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呀,我怎麼把這事兒給忘記了呢?你們稍等片刻!」

朱泰竟然直接在這升龍道架起了鍋爐,燒烤一份,清蒸一份,紅燒一份,簡直就是把這裡當成了酒樓的節奏。

林逸見狀,淡淡一笑,便轉身朝著樓梯上走去,鞋子可還沒有還給別人呢。

踩著樓梯一路上升,進入了升龍道的第二層,當房門推開的剎那,這裡彷彿進入了炎炎夏日一般,那可怕的高溫,竟然在瞬間就把林逸身上的衣服焚燒殆盡。 溫玉一看頓時面色大變,猛的轉身背對著林逸。

「咿,小玉,你這是什麼衣服?怎麼沒有被焚燒呢?」

林逸看著溫玉的舉動,不禁覺得有些好奇,扭頭用手拉扯了一下溫玉身上的長袍,銀盪的壞笑道。

「我……我這是我父親給我弄的天蠶衣,水火不侵,師兄你還是換一件寶甲吧!」

溫玉低頭結結巴巴的說道。

「嘿嘿,小師弟,你覺得師兄我這身材怎麼樣?」

林逸見溫玉竟然如此害羞,不但沒有絲毫鬆開對方的意思,反而一副孤芳自賞的樣子,盯著自己,問道。

「師兄,朱泰他們還在後面,若是我們在這裡耽誤的時間久了,他們可能會有危險的。」

溫玉無奈,只能把朱泰跟火工頭陀拿出來當擋箭牌了,否則,他還真不知道怎麼辦了。

「朱泰?」

林逸一聽,頓時眉頭微微一皺,臉上浮現了一抹不悅之色,不過倒是不好再繼續逗溫玉了,畢竟那兩個傢伙可是跟著他一起過來了,林逸自然也不想給他們兩人收屍。

當即,直接把萬獸甲穿在了身上,整個人也一掃之前的玩味,盯著溫玉神色凝重的說道:「我現在穿的少,你跟在我後面,一定要保持足夠的安全距離知道嗎?」

溫玉一聽,神情一怔,有些不明所以,不過還是下意識的點了點頭。

「吼……」

一聲可怕的嘶吼驟然響起。

隨後。

林逸面前那蘊含著無比恐怖高溫的空間,竟然慢慢的扭曲起來,一隻只通體赤紅如火的怪物,竟然慢慢的從空氣中浮現出來。

「火魔!」

溫玉一看,頓時眼睛一瞪,驚悚的尖叫了起來。

「這東西厲害嗎?」

林逸見溫玉的聲音竟然高了一個分唄,不禁有些好奇的問道。

溫玉眸光凝重的點了點頭說道:「十分的難纏,傳聞它們是不死之軀,只會誕生在溫度極高之地,只要溫度還在,它們就能夠不斷的復活重生,幾乎是無法消滅的,師兄,要不……咱們還是退出去吧!」

溫玉畢竟是跟溫王一起混過的人,這眼力勁兒還是有幾分的,火魔根本就不是他們現在能夠招惹的啊!

「嗖嗖!!!」

一隻只體型恐怖足足有兩三米高的火魔,此時卻像是發現了獵物一般,嗖嗖的朝著林逸跟溫玉沖了過去,不但攜帶的威勢驚天動地,那速度竟然也快到了一個讓人頭皮發麻的地步。

不過瞬間就到了林逸跟溫玉的面前。

而後。

十幾隻火魔同時揮動那熊熊燃燒的手臂,朝著林逸跟溫玉攻了過去。

一時間。

天地間的溫度驟然上升到了一個恐怖絕倫的地步,就算是林逸此時穿著萬獸甲都有種要被焚燒的可怕感覺。

名門隱婚1001:炮灰萌妻逆襲記 十幾條熊熊燃燒的手臂,就像是十幾條可怕的火龍一般朝著林逸跟溫玉砸了過去

林逸卻彷彿沒有感受到這恐怖的攻擊一般,竟然面無神色,目光如炬的盯著四周。

溫玉雖然急的直跳腳,可是卻不敢妄動,林逸還沒有出手呢,哪裡輪得到他出手?

