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主要做的生意就是糧食,怎麼可能會沒有糧食呢?」

聽到韓元這一番話,李承乾的臉色變的難堪起來,若是說之前話,李承乾已經有七成相信韓元的話了,如今糧店是王家的,那便是十成信了。

真的出事了。

自己不知道也很正常,自己父皇只是讓自己在東宮學習,沒有參與政事,這些事情又是國家大事,消息保密也很正常。

「可,這些糧食又能救幾個人呢?」李承乾深吸一口氣,自顧自地說了一句。

「我們只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便好了。」韓元輕聲開口道。

「力所能及的事情?」李承乾低下頭,喃喃了幾遍,臉上露出一絲的堅毅,抬起頭朝着韓元拱拱手,沉聲道:「妹夫,我先回去了。」

「去吧。記得給嬸娘說一下,趕緊買一些糧食。」韓元朝着李承乾擺擺手開口道。

見到李承乾的身影消失在酒館內,韓元緩緩起身,從櫃枱下面的一個抽屜掏出一袋錢放在櫃枱上。

「這可是我的備用金啊。不到萬不得已絕對不能動用。」韓元點點頭,拎着錢袋走進了后廚,找了地方藏了起來。

魏府。

「阿郎,隴州的災民馬上就要到長安城下了。」一個身着青衣的下人拱手彙報道。

魏徵雙眸下拖着厚重的黑眼圈,目光之中露出一絲的陰沉。

嘴角露出一絲的苦笑。

隴州的災民為了活命竟然走到長安,真是滑天下之大稽啊!

難道附近的州府竟然為了保全自身拒絕開城門,見死不救。

魏徵猛一拍桌子,站了起來。

「備馬,我要進宮。」魏徵的話音中帶着不容置疑。 接下來的軍訓過程與上次差不多,通過整理內務、站軍姿、走隊列等強調紀律和服從性,中間搞搞拉練,參觀太華山抗日根據地紀念館,進行愛國主義教育等。

這支經過錘鍊的隊伍回歸正常訓練之前,顧千瞳發布了兩個重要通知,一個是每月最後一天舉行排位賽,各項目組隊內考核,一切拿成績說話。

另外就是三個月之後給予一次更換項目的機會,這應該是他們運動生涯中最後一次「跳槽」機會,一切以運動員為中心,教練可以給與指導,但是不得阻攔和推脫。

有了排位賽這個目標,優秀的運動員們彷彿找到了方向,卯足了勁訓練和學習,以求在第一次比賽中一鳴驚人。

就算平時表現差一點的,也開始努力加練,以求三個月後再找個好下家。

他們去外面騎行拉練,提升耐力水平,在碗池裡練滑板,尋找膝蓋在波浪包上收縮伸展的感覺,在跳水台上練習壓板動作和落地角度,以求騰空時間越短越好,還有之前提到的動力衝浪板,利用水裡波浪起伏尋找滑雪的感覺。

