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九則是姿態很隨意的靠在沙發上,一手放在衣服口袋,另一手正在刷手機。

郭月華給小九倒花茶的時候,明顯很嫌棄的皺了下眉,顯是覺得小九上不得檯面。

而這細節被小九抓到了。

小九盯著手機上面的信息,歪了歪頭,「江夫人是吧?」

郭月華維持體面笑了笑。

小九說,「我有個問題需要請教江夫人啊。」

「小九客氣了,你是安安的朋友,有什麼都可以直接說。」

「我是想請教你關於教養的問題啊。」小九感慨的說了一句。

郭月華表情停頓。

小九故意說,「聽到你有一兒一女,兒子好像吸了什麼東西,躲到國外去了,女兒犯了事,靠著進精神病院才躲過一劫。

我是想問你,你是怎麼教的,把一對女兒教成這樣,都犯了事,我還是第一次見到這樣母親啊。」

小九說的同時,還眨著天真無邪的眼,那模樣就是一個好奇寶寶。

但她提起的話,問的問題,全都戳到了郭月華的痛點! 盛知清至今還清楚記得母親在病房門口一邊錘她一邊哭泣的場景。

「你明明很聰明很厲害的,你生下來四個月就能說話,八歲能學完所有小學的課程,十五歲能上大學拿世界名獎。但你現在怎麼連一個公司一個家都保不住,你太讓我失望了。」

盛知清麻木地任由她打罵,一動不動地低頭看地面。

再後來,母親也被人逼死在家中。

她為了復仇,設計了一場爆炸案,和幕後主謀一起同歸於盡。

誰料她命大,竟穿到了跟她同名同姓的盛知清身上,繼續她的人生。

書里的盛知清原名林知清,算是名副其實的千金大小姐,有個青梅竹馬一起長大的玩伴叫墨子君。

林知清明戀墨子君,這麼多年對他一往情深。

可惜青梅比不上天降,長久陪伴也比不過一見鍾情。

在女主出現后,林知清被擠到了小三的位置。

喜歡了那麼多年,林知清又豈是輕易善罷甘休的人。

使盡手段勾引墨子君,陷害女主。

壞事做盡了以後,本來她這女配的戲份應該到此為止了。

誰知作者又搞了么蛾子,給她和女主的身份來了個大轉變,再一次給了她使壞的基礎。

她和女主小時候被人掉了包,女主才是真正的林家千金。

而她,一躍成為C市地頭蛇盛家家主盛源的私生女,身價比之前不知道高了多少倍。

身居高位的便利條件更是給了她作威作福的保障,聽聞墨子君和柏御有競爭。

林知清二話不說,讓她的便宜爹給她安排了跟柏御總裁遲均昂的婚事。

潛進敵人身邊,為墨子君獲取有利信息。

那晚別墅電閘出現問題,她趁亂摸進了遲均昂書房想偷資料,誰知資料沒偷成,還把自己電得半死。

再醒來時,她已經從林知清變成了盛知清。

腦海里閃過遲均昂那張矜貴帶着漫不經心的臉,盛知清手指微頓。

打開手機找了墨子君和女主林晚晚的照片,看完后盛知清陷入了沉思。

盛城的盛知清有個聯姻對象,兩家早已商定好婚事,只待時機成熟,就給他們二人辦婚禮。

臨近婚期時,男方突然反悔,飛速跟另一個女孩訂了婚。

盛知清沒糾纏,乾脆利落地解除了婚約。

但她不知道哪一方面惹到了那個未婚妻,對方夥同她同父異母的弟弟,給她設了一個又一個的局。

最終導致盛氏破產。

即便她最後報了仇,也讓未婚妻跟弟弟血債血償了。

可原因,她卻一直不知。

照片上的墨子君和林晚晚,跟盛城的那二人一模一樣。

