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瞬間,既像地圖,又像黑布,既像虛無,又像……什麼亂七八糟的。

實際上,就是一張似乎標註爲地圖,但大部分地方都是黑色的東西,出現在了空幻的面前。

不過,仔細一看,空幻發現上面雖然大部分地方都是黑色,但整塊黑布上,還散步着星星點點的白點,而這些白點有大有小,仔細觀察的話,還能擴大……不,應該是拉近。

這時,空幻眉毛一皺。

他突然發現其中一塊白點,不,應該叫白斑的形狀,似乎在哪兒見過。

因爲不瞭解內情,看見空幻皺眉的衆人心中一緊,正在思考着空幻到底怎麼了的時候,她們突然發現空幻擡起頭來。

誒,退出來呢!

但還沒等衆人發問,空幻就突然說出了一句:“楚潔,幫忙把族羣的地圖給我看看。”

“啊,啊,哦,我馬上去。”

稍稍愣神的時間,空幻就已經再次沉入了意識深處,楚潔鬱悶地看了看四周,最後望向靈雪,她是東部正神,雖然可以查看族羣地圖,這種現在屬於絕密級的東西,但她平時並沒有興趣。

“族羣地圖,最新的一張是上次用【月紙】做的大地圖,在我辦公室書架旁的牆壁內側,取的時候小心點,雖然是用木框表好的,但紙張還是很容易壞掉……額,兩個傢伙都這麼急躁麼。”

無語地搖了搖頭,靈雪看着一陣閃光就消失的楚潔,重新看向空幻。

誰知,這時候空幻突然再次睜開雙眼,疑惑地掃了掃四周,似乎對楚潔這麼快就消失有些奇怪,他最終將視線看向靈雪。

雖然年祭有邀請楚電他們幾位正神,但都有各自的原因而推遲,所以在場能夠瞬移的也只有楚潔,現在對方離開了,那麼就只能找最有效的靈雪了。

“什麼事?”

不等空幻說話,靈雪就很自覺地先一步開口。

“啊,是那個,幫忙把族羣最新的統計數據總綱也帶過來,我有些有用的發現。”

說完,空幻再一次沉入意識空間。

事實上,這次這個【掌控模式】給空幻的意外還真不小。

微微笑了笑,他重新看向了眼前的界面,以無數戰略遊戲打底,空幻再認不出現在眼前的東西,那就愧對穿越者的稱號了。

萌妻難養:閃婚老公太霸道 “居然是地圖。”

的確,這可以說是一張整個雙月星的地圖,可遺憾的是,大部分地方都是一片黑色,裏面整體分爲三個部分。

【未探索】,黑色區域,佔地圖九成以上,屬於沒有朋人涉及的區域。

【已探索】,灰色區域,黑色以外區域,可以觀測地形、植物、人造建築,但看不到人。

這屬於朋人出現過的區域,大部分人造建築都不是廢墟,應該有人存在。

而當注意力集中在這些區域之時,空幻發現視角就在一點點靠近目標。

而選擇這些人造建築時,更是可以查看建築情況。

例如,空幻隨意選擇一個灰色區域,放大之後看到了十幾間帳篷小屋,中間一頂大帳篷。

將注意力首先集中在了大帳篷上,界面立刻顯示出了相應信息,內容將空幻給雷了個裏嬌外嫩。

【部落大帳篷——祭祀目標:大地之神空零——祭司:1—附屬功能:部落頭領小屋】

【部落頭領小屋——頭領:1—人口:21—文明等級:原始文明】

“8051還真無處不在啊。”對於隨便選擇一個小部落都能發現8051的存在,空幻只能無奈地吐槽。

試着到處查看了一下,空幻發現有很多人口較多的地區,居然都有8051的祭祀帳篷。

“算了,畢竟是咱拜託對方弄的,而且看起來,沒有祭祀帳篷的部落,生活顯然沒有擁有祭祀帳篷的部落好,雖然都沒有朋族的人過得好就是了。”

“等等!”空幻這時候才反應過來,既然這裏可以顯然到不屬於族羣下屬的朋人部落,那豈不是說,自己已經某種程度上看到了整個物種的情況了?

“咱身爲主意識的職責終於呈現顯性了嗎!”

