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場的所有人中,徐志明是在這裡可以說是身份比較高的了,而且徐志明的健康醫藥公司,這幾年來市值一直在不斷的飆升,比他們在座的這些傳統企業的企業家,身價增長的都要快。

其實是有一些徐志明的老前輩,或者是身家比徐志明還要高的,對徐之明也是有些敬畏三分。

「我看人已經到齊了,既然到齊了的話,那我們就談正事吧!」

說完這句話之後,徐志明向旁邊的服務員擺了擺手,示意讓服務員們出去。

而這些服務員也很是懂事,看到徐志明的手勢之後,便向在場的所有大佬們鞠了一躬之後,走出了包廂。

畢竟這家也算是淮陽城裡面數1數2的高檔酒店了,這些服務員們也都很懂事,知道他們肯定是有要是商量的,便離開了包廂。

徐志明見服務員們都走了出去,便直接步入正題。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聽說一個叫做夏氏集團的。」

徐志明說完這句話之後,眾人都面面相覷,在底下議論了一番。

「聽說過,不過好像不是我們淮陽城的企業,我之前對這家公司有所耳聞,不過並沒有在意,也不知道這家集團到底是做什麼的。」

「好像是賣保健品的吧,說起來還和徐總是同行,他們家的保健品挺出名的,在隔壁的永城,也是有著一席之地的。」

「是這樣的,之前我有幾個親戚一直在吃他們家的保健品,不過這幾年他們的保健品生產的數量好像急劇減少,在市場的地位也一直在下降,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也就是因為我的幾個親戚一直在吃這個保健品,所以我才知道的,不然我根本就不知道這家公司。」

雖然說在場的很多富豪大老闆,沒有任何人是和夏氏集團有過合作,或者是一些聯繫的,但是畢竟他們都是生意人,其實是不在一個城市裡面,他們或多或少對夏氏集團這個企業有著一些了解。

雖然說夏氏集團這幾年不比從前,但是在前幾年,夏氏集團在保健品這個行業,在這一整個省,都可以排得上名號,所以說這些大老闆們知道建設集團也並不奇怪。

甚至是有的人也是通過夏氏集團所生產的保健品才了解到夏氏集團的,所以他們對夏氏集團生產的保健品都有著一番的讚賞。

然而他們有些不明白的是,為什麼徐志明費那麼大力氣把他們這些人全部召集在一起,第1句話就是問他們認不認識夏氏集團。

這有些讓他們不知所措,畢竟不是同行,夏氏集團和他們可是一點關係都沒有的。

不過徐志明見眾人對建設集團或多或少有這一點的了解,於是徐志明便繼續問道:「既然你們對夏氏集團都有著或多或少的了解,那麼你們最近有沒有聽到一些風聲,夏氏集團要進軍我們淮陽城的市場了。」

眾人一聽徐志明的這話,瞬間都開始議論紛紛。

「這個我們倒是不太清楚,畢竟他們是做保健品的,我這個做房地產的,又不關心他們。」

「就是,我是做建材生意的,他們這家公司做保健品,我最多也就是有可能成為他們的顧客,八竿子扯不上關係,咱也不清楚什麼情況。」

徐志明說完這話之後,在場的各位富豪大老闆,還是不明白徐志明到底想表達什麼。

他們都覺得就算是他們知道,也和他們沒有任何關係,何況他們根本對夏氏集團沒有一點關係,他們也沒必要去關心。

而徐志明也是沒有想到,關於夏氏集團要進軍淮陽城市場的這件事情,以及夏氏集團在淮陽城裡面大肆購買地皮建設工廠的事情,他們竟然一無所知。

「既然你們不知道的話,那我在這裡就不妨跟你們仔細的說一下。」

「前面我也說了,夏氏集團現在正在準備進軍淮陽城的市場,而且他們這個項目已經做了充足的準備了,很多地皮都已經購買完成,現在也正在大四的建設工廠,而且他們對這個項目十分重視,把他們在永城總部裡面的很多精英骨幹,都派遣到了淮陽城。」