還有自己死前見到的遲均昂,這一切,不可能都是偶然。

微不可查地攏了攏眉,盛知清收了手機輕闔上眼眸。

早上六點多,遲均昂端坐在長桌側位看報紙,桌上放着份精緻而簡潔的早餐。

他今天穿了件黑色絲質襯衫,袖口微微挽起,腕錶儀錶盤折射出一道道冷光。

管家在一旁撿着重要的事上報,一邊觀察遲均昂的反應,一邊條理清晰地擺出一二三四。。 熱度傳播的速度遠比任何人想像的要快,特別是亞龍城鎮的公會,已經驚動了鳳凰、戰錘、等等好幾家公會組織人手前來查看。

「開始有點意思了。」

秦昊坐在街頭,看着一批又一批來往的玩家。

臉上的笑容都有些隱藏不住。

全都是因為【香菱的奇妙藥劑】帶來龐大的流量,一時間讓伊鎮人滿為患。

沒錯。

只要熱度夠大,看熱鬧的人就越多,哪怕他們買不起,也會想來湊個熱鬧。

打開背包。

一眨眼的功夫,武器店就售賣出去好幾件武器。

這都是流量帶來的便利之處,大家一時間擠不進藥劑商店裏看傳聞中的藥劑,就會閑着去逛逛其他店鋪。

發現了逞心如意的武器或者防具后,就會忍不住買下來。

更何況….

「呀,這水晶弓居然才賣60銀幣!我看寄售商城都是買75銀幣,買了買了。」

「這防具的屬性NB啊,比我身上這套不知道好多少。」

「話說這店鋪倒是NPC開的還是玩家開的啊,這也太齊全了吧,什麼職業的都有!」

「肯定是NPC開的啊,這荒郊野嶺的,玩家開的話他就不怕被人給打劫嘛。」

….

嬉鬧的街道中,唯有一人悠哉的躺在椅子上。

打劫?

開玩笑,開店鋪是得向主城付錢的。

直白點就是保護費,所以秦昊根本不怕哪些玩家心思不純想來找茬。

在玩家們到來之前。

他也讓哥布林大軍退到偏僻的地方繼續刷怪,補充資源。

披着黑袍的人,只有他一個就夠了。

玩家來了一波又一波,漸漸夕陽西下,人流量才慢慢減少了起來。

打開背包。

除去原本就有的金幣,秦昊今天賺取了足足兩千七百二十一金幣!

「真的是暴利啊。」

秦昊嘖嘖稱奇。

不管是人力還是裝備,他都是沒有任何成本的,百分百利潤,簡直恐怖如斯。

想想在亞龍城鎮主商業街那些店鋪。

恐怕遠比伊鎮這破地方要恐怖多,第一天收穫頗豐,也算是開了個好頭。

「該補貨了。」

秦昊轉身望着空蕩蕩的貨櫃苦笑着。

期間補充了好幾次貨。

但很快就出售一空,根本來不及補充貨源。

現在玩家大批量湧入亞龍城鎮,本就有需求的玩家一時間沒有想好買什麼裝備,來到亞龍城鎮面對價格的誘惑。

更是管不住錢包,買買買!

「主人。」

摩尼邁步前來,拿出今日的流水報單。

這是今天出售的裝備具體統計,今天一天摩尼都呆在武器店中。

忙碌的焦頭爛額,人手及其缺失。

「嗯。」

秦昊拿過來看了兩眼,就放在一旁,錢這玩意他早就算清楚了,根本不需要這種東西。

而且。

摩尼辦事,他放心,不需要第二次排查。

「香菱那邊怎麼樣。」

秦昊抬頭問道。

自從那次爆炸之後,進入地下倉庫之後,就再也沒有傳出過什麼動靜。

「香菱大人她…已經睡著了。」

摩尼如實稟報道:「睡前製作出了十瓶回復生命值的藥劑,並且讓屬下稟告主人,她太困了。」

「….」

這瘋丫頭還真是無拘無束。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