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個死老頭子,說話啊。」

林大媽瞪了老伴一眼。

胡海想笑,又馬上罵罵咧咧裝作不在意的樣子。

「好了好了,都多大歲數的人了,我去做飯,你歇歇吧你。」

「哎呀你跑什麼跑。」

林大媽跟到廚房。

「我跟你說話呢,上回我找小六拿了幾罈子酒送給老劉他們,你猜怎麼著,現在各個能跑能跳的,別提多精神了。」

老劉?

胡海切菜的刀一頓。

「哪個老劉?」

「哎呀,你班長,不記得了。」

「什麼!」

胡海眼睛一瞪。

班長!

「老劉他們不是……」

「所以我說,小六這酒,保不準真的厲害。」

胡海還有點不信。

這老劉和他是戰友。

現在老了,身上全是當年留下的病根,治了好幾回了,就是不見好。

只能靠兒孫精細的養著,還不能受累。

現在能跑能跳?

怎麼可能!

藥酒他也喝過。

每天小酌兩口。

他怎麼沒效果?

「老胡,在不在!」

突然,渾厚的大嗓門從家屬大院外傳到廚房裡頭。

胡海擦擦手,跑到廚房外頭。

幾個老頭拎著臘肉香腸,精神抖擻的。

「班長!」

胡海嚇了一跳。

這是老劉!

門前站著的幾個老頭,各個腰板子挺得筆直。

那中氣十足的大嗓門跟當年訓練新兵蛋子一模一樣。

「你這頭髮……」

「染的,我們這幫老傢伙,也學學人小年輕,拾掇拾掇自己。」

老劉本來滿頭白髮,現在把頭髮染了,年輕起碼十歲。

胡海有點懵,又看他們各個提著臘肉香腸,問了一句。

「這是搞什麼。」他又稀奇道:「老孫,你小子不是摳門的很么,還捨得送禮?太陽打西邊出來了?」

這幫戰友,都是認識幾十年的過命交情,說話直白的很。

叫老孫的老頭有點小心虛。

「給你你就拿著,上次你家雲霞不是也送了么。」

提到送禮。

幾個老頭把胡海拉到屋裡頭,開始露出來意了。

「其實這次過來也沒什麼,你家雲霞釀的那個酒,還有不。」

「對對對,老胡,再送咱們幾壇,我家老婆子也說了,這酒喝的,越來越精神。」

「可不是,我以前,夜裡頭睡都睡不好,自從喝了這酒,現在一覺到天亮。」

喝了半個月的酒,藥效慢慢顯露出來了。

人精神了,做事情也有勁了。。 轟[email protected]

這一刻的沙瑞金,整個人如遭雷擊!

此時,堂堂的城主沙瑞金,雙唇,都在瑟瑟顫抖,哆嗦!

眼前這位,如此年輕,看似不過二十齣頭的青年……

竟,竟然就是……黃金巨蟒令的主人?!!

沙瑞金的瞳孔收縮,震駭,不敢置信!

「你,是巨蟒令的正主??」沙瑞金面色難堪,震驚,帶著不敢置信!

他難以置信!

一個年僅二十齣頭的青年……怎可能?!!

封爵為帥?!

這是何等逆天的存在??

秦蒼穹眼眸平靜,淡淡掃了沙瑞金一眼。

下一秒,他的右手,倏然輕輕一抬。

一股恐怖威壓,瀰漫全場!

『錚!』沙瑞金身旁,專職秘書的手提箱中,一道隱隱的金屬脆鳴聲,在回蕩!

那,是隱隱的龍吟!

自從這塊黃金巨蟒令,被置放在沙瑞金身旁后。

他這幾天,日夜難以入眠。

提心弔膽。

為了保護令牌安全,他排專職警衛秘書,將這塊黃金巨蟒令,放進隨身的保險箱內,24小時貼身保管!

直至等到他正主到來。

而此時!

秘書的手提箱中,那塊黃金巨蟒令,正在輕顫,如龍吟般!

沒錯!

金屬鳴顫,好似龍吟!

秦蒼穹眸光平靜,一步一步,緩緩走到了那名秘書面前。

他右手一抬。

那隻金屬保險箱,倏然裂開。

炸成粉碎!

一塊黃金巨蟒令,竟就這麼……無風自動,飛回了秦蒼穹手中!

若是,有武道高手在場。

恐怕見到這一幕,會當場巨震!

這……是傳聞中,恐怖的內勁取物!!

調動渾身恐怖內勁,隔空取物!

這,需要何等恐怖的內勁底蘊?!

而在場所有人,包括沙瑞金在內。

此時,也齊齊瞪大了眼睛,被眼前這一幕,給震得駭然?!

隔空取物?!

這個青年,此時所展現的一切。

以及徹底超越了人類的物理常識!

這,根本無法用科學去解釋!

秦蒼穹右手輕輕握住那塊,黃金巨蟒令。

當他與巨蟒令握緊的那一刻。

龍吟更甚!

金屬鳴顫!

這一刻,在場所有人!

齊齊被嚇得身軀顫抖!

所有人眼前,彷彿出現了幻覺。

他們,看到了什麼?

在秦蒼穹身後,似有一頭滔天巨蟒,隱隱浮現!

巨蟒張開血噴大口,伴隨著似龍似蛟的吼聲!

所有人心神巨震!!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