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寒伸手朝着底下抓去,一尊黃金大手,無比的巍峨和浩瀚,威震萬古,并吞八荒,從高空鎮落下來。

「嘩啦!」

一片綻放萬丈神光的大陣,瞬間在崇山峻岭中顯化出來,籠罩林寒要攻擊的那座

《龍血神帝尊》第九百七十八章四面楚歌 山水星域,修士家族的子孫後代,讀書識字是比較普遍的,領悟功法經文,首先得認識經文里的字,啟蒙較早的,六七歲就開始識字了。

家院峰上的每家每戶,至少有一本古書典籍,而明府里的藏書,算是最多的了!

明君臨在管家的陪護下,東遊西逛,找樂子去了;惡搞整人,就是明君臨快樂之源泉。

家院峰雖然雄偉高峻,但鄰近的兩個院落,有小道連通,明君臨經過五座院子都沒有停下腳步。

院子里要麼住著上了年紀的老頭子、老太太,要麼同齡人不在房子里,三四年的遊玩經歷,明君臨能記住哪座院子住著同齡人,也能迅速判斷出其是否在家中!

不斷地在羊腸小道中穿梭,一座院落顯露於明君臨的眼幕中,他放輕腳步,壓低身子,找準時機,慢慢接近兩個正在玩遊戲的蒙笑和年傳休!

明君臨使勁大吼一聲,兩個男孩子被嚇得一哆嗦,轉而怒氣衝天,側臉一看是家院峰的「惡魔公子」明君臨,硬生生地將罵人的話,憋回了肚子里!

蒙笑的母親放下手中的活兒,著急地來到蒙圈名的修鍊房間,滿臉憂愁地看著丈夫。

蒙圈名點一下頭,表示他已經知道外面的情況:惡魔公子到了家門口,正在整治笑兒。

明君臨像大人似的背著雙手,低頭往地面上一看,卻是一個沒有寫完整的「察」字,下部分的「示」未寫,明君臨自然不識。

明君臨裝做大人模樣和口氣,道:「玩認字遊戲,能提高學習效率,如果有獎懲的話,效果更佳。」

雖然都讀書識字,但都是各家長輩教導,而且沒有使用統一的典籍當教材,學習進度也不一樣,幾個人聚在一起玩識字遊戲,談不上公平公正,誰掌握了遊戲技巧,誰就掌握了主動權,就會立於不敗之地!

蒙笑與年傳休「喏喏」兩聲,心中非常著急,不知道是拒絕明君臨的建議好呢,還是接受他的建議好!因為對他倆來說,獎勵肯定是沒有的,懲罰肯定是無限的,明君臨就是一個不吃虧的主!

對於鬼點子特多的明君臨來說,他如果要入群一起做遊戲,直接拒絕他,惱怒起來,就會拳腳相加,尤其是以後的懲罰,見一次辱沒一次……

明君臨對蒙笑比較熟悉,因為惡搞過他幾次了,但對年傳休沒有什麼印象。

見倆人回答不利索,明君臨雙眼一瞪,道:「認錯一個字,或者認不出,在地上爬行,學小狗叫!」

蒙笑與年傳休的臉色十分難看,如果輸了學狗叫,豈不是變相地辱罵父母親?

蒙笑顫慄地道:「請明公子換個懲罰方式。」

明君臨眼珠一轉,左腳向左邁開半步,道:「鑽褲襠!」

年傳休要反對,但心中畏懼明君臨,側臉看著蒙笑,希望他拒絕。蒙笑卻答應了下來:「好!」

肌膚不受一點傷害,但鑽褲襠是一項侮辱性特彆強的處罰,刺激心靈!蒙笑知道明君臨的壞點子特別多,拒絕了鑽胯的建議,下一項懲罰可能更難接受。

明君臨道:「咱們三個分開,相距五丈,在地面上各寫三個字,輪流辨認!」

明君臨站在原地不動,蒙笑與年傳休只得斜走分開,拉開五丈遠的距離,低頭思索比較難識而又會寫的字!

明君臨彎腰撿起一顆長圓形的石子,寫字之前,給管家使一個眼神。

康隸是結丹境修士,又陪伴明君臨十多年的時間,他的一舉一動,都了如指掌,而且暗中幫助明君臨許多次了,配合相當默契!

康隸就在明君臨的身邊,神識傳音:「三公子,三個『土』字,組成一個『垚』字。」

明君臨並排寫了三個「土」字。

康隸神識道:「一個『土』在上,其餘兩個『土』字在下方。」

明君臨將寫錯的字抹掉,又豎著寫下三個「土」。

康隸憋住笑,神識傳音:「三公子,一個『土』字在上,兩個『土』字並排在下方。」

明君臨終於將『垚』字寫對了。

在管家的指導下,明君臨又寫出了「淼」和「焱」字!

