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女人啊,還真是臉皮比樹皮還厚,經她這麼一說,好像脾氣暴躁都成了優點,在他面前的剋制也成了特殊關愛。

周處心裡有些平衡了,至少她不是只對自己陰陽怪氣的,而是對所有人都一樣,「看的出來。其實你不凶的時候……」

楊羨一臉警惕,生怕他語出驚人,會讓自己失了分寸,「怎麼啦?我不凶的時候,是不是看起來很好欺負呀?」

周處婉轉一笑,沒好意思說出口,其實她不凶的時候,還真的挺好看的,嫻靜中自有嫵媚,的確是風情萬種的美人。只是一開口,足以嚇退百萬雄師!

楊羨把做好的小毛線球扔到了周處身上,又對著他的腿輕輕的捶了一下,「哼,我知道你心裡就是這樣想的,是不是不好意思說出來啊?其實咱兩都一樣,都不是省油的燈,你不要嫌棄我,我也不會叨擾你,好好相處不可以嗎,我也不想活太累的呀。」

這個女人,不僅能說,還能動手,實在惹不得。只是這輕輕的一捶,既不痛也不癢,倒是有些撒嬌的意思。

周處本就是大人有大量,哪個男人會真的跟一個女人斤斤計較呢?既然話都說開了,以後就和平相處唄,這都已經寄人籬下了,不然還能怎麼辦呢?

周處撿起了散落的毛線球,這心裡通透了,心情也跟著敞亮了,就連這幼稚的毛線球都覺得可愛多了。他看了看這個撅著嘴生氣的女人,努著嘴問道,「你之前不是有一個律師男朋友嗎?」

這人當真是不懷好意,三兩句話還又扯到了她的前男友,楊羨沒好氣的回道,「是啊,而且是個大律師呢。」

周處也動手扎了一個毛線球,十分認真的問道,「你既然臭名昭著,怎麼能找到這樣一個男朋友呢?」

頂著一張可愛無辜而又帥氣的臉,怎麼說的話那麼的讓人想懟他呢?楊羨斜著眼說道,「你瞧不起我?還是,又要鄙視我啊?」

周處聳了聳肩,還是那樣的認真,充滿了求知慾,「我可不敢,就是有點好奇,他究竟看上你什麼了?」

楊羨氣得鼻子直哼哼,看在他眼神純凈的份上,應該不像是有意的,可就是猶豫不定嘛,總覺得被他嘲笑了,「可是,我怎麼聽都覺得,好像有點被冒犯了呢。」

周處很溫柔的看向楊羨,還衝她微微一笑,「你想多了,羨姐。」

哎喲,這微微一笑,實在是太犯規了,笑的楊羨雙腿發軟,真是難以抗拒的美色啊,她的囂張氣焰頓時熄滅,軟著嗓子嘀咕道,「哼!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心裡的小九九,你就是拐著彎罵我的。」

其實昨晚周處就已經被打動了,畢竟拿人的手短吃人的嘴軟,他也向來感恩,別人對他的一點點好他都會記著的,何況還是朋友的姐姐,誰都沒有義務必須對他好。

周處的心還是軟了,早就無意識的退讓了一大步,他哪裡是真的生氣了,就是想跟她鬥嘴玩而已,此時他還是微微一笑,就是想要繼續捉弄她,繼續逗她,「那你們,為什麼要分手啊?」

楊羨本以為他良心發現,不會再跟自己鬥嘴了,哪知道他竟然得寸進尺。不過,他靠的這麼近,皮膚是真的很好,真是細膩光滑細皮嫩肉的小白臉,她突然就陰白了,為什麼男人看到美女會心軟,因為女人看到美男也會心慈手軟的,「哎呀,你這個孩子啊,怎麼就喜歡打聽八卦呢?你這樣很傷我的心吶!」

