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人沒有想到楚楓肩膀上那隻普通的黑貓居然是一隻衍輪境的妖獸。

肥胖男子等人臉色十分難看,沒有想到對方身邊居然有一隻衍輪境的妖獸,他們想要奪取天境武者的傳承,恐怕十分困難。

而且最為重要的是,對方身邊有一隻衍輪境的妖獸,必然不會是沒有來歷,越是強大的妖獸越是有著強大的傲骨,不會屈尊在一個弱小的武者身邊。

灰衣少年聽到墨鱗妖虎的怒吼,面色十分委屈,看向楚楓道:「不是我,真的不是我出賣你們,我沒有告訴別人你獲得了傳承,真的請你相信我,我真的沒有。」

「不是你,難道是我。」

墨鱗妖虎怒道,楚楓獲得傳承一共只有三人一虎知曉,楚楓自己不會出賣自己,月如霜肯定不會出賣。

如果懷疑,肯定是要懷疑他和灰衣少年。

墨鱗妖虎自己當然知曉自己沒有出賣,雖然他看楚楓這個傢伙不順眼,但並不會做這種下作之事。

排除一切,剩下只有一個人,那就是眼前的灰衣少年。

楚楓看到灰衣少年的目光,那目光十分的純凈,對方並不像是一個心機深沉之人,看對方表情不像是說謊。

楚楓伸手抓著墨鱗妖虎脖子,將他提了起來,目光看著手中的墨鱗妖虎,道:「我雖然經常戲弄你,但你也不用玩的這麼狠吧!」

「啥?」

墨鱗妖虎暴怒,道:「虎爺的虎品那是有保障的,不是我出賣了你。我出賣你有什麼好處,弄得你被人追殺,還不是我替你擦屁股,我這不是吃飽撐的,沒事找事。」

「你說的也有道理,難道當時還有第四人?」

楚楓眉頭微皺,感覺這件事有些古怪,按理說如果真有第四人在暗中,在得知自己獲得傳承,不是應該糾結人馬殺來,奪取傳承,又怎麼會散播出去,這顯然是要致自己於死地。

墨鱗妖虎怒道:「肯定是這個小子,我先將他暴打一頓,絕對可以讓他說出實話。」

灰衣少年聽到楚楓沒有懷疑自己,十分的感動,激動的眼淚流了出來,用手擦了一下眼睛上的淚水,說道:「你們先走,我幫你們抵擋住這些人。」

灰衣少年手中的那符籇散發出十分璀璨的光輝,隨後四周天地靈氣不斷的朝著他所在之地匯聚,一股十分恐怖的天威瀰漫開來,比那衍輪境強者身上的威壓還要恐怖。

那些圍住楚楓的衍輪境武者一個個臉色難看,這符籇品階很高,蘊含的力量十分強大,足以威脅到他們的生命。

楚楓看向灰衣少年,沒有想到對方身上居然有著如此寶物,而且居然膽敢在這個時候幫助他,道:「多謝,不用,這些傢伙我不是很在意。」

衍輪境的武者聽到楚楓居然膽敢小覷他們,心中暴怒,不過雖然十分憤怒,但沒有人膽敢說什麼。

楚楓目光看向何無法,道:「和我有仇的人不是很多,要置我於死地的人更少,結合這兩點,有兩個人值得懷疑,一個是你何家之人,另一個是那個玄天宗鄭長老,鄭乾的父親。

散播謠言說我獲得天境武者傳承,不知是你何家之人,還是那死去的鄭洪?鄭洪的可能性很小,因為對方實力強大,不屑做此事。」

何無法看向楚楓,目光冰冷,他沒有想到對方身邊居然有一隻衍輪境的妖獸,想要擊殺對方如今已經不可能了。

散播謠言是何家的計謀,不過他不會承認,因為這件事死了不少人,他不想為何家引來不必要的麻煩。

何無法冷聲道:「我何家沒有散播謠言,之前你藉助一把寶劍擊殺了鄭乾,我何家只是說你身上有著一把寶劍,至於為什麼後來傳著傳著,就傳成你獲得了天境武者的傳承,我就不得而知了。」

