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芷若說:「絕無半點虛情假意!」

林宇故意問:「既然陪我,你又是否願意,給我當妾?」

瞬間,周芷若的臉蛋兒泛紅……。 王權這個時候又問道:「那個,接下來要讓花宗出山,我們需要怎麼做啊!還有,我們宗門現在的位置在斗羅大陸的那塊地方啊!」

王森聽着露出了一絲笑容,摸了摸王權的小腦袋道:「放心吧!這個的話,我們已經想好了,想要出山得要先打響名聲才行,至於宗門的新地址也已經選好了,爺爺和父親已經決定讓日月星三位護法前往商談此事,很快就會有結果的。」

「日月星嗎?」王權聽着沉思了片刻,日月星三位護法,全部都是封號斗羅。

在《魂師對決》之中,只要你有鈔能力,便可以購買封號斗羅卡,而封號斗羅卡也分為三種,91級——95級的普通封號斗羅卡,96級——98級的超級封號斗羅卡,99級的極限封號斗羅卡。

至於日月星三大護法自然也是用封號斗羅卡召喚出來的,不過,這些封號斗羅卡是玩《魂師對決》某個棄坑的朋友送給他的,畢竟王權一直保持着不氪金的理念。

花宗裏面的NPC因為遊戲設定出了一個宗門綁定緣故,所有NPC的武魂全部都是植物屬性的,只有日月星三個護法,因為是氪金的原因,他們三個的武魂並不是植物系的。

看着莫名其妙又陷入沉思的王權,王森也是一陣無語了,小小年紀你老是這麼深沉做什麼啊!開口道:「權兒,你在想什麼呢!」

「沒什麼?」王權聽着也從思路中轉變了過來,看着王森道:「父親,你還有事嗎?我想要休息一下。」

「行吧!那我就不打擾你了。」王森也點點頭,隨後對着一旁的王月兒和王雪兒道:「月兒雪兒,等到權兒休息好了之後,你們就帶他去落日森林獲取第一個魂環,記住,只需要給劇毒魔藤找一個魂環就可以了,至於屠龍刀暫時不要給它附加武魂。」

「是的,副宗主。」王月兒和王雪兒聽着輕輕點點頭道。

「落日森林?這裏距離落日森林很近嗎?」王權聽着落日森林這個詞,一下子看向了王森道。

王森聽着點點頭道:「是啊!準確的來說,我們花宗現在就是隱居在落日森林裏的,只是靠近海岸,遠離人群而已。」

王權頓時有了興趣了,激動道:「父親,你知道仙品嗎?」說出這句話后,王權就感覺自己很白痴,王焱,王淼,王森他們三個可都是服用過仙品的,怎麼可能會不知道啊!

王森聽着笑了笑道:「嗯,當然,宗門也給你準備了一株仙品的,不過,現在你還太小了,雪色天鵝吻的藥力太過於的強橫,雖然和我們的劇毒魔藤非常的匹配,但,過早服用仙品你身體也難以承受藥力,等你二十級的時候在服用也不遲,到時候你就可以直接吸收一個千年魂環了。」

「哦。」王權聽着也沒有反駁,因為他們的劇毒魔藤和雪色天鵝吻這個仙品非常的搭配,而且服用了這個仙品之後,第二個魂環就可以直接吸收千年的魂環,第四個魂環就可以直接吸收萬年的魂環,第八個魂環可以直接吸收十萬年魂環。