周處循循善誘,還想充當一回心靈導師,幫她忘卻失戀的憂愁,又故意忽悠道,「那就更要說出來啊,說出來后就能坦然的接受了,不要困在失戀的困局之中嘛。」

可惜啊,美是的確很美,可楊羨並不貪戀他這類美色,這個類型太嫩了,不對她的胃口,她也不會上他的當,隨口敷衍了事,「陳芝麻爛穀子,不記得了。」

周處知道她有意迴避,哪會輕易放過,「騙人。」

楊羨已經不想裝客氣了,她吁了一口氣,又看了看周處那張俊俏的臉,好讓自己不要暴躁,「哎呀!你真的好討厭啊!,你要是再說下去,我就要翻臉啦!」

周處心裡還是怯怯的,生怕暴露了自己頑皮的本性,故而收斂了一些,「哦~我知道了,原來是我來的不是時候,偏偏剛好挑在了你分手的這段時間,所以你才看我格外的不順眼,是不是啊,羨姐?」

楊羨搖了搖頭,她拒絕這樣的胡亂猜測,「沒有這回事啊,我向來公私分陰的。我之前那麼不待見你,可不是因為這個原因哦。」

周處勉為其難的相信了她的話,轉而空穴來風的問道,「那你一定很喜歡他吧?」

楊羨是真的很佩服他的腦迴路,這上一句話和下一句話也完全不搭邊啊。不過想到和黃瀟在一起的那段時光,她既羞愧又羞澀的笑了,「當然啦!」

周處見她嬌羞一笑,又調侃道,「他也一定很喜歡你吧?」

這一點,楊羨還是很有自信的,畢竟他們也曾相處的很甜蜜,「那是肯定啊,我能感覺得到,他對我很關心很照顧,而且啊,他看起來高大威猛,其實內心很溫柔的,在我面前還會害羞會撒嬌,這些都是外人看不到的。」

周處找準時機潑了一盆冷水,「那,既然那麼喜歡,為什麼要分手啊?」

楊羨早就坦然接受了分手這個結果,對分手二字也並不敏感,是她不想繼續的,所以她要主動背上這個過錯,於是她自我嘲笑道,「因為我太凶了唄!」

周處信以為真,用力的點了點頭,「嗯,的確很有可能是你不夠溫柔,其實,男人都喜歡溫柔的女孩子嘛。」

楊羨又捶了一下周處胳膊,傲嬌的反駁道,「我的溫柔,你,不會擁有的。」

周處覺得甚是有理,女孩子肯定只會在喜歡的人面前才會展露自己的溫柔,他自我分析後點了點頭,又問道,「羨姐,那楊慕有過女朋友嗎?」

這一問接著一問,竟然都是這種敏感話題,楊羨不禁覺得有些聒噪,「你這小屁孩啊,問的太多了,好煩啊。」

周處不知哪裡又借到一個膽,竟然不知死活的拿著毛線球撩了撩楊羨的頭髮,還倚姣作媚的發嗲道,「哎呀,問問唄,咱倆不是在聊天嗎?」

楊羨被他噁心的渾身一顫,完全沒在意他的小動作,她坐回了自己的小沙發上,需要跟周處保持一定的距離,她無法抗拒美色的誘惑,會不打自招的,「我不知道,反正啊,只要他有女朋友,那是肯定會帶回家給我看的。」

周處又眯著眼笑了笑,完全不把自己當外人了,「萬一偷偷談一個,不給你知道呢!」

楊羨不相信這個萬一,楊慕一直端正自持,這是不可能出現的,「那就是玩玩的,偷偷談的肯定是不當真的,也沒必要帶給我看啊!」

周處點頭,他換位思考了片刻,要是自己有喜歡的人,肯定巴不得全世界都知道,根本不可能藏著掖著,「也對。」

楊羨也想了好久,慎重的下了定論,「嗯,我認為吧,一個男人對一個女人最大的浪漫,就是把她娶回家。」

周處哪裡想過這麼遙遠的問題,甚至從來沒想過自己該怎樣喜歡一個人,他杞人憂天道,「可是,婚姻不是愛情的墳墓嗎?」

如果她答應跟黃瀟去北京,那麼她肯定也快要結婚了吧,其實楊羨對婚姻也是一知半解,至少她清楚的知道,婚姻是需要兩個互相扶持的,她渴望這種互相依靠互相扶持互相包容的生活,就像她們一家四口人,她認為這樣才足以完整人生,「為什麼不結婚?難不成,曝屍荒野嗎?」 冥花坊主像是在忌憚什麼,臉色略變,道:「此事,請恕千丞,不能回答老先生。」

「不如這樣吧,我來猜。若是我猜對,你不否認就行了!」

張若塵道:「玉緣軒,是荒天和白皇后的相識之地,或者是決裂之地?」

冥花坊主露出苦笑,覺得對方太大膽,這種話怎能隨便說出來?真當白皇后,聽不見他們的對話?