「什麼?」

四周不少人面露震驚,沒有想到整件事居然只是一個烏龍,不過這個烏龍好像還真的對上了,只是眾人小覷了目標人物。

衍輪境的強者也是一臉震驚,不過仔細想來,那些傳言有著許多版本,不過很多版本之中都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一把絕世寶劍。 「啥,居然是個烏龍。」

墨鱗妖虎目光一愣,怒道:「謠言害死人。」

如今真相大白,楚楓笑了一下,想不到整件事就是一個烏龍事件,弄得自己如此狼狽,事件的起因是他手中的天荒劍。

天荒劍本身就是用十分珍貴的材料煉製而成,如今烙印了他誅天劍魂的烙印,擁有著十分強大的力量,不比一般的寶器要弱,自然會讓人誤以為是絕世寶器,引人窺視。

楚楓目光看向何無法,從對方身上感受到一股十分恐怖的氣息,對方實力遠不是他所能夠抗衡,就算是爆發全部力量,施展出武魂之力,恐怕也是難以擊殺對方。

「你是來找我報仇?」楚楓說道。

何無法目光冰冷,道:「沒錯,殺兄之仇不共戴天。」

「呵呵……」

楚楓大笑起來,道:「你不問我為什麼殺了你那兩個兄弟?」

「不需要,不管他們做了什麼,他們始終是我兄弟,和我一起長大的兄弟,身為他們的兄長,自然要為他們報仇。」

何無法冰冷的說道,如果不是忌憚楚楓手中那衍輪境的妖虎,他不會和一個築基境的武者廢話。

楚楓笑道:「雖然我接觸這武道世界沒有多久,但知曉武道世界本就是一個殘酷之地,每天都有無數的人死亡,死在你那兩個兄弟手中的人恐怕不在少數。

有一句哈說的好,殺人者人橫殺之,你那兩個兄弟既然招惹了我,死在我手中,算是他們咎由自取,你們何家派人追殺我,我沒有尋找你何家的麻煩,你應該感到慶幸。」

楚楓雖然說的十分霸道,但以他的實力根本無法拿何家怎麼樣,至於墨鱗妖虎,他可是指使不動這個大爺。

何無法目光沒有絲毫的變化,冷淡的道:「殺人者人橫殺之,沒有錯,但弱者就該被強者奴役,他們沒有實力死在我那兩個兄弟手中,是他們無能,他們的家人不能夠報仇是他們家人的無能。」

「你的意思是你不是無能之人?」

楚楓目光看向何無法,對方雖然是紫府境,但表現遠不是旁邊幾位衍輪境所能夠相比的。

肥胖男子幾人在墨鱗妖虎開口之後,眼神之中都流露出忌憚畏懼之色,一個個如今都成了啞巴,不敢開口。

何無法雖然目光看向墨鱗妖虎眼神之中充滿了忌憚,但並沒有絲毫的畏懼,即便是面對楚楓,眼神之中依舊是充滿了毫不遮掩的殺意。

楚楓傲然的說道:「你想要殺我,我給你一個機會,一年之後,你可以隨時找我,我們之間可以來一個生死決戰,你可以放心,我不會依靠這個傢伙,是由我和你,到時候生死有命,我死了不會有人找你報仇,當然你死了,如果有人來找我尋仇,我會殺了他。」

何無法聞言眉頭微動,沒有想到如今對方站在絕對的優勢下,居然還敢和自己立下如此約定,這是對自身太過自信,還是太過小覷自己。

老公,情深不淺! 楚楓不是對自己太過自信,而是因為他可是使喚不動墨鱗妖虎這個大爺,否則懶得和對方廢話,直接就教對方如何做人。

當然,楚楓膽敢下如此約定,那是他對於自己十分自信,雖然如今他只是一個築基境的武者,但一年之後他絕對可以超越對方。

「好。」

何無法答應下來,道:「一年之後你我生死對決,你放心,如果我死,絕對不會有人找你尋……」

「不可。」

此時一道聲音從遠處傳來,隨後一個中年男子踏空而來,樣貌和何無法有著幾分相似之處。

何蒼冥雖然對自己兒子自信,但楚楓讓他無法看透,對方身邊居然有一隻衍輪境的妖獸,必然有著來歷,一年以後很難保證對方是否會弱於自己兒子,他不希望自己兒子有危險,何無法是他最後一個兒子,是他全部,他絕對不能夠讓自己兒子有事。