武纓幾乎是唐家軍中最刻苦的一個了,皮膚晒黑了,身體瘦了一圈,連續很多天練到嘔吐,整個人明顯瘦了一圈。

這姑娘較真,還惦記著之前與烏力罕打賭的事情,三個月的約定期限馬上就要到了,如果這次排位賽她的名次低於烏力罕,就要主動離隊。

經過兩個多月的訓練,她已經完全弄明白了單板滑雪障礙追逐的門道,其實就是四個主要階段:出發階段建立優勢,障礙跳躍找准落點,半壁彎道卡住位置,最後衝刺完活。

她的優勢是第一階段,單板滑雪障礙追逐的「起跑線」在高台上,每個賽道出發點前有兩根柱子,運動員可以雙手用力拉拽,從而獲得出發動能。

作為前舉重運動員,武纓的雙臂和核心軀幹的爆發力超凡脫俗,幾乎每一次賽道測試都能第一個衝出去。

但是,第二階段穿越障礙就是她的弱項了,這個階段賽道上有很多上下坡的檯子,她需要不斷地下坡、上坡、再下坡、再上坡,中間還有連續波浪包,考驗膝蓋收縮和跳躍落點。

她身軀胖,膝蓋負荷大,落地又不穩,經常摔個滾地葫蘆。

再往後剩下的兩個賽段,就是半壁彎和衝刺跳台,她彎道走刃不錯,烏力罕直板衝刺強,總的來說半斤八兩。

不過,男女運動員在身體素質上的差距,反映到競技水平上還是很明顯的,從每一次完賽數據來看,武纓平均落後2.4秒左右。

烏力罕不想比,和女孩比賽贏了臉上沒光,輸了更沒面子,怎麼看都是賠本的買賣。

他故作大度多次表態,說賭約不算數,當時大家都是剛接觸單板滑雪,相互鬧著玩而已。

可唐槐偏偏要當攪屎棍子,每隔幾天就得把這事兒翻出來說道說道,並且堅定地認為武纓會超越烏力罕,這種枉顧事實的迷之自信,搞得所有人都想看他被打臉。

武纓幾次三番地向唐槐求教,如何才能發揮優勢超越烏力罕,他總是笑而不語,一直到比賽前幾分鐘,他才偷偷傳授了技巧經驗:「大膽滑,你就贏了!」

武纓疑惑不解:「就這麼簡單?」

「對你們現階段的比賽水平來說,就是這麼簡單!加油!」

唐槐拍拍她的肩膀鼓勵了一句,但轉過頭又與另外幾個人竊竊私語一番,似乎每個人都指導了制勝之道。

武纓幽怨地看著唐槐的背影,嘴唇幾乎咬出血來。

這一組是四個人蔘賽,除了武纓和烏力罕外,還有兩個是張志旺隊里的,訓練時間短,能滑完全程就算是成功的那種。

發令槍響,武纓雙臂反拉,同時腰腹發力,搶先「飛」了出去,從當初在紐西蘭第一跳時的猶猶豫豫,到現在如天神下凡般神勇,她真的進步太多了。

烏力罕緊隨其後,大約只落後了半個身位,這一點讓唐槐都大感意外:「這小子平時沒少偷偷補短板呀!」

至於另外兩位選手的表現,就有點像小企鵝第一次跳進海里那樣,猶猶豫豫畏畏縮縮,最後撲通一聲摔下去,半天爬不起來……

比賽剛剛過去了幾秒鐘,但是在武纓看來,彷彿有一年那麼漫長,看著一個個三角旗門飛速掠過,聽著滑雪板摩擦塑料草皮的「嗤嗤」聲,感受著五臟六腑在上坡下坡中顛簸難受,她真希望馬上就能看見終點線。

她的前面沒有任何對手,但是她知道,烏力罕一定在身後不遠處,只要有一個跳台落地不好,一個半壁彎沒卡准路線,就會被對方超越。

過去的一個月里,她起步好,但是中途差,經歷了無數次被人超越,幾乎成了難以打破的魔咒,她可不想……

無論她想不想,烏力罕都輕鬆超了過去,這就跟喝水吃飯一樣簡單!

這小子騰空姿態好,落點選的准,再加上精通放直板時的提速,剛滑了四分之一賽道就超過了武纓。

看著對方矯健的身姿和越來越遠的背影,武纓心裡忽然升起絕望:「我不行,追不上就是追不上……」

然而就在這時,烏力罕的背影突然在眼前放大,以至於武纓都可以看清對方滑雪板尾部的圖案。

「他減速了?有機會!」

她馬上想到了,前面是第一個半壁彎,是烏力罕的弱項。

「大膽滑」三個字浮現腦海,武纓終於明白教練的意思,就是彎道大膽加速超過去!

她迅速調整重心,身體大幅度前傾,利用滑雪板邊緣鋒利的鋼刃切入賽道,從烏力罕的右側內道沖了過去。

烏力罕只是一個疏神,就被武纓超過,他當然不甘示弱,馬上奮起直追。

這個賽道有23個上下坡障礙,只有5個半壁彎,他還有機會超過去並且拉開距離。

理論上是這樣的,但現實卻是他多次藉助坡面跳躍拉近距離,但總是在下一個彎道被甩開。

武纓的滑雪板擾起的尾流水霧吹了他一臉,吹了個透心涼。

81秒之後,他目送武纓快速衝過終點,自己只能落寞地吞下失敗的「苦果」。

終點減速坡上,武纓興奮地大吼大叫,一把抱起唐槐轉圈,彷彿拿了世界冠軍一樣興奮。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就算留仙鎮民風淳樸,要不是有王志跟著,她不一定能順利擺攤做生意,一般陌生人初來乍到都會吃幾次虧的。

