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人都感覺口乾舌燥!

啪嗒!

終於,畫軸劈開,一副嶄新的山水畫出現了!

而在畫冊角落,一副提筆躍然其上。

「在紙中者,有在紙外者。此番竹竿多於竹葉其搖風弄雨,含霜吐露者,皆隱躍於紙外平——鄭克柔。」

工作人員下意識的讀道。

而隨着他話出口,四周頓時一陣驚呼。

「鄭克柔,這副畫是鄭變鄭板橋作品?」

「挖槽!竟然是鄭板橋的作品,雖然同是揚州八怪之一,黃慎的名氣和鄭板橋無疑天差地遠,這副畫要是真跡的話,怕是價格不低啊!」

「你tm是不是傻,這是從黃慎《瓶梅圖》扒出來的畫,相傳二人本就是好友,你說這是不是真跡!」 ,

第54章

他一把將林洛嬌扯開,沖著宋三喜吼道:

「你是哪裡來的雜碎?借女兒的關係,想來勾搭我廠的主管是吧?我奉勸你,趕緊滾蛋,否則啊!」

他失聲驚叫了。

因為宋三喜一伸手,把他拽了出去。

楊大禮衝到門外,跌了個狗吃屎。

老臉傷盡!

怒從心生!

「去你媽的!敢對老子動手」他叫罵著爬起來。

轉身沖著宋三喜,正準備叫囂。

「砰!!!」

房門關上了。

宋三喜已到了屋內。

隔著門板冷淡道:「老雜·種,有多遠滾多遠。從現在起,林女士是我的員工。你沒有任何資格,再來騷擾她!」

楊大禮這就了不得了,又是拍門又是踹。

「雜·種,你開門,滾出來!」

「有本事,報上你的大名!讓老子見識見識」

「我告訴你,今天晚上你不出來,老子就在這等」

「」

喪心病狂,老色胚!

宋三喜,已經行動了。

他確認楊大禮一時不會走。

於是,對驚愕的林洛嬌輕聲道:「相信我!我先跳個窗戶。」

說完,轉身沖向小客廳的窗戶去了。

林洛嬌吃了一驚,來不及說什麼。

宋三喜,已經從四樓跳下去了。

林洛嬌嚇的奔過去一看。

虛驚一場。

只見他像靈貓一樣,順著暖氣管子,很快下樓,消失。

林洛嬌一臉懵。

不知道他要幹什麼去。

那邊,門在砰砰啪啪的響著,楊大禮氣急敗壞的叫罵著。

不到兩分鐘,樓下有人在樓門口吼:「哎,是哪個的賓士車,胎都漏氣了呀!」

楊大禮一聽,想起自己車了。

他趕緊拍門,吼道:「小子,你他媽等著!」

說完,他急匆匆跑下樓去。

剛出樓門口,腳下不知被什麼東西絆了一下。

失聲驚叫。

向前跌出去,又是一記狗吃屎。

這一下,吃得厲害。

門牙磕掉了兩顆,鼻子都破了,痛得嗷嗷叫。

爬起來時,鼻血,嘴裡的血,流得凶,整個人面目都猙獰了。

一看,樓門口啥也沒有啊!

