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衛軒卻是擺了擺手,說:

「不着急。

「饕餮不過是小蟲子而已,他們背後還有人。

「他們既然敢發動入侵,就證明有人告訴他們我離開了。」

「是莫甘娜嗎?」天使追不禁問。

「不清楚。」衛軒搖頭說:

「中途讓莫甘娜逃脫過一次,有可能消息是那時候走漏的。

「但也有可能是我抵達天使之城的時候走漏的。

「因為時間剛好對上。」

「不可能!」天使追立刻搖頭說:

「我們天使不可能向饕餮泄露你的消息,他們還沒這個資格!」

「那如果是饕餮背後的死神卡爾呢?」衛軒立即問。

「這……應該也不可能吧。」天使追反而有些遲疑了。

因為當年死神卡爾可是拜訪過天使之城的,和不少老牌天使的關係都很好。

主要還是因為卡爾也長得很帥,性格也溫和謙遜,非常受女天使們喜歡。

不過這些天使追也是聽老牌天使們說的,她自己則沒有經歷過那個時代。

「好了,這些都不重要。」衛軒擺手說:

「是不是死神卡爾,去找饕餮的最高指揮官看看就知道了。」

他其實可以直接讓分身去查看莫甘娜的歷史通訊記錄,那樣就能明白到底是哪一邊泄露的消息。

但是呢……

他實在是受不了莫甘娜散發出來的惡魔氣息,對於他來說,那簡直就是劇毒!

他是一點都不想靠近莫甘娜。

收回思緒,衛軒讓天使們先等一下,他要去特訓基地那邊看看。

因為第一批特殊事務行動組的十人名單已經出來了,他要去為他們主持基因覺醒的流程。

……

巨峽市,超神學院內。

杜卡奧看着這一幫剛剛擺脫社會氣息,有了那麼一點兒軍人氣質的雄兵連成員們,不覺有些頭疼。

他萬萬沒想到饕餮的入侵會這麼快,而且規模還如此的龐大,這讓他瞬間感到了壓力山大。

因為他發現,自己一直推崇的超級戰士計劃在饕餮的大規模進攻之前就是個笑話。

時間還是太急了啊!

如果再給這幫孩子們一兩年的訓練時間,他相信他們對抗一支饕餮艦隊絕對沒有任何問題。

給他十年時間,他能讓這幫孩子們撐起整個華夏的防衛。

但關鍵就是——沒有時間!

饕餮的先遣隊還有半日就能抵達地球,現在的地球,拿什麼去對抗饕餮的戰艦?

於是,他將目光轉向了負責訓練這幫孩子的蕾娜。

但蕾娜卻當沒看見,誰讓這個杜卡奧之前一直針對自己男人的?

別看她在衛軒面前是個小鳥依人的女孩兒,但在超神學院內,她就是一個讓人又愛又恨的女魔頭,誰的面子都不給。

訓練起那幫雄兵連成員時,直接就是往死里練。

敢嗶嗶?

那就一個超微型無輻射耀斑轟炸糊你一臉!

除了瑞萌萌這個聽話上進的女孩之外,其他人基本都領教過了。

否則現在的雄兵連成員們估計還在嘻嘻哈哈呢。

……

PS:白天停電,凌晨就一更,另一更得等到早上八點或中午十二點了。

另外感謝憂鬱葉大佬的5000幣打賞支持,我是第一次碰到如此鐵的粉啊!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誒?」廣末涼子還當自己是聽錯了,腦袋往前伸了伸。