「據我現在的了解,他們所要建設的工廠,大概有五家,而且每一個工廠的規模都十分巨大。」

聽完徐志明的這一番話之後,眾人們都開始驚嘆不已,雖然說這和他們表面上並沒有什麼關係,但是夏至集團這樣大規模的建設工廠,也算是一個比較大的消息了。

。 她強裝鎮定,臉色佯裝凝重,「居然有人敢做這種事,簡直是膽大包天,幸好娘娘沒事。麻煩你轉告娘娘,就說我們謝謝她的好意,但是我們吃不來這蛇羹。麻煩你把蛇羹端走吧!」

酒兒冷冷一笑,「娘娘賞賜之物,哪有端走之理?娘娘說了,這是她命人辛苦燉的,你們一定要給她面子,把這蛇羹吃了!如果你們不吃,就是不把她當王府的主子!不把她當主子,那就請你們離開!」

「你什麼意思?」南宮柔站起身來,冷冷的瞪着酒兒。

以前她是高高在上的側妃,這些奴才都要向她卑躬屈膝,曲意逢迎。

如今連一個奴才都敢爬到她頭上,她真是氣得要命!

「我就是字面上的意思,要你們給娘娘面子,把這蛇羹吃了!」酒兒雙手環胸,冷聲道。

「你!」南宮柔氣得臉色陰沉,她光是看一眼這蛇羹都想吐,又怎麼會吃!

「柔小姐不想吃嗎?不想吃的話,立馬收拾東西離開吧!」酒兒淡淡的道。

「吃,我們吃!」這時,柳氏突然拿起筷子,夾了一塊蛇肉,強忍住噁心,吃了起來。

這蛇肉連皮都沒剝,也沒清理內臟,吃起來又腥又澀,她才吃了一口,就差點嘔吐。

但她必須忍,如果現在離開王府,她的一切計劃都毀了!

她還沒有替女兒報仇,又怎麼甘心離開?

她又趕緊拿起筷子,遞給南宮柔,「柔兒,你也嘗嘗,這蛇肉的味道還挺香的。」

「娘,這肉這麼噁心,我不想吃!」南宮柔轉過臉,一臉嫌棄的說。

「吃吧,你把它當成豬肉就好了,王妃娘娘賞賜的,可是好東西!」柳氏說着,把筷子塞到南宮柔手裏,目光嚴肅的瞪着她。

不是她要逼女兒吃蛇羹,而是為了報復雲若月,她們必須隱忍。

酒兒看到柳氏的反應,更加肯定了王妃娘娘的猜測。

娘娘說柳氏一定捨不得離開王府,因為她還沒有報仇成功。

她是個睚眥必報的人,沒有成功,是不會甘心離開的。

果然,她為了不離開,連蛇羹都願意吃。

南宮柔被柳氏這麼一逼,委屈得眼淚都流了出來,她嫌惡的掃了那蛇羹一眼,拿起筷子,輕輕的扒開那蛇皮,夾起一塊白肉,顫顫巍巍的塞進了嘴裏。

「嘔!」一嘗到這蛇腥味,她頓時難受的站起身,跑到門外乾嘔了起來!

「柔夫人,你這是怎麼了?」這時,打探消息的周嬸和王嬸也回來了。

一看到酒兒,她們頓時一愣。

「周嬸,王嬸,你們來得正好,娘娘賞了你們一道金龍湯,你們一起來吃吧!」酒兒說完,意味深長的看了周嬸和王嬸一眼。

「金龍湯?」兩人走進來一看,便看到了那噁心的蛇羹,周嬸頓時嚇得肝膽俱裂,瞳孔瞪大,王嬸也是脊背發涼,一顆心都懸了起來。

酒兒看着她們,這做了虧心事的人就是不一樣,膽子都比別人小很多。

「對,王妃見你們伺候柔小姐辛苦了,特地獎賞你們的。吃了這金龍湯,說不定能白日飛升,羽化登仙。」酒兒說完,對身後的幾名婆子道,「我先走了,你們可要伺候她們,把娘娘賞的金龍湯吃完,連一滴湯都不許剩。」

「是,酒兒姑娘。」 羅長風一回到家裡,就見崔家的下人也在,他妻子正目不轉睛的看著一張字條,便問道:「崔福,你怎麼過來了?你家夫人和小少爺可好?」

崔福聽了未曾開口先抽泣起來,哽咽道:「羅爺,小人早上起來去給老爺夫人小少爺請安,誰知夫人不在房中,小人又尋到書房,老爺也不在,但小人看到硯台之下壓著一張字條,便拿起來一看,然後按照字條上說的來找羅爺您,誰知您也不在,小人只好麻煩羅夫人了。」