何無法看向何蒼冥,道:「父親,我已經決定,不會更改,武道之路本就是一場殘酷道路,不是自己死,就是對方死,逆流而上,踩著一具具屍骨登上巔峰,今日我退縮,日後無法踏上武道巔峰,請父親不要阻止我。」

何無法面色堅定,做出的決定絕對不會改變。

知子莫若父。

何蒼冥看到何無法那堅定的目光,知曉自己改變不了什麼,嘆息一聲,不在說什麼,心中下定決定,一旦自己兒子真的輸了,他絕對不會放過對方。

楚楓看向何蒼冥,道:「想不到你居然能夠教導出如此一個出色的兒子,可惜你沒有教導好另外的兒子,既然和我結了因果,註定將會成為我武道路上的枯骨。」

楚楓說完,看向何無法,道:「我在天劍閣,一年之後你可以隨時找我。」

「走了。」

楚楓看向灰衣少年說道,隨後轉身離去,四周那些衍輪境的大佬沒有一個人膽敢攔路,就連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灰衣少年急忙的跟上。

當楚楓離開何無法等人的視線之後,頓時大喘著氣,道:「嚇死我了,裝逼真是累呀!」

墨鱗妖虎鄙視的看著楚楓,道:「我還以為你先將他們一個個打一頓,然後踩在他們身上,趾高氣揚的道:就你們這些廢物也敢打我的主意。」

楚楓道:「我要是有碾壓他們的實力,說不定會這麼做,但我可只是一個築基境的螻蟻,在衍輪境武者手中連一招都走不了,別說是衍輪境,就算是紫府境我也不是對手,你當我是白痴主動去招惹那幾個傢伙。」