他只能自認倒霉,一看車子,四個輪胎都癟了。

趕緊沖回車裡,坐下來,先用紙巾止血。

而宋三喜,暗中冷笑。

對付下三濫的老色胚,不用講究什麼。

他很快順著暖氣管子,又爬回了林洛嬌的家。

這是租來的家,簡陋,卻整潔。

空氣里,一股玉蘭花的清香。

林洛嬌看著身手矯健的宋三喜,很吃驚,「甜甜爸,您這是?」

宋三喜微笑道:「楊大禮現在自顧不暇,不可能再騷擾您了。」

「這裡不是說話的地方。我們下樓,找個地方坐下來,好好談一談。」

「前提是,信任我。如果不信任,我離開就是。」 五個小時后,老人坐在大堂之上,下方站著老人的心腹,葉飛坐在老人身旁,五個小時之內,葉飛幫著老人整頓了龍家。

目前,流放在外的龍家人,一個個相繼趕來,而男子的心腹和籠絡的高層,全部都被關押在地下室內,至於老人要怎麼處理,葉飛就管不著了。

「家主,你終於肯反抗了。」

「對啊,這才是我龍家的面貌。」

「面對欺凌,就應該展現龍家人的威風。」

……

此時,無數的高層都是說著,臉上帶著驚喜,自從龍家出事之後,老人便是一蹶不振,就連面對仇恨的龍門,也沒有絲毫報復之心,老人很崩潰,一心只想著安度晚年。

而龍家內部,也被家主之子搞得烏煙瘴氣,逼宮,收攏人心,拉人脈,短短三天內,家主之子便是掌握了所有的大權,把家族內部的人流放的流放,關押的關押,殺的殺。

可沒想到,三天後的現在,局勢就又變成了老人在掌控。

老人擺擺手,下方的人便是紛紛安靜了下來。

「今天,我能夠整頓龍家,全靠了這位小兄弟,從今天起,龍家對付龍門之事,就全聽這位小兄弟的。」

「我先表個率。」

說著老人便是給葉飛跪下了,當著無數龍家人子弟的面,證明自己的忠心。

葉飛沒有扶那老人,因為這是威信,該跪下就跪下。

龍家人聽到老人的話后,便是驚駭萬分,沒想到局勢逆轉,全是葉飛一個人的功勞,要不然龍家,還是烏煙瘴氣的。

嘩啦啦一聲,無數的龍家人跪在地上,大堂內,只有葉飛站立著,葉飛倒負著手,一身長衫,神色淡淡,一副高手風範。

「龍家人,我不會拿著你們的性命開玩笑的,這是我葉飛留下的話。」

「要死,我先死!」

葉飛承諾著各位,下方的人都是沉默著,接下來的事情,就要交給龍家主了,畢竟龍家主,才是一家之主。

葉飛給老人要了個書寫令,老人蓋上龍家的印章,葉飛便是拿著書寫令離開。

老人看著葉飛的背影,內心驚駭,短短五個小時,就收服了龍家所有的叛徒,葉飛剛才大肆屠殺的樣子,經過數千人圍攻,滴血不沾身,輕描淡寫,一人之力力挽狂瀾。

讓老人感覺深深的恐懼,葉飛有能力一人滅掉整個龍家,老人不敢對葉飛不尊重。

葉飛調查了一下,便是朝著望山酒樓而去,因為葉堂和四海商會的人在那裡。

……

望山酒樓內,所有的桌子都被清空,四海商會和葉堂的人在裡邊,他們都是一臉凝重。

「你們四海商會,和我葉堂,都是被龍門壓迫到不行,如今,我們必須聯手起來,然後一起對付龍門,號召同樣的勢力,和龍門叫板。」

「但是,我們現在遇到的最大問題,是群龍無首,葉堂和四海商會暫時合併對付龍門,必須要有個首領。」

此時葉堂的一個中年人站出來,對著面前四海商會的會主柳下山說著。

柳下山一臉凝重,多少年來,他們四海商會和葉堂的人根本不和睦,但是也沒有到死敵的地步,總歸來講,是有隔閡,然後這麼多年來都是井水不犯河水,如今,他們兩個大勢力,紛紛被龍門壓迫,如今不得不聯手起來了。

柳下山站起來,看著面前葉堂家主葉天行,他想要當這個領頭人,葉天行也想要當這個領頭人,雙方已經兩天僵持不下了。

「葉天行,我就開門見山的說著,我們兩家聯手,也確實如你所說,沒有首領是不行的。」

「但是你們葉堂的人也想要指揮我們四海商會,而我們四海商會也想要當這個首領。」

「在繼續說下去,也沒有什麼意義,不如,我們紛紛派出十人,雙方對決,贏得多的一方,當首領,如何?」

柳下山直接提議,當僵持不下的時候,只有靠著武力才能夠分個高低,拳頭說話,有時候是非常有用的。

葉天行看了一眼柳下山,他不想走到這一步,只要是決鬥,就沒有不盡全力的,只要是爭奪,就沒有不派出最強的力量的,那樣,一定會有損傷,可是,到現在也沒有其他的好辦法了。

「好,就依你,現在開始挑選人吧。」

葉天行說著,便是轉身,看著自己身後的葉堂人,葉家,挑選了十個超強高手,全是高層,也是葉堂最厲害的精英,絕對是葉堂的骨幹力量。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