精神一震,空幻將視線轉向了最後一類區域。

【實時探索】,這個區域……空幻很熟悉。

“這不就是朋城麼!”

一想到兩年以來都在朋城周邊,做着各種各樣的小任務,更是意外地讓朋城周邊自然環境大好,生物與朋人之間關係極端和諧,而最終目的,就是爲了升級這個東西,空幻就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

事實上,空幻最開始根本無法發現這個區域。

因爲,這個區域在一開始,感覺上,長寬都不到1米的黑布地圖上,是根本看不清的。

但包裹這個區域的那一大塊灰色區域,超過了其它所有的灰色區域。

而空幻更是對這片灰色區域感到熟悉,那麼大家應該都能想到,這就是空幻爲什麼讓楚潔去尋找朋族地圖的原因因爲這塊灰色區域就是現在的朋族領地。

而進一步放大這個灰色區域之後,空幻這纔看見了這唯一一塊能夠看到生物活動的區域。

如果注意力仔細一點,還能發現這塊區域的大小,正好與空幻現在的精神掃描範圍一樣大。

只不過,空幻並沒有注意到這點而已。

他現在正好奇地將地圖拉近,以近乎遊戲中所說的‘上帝視角’來欣賞着朋城的情況。

這時,一個發光的身影從行政院飛出。

正好看到這兒的空幻,一眼就認出那是被自己打發去跑腿的楚潔,因爲要帶東西,對方無法進行瞬移。

而很顯然,楚潔並沒有感覺到空幻的注視,只是扛着一張大大的朋族地圖,正從大門處飛向居民區中這塊空幻幾人所在的院子,甚至沒有注意到剛剛走出大門的靈雪。

“呵呵,楚潔急急忙忙的樣子真好玩。”

“誒?靈雪居然自己親自去取資料啊。”

“喵的,怎麼看咱坐在椅子上的姿勢似乎都不怎麼好的說。”

笑了笑,空幻將注意力轉移到了另一面。

現在這種感覺,這是一種全新的體驗,空幻知道自己就在那個院子中,但自己卻似乎在天空中欣賞着整個朋城,而朋城中的人卻不會有任何感覺。

怎麼說了,就像使用衛星,實時觀察自己所在的地方吧。

【普通的民居——種類:茅頂磚房——人口:3/5】

這是一件普通的居民區小房子,因爲地震的原因,都暫時被更換成了茅草屋頂,而空幻現在已經升級了控制中心,顯然也打算着手解決這個問題。

然後,空幻試着將視線繼續下移,居然就這麼輕易地穿透了房屋。

不,應該說房屋內3人的情況,就這麼出現在空幻面前。

這就是主意識的能力。

但是……

“喵的,大白天居然還有心情做這種事,而且小孩就在隔壁屋子睡午覺……”囧

空幻迅速退了出來,滿臉通紅。

而外面一直等待着空幻的幾人,顯然對空幻突然臉紅的行爲又一次迷惑起來。

而空幻卻毫無自覺地繼續遊玩着。

【條石水井——深度:20—水量5—附屬部件:絞水架。】

【餐館——提供簡單的烹飪食物——12/50——附屬建築:廚房、倉庫、水井。】

……

“突然發覺,似乎這東西還帶着資料查詢功能,和數據化有種異曲同工的感覺了。”揉着下巴,空幻滿意地點頭笑着。

這種掌控一切的感覺,對空幻而言實在是太奇妙了,而更讓空幻驚訝的還在後面。

當空幻將注意力集中到一名,正在路上行走的行人身上之時,雖然對方的具體屬性沒有標註出來,但空幻卻發現,隨着注意力的加大,自己離這個人越來越近。

然後,當視角即將完全接觸這個人時,一個提示框出現在空幻面前。

【是否臨時附體,現有1級附體可用,本月次數:0/5】

“同意。”先不管這是什麼東西,空幻至少知道這肯定不會是對自己有害的東西就是了。

於是,想都沒想,空幻就悶頭選擇了【是】。

然後,眼前一閃,當空幻睜開雙眼時,發現自己居然就走在大街上,彷彿自己正在共享對方的視線一般。

而從這個人的行動上可以看出,對方對此沒有一點反應。

【1級附體:可以共享物種個體視角;成功率與附體目標實力,以及對主意識的認同有關;附體時間:1/12天。】

“成功率,也就是說,還有可能失敗了呢?”苦惱地揉了揉額頭,空幻隨着這名女性原人遊蕩了一會兒大街之後,拐入了一條小巷。(果然還是雄性本能,而選擇了異性作爲觀察目標啊=。=)