除了最開始的大號王焱之外,王淼和王森的魂環搭配都是如此。

這個時候王權再次說道:「不對,我要說的不是這個,我是想要說,在落日森林裏面有着一個地方有着很多仙品的。」

「很多仙品?」王森聽着愣了一下。

王權稍微想了想,決定還是先不說,當前自己剛剛來到這個世界,一切都莫名其妙的,還是先過幾天,等事情理清楚了在說也不遲,開口道:「算了,當我沒說好了。」

而王森對於王權倒也是無條件的信任,笑道:「呵,和你爹我還見外啊!行吧!不管你說的是真是假,如果想要說了隨時告訴我都可以。」

聽到這話王權心中一暖,對於王森這個突如其來的『父親』倒是也有了些好感。

「好了,你好好休息吧!我先走了。」說着,王森轉身便離開了。

這時,王權看着自己的雙手,現實人生可和遊戲不一樣,現在自己要先試着看怎麼使用武魂才行,在遊戲裏面雖然自己挺溜的,但是如今自己可是穿越到了斗羅大陸了。

很快,王權就感覺到了體內有股神奇的力量湧現了出來,下一秒自己的左手上面出現了一跳紫色的藤蔓,王權看着有些激動道:「這就是武魂。」

「是的,少主,這就是你的武魂,劇毒魔藤。」在旁邊的王月兒點頭道,她的武魂只是普通的薔薇花而已,只能夠算得上是一個中級武魂,和王權的頂級武魂劇毒魔藤可沒得比。

王權隨後看向了自己的右手,很快就又感覺到了另外一股力量從自己的右手中出現了,赫然就是屠龍刀。

這個也是一個頂級武魂,而且還是一個不輸給昊天錘的頂級武魂。

看到自己的兩個武魂,王權心中有些欣慰,還好,召喚出武魂好像並沒有想像中的那麼麻煩,一切都很順利。

王權看着了王月兒和王雪兒這些NPC,雖然以前玩《魂師對決》的時候,她們是NPC,對於宗門的忠誠度是百分之百,但是現在花宗和自己都一起穿越到了斗羅大陸,這些NPC是否還會向遊戲裏面是百分百的忠誠呢!

『我想這些做什麼啊!就算是這些NPC有異心,也不是一個小小的10級魂士能夠阻止的啊!天塌下來也有高個子的盯着呢!』對於NPC的忠誠度,王權也沒有去多想了,反正王焱可是一個99級的極限斗羅,而王淼也是98級的超級斗羅。

沒辦法,在《魂師對決》這個遊戲裏面,等級升到99級就是極限了,想要升到100級就必須要氪金購買神位傳承才行,所以王焱就一直卡在了99級。

至於自己的話,就安心的做一個花宗的少宗主好了,反正花宗本來也就是自己一手建立的。

『就是不知道現在NPC來到了斗羅大陸之後,他們能不能升級呢!』想到這裏,王權不由的沉思了。

在花宗裏面,九大長老和十三位堂主全部都是魂斗羅級別的強者,而他們也全部都是被王權用魂斗羅卡片召喚出來的,魂斗羅卡和封號斗羅卡不一樣,這個不需要氪金,只需要金魂幣就可以召喚了,但是價格貴的嚇人,王權上一世玩《魂師對決》十年,在加上一些棄坑的朋友將金魂幣送給自己,總共也就才只召喚了二十二個魂斗羅而已。

以前在《魂師對決》裏面,這些NPC是不能夠升級的,現在如果他們都可以升級的話,那麼就可以利用仙草和魂骨將他們的實力全部提升到封號斗羅,如果是這樣的話,那花宗絕對可以成為超越武魂殿的最強勢力。

一想到這裏,王權心中就是一陣欣喜,上一世玩《魂師對決》,花宗不過是個近乎墊底的宗門,而這一世如果可以讓花宗成為斗羅大陸的最強勢力,那麼自己也不算是丟穿越者的臉啊! 「沈小姐,親手將對你那麼痴情的男人送進警察局,你可真是大義滅親啊。」尤葉冷冷地說道。

她一開口,屋內三人的表情都變了。

趙澤初疑惑,沈茜維慌張,而面部表情總是紋絲不動的林昊楓,也略感詫異。

尤葉竟然說的是義大利語,而且非常流利!

「你會義大利語?」沈茜維下意識的用義大利語反問道。

「我這人沒什麼文化,高中畢業生,誤打誤撞的,確實懂點義大利語,不然也不會那麼巧,在樓道看到沈小姐跟威廉親熱,聽到你要跟威廉分手。

今早我離開餐廳的時候,恰好碰到威廉在打電話,我猜想他是想去餐廳找你,而你不在。

於是他給你打電話,說他好不容易休一天假,你卻避開他。還說東西在他那裡,他在506等你,不管你什麼時候去,他都會一直等,我當時還想,沈小姐魅力十足,有這麼痴情的男人愛你。

後來到了良樂和沙美的房間,才知道化妝箱失竊了,遠遠看到沈小姐拿著手機回來,對失竊這件事並沒有特別驚訝,反倒一門心思想離開克里斯蒂安。

我大膽猜想,不會那麼巧吧,威廉說的在他那兒的『東西』,就是化妝箱,但我又想,如果沈小姐知道化妝箱的去處,怎麼可能不說出來,讓大家這麼著急呢?