但,她終究沒有否認。

張若塵露出明了之色,道:「我還有最後一個問題,神女十二坊到底有多大把握,將第一神女城煉製成神城?」

聽到此言,冥花坊主心中一動,連忙道:「若有天尊寶紗,機會極大。天尊寶紗真在老先生手中嗎?」

張若塵沒有回答她的問題,道:「機會極大?據我所知,整個地獄界,也就只是十座神城而已,十族各佔一座。這十座神城,乃是十族先賢億萬年積累,耗費無數資源,不斷煉造,才達到神城級別。」

「神女第一城的根基,雖是星桓天尊參與建造而成。但,與十族自古以來的積累相比,卻還是差得很遠。」

「想要蛻變成神城,談何容易?」

冥花坊主輕輕搖頭,道:「地獄界十族建立的十大神城,自然不是靠幾百萬年,或許一代天尊,就能建造出來。那是需要上億年的積累,需要一代又一代的神尊、天一起努力,才能成功。」

「如此一座神城,便是當代天尊昊天和酆都大帝出手,都無法攻破。」

「但,在上古時期,對神城的定義,卻要寬鬆許多,只要能夠滿足兩個條件,都可稱為神城。」

「第一,神城要位於神脈之上,至少能夠滿足百位神靈修鍊。」

「第二,神城的防禦力,外可抵擋住神尊的攻伐,內可化解補天境神靈的戰鬥餘波。」

張若塵露出恍然之色,道:「所以神女十二坊,要建立的神城,便是這種層次的神城?」

「亂世已至,星桓天地理位置特殊,而神女十二坊又是一群女子,若是不建神城,何以立足?別說立足,任何一位神尊降臨,都能頃刻間,讓星桓天毀界滅族,讓神女十二坊的女子全部變成奴隸和玩物,根本沒有還手之力。」

冥花坊主面容嬌媚,卻又苦楚,道:「幸好天庭和地獄,一直保持著一種微妙的平衡,星桓天才能憑藉敏感的地理位置,存世到現在。而現在,這種平衡,已經快要被打破,我們除了煉製神城,別無選擇。」

「就沒想過,將星桓天牽至別處?比如,離開這片星域,徹底投靠地獄界。」張若塵能感受到她心中的無奈,心情沉重。

冥花坊主反問一句,道:「老先生去過百族王城沒有?」

張若塵點了點頭。

冥花坊主道:「你說,百族王城中的各族,為何沒有徹底投靠地獄界的某一大族,牽至那個大族所在的星域,而是聯合到一起,建立了這座堪比神城的聖城?」

「因為他們知道,宇宙中的資源,是有限的。任何一個大族,都不會分配給他們修鍊資源,反而會提防他們。最後,從提防,變成奴役。」

「建立百族王城,他們依舊可以與地獄界的大族交好,甚至是依附。但是,卻能擁有不小的自主權和話語權,不至於完全被奴役,不至於在戰爭爆發之時淪為炮灰。」

「所以,星桓天一旦離開這片星域,神女十二坊只會迅速沒落下去,然後被狼吞虎咽一般連皮帶骨全部吃掉。」

「而神女十二坊也離不開星桓天,因為,坊中女子,與整個星桓天早已緊密的聯繫在一起,關係錯綜複雜。」

「其實在宇宙中,一個族群,或者一座大界,想要生存,想要站著生存,必須拼了命去抗爭。越是退縮,死得越快。越是想要依附他人,便越是低賤和卑微,只能跪著生存。這樣活著,豈不比死更痛苦?」

張若塵沒想到,冥花坊主將局勢看得如此透徹,對她倒是刮目相看。

冥花坊主苦笑道:「老先生是否覺得,做為神女十二坊的女子,說出這番話,太過諷刺?在外人眼中,神女十二坊與凡間青/樓、妓/館沒有區別,本就是最低賤和卑微的女子,居然還妄想站著生存,與命運抗爭,著實可笑。」

