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D級人員正是從那36名俘虜中挑選而出。

俘虜轉移至波寒冬號上就進行了簡單的審問,詢問出姓名和生日便直接讓紅、白兩後進行調查,竟然發現有24人的賬戶都存在異常。

餘下12人的賬戶雖然沒啥問題,但還需要進行反覆審問和調查,才可以得出究竟誰是清白的。

所以讓這一看就有問題的24人編為D級人員,並在克里斯的帶領下前往金字塔。

這24人中有地下設施的研究員,也有工程師,更多是洛克福德島的武裝安保,反正員工種類挺齊全的,足夠組成一支臨時特遣隊。

這支臨時特遣隊的隊長,便是克里斯。

出發前,隋卞沒有告知這些臨時D級人員的任務內容,他們也無從得知異形、鐵血戰士的存在。

不過,隋卞卻對這些D級人員作出保證,只要他們老實本分的執行任務,那麼公司將會對他們與阿西福特家族的糾纏既往不咎,進行記憶消除后就可釋放,而且公司還會給他們的家人給予補助。

在提到家人時,隋卞還加重了些語氣。

至於殺掉克里斯逃跑?

油只夠雪地履帶車行駛一百六十公里,食物和飲用水也只有兩天份,在南極的無人區中靠步行逃跑…

這一舉動無異於自殺。

螻蟻尚且貪生,更何況是人?

再加上公司有家人做把柄,自己死沒關係,可家人不能因此遭來橫禍。

能讓隋卞放心的最後一點,那便是有異常現象屬性加身的克里斯,是不可能那麼隨意被殺的。

電影中那個黑人女都能活到最後,而克里斯這位主角不把那24人、異形和鐵血戰士全剋死就謝天謝地了。 看到肖灑有些為難的表情,趙國偉眉頭不由一挑。

「怎麼了?對自己沒有信心?」

聽到趙國偉的話,肖灑頓時搖頭。

「不是不是……我就是想我不都是晚上錄節目的嘛,要是搶了別人的時間,別的同事會不會有意見?」

「沒事,你的能力大家都是知道的!你不是喜歡脫稿講故事嗎?快點錄完就可以了。

放心吧小肖,就當是普通的錄製節目,昨天晚上你的表現那麼好,這麼點小場面,你還會怕?」

肖灑:「……」

怕啊!怎麼就不怕了!

聽到趙國偉的話,肖灑是滿面愁容。

但是他還是無奈地點了點頭,故作堅定的道。

「放心吧趙主管,保證完成任務!」

行!

點了點頭,趙國偉的心情看上去似乎不錯。

「待會兒你可得給我漲漲臉啊!別被人家贊助商挑出毛病,要是你節目打折扣了,說不定人家贊助金額也會打折扣。」

說完,趙國偉就哼著小區離開了辦公區。

只留下肖灑一個人,硬著頭皮不敢說話。

領導……你這不是坑人嗎?

我一個人好歹還好發揮,有錯的也可以改,但是你喊人過去聽……

這可咋辦?

距離下午人家贊助商過來還有幾小時的時間,現在想後面的劇情也不知道來不來得及哦!

難道說他好不容易打下的江山就要毀於一旦了?

不由的,肖灑的面色有些緊張。

撓了撓頭,肖灑在想。

要不幹脆讓莫煥英過來,給他的節目上個贊助?

這樣,他就不用受制於人了,節目想怎麼說就怎麼說,先把這個資歷混下來。

不過……聽到台里黃金檔的贊助費都挺貴的,似乎都是按天收費的。

包月雖然便宜點,但是也好幾十萬嘞。

好傢夥,他一個月才賺多少錢,這樣他豈不是就是幫廣播台打工了?

不行!他得重新想個法子才行!

不由的,肖灑將目光看向了自己的手機。

眼下,估計只有系統能夠救他了!

不由的,肖灑打開手機,登陸擺渡,搜索——

【靠譜的生成器模擬器自動寫】

搜索著幾個關鍵字。

還別說,系統居然還真就起反應了!

