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他擁有學習陰封印的天賦,陰屬性的查克拉。

當然,這不是重點,真正的重點是,可以掌控的陰屬性查克拉。

查克拉屬性,是一種很神奇的東西。

每個人生來都具備查克拉屬性,而真正能決定一個人能否稱為忍者的,就是你的某一個屬性是否突出。

若是你每一項都很平均,那麼恭喜你,你是一個很全能的庸才。

用佐助看過的某些書中所寫的話來說就是「你是一個五系平均的廢柴」

除非你是六道仙人轉世。

而當你的某一項查克拉屬性比較突出,你就有了成為一個忍者的基礎。

然而,也是當你的某一項屬性比較突出,便會極大的壓制其它那些本就弱小的屬性,讓你根本無法感知,更別說掌握了。

因此,忍者之中,單屬性居多,雙屬性則少一些,三屬性就更少了。

也不是說屬性越全能越厲害,像卡卡西,他就是五系遁術都可以用,甚至連陰屬性的封印術也會一點,但是最強的無疑還是他的雷屬性。

雷屬性決定了他忍術威力的上限,至於其它的,只是一個添頭。

佐助因為仙人體的關係,每一項屬性都很平均,雖然他不是六道仙人轉世,但是也差不了太多。

因此,在陰陽屬性上,他也具備常人所沒有的才能。

而陰封印,就是他的敲門磚,只不過這塊磚稍微大了一點罷了。

停掉了這些天的修鍊,佐助認真的研究起了陰封印。

陰封印的學習並沒有太過簡單,佐助嘗試了很多次都失敗了,不過,進步很明顯。

構建陰封印就像是在造房子,從地基開始,每一步都會後續有一定的影響,而且佐助並不滿足於陰封印上所寫的那些內容。

構建一個封印術所使用的查克拉屬性越多,構建的封印也就越強大。

單純的一個陰屬性搭建起來的封印空間不是佐助想要的,他要把每一項屬性都融合進去,不過這需要找到一個合適的平衡點,很難。

好在,難歸難,佐助卻並不會就此放棄,這個術在佔據著他對自然能量的猜想和判斷,對他的計劃佔據著很大影響,所以他必須完成。

時間緩緩流逝,眨眼間,一個月過去了。

佐助盤膝坐在床上,他的身軀上,一道道代表不同查克拉屬性的符文在遊走,往右肩匯聚。

衣服之下,右肩處,一個六芒星正在緩緩凝聚。

隨著隨後一道代表陽屬性的查克拉符文融入其中,六芒星徹底成型。

閉目感知了一會,佐助睜開眼,皺起眉頭。

封印空間很成功,但是因為太過成功導致封印太過牢固,這不是佐助想要的真正狀態。

隨著佐助的操控,六芒星悄然潰散,新一輪的研究再次展開。 砰,拳爪相碰,再次激起一片火花。兩人的手臂同時收回,又再次同時拳爪相出。就這樣兩人就像是小孩子賭氣一般拳掌快速舞動。漸漸的只能看見四條手臂的黑影在相互殺伐。

隨著兩人交手的越來越快,雙方也不時會漏掉對方的幾個招式。戰天殤還好,身上穿著冥陽鎧甲,雖然冥陽鎧甲有幾處已經出現了坑陷,但身體並無大礙。反觀小泰此時嘴角已經出現了血痕,氣息也已經不穩。

「老大……這兩個小子好像都沒有動用魂能吧!這是純肉體力量。」

那五人其中一人點了點頭,五人對視都看出了,五人眼中的驚懼,以及毫無掩藏的殺心。

而戰天殤和小泰此時的戰鬥,已經進入了白熱化,此時誰退誰就會立馬落敗。兩人眼中都浮現出了勁敵兩個字,戰法也從原地對轟開始加入身法。

小泰所有的戰法都是從魂獸大森林中的魂獸學來的,雖然不夠靈動,但是都是魂獸從生死搏殺中演變而來的。沒有花里胡哨的走位,只有在必殺一擊的時候的走位,用來輔助這必殺一擊或者躲避必殺一擊的生死戰法。

而戰天殤並沒有學習過高深的身法,只能在幽冥玄虎的提醒下勉強跟上小泰的步法。但終究不是自己的,戰鬥有時往往都在瞬息之間便能決定勝負。在幽冥玄虎剛一提醒完,戰天殤身體某處便已經遭到了攻擊,而且小泰攻擊的這些地點總是很關鍵的部位。漸漸戰天殤便落入了下風。

