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可惜,沒了阻礙的法拉利就像是脫韁的野馬,

一騎絕塵,讓他們很難追趕。

看轉播的觀眾,看到陸思誠突出重圍,自發的鼓起了掌,

眼神也止不住瞟向起點。

因為過了最後一個彎,距離起點就更近了。

法拉利將成為今天第一個來到起點的車。

在他們還在回味剛才彎道超車的時候,

一道紅影從遠方疾馳而來。

「快看!法拉利回來了!」

這道驚呼聲響起,剛剛盯着屏幕的眼睛死死的盯在了起點。

陸思誠的速度比他們想像的更快。

「那是真的飛一般的感覺!」

「轉播和現場果然不一樣!我有種熱血沸騰的感覺。」

「我感覺看到他的速度,我全身的細胞都在囂叫。」

他們尖叫的聲音太大,已經傳入了陸思誠的耳朵。

而旁邊正在睡覺的洛晴也發出嚶嚀的聲音,

好看的小臉上彎彎的眉毛緊皺。

陸思誠擔心洛晴被吵到,毫無停頓直接駛過了起點。

畢竟這場比賽要跑三圈才能結束。

接下來的兩圈,那兩個車主連陸思誠的車尾燈都沒有看到。

直到他們跑回去的時候才發現現場的觀眾已經都散了。

陸思誠早在十幾分鐘前就完成了比賽,

直接刷新了這條賽道的最好成績。

陸思誠衝過線,把車子穩穩的停了下來。

觀眾看到陸思誠從車上下來,直接涌了上去。

嘴裏還高聲歡呼著。

「車神!車神!」

就在陸思誠打算讓他們禁聲的時候,

洛晴從副駕駛上悠悠轉醒。

在睡夢中,她的耳邊依稀聽到一些歡呼聲,

好像都是在誇獎自己身邊的這個男生。

難不成這個男生贏了比賽?

有了這個想法,洛晴睜開了眼睛,

入眼的就是一大堆的人中間圍着剛才那個男生,

他們一邊拍手一邊喊他車神。

洛晴看着眼前的景象有些懵,但仍舊還是下了車。

畢竟自己的任務是陪着陸思誠,結果因為太累不小心睡著了,

洛晴覺得自己過意不去。

於是她看着陸思誠的臉,不好意思的說道。

「抱歉,剛才在車上不小心睡著了。」

聽到這句話,在場的人倒吸了一口冷氣。 贏青山等人聽楞了,直接看着醫者,詢問道,「怎麼回事?」

醫者連忙答道,「許公子受到了極其嚴重的傷勢,而且這傷勢有點像主宰的傷勢,只不過要輕微許多,而且許公子的身體似乎特別的強大,正在彌消那極其嚴重的傷勢!」

他是大秦王朝最為有名的醫者,而且也查看過大秦王朝主宰的傷勢,自然清楚大帝境的攻擊是什麼樣的!

只是他不明白,在秦都的許豪為什麼會受這樣重的傷,更為關鍵的是,許豪居然扛過來了,而且正在朝好的方面轉變!

贏青山等人再次聽得一愣,扭頭看向許豪,眼神之中充滿了詢問之意。

因為雙方是合作的關係,贏青山也不好逼問。

「是妖器的誤傷!」許豪開口。

他選擇了隱瞞,畢竟現在就告訴他們,自己與大帝境的妖物對壘過,不容易解釋清楚。

要不是許豪需要儘快恢復,自身又沒有太多的療傷葯的話,他甚至都不會假手大秦王朝。

不過,雙方是合作關係,不使喚一下,心頭過意不去。

贏青山等人自然不信許豪的話。

妖器,能夠傷得了許豪?

不過,他們並未刨根問底,只是詢問許豪的傷勢怎麼樣,需要怎麼樣的治療!