羅長風一聽立馬想到崔夫人肯定被董卓抓了,忙從妻子手中拿過字條,只見上面寫著:有事外出,不用擔心,若我遲歸,去找親家。看過字條,他將崔毅的死訊告訴了妻子,他妻子一聽怔住了,不知道昨晚發生了什麼事,崔福聽了抽泣的更加厲害了,然後嚎啕大哭起來。

羅長風待崔福哭過,吩咐他回家去先給崔毅辦喪事,然後建一個衣冠冢,崔福聽了抹著眼淚走了。

接下來羅長風將事情的始末對妻子說了,還說自己準備去洛陽救崔夫人母子,讓妻子與女兒先回娘家,待事情辦完后就去找她們。

羅長風的懷疑是對的,崔夫人母子確實被抓了,但不是董卓,而是李素,李素此人工於心計,他在張濟進去找崔毅時,便偷偷的派人從後面綁走了崔夫人母子,並且立馬派人送往洛陽,送走之時,他看到了崔夫人的容貌,貌美如花,花心的他立馬打定主意,意想天開的要將崔夫人佔為己有,於是他吩咐手下將崔夫人悄悄的送到自己住的地方,還讓手下保密,千萬不能讓董卓知道,因為董卓也是一個色中餓鬼,不過董卓這人非常迷信,當他知道李素捉了崔毅的妻子,而且還是個產婦,他覺得非常晦氣,便只是隨便問了幾句,李素矇混過關的理由是自己的妻子剛生小孩,奶水不足,抓崔毅的妻子來當個奶娘而已。

羅長風先送走了妻子,又與晁蓋花逢春二人去崔家祭拜過崔毅后,便馬不停蹄的趕往洛陽,準備去救出崔夫人母子。

董卓一進洛陽,為了籠絡幫眾,收買人心,便在城裡給七位堂主買了房子,當天晚上,羅長風,晁蓋,花逢春三人經過一番搜尋,終於找到了李素的住處,三人都是江湖人士,翻牆越脊如履平地,進到院子里,只見屋內一片漆黑,看來李素及家人都睡了。

但西北角一間矮小的房子里還亮著燈,羅長風迅速跑到窗前側耳聆聽,聽見裡面有哄小孩入睡的聲音,正是崔夫人的聲音,他立馬抬手敲敲窗戶,就聽裡面的人問道:「誰呀」?

羅長風壓低聲音說道:「嫂嫂,是我,長風啊。」

崔夫人一聽趕忙來開了門,待羅長風進屋后,開口問道:「長風兄弟,你怎麼來了?」

羅長風道:「嫂嫂,我是來救你和侄兒的,快跟我走吧。」說完將崔毅的事告訴了崔夫人。

崔夫人聽了顯得很平靜,其實她已經知道了夫君的事,並且暗暗發誓一定要為夫君報仇,基於這一點,她只能說道:「我不走,我要留在這裡。」

羅長風焦急的問道:「為什麼呀」?

崔夫人道:「你不要問了,你以後會明白的,這是我的決定,你快走吧。」

羅長風又問道:「嫂嫂是不是怪我連累了崔兄」?