蒙笑的母親雖然是一個凡人,但見到明君臨的舉動,便知道他在作弊使壞,不是靠真才實學,擔心兒子上當吃虧!

蒙圈名神識道:「此人是飛仙門明長老的三公子,咱們蒙家招惹不起,讓笑兒吃些小虧,反而對他的修行,會有些幫助!」

蒙圈名的修為才凝氣境後期,與結丹境的康隸差得太遠。凡人之間的玩耍,受到的傷害非常有限,修士不宜參與其中,孩子們的小糾紛,長輩們也不宜參與其中。

明君臨用手指了指蒙笑,道:「你先來認識本公子寫的三個字。」雙眼看著年傳休,「你站在原地不動。」

蒙笑小跑到明君臨的身邊,低頭看地面上的三個字,腦袋蒙了。

「如果認識,你輕聲念出來。」明君臨雙腳叉開,「一個字也不認識的話,就從我的胯下鑽三次!」

怕蒙笑大聲讀出來,年傳休聽到了,臨時掌握。

蒙笑額頭冒汗,年傳休見勢不妙,立即逃跑!

蒙笑比年傳休大六個月,讀書識字非常用功,經常在一起玩識字遊戲,蒙笑一個字都不認識,他年傳休肯定認不全。

年傳休既不辨認明君臨的字,也不叫明君臨辨認他寫的三個字,現在離開現場,算是半途棄權,最多挨一頓揍,可以避免鑽胯之辱!

明君臨正暗自歡喜,聽到急促的腳步聲,側臉一看,發現正在撒腿逃離的年傳休,大喝一聲:「站住!你再跑,打斷你那雙狗腿!」

年傳休不單沒有放慢腳步,反而更加拚命地往家跑!

眀君臨氣得眉毛倒豎,重哼一聲,道:「先去收拾他,你的先記著!」邁開步子急追!

蒙笑看著玩伴逃得沒了身影,更加擔心年傳休!明君臨非常記仇,而且不達目的誓不罷休,年傳休就算逃得了初一,也逃不過十五,還會得到加倍的處罰!

羊腸小道四通八達,但崎嶇不平,還伴隨著懸崖峭壁,十分危險。康隸騰飛升空,護照明君臨,也防備年傳休失足掉落懸崖!

畢竟都是同齡的凡人,年傳休逃跑在先,明君臨追趕在後,山道又不好走,所以不是幾息半刻時間,就能追趕上的!

明君臨渾身冒汗,小臉蛋紅撲撲的,小嘴微張,喘著粗氣,眼神堅定,緊追不捨!

「爸媽,救我!」院落遙遙在望,年傳休呼救!

年傳休的父親聽到兒子的呼叫聲,立即跑出房間,迎接年傳休,見到空中飛行的康隸,心中驚恐萬狀!

「不知休兒何處得罪了公子?」

年傳休跑到他父親的身後,扶著大樹喘息,明君臨雙手叉腰,怒睜雙眼,瞪著年傳休。

調息半響,明君臨理直氣壯地道:「玩識字遊戲,他明知要輸了,半途逃跑,逃避懲罰!」

明君臨繞過年傳休的父親,拳腳相加,年傳休鬼哭狼嚎…… 血淋淋的屍體。

就這麼倒在地上!

空氣中。

瀰漫着血腥的氣息!

直到臨死前,刀疤男的眼中,還殘留着一絲不敢置信的驚駭…!!

此刻。

所有的手下,都是驚駭不已!

撲通跪地的聲音。

不斷響起!

砰砰砰…!!

在無數軍隊人海,冷戾眸光中。

在場的所有小弟。

都在瘋狂的磕頭!

就連額頭上,都是血水飛濺,猙獰無比!

但,沒有人敢停下來!

往日裏。

這些人欺男霸女,仗着身後的大人物,肆意妄為!

而,今天。

他們,都徹底栽了…!!

眼看着。

甚至,還有性命之危!

「我們…我們都是被逼的啊!」

「您大人有大量,把我們…當個屁放了吧…!!」

哭喊的聲音,不斷響起!

一旁。

小保安謝明,愣怔的看着這一幕。

甚至有種窒息的感覺。

他,被這一幕徹底鎮住了!

沒想到。

這秦先生,竟然果決到了這樣的地步!

說動手,就動手啊…!!

毫不含糊,當場就殺了一人!

這,簡直…!!

超出了謝明的想像能力!

此刻。

秦蒼穹吞吐著煙捲,眸光淡漠平靜。

面對這些打手的求饒。

他的心中,沒有一絲的波動!

現在看着可憐。

但,平日裏。

這些人,就是另一幅面孔了!

剛才在門口。

若不是秦蒼穹趕到,恐怕小保安謝明,不死也要落個重傷!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