在火魔那熊熊燃燒的手臂即將落在林逸跟溫玉身上的那一刻,一直無動於衷的林逸也同時出手了。

軒轅劍一閃而過。

「砰砰!!!」

就想過是在放禮炮一般,一道道沉重的悶響聲不斷的響起,軒轅劍快速的在虛空中閃爍,跳躍,不斷的落在一隻只的火魔身上。

無比驚悚的一幕出現了。

只見一隻只讓人聞風喪膽的火魔,卻像是棒球一般,在軒轅劍瘋狂轟擊之下,急速的倒飛出去。

一胎雙寶:總裁爹地太給力 周圍那一隻只赤紅巨大的眸子中,分明布滿了震怖和驚恐的人性化表情。

一劍砸飛周圍的火魔之後,林逸卻是沒有停留。

軒轅劍再度揮動。

「砰!!!」

「砰!!!」

「砰!!!」

………………

一劍快過一劍。

瞬間。

軒轅劍便在虛空中瘋狂的暴擊千萬次。

在溫玉的眼裡,火魔是無法消除的,可是在林逸的眼裡卻不然,任何的生物,他想要存活下去,都必需要有動力支撐。

而不管什麼樣的動力,在每一次火魔死亡的時候也一定會有消耗,而他林逸要做的便是瘋狂的擊碎這些火魔,直接消耗他們的本源之力。

一次不行兩次。

兩次不行十次。

林逸堅信,這個世界上沒有殺不死的妖獸,無非就是他的本源之力渾厚一些而已。

看著眼前那宛如瘋子一般的林逸,溫玉驚呆了,每一劍都足足有五十龍之力啊!沒有絲毫的折扣。

這樣瘋狂的攻擊一般人們別說千萬次了,恐怕十次八次都承受不了吧!

「他真的是個怪胎啊!」

溫玉忍不住小聲的嘀咕道,不過馬上那如玉一般的臉頰上又浮現出了一抹濃濃的笑意。

恐怕連林逸自己都記不清楚到底揮出了多少劍,當整個房間內的溫度不在炙熱的時候,他才停下來。

「哎吆,林少,這裡面是什麼東西啊?」

朱泰跟火工頭陀此時也端著幾分色香味俱全的烤肉走了上來,賤兮兮的問道。

「火魔晶,我的天啊!這地上竟然是火魔晶!」

火工頭陀直接把自己手裡的烤肉賽到了溫玉的手裡,就一個箭步衝上前激動異常的把地上火魔被斬殺之後,留下的那如雞蛋大小的紅色晶體給撿了起來。

「真的是火魔晶,哈哈,老子這次發財了啊!」

火工頭陀激動不已的大笑道,這東西的價值有多驚人,他這個練器大師可是在太清楚了,絕對的寶貝啊!

「你發財了?這次貌似是老子發財了吧?」

林逸聞言,上前一步,不屑的冷笑道。

火工頭陀一聽,頓時面色一變,一臉尷尬的看著林逸,把火魔晶石遞了上去,這火魔晶石有多珍貴林逸自然也是知曉的,特別是在升爐的時候,如果能夠加幾顆火魔晶石,可是能夠極大的提高升爐的幾率啊!

絕對是萬金難求的東西。

特別是對於一些老前輩來說,這東西的價值更是無法估量,便是林逸都不曾想到,這裡的火魔竟然能夠爆出火魔晶石,要知道,並不是所有的火魔都能夠爆出火魔晶石的。 幾率不足千萬分之一,否則,這火魔晶石的價值也不會如此的昂貴了。

可現在,林逸殺了不到一百的火魔,在地上卻足足出現了數十塊火魔晶石,這爆率幾乎是十比一了,如果火魔晶石真的這麼容易爆的話,哪裡還會有這麼昂貴的價值呢?

不早就是爛大街的東西了?

「看來,這煙雨樓的背景的確很恐怖啊!」

霸道總裁深度寵 林逸皺著眉頭咧嘴冷冷的笑了起來,這才是第二關就有火魔這種難纏的東西,他還真是有些好奇後面有些什麼了。

「這火魔晶石你拿著,出去之後,再幫我把軒轅劍升華一次,剩下的全部給你!」

林逸看著足足幾十歲的火工頭陀一臉尷尬謹小慎微的看著自己,這心裡終究還是有些不忍,淡淡的說道。

「什麼?林少,您說這剩下的都給我?」

火工頭陀一聽,頓時激動了,瞪著眼睛,盯著林逸尖叫了起來。

「我說我的軒轅劍再次升爐成功之後,剩下的給你!」

林逸沒好氣的白了火工頭陀一眼,隨後就把手中的火魔晶石扔給了火工頭陀。

「嘿嘿,可以,可以,你那軒轅劍升爐的話,我還有點其他的材料,可以極大的提升成功率,這火魔晶石用不了多少的。」

火工頭陀簡直就像是女人見到了鑽石一般,急忙激動的用雙手接住了這火魔晶石,那小心謹慎的樣子,似乎把這東西弄碎了一般。

林逸收劍,掃了一眼樓梯,淡淡的道:「走吧!我們可以上去了!」

「林少,來嘗嘗老朱的烤肉!」

朱泰一臉激動的衝上前,把烤肉送到了林逸的面前,現在僅僅只是第二層,竟然就搞到了火魔晶石這種逆天的寶貝,那要是去了第三層,甚至是第四層的話,還得了?

到時候能夠搞到的東西,恐怕會更加的珍貴吧!

一上第三層的樓梯,頓時,就是一股可怕的勁風襲來,狂風猶如刀子一般,割的眾人的皮膚生疼。

一道道有三米高,近乎透明的影子,拎著一把把一二十厘米寬的闊劍,正在房間內遊盪。

「這是風魔?」

火工頭陀瞪著眼睛尖叫了起來。

林逸微微點了點頭,嘴角抑制不住的浮現了一抹獰笑,身形攢動再度沖了出去。

逍遙遊的身法,足以讓林逸的速度比風都要快,荒天劍法的殺招,加上五十龍之力的恐怖力量。

別說這些智商極為低下的風魔,便是一些真正的超級強者也無法抵擋啊!