醫者連忙答道,「陛下放心,許公子肉身強大,只需要熬敷一些丹藥,不日便可痊癒!」

「好,儘快辦理!」贏青山點點頭,但下一刻,他覺得自己找到了大秦主宰恢復傷勢的一條路徑,那就是也煉體。

作為一個王朝,大秦自然是有煉體之法的,只是相對於修鍊靈力,煉體的消耗太過巨大,而且得不償失,所以,一直沒有推廣。

如今許豪給了他們一個很好的榜樣,現在許多人都開始在煉體,為的便是成為許豪一樣的強者。

「許供奉好好休息!」

贏青山安慰了幾句,然後便馬不停蹄地趕往皇宮的地下秘境。

許豪盤坐在原地,在醫者調配的藥液輔助下,他的傷勢肉眼可見地好轉。

「嘖嘖嘖,許供奉的肉身真的太強大了,尋常的攻擊恐怕很難對您造成傷害了吧!」醫者開口,「老實說,我真的很羨慕啊!」

許豪微微一笑。

煉體到了高深之處,自然強大,威能莫窮。

比如如果沒有不滅的話,他即便能夠回歸大秦王朝,恐怕也是凶多吉少。

他還是小看了大帝境的強大。

醫者用藥之後,便叮囑許豪修鍊煉體功法,因為這樣可以加快吸收藥力,從而儘快恢復。

一天,兩天,每一天醫者都盡心盡責,但每一天醫者都處於震驚之中!

許豪的肉身恢復力,超越了他的想像。

原本醫者自己估計,許豪想要徹底恢復,至少需要一周以上的事件,結果三天後,許豪不但完全康復,甚至還生龍活虎,強大的不像話。

「多謝!」許豪從藥液之中站起,穿好衣袍后,認真地感謝到。

如果僅僅靠着他自身的肉身恢復力,是真的需要一周的事件,那樣一來,他就沒有事件去準備副本遊戲世界的一切了。

現在有了醫者的療養,他三天就恢復了過來,這還是因為許豪沒有徹底讓藥液侵入他身體內的緣故,不然效果還會更快。

之所以不讓藥液侵入身體內,那是因為但凡藥液,都有葯毒,許豪不想自己的肉身有哪怕一絲的雜質。

當然,系統的丹藥除外,因為那是絕對沒有葯毒的精純丹藥。

「許供奉客氣了!我只是起到了很小一部分的作用!」醫者連忙搖頭道。

他起的作用的確不大,甚至在他看來,即便沒有他,許豪也能夠恢復到完好如初的地步。

「起的作用沒有大小之分!」許豪笑笑,認真地感謝了一番后,才繼續道,「這樣,請你再給我調配一些藥液,我有大用!」

「好!」醫者沒有問為什麼,徑直去準備了。

許豪面色平靜。

他之所以尋求醫者的幫助,還需要藥液,是因為他再次進入副本遊戲世界后,肯定還會遭受血狼王的攻擊,到時候或許就要用到這些藥液。

很快,醫者準備了一份擁有更加濃郁藥效的藥液。

許豪接過藥液,再次感謝后,便前往皇宮。

先前的一戰,他的炘石甲破損,破邪刀斷裂,可謂損失慘重,因此,他需要補充,即便沒有帝階的防禦鎧甲,皇階的也需要幾件。

沒錯,幾件!

等階不夠,數量來湊。

許豪來到皇宮,表明了需求后,贏青山二話沒說,直接將許豪帶進皇宮的珍藏室。

作為一國之君,贏青山也是極其富有的。

帝階的鎧甲或許沒有,但皇階的防護法器,還是有很多!

許豪進入之後,沒有絲毫的客氣,直接挑選了四件防禦法器。

兩件皇階高級的蠶絲衣,一件皇階頂級內甲,和一件皇階頂級的重鎧甲。

也就是內甲鎧甲只有那麼大,不能容納更多,要不然,許豪還會拿走更多!

最後,許豪再次像贏青山要了一併帝兵長槍。

帝兵長槍,槍桿十分的堅硬。

許豪拿着不是為了攻擊,而是為了防禦,畢竟大帝境的血狼王抓來,最先承受,也是承受最大力度的就是堅硬的兵器。

許豪要好了所有裝備后,他第一時間回到了住處,然後大陣佈置,開始運轉金剛不壞,成仙訣恢復自身的狀態,將精氣神恢復到巔峰!

在副本遊戲世界裏面的一戰,很危險,差點身死道消,但收穫也不是沒有,他獲得了三瓶混元丹!

帝階的混元丹,是將他拉入帝階的高品階丹藥,如今獲得了三瓶,所以,他需要儘快提升自己的肉身強度。

哪怕為此,可能暴露一些情報信息。

不管了,現在最重要的是防備過血狼王,然後在廢墟城池裏面站穩腳跟。

至於吸血盟的事情,他暫時不敢去了,因為吸血盟貌似也有大帝境的妖物。

Leave a Comment