這時,空幻突然發現,眼前出現了幾個一看就不是好人的雄性……

“不是這麼狗血吧,怎麼隨便都能遇到,雖然現在是春天了,也不用這麼急躁吧。”

一開始眼前突然出現人時,空幻還下意識地想用自己的身份去威脅對方,但見到視角突然迅速移動時,他這才反應過來,自己還處於附體狀態。

(跑吧,等跑掉了,咱再叫人把這幾個魂淡抓起來。)

(喵的,雖然現在到了春季,但族羣都已經有過規定和法律了,怎麼還有這種魂淡啊!你們讓律法院的人情何以堪啊!)

(嗯,採石場又有工人補充了。)

不過,還沒等空幻計劃好具體怎麼處理這些傢伙時,就發現眼前出現了一堵牆壁。

(啊咧!死路,不是吧,這麼老套。)

“控制中心,退出附體!”

幸好附體狀態隨時可以退出,雖然1次機會就這麼沒有了,但空幻一點也不遺憾。

眼前一花,他就發覺自己重新回到了院子中,眼前是一票因爲自己使用附體,而看起來更像是意識離體一般,而對此顯得擔憂的人們。

但空幻沒時間詢問這些原因,視線一轉,他立刻找到了正打算將地圖遞給自己的楚潔。

然後,他無視了面前地圖,急忙對楚潔地說道:“普通居民區,三號街道的一條小巷子,快去。”

說完,見楚潔愣了一下,就反應過來,迅速消失在自己眼前,空幻向幾人點了點頭,再次回到界面,並重新將視角移到之前的地方。

但意外的是,楚潔似乎瞬移錯了地方,並沒有出現在那裏,而是出現在了另一條小巷。

正在空幻打算再次退出控制中心,然後用精神力通知楚潔時,讓空幻極度鬱悶而又有些欣慰的一幕出現了。

只見被堵在小巷中的女性,似乎在經過最初的慌亂之後,已經冷靜了下來。

她看着在自己都快離開這條死路時,才氣喘吁吁地向自己圍過來的三人,臉上露出了非常明顯的,不屑的表情。

然後……

然後就是這三個傢伙,還沒來得及說點流氓專用語,就見眼前一陣晃動,那看似柔弱的身體帶出一道道殘影,在三人的間隙遊動。

不一會兒,地上就多了三具預備的採石場工人。

“……”囧

“咱仔細一看,這位怎麼帶着點暗血的練技,和初級武術的基礎身法的影子,該不會是新中區出來的吧。”

看着似乎並不解氣,還狠狠地在三個杯具男身上踩了一腳的女性,以及終於感到,卻不知所謂的楚潔,空幻下意識地擦了擦冷汗。

說起來,採石場自從上次地震之後,就不怎麼受歡迎。

迫於無奈,族羣做出了‘將犯了過錯的人發配到採石場工作,犯了多大的錯,就要工作多久’的決定。

以空幻對律法院律法的熟悉,這三位調戲未遂的杯具傢伙,顯然可以做上半年的工作了。

“這種實力都做流氓,哎,現在的傢伙真是墮落了,不對,搞不好就是因爲實力太弱,沒女孩喜歡,導致他們只能做流氓……”空幻晃了晃腦袋讓自己正常下來。

然後,他退出控制中心,用精神力通知楚潔,將三個杯具的傢伙交給律法院下屬的警務部。

終於,在圍觀的幾人無聊加期待的眼神之下,空幻深吸了一口氣,從意識空間完全退出,然後看向了衆人。

“怎麼樣,升級應該成功了吧,功能如何?” 囂張寶寶:總裁爹地不好惹 很顯然,衆人對於這個重要的東西的關心,似乎還超過了空幻。

“額,那個,怎麼說了,應該是,很奇妙吧。”回想了一下之前以遊戲中,俗稱‘上帝模式’的視角所觀察的世界,空幻就舒服地眯起雙眼。

這可不是虛幻的遊戲,而是真實存在的世界,空幻自己就生存其中。

“說具體一點。”

耳邊突然響起一個不耐煩的聲音將空幻嚇了一跳,意猶未盡地從那種感覺的回味中退出,回頭看了看散發着凝聚着的七彩光芒的8051,空幻無奈地搖了搖頭。

“什麼時候來的,還有,不要嚇人啊!”