十分鐘后。

地上多了一些青色的珠子。

第三層過。

隨後。

林逸就像是開掛了一般。

不管水魔,石魔,地魔……在他的軒轅劍之下,都擋不住一擊。

一個小時后。

八樓內,林逸看著通往九層的樓梯,嘴角浮現了一抹不屑的冷笑,隨後豁然轉身朝著背後的門口走去。

吱呀!

房門打開的聲音驟然響起。

林逸抬腿走了出去。

而溫玉,火工頭陀,朱泰此時已經被林逸的變台嚇傻了,彷彿在他的軒轅劍之下,根本就沒有什麼東西能夠擋住一般。

當升龍道八層的房門打開的剎那。

整個八層為數不多的客人全部都目瞪口呆。

自從這煙雨樓建造到現在,可還沒有人用這種方式上來過呢。

以至於,整個八樓在此時一下子都陷入了嫉極度的安靜之中,甚至連花草在風中輕輕搖曳的聲音,都能夠聽的一清二楚。

而正坐在八樓,一張漢白玉桌子前面的皇埔麒卻是面色一變再變,雙眸之中滿是凝重和震撼。

同桌的其他幾名氣息恐怖的強者,也是一臉震撼,凝重的看向了皇埔麒。

欺負低於自己樓層的事情,在整個煙雨樓並不是什麼奇怪的事情,可以說每天都在發生。

這也是為什麼煙雨樓會這麼冷清的原因之一,好不容易能夠搞到一張門票,有資格進來,結果,你還沒有享受到美食,也沒有享受到仙子,卻有可能被人羞辱,試問,有幾個人願意來呢?

可以毫不誇張的說火工頭陀完全是被那個前輩給坑了啊!

可這種欺負人的事兒,皇埔麒幾乎每天都在做,卻從來沒有入今天這樣,對方竟然上來了。

直接從一樓殺到了八樓啊!

霸蠻至寵:吃定調皮小萌妻 這是何等恐怖逆天的實力啊!

在升龍道建立之初,他們這些大家族的子弟,自然也安耐不住手癢曾經進去過,想要闖一下這升龍道,給自己留下赫赫威名。

結果……相當的尷尬啊!

他們這些白雲城最頂尖兒的存在,竟然連五層都無法通過啊!

可林逸呢?

僅僅只是用了一個小時,就通過了八層。

這豈不是說林逸的實力,在他們之上了?

皇埔麒深吸了一口氣,強行壓下心中的凝重,清霍然起身,盯著林逸淡淡的冷笑道:「你的實力的確不俗,竟然能夠從一樓殺上來,算是創造了這煙雨樓的記錄了。」

話落。

皇埔麒衣袖輕輕一掃,嗖!桌子上,一隻上好白玉製成的酒杯便直接朝著林逸飛了過去。

林逸見狀,嘴角上揚,浮現了一抹桀驁不馴的冷笑,白凈的大手一探,一把抓住了那漢白玉製成的酒杯。

皇埔麒一看,頓時面色大喜,只要林逸願意和解,他還是非常開心的,雖然黃埔家的實力不俗,可架不住林逸的天賦更加的恐怖啊!

區區化神期的修為,就能夠通過升龍道八層,這個絕對是一個短時間內無人能夠破掉的記錄,這已經足以說明了林逸的可怕恐怖。

一旦真的要動起手來,他這個仙人之境的強者,心裡還真是沒底。

可現在林逸接下了他的酒杯,卻不同了啊!大家一笑泯恩仇,完全可以成為酒友嘛!

畢竟,現在林逸表現出來的實力,已經有資格跟他們坐在一起了。

「還不快去,請這位公子過來入座?」

皇埔麒大手輕輕的推了一下,那名赤腳仙子便急忙討好的朝著林逸飄了過去,她也不是傻子啊!相反還是無比聰明伶俐的存在,否則,如何能夠得到皇埔麒這等紈絝子弟的青睞,而留在這八樓作陪呢? 「哎呀,這位公子不知貴姓呢?之前是奴家不小心冒犯了公子,奴家認錯,認罰,今天公子想要怎麼折磨奴家,奴家都不會有任何的怨言,還請公子入座,讓奴家好好的補償一翻如何?」

仙子紗裙飄飄,香風暗涌,宛如一條沒有骨頭的巨蟒,靠在林逸的肩膀上,嬌滴滴的笑道。

林逸聞言,大步流星的朝著皇埔麒等人所在的桌子走去。

在劫難逃:豪門第一少夫人 「呼呼,我還真怕林少給不願意和解啊!」

朱泰見狀,長長的吐了一口濁氣,輕鬆的笑道。

火工頭陀馬上認同的點了點頭,笑道:「可不是,林少實在太恐怖了,可皇埔家也不好招惹啊!」

可唯獨溫玉,此時眉宇間卻充斥這一抹凝重之色,體內的靈氣也宛如開水一般沸騰了起來。

一步。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