沒想到真被我猜對了,威廉就是小偷,但好在沈小姐放下個人恩怨,通知經理抓到了威廉,還是要謝謝你。」

尤葉一口氣說了這麼多,全程用義大利語,沈茜維的臉色非常難看,沉默著。

原來,尤葉能找到化妝箱,也是靠著會義大利語的巧合,她聽威廉提到「506」,只有維妮家族的人有資格去506,猜想威廉是在給沈茜維打電話。

當時林昊楓帶他們去總統套房商量這件事,沈茜維堅持要走,尤葉一咬牙,決定冒險,去趟506,以沈茜維的身份。

所以當喬傑和沈茜維離開后,尤葉便讓林昊楓馬上約沈茜維見面。

「告訴她三分鐘到達,昊楓,一直拖住她,我去找化妝箱。」

時間緊急,她怕沈茜維改變主意,通知威廉離開,林昊楓也不多問,馬上照辦了。

尤葉等總統套房沒人了,在自己的房間易妝成沈茜維的模樣,告訴趙澤初為了抓小偷,說服經理拿著506的鑰匙等在外面,只要她按動手機給信號,就帶人衝進506。

趙澤初也是相當配合,什麼也沒有問就照做,總算有驚無險,讓她找到了化妝箱。

等沈茜維把前面的話消化過後,尤葉又笑著說道:「沈小姐,威廉為了你都敢偷東西,這可是真愛啊,真讓我感動。」

她笑意盈盈的,沈茜維冷著一張臉,啞口無言,認下了這份嘲笑。

化妝箱本來就不是沈茜維找到的,沈茜維卻以此為理由拒絕拍攝。

尤葉想讓她明白,這世上沒有不透風的牆,她與威廉確實有著不同尋常的關係,說到底,化妝箱的丟失,也是因為她。

沈茜維怎麼會不懂這個道理,尤葉那一口流利的義大利語,夾槍帶棒,如果她還堅持要走,恐怕不好收場。

她的內心已經開始動搖,林昊楓正好開口說道:「所有人都在大廳集合,茜維,你怎麼想?」

「我剛才是在跟尤小姐開玩笑,既然大家準備好了,那就出發吧。」沈茜維恢復了慣常的高傲與矜持。

威廉是她的軟肋,沈茜維終於低頭了。

。「哎呦哎呦,您太客氣了,您這是來晚了。喲那你就錯過一場大戲啊。我跟您說,我親眼所見百年難得一見的大戲,這不是嘛靖王妃和慕容家撕吧起來了。本來嘛兩家積怨已久。一個兵權在握,一個是文官百年,這碰上了不得干一架?」小廝剛才還在說不知道,拿到銀子之後那就化身監控攝像頭似的,全程跟參與其中似的。

而且小哥你太熱情了,跟說書似的。本來因慕容雪和木雲音而起,但秉承著配角不重要的原則,小哥直接忽略了。明明就是慕容家……

《醫品王妃有萌娃》第一百八十八章:火藥桶double炸皇宮 「算你過關。」呂顧心滿意足的微微一笑。

蝴蝶也為你傾倒。

「諾,要怎麼拍?」江白問道,這身衣服穿在他的身上。

整個人沒什麼變化,江白的氣質跟這純白的顏色很符合。

乾淨,出塵。

「我給你拍,你擺POSE。」呂顧跑去房間拿出相機,然後說道。

「聽你安排。」

……

「左一點點。」

「頭不要動…誒!對對對,稍微昂首。」

「完美!再來一張,你背不要駝下來了!」

反正就是聽著呂顧同學的各種指揮,江白腰酸背痛,終於把這張照片拍完了。

「等下我給她拍我也要這樣。」江白恨恨的想,找茬!

照片里的江白穿著白色的襯衫,面帶的笑容給人沐浴春風的感覺。

陽光撕開窗帘,打在江白的身上,鼻樑,長腿。

他身上帶著光。

「不錯,我的氣質出來了。」江白看了之後洋洋自得的對著呂顧說道。

「明明是我的攝影技術好!」呂顧微皺瓊鼻,杏眼一瞪反駁道。

「打住!到我了。」江白趕緊打斷這似乎要吵起來的趨勢。

「你想怎麼拍。」呂顧站到江白剛剛站過的位置,把相機遞給江白。

「就跟我剛剛差不多。」江白指揮道。

呂顧站在江白本身站好的位置,聽從江白的安排。

「你的頭低一點,誒,再高一點。」

「身子往左偏,再回來一點,太偏了。」

「把腰給我挺直咯,咳咳…不用挺太直。」

這無處安放的小眼神在瞄哪裡呢?!

河蟹神獸降臨!404警告。

「還有你那無處安放的小手雙手垂下,算了,背在後面吧。」

呂顧終於忍無可忍。

那就無需再忍!

「江白,你耍我是不是!」呂顧瞪著江白。

「沒有啊,你看我拍的多好看。」江白無辜的撓了撓頭。

呂顧剛看第一張臉色就黑了起來。

「放大拉寬…你跟道爺學的?」呂顧滿臉黑線的看著江白問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