“哦哈哈,嚇得就是你。那麼,這麼快就升到2級控制中心,有什麼好東西麼?8051眼睛散發着能夠讓世界都爲之炫目的光芒,盯着絕對無法反抗的空幻說道。”

“……”

“我看到了……很多的……嗯……帳篷,大地之神空零大人的帳篷。”盯~~

“什麼!你現在居然已經能看到了!”

這個結果顯然讓8051很驚訝,她從空幻看到自己的祭祀帳篷,很快就能推算出控制中心的一種功能,至少能夠觀察到所有朋族個體所在地,而且還能看到建築。

“那麼,是界面地圖開啓了?8051肯定地說道。”

“知道了就不要用疑問語氣啊,呼,是的。”點了點頭,空幻拉着8051坐到身旁,然後看向回來的楚潔和靈雪幾人。

“控制中心的功能,前三項,和之前的討論差不多,新增了一個功能,可以讓我觀察到所有朋人的所在地。”

這理所當然地引起了衆人的一片熱議,但空幻很快潑了一盆冷水。

“雖然如此,但除了朋城管轄領地之外,其它地方都看不到人,只能看到建築。而且,這些地區的信息更新,按控制中心所說,也是一年纔有一次。”

鬱悶地用手撐着腦袋放在桌上,空幻習慣性地用手指點着桌面說道:“至於朋族的資料更新,結合我所知道的情況發現,是每個月一次,和我們的制度中,每個月讓下屬各省上繳資料是一樣的。”

“所以,顯然這個界面和我們的管理結構是相連的。那些不在朋族管理的族羣,只能按最基礎的一年一次更新;而在朋族管理的族羣,則按照我們收到情報的速度而定。”

“現在我們的管理還達不到那些地方,因爲只有8051能過去。所以,我在想,應該選出一位或幾位幽神級,成爲外域正神,以建立起族羣與那些地方的聯繫。”

如果這種聯繫體系能夠建立,依靠着8051的星球內瞬移能力,以及正神神殿的瞬移能力,族羣就可以對外域族羣進行真正的管理。

但是……

“可是現在族羣的幽神級,除了四部正神之外,我、楚霞、楚琴都有職務;新出現的靈月,顯然一心一意跟着楚電,讓她去當正神顯然不現實;除此之外,就只有二十幾位靈魂級巔峯個體,只能看她們誰先成功了。”

說道這兒,靈雪鬱悶地揉了揉額頭。

雖說這幾年來,又出現了楚琴和靈月兩位幽神級,但都不是能夠分配到正神工作的傢伙。

對於正神的選拔,現在雖然有了空幻這種全局監控能力,卻依然需要嚴格要求。

因爲正神掌控着緊急情況之下的通信,平時也許沒什麼,但一旦在緊急情況時出點岔子,那可就杯具了。

所以,正神的能力、忠心、德行都是必須注重的。

“最可能成爲幽神級的有幾個?”

回憶了一下,靈雪鬱悶地瞄了楚潔一眼,然後纔對着空幻說道:“蝶舞小女僕實際上是最有希望的,兩年內應該可以,但楚潔和蝶舞顯然不會同意,(小聲)說起來咱還期待着女僕之神出現了,咪。”

“……”

“除此之外還有三個,在祭司學校任職的大祭司冥正、三環清河省的亡魂管理神風谷、二環紅雲省的亡魂管理神盟英。”

“這三人我都是親自查看過的,他們都屬於那種只需要能想通自己的道路,就能成爲幽神級的情況,只是這東西過於玄奧,無論是他人還是修煉法都幫不上忙,所以只能看他們自己了。”

“是嗎,那麼在此之前,也只能讓大地之神空零大人幫忙了。”

有些失望的晃了晃尾巴,空幻轉頭看向8051。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