楚楓看向灰衣少年,道:「多謝你,想不到在那麼危險的情況下你居然膽敢站出來,你這個朋友我交定了。」

灰衣少年臉色蒼白,心有餘悸的道:「別說了,我先緩一緩,當時我是腦子短路了,現在回想起,我居然膽敢在衍輪境強者面前威脅他們,我雙腿都在打顫。」

當時因為不想背負污名,所以毅然決然的站了出來,如今冷靜下來,感到十分的后怕,雖然他手中有著一個大殺器,但只能夠滅殺一個衍輪境,在場有著七八位衍輪境。

「切,不就是衍輪境的螻蟻,瞧把你們一個個嚇得,真是丟人。」

墨鱗妖虎在一旁鄙視的說道。

「站著說話不腰疼。」

楚楓冷笑道:「不知道是誰,之前看到那乾屍嚇的臉色蒼白,差一點跪在地上求饒了,不就是一具乾屍嗎。」

墨鱗妖虎大怒,道:「還不就是一具乾屍,那可是聖者的屍體。」

楚楓鄙視的道:「聖者的屍體就不是屍體了嗎,對方修為喪失,你都不敢出手,嚇得渾身顫抖,以後別說你那些風光史。」

「可惡,居然膽敢如此的藐視虎爺。」

墨鱗妖虎十分的憤怒,渾身有著光芒閃爍,散發出恐怖的威壓,仰天一吼,虎嘯衝天,宛若是轟雷一般,震蕩蒼穹。

「啊,那個乾屍來了。」

楚楓面色大變,驚恐的道。

「嗖。」

墨鱗妖虎瞬間化作一道流光,消失不見。

楚楓面色恢復,笑道:「終於清凈了。」

看向灰衣少年,道:「還沒有問你叫什麼,我叫楚楓。」

灰衣少年道:「我叫風凌。」

「我要去天劍閣,要一起嗎?」

楚楓說道,之前風凌想要和他同行,不過被他拒絕了,如今他主動邀請對方。

「天劍閣,那可是東域頂尖勢力,僅次於東域四大霸主勢力,想不到你居然是天劍閣弟子,真是失敬。」

風凌眼神之中滿是崇拜之色,天劍閣雖然不是東域最強的勢力,但僅次於東域四大霸主勢力,實力遠超玄天宗這些一流宗門。

楚楓面色尷尬,笑道:「我不是天劍閣弟子,我是打算拜入天劍閣,不過成為天劍閣弟子也是早晚的事情。」

「拜入天劍閣?」

風凌有些擔憂的道:「天劍閣乃是東域頂尖的宗門,招收弟子十分嚴格,我們能夠進入其中嗎?」

「事在人為,不去試一試又怎麼能夠知曉自己不能進入天劍閣。」

楚楓笑著說道,臉上充滿了自信。

風黎點頭道:「沒錯,不試試怎麼知曉自己會失敗,而且就算是我們不能夠進入天劍閣,也可以進入其它三閣。」

「其它三閣?」

楚楓面色疑惑,道:「天劍閣還有很多劃分嗎?」

風黎震驚的道:「你不會連天劍閣都沒有打聽清楚吧!」

楚楓有些尷尬的道:「沒有,如今不是沒有到天劍閣,不需要打聽太清楚,到地方自然也就清楚了。」

「你心真是大。」

風黎有些無語,道:「天劍閣是天劍宗四閣之一,是四閣最強,是專門修鍊劍道之地,很多人認為天劍閣是天劍宗,其實不是。

天劍閣屬於天劍宗,但天劍宗不止天劍閣,其它三閣名氣不是很大,分別是天火閣、書閣和器閣。

火閣也被稱之為丹閣,因為火閣招收的大都是有著煉丹天賦弟子,器閣是煉器之地,負責煉製各種兵器,至於書閣,也被稱之為藏書閣,傳聞裡面有著百萬卷藏書。」

天劍宗雖然有四閣,但不管是火閣還是器閣亦或者書閣,都只是輔助,真正的劍道修鍊是天劍閣,也是因此,很多人直接將天劍閣當做天劍宗。 「該死的小子,居然敢騙我。」一道怒吼聲傳來,隨後一道黑影從遠處激射而來,朝著楚楓撞去。

「砰。」

楚楓直接飛了出去,在他原本所在的位置出現一隻龐大的妖虎,正是墨鱗妖虎。

墨鱗妖虎知曉自己被楚楓耍了,頓時暴怒,直接顯露出真身,恐怖的力量碾壓一切,就算是衍輪境的存在也會被撞飛。

楚楓感覺自己彷彿被一座巨大的山峰撞上,渾身骨骼斷裂不少,五臟六腑都移位,口中噴出鮮血,撞斷了好幾顆古樹才停了下來。

「噗。」

楚楓吐出一口鮮血,怒視著遠處的墨鱗妖虎,怒道:「你這個傢伙有病,居然偷襲我。」

墨鱗妖虎怒道:「誰讓你小子騙我。」

「正所謂患難見真情,我只是稍微的試探一下,你這個傢伙就將我們丟在這裡,自己一個人跑路了,既然你走了,幹什麼又要回來。」

楚楓怒視著墨鱗妖虎。

墨鱗妖虎聞言頓時面色有些尷尬,之前因為憤怒沒有想那麼多,如今想來自己做法確實是有些那個,不過這也是人之常情,大難臨頭各自飛,更何況他們之前關係可沒有好到能夠讓他以死相保。

楚楓知曉墨鱗妖虎沒有做錯,對方如果不是因為和他有著約定,根本不會待在他身邊,自己沒有資格讓對方做什麼,對方沒有什麼義務可以無懼危險保護他。

楚楓運轉功法,恢復體內的傷勢,雖然他看起來受傷很重,不過這些傷沒有傷及他的根基,調養一會就可以恢復。

很快,楚楓可以站了起來,活動一下身體,那斷裂的骨頭沒有恢復,需要一段時間的蘊養才能夠徹底的康復。

「你走吧!」

楚楓看向墨鱗妖虎淡淡的說道:「之前那個約定你也無須在意,你這尊大佛我供不起,還是早點散了好。」

墨鱗妖虎道:「我虎爺說一不二,說保護你三年就三年,就算是你說不要,那也不成,而且你答應我的事情你也要履行。」

如今他還需要對方幫他做一件事,那件事普通人無法做到,只有誅天劍魂的持有者才能夠做到,而誅天劍魂持有者十分稀少,能夠遇到一個已經算是十分幸運的,想要再找一個誅天劍魂持有者,十分困難。

楚楓看向墨鱗妖虎譏笑道:「呵呵,你真是打著一個好算盤,你認為我會白痴的幫你做事?

這個世界沒有不勞而獲,你不想著付出,只想要回報,你認為可能嗎?」

「你什麼意思?」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