【叮!檢測到一條騙術!】

【叮!檢測到一條騙術!】

【叮!檢測到一條騙術!】

……

看到系統的提示,肖灑的面色就是一喜,連忙看去。

【橙花,智能AI寫作精靈,輕鬆幫你聯想,一個月成為大神不是夢!】

【你還在猶豫嗎?別人寫已經月入百萬了!而你還在付費?逼乎寫作課開始了!培訓一個月,全套教程,讓你輕鬆寫出大神級文章,月入十萬+不是夢!】

【你想找一份靠譜的兼職嗎?來速寫,智能聯想,輸入關鍵字,自動幫你生成文章!】

【卡文?沒有關係!用幕布!你的幕後槍手!智能ai系統幫你聯想後續,風格你定,字數你定,保證和你寫得一模一樣!現在下載,更有高級會員免費送,讓你輕鬆獲得爆款!】 靈劍宗山門前,一群身著藍色道服的修士站在那裡,談笑風生。

「掌門,看來這次靈劍宗是氣數已盡了。」

「沒錯,他們已經沒有後手了!」

「掌門下令吧!破了山門,滅了此宗!」

在他們前方,一眾靈劍宗修士不斷後退,並時不時看向身後那座仙山。

「可惡,援軍怎麼還沒來!龐卓在幹什麼!」領頭的林倚渾身是血,咬著牙說道。

山門處的石梯上,數個老者盤坐在那裡運氣療傷。

他們是靈劍宗的宿老,不過此時都已經失去了戰鬥力。

這時,一個身著華服的男子走了出來,笑道:「幾位道友考慮的怎麼樣?靈劍宗併入我天絕宗,絕非壞事。」

「我呸!」

石階上,一個老者啐了一口血,狠聲道:「天絕宗什麼貨色?也配讓我等稱臣?」

前方,天絕宗宗主段勛漸漸收起了笑容,變得面無表情。

「既是如此,那我天絕宗就只好繼續討教各位的高招了!」

說完,他便緩緩騰空,俯視著下方的眾人,寒聲道:「天絕宗弟子聽令!你們之中修為尚淺需歷練者,根基未牢需夯實者,有感而發需驗證者,皆可尋靈劍宗道友切磋,本座為你們掠陣!」

「是!」

一群天絕宗弟子大笑,不懷好意地走向靈劍宗眾人。

「可惡,竟然把我們當做獵物,用來練兵!」林倚心中悲怒,卻也無可奈何。

一旁,一個靈劍宗弟子已經和敵人交上了手,他的修為高於對方,眼看獲勝之際,空中卻突然飛下一片樹葉,將這靈劍宗弟子的手臂斬斷。

巨大的慘叫聲響徹山門,天絕宗的弟子逃過一劫,抬頭大喊道:「謝宗主救命之恩!」

段勛面露微笑,淡然道:「無礙,有本座在,你們盡可放手一搏。」

說完,他又向著另一個戰團輕輕一點,將那裡的靈劍宗弟子悉數擊傷,徹底影響了勝敗平衡。

一時間,天絕宗一方士氣大振,不少年輕弟子不斷走出隊列,向平時不敢對敵之人發起挑戰。

而靈劍宗一方,則是死傷慘重。

林倚看著周圍的慘狀,剛想有所動作,就被一個極為年輕的少年擋住了。

「看!那是我門天才張天絕!」

「是他,年紀不到二十,卻已是固靈境強者!」

「沒錯!以宗門為名,何等傲氣,但他當得起。」

「他要幹嘛?挑戰元心境的林倚?」

瞬間,全場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兩人吸引了。

「憑你也想攔我?」林倚氣笑了,覺得自己受到了輕視。

張天絕長相俊美,面容白皙,年歲雖小,卻已有幾分出塵之意。

「瓮中之鱉,也敢猖狂?」他向前一步,絲毫不懼林倚。

其實眾人都知道,張天絕如此做派,主要還是因為上方有段勛看著。

有他在,就算張天絕越級挑戰林倚,也不會有絲毫損傷。

「死!」

一聲長嘯,張天絕臉上帶著自信的笑容,沖向了林倚。

而林倚則全身緊繃,一方面要面對張天絕的攻勢,另一方面還要時刻提防上方的段勛。

生死存亡,就在一刻。

然而下一息。

叮!

一個人影不知從哪兒出現,一瞬間就閃爍到了張天絕前方,隨後揚起手,一巴掌扇了下去。

轟的一聲,張天絕那俊俏的臉蛋受到重創,半邊臉直接沒了,身子也在地上砸出一個大坑,抽搐了兩下后,再也沒了動靜。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