「我說,我媽媽還有泉水姐姐都在這邊了,噢,還有一個很照顧我的五十嵐教授,她們是來順便旅行的。」水上隼人再說了一次。

見廣末涼子還是一副獃獃的樣子,水上隼人又解釋了一下:「泉水姐姐你知道吧?就是那位坂井泉水,我們是很好的朋友

《向陽處的日娛》第二百二十九章光影 紫夢寒微微有些發愣,她那麼強大的一擊竟然被葉塵如此輕易的就接下了,多少有些出乎她的預料。

聽到葉塵讓她繼續攻擊,紫夢寒的眸子中綻放出滔天戰意,背後忽然升騰起一輪明月,月光清幽,至陰至寒。

明月閃爍,一片浩瀚的月華朝著葉塵揮灑落下,落在葉塵身上卻像是渾不受力一般,完全逸散開來。

逸散出的能量落在周圍的樹木上,周圍的樹木無聲無息的粉碎。

緊接著,明月消失,一條大河出現在紫夢寒的身周,猶如一道神龍一般圍繞著她盤旋飛舞,很快就化作一道匹練衝擊葉塵,卻依舊無法奈何葉塵。

然後,紫夢寒先後化出神山、寶劍、大道寶瓶等物,各有玄妙,但都無法攻破葉塵的防禦。

良久之後,紫夢寒氣喘吁吁的停手了,苦笑道:「師父,我的精神力即將耗盡,無法再化靈了。」

葉塵微微頷首,道:「你化靈的種類繁多,每一種都有特殊功效,雖說你剛剛突破到第二個境界,但一般的異象境修士也不是你的對手。」

紫夢寒有些遺憾的道:「師父,我的精神力還是太弱了,每次只能化出一個大道真靈。如果能多化靈幾個,實力將會翻倍增長。」

葉塵輕輕搖頭道:「根據你剛才動用出來的化靈,還遠遠算不上真正的大道真靈,只是形似而已。

比如,那隻仙凰,只有個仙凰的外形而已,如果能化出血肉筋骨,沒有神韻,能夠發揮出的威能有限。

再比如那一輪明月,本身應該是一顆至尊太陰星,我們看到的只是其投影,若能塑造出具體構造,掌握其力量構成,威能足以提升數倍甚至數十倍。

當然,若能一下子化靈出多個大道真靈,尤其是那種可以互相配合的大道真靈,同樣可以實力暴增。」

「多謝師父指點,我回去仔細琢磨琢磨。」紫夢寒鄭重點頭,腳下浮現出一朵白雲,載著她朝著自己的院落飄了過去。

時光匆匆,轉眼又到了收徒大典的日子。

不用其他人提醒,葉塵就用替身傀儡離開了青雲峰,前往山門處參加這次的收徒大典。

這次的收徒大典並非是聖女雪薇主持,而是玄天主峰的一位元神境長老主持,收徒大典開始就直接讓人排好隊列測試資質。

有些人能夠讓石碑上顯化出虛幻異象,有些人引動的異象能衝出石碑顯化在虛空中,甚至還出現了個引起天地共鳴的火雲靈體,經過激烈的爭搶,最終拜入到了赤焰峰。

葉塵依然沒有與他們爭搶,在他看來,靈體雖然罕見,但對他的作用不大,他要找的是氣運異數。

這是葉塵第五次參加玄天聖地的收徒大典了,每次都是替身傀儡親至,除了第一次參加收徒大典的時候遇到了紫夢寒這個氣運異數,之後的三次收徒大典都並未再遇到氣運異數。

對於這次的收徒大典,葉塵也沒有抱太大希望,漫無目的的掃視著眾多排隊等待測試的弟子。

當葉塵的目光落在某個氣息虛弱的清秀少年身上的時候,腦海中再次響起久違的系統提示音:「發現氣運異數,是否查看?」

葉塵精神一振,這次真的又遇到了氣運異數?

「查看!」葉塵毫不猶豫。

【姓名:李輕舟(氣運異數)】

【身份:荒角域武陵城李家家主的嫡子】

【修為:無】

【資質:劍靈體(已廢)】

【人物經歷:李輕舟出生於荒角域武陵城的李家,胸骨中生有一塊劍道至尊骨,天生劍靈體,出生之時,劍氣沖霄。

三歲開始悟劍,六歲劍開輪海,十歲突破到萬法境,成為武陵城最年輕的萬法境強者。同年,與武陵城林家的林玉晴定下婚事。

十五歲修鍊到萬法境巔峰,突破異象境之時,遭遇未婚妻暗算,劍道至尊骨被挖走,從天才淪為廢人,還被林玉晴誣陷其意圖不軌,當眾退婚,受盡白眼。

李輕舟劍靈體雖廢,卻擁有不服輸的堅韌,鬥志不滅,每日拔劍萬次,但劍靈體始終未能恢復,特來前來玄天聖地的收徒大典上碰碰運氣。】

【備註:所謂氣運異數,可以不受資質限制而提升修為,擁有逆天改命的潛力,一生會經歷無數劫難,但同樣會遇到無數機緣。】

……

嘖嘖,天生劍靈體,修鍊開掛,未婚妻暗算,劍道至尊骨被挖,性格堅韌,這是又一個主角啊!

氣運異數一生會經歷無數的劫難,未婚妻暗算簡直太正常了,以後說不定還有更大的麻煩。

只不過,為了削弱天道感應,這些都不算什麼。

【宿主偶遇氣運異數【李輕舟】,現在有以下選擇】

【一,拒絕收徒,可隨機獲得一件防禦法寶。】

【二,收為徒弟,可隨機獲得一種天地靈粹。】

葉塵每次參加收徒大典,就是專門為了氣運異數而來,沒有什麼猶豫,第一時間就選擇了第二條。

場中的測試還未輪到李輕舟,葉塵並不著急,反正以李輕舟現在的資質,是不可能拜入玄天聖地的。

如果此時跳出去收徒,反而會引起其他各峰代表的主意,那就太不穩健了。

趁著這個時間,葉塵將剩下的弟子都掃描了一遍,並未再發現其他的氣運異數。

良久之後,終於輪到李輕舟上場測試了。

李輕舟伸手按在了那個資質測試碑上,一道清越的劍鳴聲突兀的傳揚開來,資質測試碑與李輕舟共鳴,在李輕舟附近的虛空中浮現出無數劍影。

但是,下一刻鐘,劍鳴嗚咽,劍影盡碎。

李輕舟受到牽連,張口噴出大口鮮血,氣息更加萎靡。

「這是怎麼回事兒?」

場中眾人面面相覷,大部分主峰代表都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這人的資質到底是怎麼回事兒?是好是壞?

負責主持收徒大典的那位長老閃現到李輕舟身邊,捏著他的手腕感應了片刻,搖頭長嘆道:「此子體內曾經有一塊劍道至尊骨,但卻被人挖走了,現在等同於一個廢人。」

眾人聞言,紛紛惋惜,但基本上都沒有了收徒的心思。

玄劍峰的代表不信邪,親自飛到李輕舟身邊探查了下他體內的情況,最終搖了搖頭,什麼都沒說就又飛了回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