崔夫人道:「不是,不是,我並沒有怪你,你和他肝膽相照,他這樣做一定有他的道理,我想他臨死時一定將我們母子倆託付給了你,但我真的不能跟你走。」

羅長風見勸不動崔夫人,只好說道:「好吧,既然你堅持不走,那我也不再勸了,你保重,我走了。」

走到門口時,羅長風轉身說道:「嫂嫂,待廉威長大成人後,我們會來接他去完婚,你不會反對吧。」

崔夫人道:「以後的事誰也料不到,到了那天再說吧,如果真有那麼一天,我高興還來不及,怎麼會反對呢。」

羅長風道:「好,那我們就說定了。」說完走出屋外叫上負責警戒的晁蓋與花逢春,然後三人跳出院外,迅速消失在黑夜之中。

第二天,羅長風與晁蓋,花逢春分道揚鑣,晁蓋與花逢春繼續留在洛陽,關注大漢幫的動向,羅長風則去追趕他的妻子,陪同妻子一起回娘家不在話下。

再說何進死後,他的一些心腹親信如虎狼般圍住了總舵,總舵內外頓時成了戰場,這些人在外面耀武揚威,威逼利誘,誘惑十長侍打開大門,棄械投降。

十長侍並不傻,若是讓這些人進來,他們都會被亂刀砍死,死無葬身之地,於是乎,在張讓的帶領下,他們找到何夫人,想讓何夫人出面調停,何夫人恨他們殺了何進,說自己無能為力,張讓等人無計可施,便綁架了何夫人,少幫主及劉協,又在總舵內放了一把火,趁混亂之即往北逃竄。

與此同時,何進的心腹親信吳匡,劉璋等人也打破了大門,攻進了總舵內,見人便殺,逢人便砍,這時何進的好友袁術也帶人前來幫忙,一時間,總舵內兵器揮舞,殺聲震天,結果是屍橫遍地,血流成河。

吳匡,袁術帶人四處搜尋十長侍及其手下,袁紹和其叔叔袁隗卻假傳少幫主之命,斬殺了樊陵與許相,然後何進的弟弟何苗得到消息,帶人前來救援,也被吳匡和董卓的弟弟董旻殺死。

這時張讓等人正往北逃,何夫人由段珪挾持著,路上碰到了聞訊趕來的盧植,盧植拿著一把長矛凜然站在那裡,正用一雙不可進犯的眼睛瞪著段珪,段珪見狀,本來慌亂的心升起一股寒意,害怕極了,便放了何夫人,自己逃命去了。

然後盧植和長老閔貢尾隨追趕,到了黃河邊上的小平津渡口時,張讓等人被閔貢追上,閔貢除了斥責張讓等人禍害漢幫外,還斬殺了好幾個十長侍,剩下的見大勢已去,便紛紛投河自盡。

至此,大漢幫兩大勢力煙消雲散,但不幸的是前門驅狼後門又進虎,虎視眈眈的董卓進洛陽了。

閔貢救了少幫主及劉協,此刻正策馬往總艦而回,董卓一得到少幫主回來的消息,便召集了一批漢幫各堂的堂主及自己的手下前去迎接。

董卓等人在洛陽城北北芒阪碰到了少幫主一行人,這時有個叫崔烈的長老一見董卓帶了這麼多手下來,心裡隱隱有些不安,便責問董卓意欲何為?

董卓一聽頓時大怒,破口大罵道:「我一接到何進的書信,立馬日夜兼程,馬不停蹄的趕來救援,你還敢責問我,信不信我砍下你的頭當球踢?」

此時此刻,董卓不想再裝了,也不想再等待了,他給了崔烈一個下馬威的同時狼子野心也昭然若揭。

然後他上前拜見少幫主,少幫主只是哭泣,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他便轉頭問旁邊的劉協,劉協則將內亂的始末娓娓道來,董卓一聽,心中大喜,他準備將少幫主廢掉,讓劉協當幫主。

董卓是來拿權的,並不是來振興漢幫的,他需要的不是一個厲害的幫主,而是一個容易控制的幫主,劉協只有九歲,控制起來比少幫主要容易的多。

那董卓為什麼要廢掉少幫主呢?很明顯是為了剷除何夫人的勢力,先前殺死何苗,他的弟弟董旻也有份,何夫人對此又怎麼能不記仇呢?就算沒有何苗的死,少幫主若在位一天,那何夫人的勢力就存在一天,這顯然不利於他的專權,而劉協則不一樣,母親早死,沒有靠山,很容易控制。 這段時間蔡健大部分時間都留在了華夏,主要還是為了解說的工作。

也因為解說了這些比賽,導致蔡健在國內的名氣越來越大了。

可惜蔡健畢竟不是專業解說,所以很多時候處理的不是很好。

時間過去的非常快,不知不覺來到了12月份。

中超聯賽也隨之結束了,蔡健旗下的球員表現都挺不錯的。

而且最近蔡健經常留在華夏,所以相對的可以多照顧一下這些球員。

在賽季中段的時候,京城國安位列中超積分榜的第一名。

如果他們可以延續,說不定真可以獲得中超冠軍。

但是比埃拉受傷了,隨後比埃拉被租借到了西乙。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