「其實,神女十二坊的女子,都有悲慘的身世。其中絕大多數,都是因為大世界、星球毀滅,淪為了奴僕,那個時候都很弱小。我們的命運,根本由不得我們選擇。」

「我們有的,本該淪為不死血族和羅剎族的血食。有的,本該被煉成屍族、骨族,或者被鬼族吞噬魂靈。有的,本該被鎖鏈禁錮,變成強者床榻上的玩物。」

「是城主將我們買到了第一神女城,給了我們一個可以活下去的地方。這個地方,並不算好,但,至少還可以活著,可以修鍊。其中一些,甚至可以自己挑選,自己未來想要嫁的修士,或者不嫁任何修士。」

「神女十二坊,對女子而言,不是什麼好地方。但,對我們而言,已經是最好的地方。」

「當你被打入深淵之後,根本不敢奢望地面的青山綠水。能夠在深淵中,看到一縷陽光,已經是件幸福的事。」

張若塵沉默許久,問道:「你呢?你是冥族,為何加入了神女十二坊?」

冥花坊主抬頭望天,眼中充滿對不堪回首的過往的回憶,語氣幽沉的道:「爭鬥和慘劇,從來都不只是發生在天庭和地獄之間這片戰場上。你要知道,冥族是很大的,內部也是弱肉強食。」

神女十二坊的坊主,個個美名傳天下,不知多少修士,欲要一親芳澤,或是攻勢猛烈的追求,或是視為不可侵犯的女神,或是視為欲要征服和佔有的名花。

但誰知她們光鮮亮麗的背後,卻有苦楚、悲情、身不由己,還有對站著生存的渴望?

當然她們中,也絕對有很多是真的已經墮落。

「我必須要變強,必須要突破成為上位神,不惜犧牲一切。只有修為越強,才能有更多的話語權,才能庇護更多的有相同悲慘遭遇的女子。」冥花坊主道。

張若塵看著冥花坊主那媚惑萬千的玉顏和身材,卻覺得,毫無吸引力。讓他觸動的,是冥花坊主眼神中的執著,與對強大的渴望。

「我可以幫你,如果我還沒有死的話。」張若塵道。

冥花坊主連忙躬身行禮,道:「多謝老先生!其實我知道,我的資質和潛力,遠遠比不上那些元會級代表人物,借音律破境上位神,已是我最後的機會。而且這個機會,還十分渺茫,但再渺茫都得爭一爭。」

「你能有這顆堅定的心,已是說明,能夠成神不是偶然。至於上位神的境界,哪有那麼難,在我看來,任何一位神靈都能達到。你要拼的,是大神的層次,是太真境。」張若塵道。

任何一位神靈都能達到?

這位老先生還真是不修鍊武道,不清楚神境有多難突破,每一個層次,都是一道大關。

大半的神靈,都不可能修鍊到上位神境界。

至於大神境界,她更是想都沒有想過。

因為,只有渡過了第一次元會劫難的神靈,得到了元會劫的洗鍊,才有機會,在下一個元會,衝擊大神境界。

在渡元會劫難之前,能夠成為大神的存在,可謂是鳳毛麟角。

冥花坊主只希望自己能夠修鍊到上位神境界,甚至都沒有期望過,渡過第一次元會劫難。因為,只有上位神中的強者,才能渡過。

冥花坊主離去的時候,天邊已是泛起魚肚白。

清晨時分,霜霧迷茫。

張若塵剛剛站起身,外面響起冥花坊主的聲音:「見過閻二公子。」

隨即,她的腳步聲遠去。

張若塵看見了閻昱的身影,他穿梭在一件件樂器之間,向這邊走了過來,溫潤而笑:「老先生音律造詣高深,奏出的樂曲,堪稱天籟。晚輩在外面,不知不覺聽了一會兒,心生嚮往,甚是想要見你老人家一面,卻又不敢中途打攪,只得等到老先生教授結束之後,才敢前來拜會。」

閻昱已是渡過神劫,踏入神境。

更不可思議的是,已經是中位神。

短短數十年,顯然不可能做得到,必然是借用了高深的時間陣法。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