山多而密,其高而俊,多博而豐,形大而緩,種種有利條件集合之下,雖靈氣潮汐自西北往東南,但仍舊是靈氣充裕,地脈穩固。

山乃濁與清相交之所,山多則靈聚,上為靈下則煞,故而此處之人多居住山腰。

也有深淵峽谷,終年霧氣瀰漫,五色之雲遮掩。

谷中多深山老精,樹上老怪,常年發出呼嘯之音,孕育奇珍異寶。

如此奇景之中玄機不少,山高生靈,誕而為神,是故十里一神,百里一祇。

神多則信多,因此祭祀之禮連綿不絕,一年之內,天天有部族祭祀,香火之鼎盛他洲難及。

因神靈有改天換地,操控自然之本領,人心中貪慾無盡,欲求成神之道,故而延伸出巫蠱之法。

一路走來,張玄見山中部落巫術盛行,也是算見多識廣,配合先前幾塊巫神石符終於對巫道有所了解。

巫道之法能綿延至今,果真是有其獨特之處。

巫道法門講究平等兌換,以一換一。

實際上自巫字便能看出,上下一橫表示天地,中間一豎表示天地之間的規則,而左右為人,一人一神,在天地規則的見證下完成交易。意為能與鬼神做交易之人。

雖然這一與一不同,比如一石谷和一斗谷都是一,但價值不同。且隨著修為晉身升,一石谷價值逐漸增大,直到成神之後,就變成了一斗換一石,正是屠龍者終成惡龍,修行之人對此樂此不疲。

巫道之優勢在於修行速度。

巫師不需要其天資有多高,只需要有獻祭之物合乎所獻之神心意,那麼按照天地規則,神必須賜予相應的報酬。如果一個人運氣好,能將一頭神獸獻祭出去,那麼即使不成神,也能有半神之軀,能藐視天下八成修行者,一步登天的感覺總是比勤苦打磨鍊氣,鍛體修行來得容易。

故而巫道在神靈遍地的至洲得以高速發展。

不過巫道發展雖然快速,但也有弊端。

那便是對於民智相當限制,因為一旦有事便可找神解決,根本無需擔憂,時日一長,人也就麻煩了。再加上巫道需要獻祭,所以就相當於奪其他生靈之力來強加自身,時日一長,必然德運虧損嚴重,容易遭到天譴,變得瘋瘋癲癲。

而神在享用了人的供奉之後,也是惰性漸升,時日一長,由正為邪。畢竟有人供吃供喝,還提供修行資源,誰還會想著辛苦履行天地賦予職責。神性漸漸流逝,由神變魔,一發而不可收拾。

時間一長,神與人的矛盾必定會被激化,終有一日人不再忍耐,便是屠神之時。

不過這世間可能是千年,可能是萬年,但終有一天會發生。

所以這與張玄關係不大,也沒有想徹底阻止的必要。

神靈也好,人族也好,還是妖魔也罷,只要不是做出傷天害理有違天地道德之事,那就統統不歸他管。

在以前,可能遇到這種情況,他會遇見一個處理一個,但實際上都是治標不治本。

今天宰殺了有一個巫,明天就有第二個來頂替,不從根源上解決問題,是難以處理完成的。

但是根源問題在哪?這又是一個問題。

因為細細整理一下會發現,這就是一個死局,想要破局就得就得從更深遠的角度來處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