周雨薇回到房間,打開陣法,把背包裡面靈珠嘩啦都倒在床上,好多,一個一個數數,居然有近1000枚靈珠,能換好幾塊靈石,

哈哈這次算沒有白來,懂得不少修真界的規矩,收穫許多靈珠,雖然不能修鍊,可是能買東西,等她積攢多了,就去買丹藥和防禦法袍。

最重要的是,青嵐界靈氣足,可以暢快的修鍊,哪怕待一天也值得,以後定要多來這裡,等修為高了,再繼續向下一個城市出發,直到把青嵐世界混熟。

周雨薇收好靈珠,拿出帶的食物,隨意吃點后,開始盤坐修鍊,

這一修鍊,很快入定,功法運行一個大周天,又一個大周天,每一個細胞都在貪婪的吸收著靈氣,上房的靈氣本來就足,周雨薇的修鍊,引得靈氣匯聚而來,

坐在櫃檯里的王騰抬下頭,發覺是周雨薇房間,不由喃喃道:

「才修鍊這一會就能晉級,這女修也不向父親說的資質不高啊,可是怎麼三十多歲,才剛進練氣一層?奇怪。」

王騰也就是關注一下,就不管了,修士之間不是同門同族都很冷漠,一切都是為了修鍊。

周雨薇一修鍊就停不下來,她知道自己晉級了,靈氣在經脈內流動。身體血肉骨骼進一步加強,丹田中儲存液體靈氣越積越多,直到天光大亮,才停下來。

舒服的吐口氣,太舒服了,這一次修鍊價值好幾塊靈石吧,客棧住的值,等下次還來這裡。

周雨薇看看時間也快到了,寫了紙條放在桌上,「我師父找來了,王掌柜,王志,再見,我還會回來看你們的。」

然後關閉陣法,把玉符壓住紙條。

時間到,光門出現,第一次修真世界之旅結束,收穫滿滿,拜拜了,等崑崙盛會後我會回來的。

周雨薇非常開心的一揮手,一腳踏進光門,回家嘍。

出租屋裡,周雨薇笑的合不攏嘴的從關門裡出來,

「哈哈,我回來啦,太好了,太值了。」

不斷在房間歡呼,一堆吃的玩的就換回不少靈珠,還有一些低級靈草,可以拿到崑崙盛會去和別人交換,沒準換一些上古神器回來。

周雨薇看下手機才8點多,沒事先去看看姥姥,好久沒看去她,也不知道她身體怎麼樣了?

順便給她喝杯摻了元氣液的白水,調理下身體,

老太太九十多了,就算先前給她喝了細胞修復液,身體的自然衰老是沒有辦法緩解的,

主要是歲數太大,細胞分裂更新能力就差,細胞修復液只對修復傷口作用最好,對於緩解衰老基本沒用,

修士都不能擺脫衰老,除非延壽丹,那可是天文數字的靈石,還不一定有人賣,系統商城倒是有,根本換不起。

她能做的,只能延緩姥姥的衰老,盡量料理好她的身體,讓她在有生之年能幸福開心,沒有病痛的活著。

收拾下東西,洗個澡,出門先去超市買了不少東西,在超市門口打車直接到姥姥住的村裡。

計程車停在李老太家門口,周雨薇給車錢,提著大包小包,推開院門,大聲喊道「姥姥,我來啦。」

李老太自從身體被周雨薇調理過後,比以前還健康,聽力也變好了,正在屋裡看電視,就聽見外孫女的聲音,立馬起身,沒等她走到門口,周雨薇就進來。

「姥姥,幹什麼呢?我來看看您,最近身體咋樣,我舅舅他們,最近有沒有過來看您。」

「薇薇啊,咋又賣這些東西,我一個人也吃不了。」李老太看到外孫女開心的笑了,露出僅剩的幾顆門牙。

「留著慢慢吃,都是放得住的,愛壞的今天先吃光就好。」

周雨薇買了一些蔬菜,還有熟食和豬肉,李老太特別喜歡熟食,但是平時不捨得買,周雨薇如今有錢,每次都會選質量最好的買給姥姥吃。

「姥姥,你最近身體咋樣,吃東西胃口好嗎?」

李老太笑眯眯看著孫女

「都挺好的,吃嘛嘛香,你這丫頭氣色也挺好,這小臉嫩的能掐出水,像你媽年輕的時候。」

「那就好,姥姥,我買一種新的保健品,特別好,你喝一點看看,專門能拍出人體的毒素,喝后可能會拉肚子,就是排毒,嚴重的還會渾身發臭,一會喝完您就在廁所外等會,回頭您來不及跑過去。」

周雨薇怕姥姥來不及跑到廁所,元氣液的效果,她可是在爸媽身體體驗到了,效果特別好。

李老太的廁所在屋外,單獨的一間,裝的坐便,還有扶手,就是冬天時候需要把水箱和水管子用棉布抱起來,不然會凍上了。

農村的院子能改成這樣已經不錯,兩個舅舅還算關心老媽的日常生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