「炎龍,你再不幫忙,我就要被這小屁孩打死了。」

「嚷嚷什麼,啊……你不是還沒有被打死呢嗎?」

聽著炎龍竟然還打了個哈欠,戰天殤現在恨不得把炎龍揪出來,按到地上使勁摩擦。

「呵!」好似能看懂戰天殤的想法,炎龍在戰天殤的腦海里輕笑了一聲。

「你以為,吾讓你練習逆推瀑布,只是簡簡單單的訓練掌握力度嗎?那是一種戰法的準備訓練。此戰法名叫壓浪。是龍族使用龍吟最常用的戰法。可不是這小子這種未成形的百獸戰法能夠比擬的。雖然你身法不行,但是一力降十會。你超常發揮一下,應該勉強可以壓住這小子了。」

戰天殤聽完臉又黑了幾分,什麼叫超常發揮才能勉強壓住這小子。

說話期間戰天殤又結結實實挨了小泰三拳。

「小子你過分啦。呀!」大吼一聲,為自己打打氣。接著便按照在瀑布下面練習的一樣,先用一尺的力打出一拳。

砰……這隻能將瀑布逆推一尺的力在小泰面前,完全就是小孩子的力氣,一爪迎上便將戰天殤的手臂震開。中門大開,小泰抬腿便是一記鞭腿,將戰天殤踢飛出去。接著便又是一記絕命鎖喉撲向了倒地的戰天殤。

「小子你是吾見過最笨的人類了。你這麼笨怎麼和聖朝那些陰險狡詐的人斗。你遲早會被笨死。壓浪戰法,壓的是浪,不是瀑布。浪頭不像瀑布,浪頭是一個接著一個,是不會像瀑布那樣等落下來才能去打。現在舉起你的雙手,就好像每一次發力瀑布都已經落下來了。」

戰天殤並不笨,相反是很聰明的。經炎龍這麼一提醒,戰天殤立刻明白了其中的關鍵。壓浪戰法,與其說是壓浪還不如說是模仿浪。自己本就不該有停頓,浪花是一浪接著一浪,一浪高過一浪。自己的拳風也是一樣,自然是一拳強過一拳。

一個鯉魚打挺,翻身而起。面對已經近在咫尺的小泰,抬手就是一拳,依舊是一尺的勁道。這一尺的勁道甚至都沒讓小泰有一絲的停頓感。戰天殤面色不改,連接著第一拳的末尾,第二拳已經打出,二尺的力,同時開始後退,和小泰拉開距離。

「首領,這小子怎麼變弱了許多。我們是不是該。」說著那人做了一個下切的動作。

那首領搖了搖頭,道:「如果沒有看錯,他倆用的應該都是戰法。這小子的戰法應該是疊加傷害,看似不強,但當你發現到強的時候,疊加下來你已經承受不住了。」

「戰法?那是什麼魂技的一種嗎?」

那首領再次搖了搖頭道:「我也是聽少師偶爾提起過的。戰法不同於魂技。戰法是魂獸肉體搏擊的戰鬥方法,是一種很強大的殺敵技。最關鍵的是戰法是不需要運用魂能的。有很多人都研究過戰法,但是戰法對人體肉身要求太大。我們人族本身肉體就非常贏弱,根本承受不了強大的戰法。所以戰法幾乎沒人修鍊。你們也不要有戰法的想法,你們身體承受不住。倒是沒想到,今天有幸能看到兩個小孩在這比拼戰法。」

且不管五人現在正在想什麼,戰天殤邊退邊打,已經將力發揮到了五丈的程度。小泰也從剛開始的乘勝追擊,變成現在的防守躲避。終於在戰天殤將拳風疊加到六丈的時候,一拳突破小泰的所有防線,左拳印在了小泰的胸口。而小泰的氣息瞬間就萎靡了下去。

「好!小兄弟好樣的!」

就在五人面露喜色的時候,異變生起。

原本捶在小泰胸前的那個拳頭,變拳為抓,一把將小泰的右臂抓住。

「瞬閃三段飄!」

抓住小泰手臂的同時,瞬閃三段飄瞬間發動。在戰天殤不斷後退的時候,已經選擇一個人,不停的靠近了他。瞬閃三段飄第一閃發動,便帶著小泰出現在了這個人的身後。

再次出現,龍叱金槍已經出現在了戰天殤的右手,根本沒有片刻猶豫,夾雜這壓浪戰法第六十層浪的威力,龍叱金槍猶如一條怒龍一般貫穿了,那面帶喜色和殺意的人。

與此同時,在剩下四人的身周一天天空間裂痕已經出現,雖然沒有能起到多大的傷害,但也將他們四個的皮膚劃出了些傷口。不過最關鍵的是,還有一股血紅色的煙瀰漫在他們四個的身周,快速的向他們的傷口滲透進去。

「千軍破!」

戰天殤也沒閑著,槍尖一顆龍頭抬起,沖向了那個首領。周圍的溫度也因為這條火龍的出現,急劇升高。

「小子你好大的膽子!」

回應他的只是戰天殤喊出的二閃,三閃。

那首領隨便放了一個魂技抵擋掉了千軍破,下一刻便向戰天殤追去,一邊追還往嘴裡塞著什麼東西。剩下三人見狀也立刻跟了上去。

作者說0/200

2000-2020中文在線 「主人,那個人身上有著從靈魂散發出來的邪惡氣息,對黑陽來說是大補。」

稚嫩邪惡的聲音傳出,沐菲不禁一個激靈。

雖然這麼久以來對於黑陽的習性她已經適應了,但聽他這麼說還是忍不住發寒。

那契約她始終覺得不可靠,只有自己實力一直壓制過他才能避免被反撲,看來以後要悠著點兒給他餵食了。

識海中的黑陽還不知道沐菲正在盤算著給他減少食物來源,滿心想著該怎麼吞掉那個邪惡的神魂。

黑夜,皎潔的月光被一朵烏雲籠罩。

沐菲飛出客棧,

「黑陽,感應一下她的位置。」

按照黑陽的指示,沐菲來到客棧斜對角的一個院落,還真是離得近呢。

想到黑陽白天說的邪惡靈魂,沐菲有些警惕,那綠衫女子為何跟著自己,難道……

不過,築基初期的修為能奈她何!

刷!

沐菲落入院中,見角落的樹下,那女子正在打坐修鍊,周身散發著黑色的霧氣。

呵,既是邪修,死在她手裡也算不冤。

一個法術朝趙曉雲眉間打去,瞬間被黑霧吞噬。

沐菲一驚,這是什麼邪術!

不再猶豫,趁著對面的人還未醒來,直接一個靈力攻擊水球拋向她。

趙曉雲察覺到危險,瞬間睜開眼睛,看著近在咫尺的水球,龐大靈力蘊藏在其中,唇角微勾,直接伸出右手觸摸了上去。

轟!

龐大的靈力湧入經脈,作為築基初期的身體,有些承受不住,趙曉雲咬牙,既然都吸了,就不能停止了,再一次發力,將水球中的靈力渡入體內。

噗!一口鮮血吐出,可惡,這破身體真是差勁,不過看著自己的修為有小部分提升,勾起唇角看著對面的沐菲。

沐菲此時一臉震驚,趙曉雲吞噬的動作其實是瞬間完成,雖然她吐了血,但自己的靈力確確實實是被對方吸收了。

不敢再大意,拿出一把上品靈器劍,向對面的趙曉雲攻擊而去。

聰明了?那可難對付了,以她現在的修為好像真打不過她呢,趙曉雲面對攻擊而來的沐菲,心下擔憂。

凜冽的攻擊襲來,趙曉雲不斷的變換身形躲避,偶爾向沐菲拋去一個火球,作為元嬰期的神魂,勉強可以不受重傷。

水之花!

無數的水花遍布劍身,迅速的朝趙曉雲飛來,夾雜著十成的力道。

砰!

趙曉雲被擊中,砸到對面的樹榦上,又一口鮮血吐出,她抬起頭,有些后怕的看著沐菲。

除了火球,她施展的邪術都對對方不起作用,這就是護宗獸的力量嗎?

沐菲識海中的黑陽一直在打鬥中吸取趙曉雲的邪氣,見她倒地,黑陽一陣激動。

「主人快去殺了她!」

沐菲知道黑陽在打鬥中一直在幫她,不,是在滿足他自己的口腹,沒有在意,提劍朝趙曉雲走去。

「邪修?」

沐菲看著眼前的趙曉雲,此刻她面色蒼白,嘴角還有血跡流出。對了這麼多招,靈力已經虧空。

嘴唇微挑,惡狠狠的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